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子县尧庙会的“前世今生”
发布时间: 2020-06-23   |  来源: 上党晚报
 
分享到:

长子县城南五公里处有座山,名潜山。上古时期,传说尧王曾在此居住并亲率当地民众抗洪排涝。因为天降大雨七七四十九天,山下良田被淹,一片泽国汪洋。后人感念尧王丰功伟绩,在潜山之上大兴土木建了尧王庙,潜山也随之名为尧庙山。康熙《长子县志》载:“潜山,在县西南十三里,山子顶有尧庙,岁以四月廿八为会。”尧庙会在尧庙山上,是四月二十八为祭祀尧王而兴起的庙会。山因庙而名,更因庙会而名噪一时。

尧庙会的昔日盛景

尧庙会于每年农历四月二十八(尧王爷生日)始,二十九、三十三天庙会。初始尧庙会由山下邻近各村轮流主办。四月二十八这一天,四面八方、男女老幼,成群结队上尧庙山赶会。尧庙主殿、偏殿门外均张灯结彩,十二生肖灯展,猜灯谜,赏花灯。庙内松柏树上系满了红布条,烧香还愿的人络绎不绝。

庙会期间,要举行盛大的由周围十三村轮流主办的迎神赛社活动。那是一个非常隆重的数百上千人参加的迎神、祭神、娱神仪式,俗称“上香会”。在十几队八音会锣鼓喧天、鞭炮齐鸣的引领下,装饰美观、扮相靓丽、千姿百态的扛妆、抬妆、软扛、硬扛、高跷、旱船等各种社火故事,簇拥着尧王的神像,浩浩荡荡进入尧庙内。接着由主礼、社首、亭则、水官、乡老等依次在尧王神像前上香、献歌、献舞、吹奏。还有强壮的汉子,穿着汉服,循古礼,拜尧帝,肩头放着桩,桩上有小椅子,上面坐着五六岁打扮花枝招展的小姑娘,口衔纸花。汉子们扭动肢体的动作叫扛妆。扛妆,一为迎神,二为各村的表演评出名次,体现一个赛字。庙外相对的两个戏台开演大戏,一般为七场,二十七夜里专为尧帝唱。二十八、二十九、三十每天下午演唱,黑夜再演两场。开戏前主持沐浴更衣,手持方盘献食叩头作揖烧香祈求黎庶平安,尔后燃放鞭炮爆竹,庙园舞台前观者如云。

尧庙山上,商贾云集,人山人海。近有高平、沁水、安泽、屯留、上党各县,远达西藏、内蒙古、陕西、河北商客不惜千里之遥在此聚会,互通有无,农牧商品有猪、牛、羊等牲口,有生产工具犁耧耙杖、簸箕笤帚、锅碗瓢盆、日用百货。美食方面有长子炒饼、饸饹、三合面、蒸馍、火烧、豆包、油条等,品种多样,四方群众都簇拥在这里,赶一赶盛大的庙会。《长子县志》载《尧庙会》诗云:“乡帮多厚俗,于此见唐风;封衍丹陵后,神留翠嶂中。村村来社鼓,岁岁祝鸿功;至德虽云远,深山意不穷。”可谓盛况空前。有时也会碰上雨天,有一年尧庙会下起冷雨,鸡蛋大的冰雹从天而降,让赶会的人措手不及,抢了卖簸箕的摊子,后来又抢了卖锅的摊子,一个个顶在头上,好不热闹。

尧庙洗劫的永远伤痛

尧庙会的繁华盛景,却遭到日本侵略者的洗劫。一九三八年日本大举进犯华北,长子沦陷。潜山之下的大堡头村村北有炮楼,山上大庙轮番驻扎各种散兵游勇,包括中央军、日伪军、警备队。国破家亡,战火连绵,一座千年古庙,未能幸免,毁于战火中。始建的碑文记载化为乌有,仅留残迹依稀可辨。

残存地上的瓦片,让人感怀泪涌。这个昔日繁华的地方再也看不到往日的盛景,留在心中的则是美妙的传说、动人的故事和尧王给予长子的恩赐。那一片砂砾上留下了永远的伤痛,日本侵略者在长子犯下的滔天罪行,罄竹难书,将永远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

尧庙会承续再现繁华

尧庙在长子人民心中是神圣的,人民盼望着再现繁华。一九四五年八月长子解放,人民获得“新生”。各种民俗得以恢复,尧庙虽无,但百姓祭祀物资交流仍要开展。大堡头村以独特的地理优势、人文荟萃、交通便利、经济发达,夺得尧庙会主办权。据说,当时大堡头村里有位常先生在县里主管财税,尧庙会在山上税不好收,所以就挪到山下的大堡头村。当时南陈村也争主办权,没争过大堡头村放弃了。就这样,会址从山上搬到了山下,每年届时举办,一直至今七十多载兴盛不衰。

大堡头村是晋豫太洛官道必经之地。大路南北通衢、车水马龙,街路合一从村中穿过。两旁店铺林立,设有驿站、铁匠铺、酿酒坊、醋坊、皮作坊、粉坊、车马店、骆驼店、饭店、客栈等,一条旧街见证了千年的繁华衰败。如今,走进大堡头村,一条崭新的街道呈现商业繁华,人民安居乐业,托尧帝恩赐繁华自不必说,俨然一处胜境之地,乐业之所。(来源:上党晚报 暴玉喜)

原标题:尧庙会的兴起与传承


[编辑:邢璐霞]

