常风俊:“我是‘王牌军’的一员”
发布时间: 2020-10-23   |  来源: 上党晚报
 
分享到:

每年8月末,常风俊就会早早穿起棉鞋。他脚上有一条长长的裂纹,70年了一直长不好。尤其是天气转凉时,会更深、更疼。90岁的常风俊抚摸着这条裂纹,70年前入朝参展的一幅幅画面涌上心头……

1953年1月,抗美援朝战争进入第3个年头。这一年,刚刚参军一年的常风俊跟随中国人民志愿军装甲部队坦克一师入朝作战。常风俊至今仍感到非常骄傲:“装甲部队虽然成立时间不长,但是装备精良。当时指导我们学习的是苏联很多参加过二战的老红军,经验丰富。我们是以‘王牌军’的姿态进入朝鲜的。”

“王牌军”坦克一师进入朝鲜后的主要作战任务是以连、排为单位,实施遮蔽阵地射击,压制敌军的远射程炮兵,消灭对方纵深集结的部队,摧毁他们的观察所、指挥所和通信枢纽。“当年在朝鲜的坦克主要分为轻型、中型和重型。我所在紫金火炮连驾驶的是T34/85中型坦克。”90岁的常风俊身体不好,走路需要搀扶,几天前刚刚从医院回到家中。但是谈起坦克一师,老人神采飞扬。

“T34/85中型坦克里需要四人,车长、驾驶员、炮长和二炮手,各司其职,互相配合。”当年19岁的常风俊担任二炮手,为炮手供应炮弹、装弹,还需要检查炮弹的安全,“可别小看了二炮手,他的作用也是很大的。”老人赶紧补充了一句,在场的人都乐了。

在朝鲜战场上,常风俊和战友们几乎所有时间都在坦克里度过。“不管白天黑夜,无论刮风下雨,在车里睡、吃、作战。”装甲部队的战士和步兵相比虽然能在掩体里,但是一点灯光或者烟雾都有可能暴露自己,同样危险。“那时候,敌人的飞机和大炮,不停歇地进攻,隐藏不好就会被炸毁。我们四人常常开玩笑‘咱们是一根绳上的蚂蚱,要么一个不死,要么一车全完蛋’。”隆隆的轰炸声和炮声透过坦克的钢板敲在常风俊的耳旁,装炮后炮弹发射发出的巨响震撼着他的耳膜。因此,从朝鲜战场归来后,他的听力一直不好,刚刚50岁便不得不带上了助听器。

常风俊忘不了朝鲜战场上那刺骨的冷。“就像冰窖一样,太难受了。我们的鞋子常年都是潮湿的,湿气加上冷气,就结成了冰。所有战士的脚都开裂了,一走路就钻心地疼。”他脚上那道长长的裂纹就是在战场上留下的。为了让志愿军战士们的双脚更暖和,当地的百姓为他们送来了靰鞡草。“靰鞡草只有东北和朝鲜有,长在山上。为了保护双脚,连里组织战士们上山拔草,然后把它晒干,我们再用手轻轻一撮,变得非常柔软,垫在鞋里,比穿上大棉鞋都舒服。”

1953年10月,常风俊从朝鲜战场归来。退伍后,常风俊告别了相伴多年的坦克,回到地方工作。他一生经历坎坷,颇多挫折。但是每次面对艰难,他都会想起自己曾经在战场上的生死考验,血火洗礼,“和那些牺牲了的同志相比,我很幸运,也很幸福。我最大的希望就是咱们国家永远富强,永远和平。”老人安详地说。(来源:上党晚报 记者杨亚娟)

原标题:常风俊:“我是‘王牌军’的一员”


[编辑:王露一]

  相关链接
· 革命后代代表、陈赓大将之子——陈知庶:父母一直对长治念念不忘
· 潞安焦化党员干部赴老爷山接受红色革命教育
关于我们 | 联系电话:0355-2113499    投稿邮箱:jz9909 @ 163.com
本网站由黄河新闻网版权所有  晋ICP备06001850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晋B2-20060016
广告经营许可注册:1401001304387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407189
晋公网安备14010602060069
黄河新闻网 > 长治频道 >  人物
常风俊:“我是‘王牌军’的一员”

每年8月末,常风俊就会早早穿起棉鞋。他脚上有一条长长的裂纹,70年了一直长不好。尤其是天气转凉时,会更深、更疼。90岁的常风俊抚摸着这条裂纹,70年前入朝参展的一幅幅画面涌上心头……

1953年1月,抗美援朝战争进入第3个年头。这一年,刚刚参军一年的常风俊跟随中国人民志愿军装甲部队坦克一师入朝作战。常风俊至今仍感到非常骄傲:“装甲部队虽然成立时间不长,但是装备精良。当时指导我们学习的是苏联很多参加过二战的老红军,经验丰富。我们是以‘王牌军’的姿态进入朝鲜的。”

“王牌军”坦克一师进入朝鲜后的主要作战任务是以连、排为单位,实施遮蔽阵地射击,压制敌军的远射程炮兵,消灭对方纵深集结的部队,摧毁他们的观察所、指挥所和通信枢纽。“当年在朝鲜的坦克主要分为轻型、中型和重型。我所在紫金火炮连驾驶的是T34/85中型坦克。”90岁的常风俊身体不好,走路需要搀扶,几天前刚刚从医院回到家中。但是谈起坦克一师,老人神采飞扬。

“T34/85中型坦克里需要四人,车长、驾驶员、炮长和二炮手,各司其职,互相配合。”当年19岁的常风俊担任二炮手,为炮手供应炮弹、装弹,还需要检查炮弹的安全,“可别小看了二炮手,他的作用也是很大的。”老人赶紧补充了一句,在场的人都乐了。

在朝鲜战场上,常风俊和战友们几乎所有时间都在坦克里度过。“不管白天黑夜,无论刮风下雨,在车里睡、吃、作战。”装甲部队的战士和步兵相比虽然能在掩体里,但是一点灯光或者烟雾都有可能暴露自己,同样危险。“那时候,敌人的飞机和大炮,不停歇地进攻,隐藏不好就会被炸毁。我们四人常常开玩笑‘咱们是一根绳上的蚂蚱,要么一个不死,要么一车全完蛋’。”隆隆的轰炸声和炮声透过坦克的钢板敲在常风俊的耳旁,装炮后炮弹发射发出的巨响震撼着他的耳膜。因此,从朝鲜战场归来后,他的听力一直不好,刚刚50岁便不得不带上了助听器。

常风俊忘不了朝鲜战场上那刺骨的冷。“就像冰窖一样,太难受了。我们的鞋子常年都是潮湿的,湿气加上冷气,就结成了冰。所有战士的脚都开裂了,一走路就钻心地疼。”他脚上那道长长的裂纹就是在战场上留下的。为了让志愿军战士们的双脚更暖和,当地的百姓为他们送来了靰鞡草。“靰鞡草只有东北和朝鲜有,长在山上。为了保护双脚,连里组织战士们上山拔草,然后把它晒干,我们再用手轻轻一撮,变得非常柔软,垫在鞋里,比穿上大棉鞋都舒服。”

1953年10月,常风俊从朝鲜战场归来。退伍后,常风俊告别了相伴多年的坦克,回到地方工作。他一生经历坎坷,颇多挫折。但是每次面对艰难,他都会想起自己曾经在战场上的生死考验,血火洗礼,“和那些牺牲了的同志相比,我很幸运,也很幸福。我最大的希望就是咱们国家永远富强,永远和平。”老人安详地说。(来源:上党晚报 记者杨亚娟)

原标题:常风俊:“我是‘王牌军’的一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