  相关链接
· 平顺县车当村药王庙庙会
· 长治拍客:荫城古镇“八月初一”庙会
· 长治七月初一古庙会:明清时期闻名四省
· 潞城区李庄村举办传统庙会
· 平顺豆口村二月二庙会:凭“五绝”千年不衰享誉百里
关于我们 | 联系电话:0355-2113499    投稿邮箱:jz9909 @ 163.com
本网站由黄河新闻网版权所有  晋ICP备06001850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晋B2-20060016
广告经营许可注册:1401001304387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407189
晋公网安备14010602060069
黄河新闻网 > 长治频道 >  民俗
长子县尧庙会的“前世今生”

长子县城南五公里处有座山,名潜山。上古时期,传说尧王曾在此居住并亲率当地民众抗洪排涝。因为天降大雨七七四十九天,山下良田被淹,一片泽国汪洋。后人感念尧王丰功伟绩,在潜山之上大兴土木建了尧王庙,潜山也随之名为尧庙山。康熙《长子县志》载:“潜山,在县西南十三里,山子顶有尧庙,岁以四月廿八为会。”尧庙会在尧庙山上,是四月二十八为祭祀尧王而兴起的庙会。山因庙而名,更因庙会而名噪一时。

尧庙会的昔日盛景

尧庙会于每年农历四月二十八(尧王爷生日)始,二十九、三十三天庙会。初始尧庙会由山下邻近各村轮流主办。四月二十八这一天,四面八方、男女老幼,成群结队上尧庙山赶会。尧庙主殿、偏殿门外均张灯结彩,十二生肖灯展,猜灯谜,赏花灯。庙内松柏树上系满了红布条,烧香还愿的人络绎不绝。

庙会期间,要举行盛大的由周围十三村轮流主办的迎神赛社活动。那是一个非常隆重的数百上千人参加的迎神、祭神、娱神仪式,俗称“上香会”。在十几队八音会锣鼓喧天、鞭炮齐鸣的引领下,装饰美观、扮相靓丽、千姿百态的扛妆、抬妆、软扛、硬扛、高跷、旱船等各种社火故事,簇拥着尧王的神像,浩浩荡荡进入尧庙内。接着由主礼、社首、亭则、水官、乡老等依次在尧王神像前上香、献歌、献舞、吹奏。还有强壮的汉子,穿着汉服,循古礼,拜尧帝,肩头放着桩,桩上有小椅子,上面坐着五六岁打扮花枝招展的小姑娘,口衔纸花。汉子们扭动肢体的动作叫扛妆。扛妆,一为迎神,二为各村的表演评出名次,体现一个赛字。庙外相对的两个戏台开演大戏,一般为七场,二十七夜里专为尧帝唱。二十八、二十九、三十每天下午演唱,黑夜再演两场。开戏前主持沐浴更衣,手持方盘献食叩头作揖烧香祈求黎庶平安,尔后燃放鞭炮爆竹,庙园舞台前观者如云。

尧庙山上,商贾云集,人山人海。近有高平、沁水、安泽、屯留、上党各县,远达西藏、内蒙古、陕西、河北商客不惜千里之遥在此聚会,互通有无,农牧商品有猪、牛、羊等牲口,有生产工具犁耧耙杖、簸箕笤帚、锅碗瓢盆、日用百货。美食方面有长子炒饼、饸饹、三合面、蒸馍、火烧、豆包、油条等,品种多样,四方群众都簇拥在这里,赶一赶盛大的庙会。《长子县志》载《尧庙会》诗云:“乡帮多厚俗,于此见唐风;封衍丹陵后,神留翠嶂中。村村来社鼓,岁岁祝鸿功;至德虽云远,深山意不穷。”可谓盛况空前。有时也会碰上雨天,有一年尧庙会下起冷雨,鸡蛋大的冰雹从天而降,让赶会的人措手不及,抢了卖簸箕的摊子,后来又抢了卖锅的摊子,一个个顶在头上,好不热闹。

尧庙洗劫的永远伤痛

尧庙会的繁华盛景,却遭到日本侵略者的洗劫。一九三八年日本大举进犯华北,长子沦陷。潜山之下的大堡头村村北有炮楼,山上大庙轮番驻扎各种散兵游勇,包括中央军、日伪军、警备队。国破家亡,战火连绵,一座千年古庙,未能幸免,毁于战火中。始建的碑文记载化为乌有,仅留残迹依稀可辨。

残存地上的瓦片,让人感怀泪涌。这个昔日繁华的地方再也看不到往日的盛景,留在心中的则是美妙的传说、动人的故事和尧王给予长子的恩赐。那一片砂砾上留下了永远的伤痛,日本侵略者在长子犯下的滔天罪行,罄竹难书,将永远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

尧庙会承续再现繁华

尧庙在长子人民心中是神圣的,人民盼望着再现繁华。一九四五年八月长子解放,人民获得“新生”。各种民俗得以恢复,尧庙虽无,但百姓祭祀物资交流仍要开展。大堡头村以独特的地理优势、人文荟萃、交通便利、经济发达,夺得尧庙会主办权。据说,当时大堡头村里有位常先生在县里主管财税,尧庙会在山上税不好收,所以就挪到山下的大堡头村。当时南陈村也争主办权,没争过大堡头村放弃了。就这样,会址从山上搬到了山下,每年届时举办,一直至今七十多载兴盛不衰。

大堡头村是晋豫太洛官道必经之地。大路南北通衢、车水马龙,街路合一从村中穿过。两旁店铺林立,设有驿站、铁匠铺、酿酒坊、醋坊、皮作坊、粉坊、车马店、骆驼店、饭店、客栈等,一条旧街见证了千年的繁华衰败。如今,走进大堡头村,一条崭新的街道呈现商业繁华,人民安居乐业,托尧帝恩赐繁华自不必说,俨然一处胜境之地,乐业之所。(来源:上党晚报 暴玉喜)

原标题:尧庙会的兴起与传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