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党从来天下脊
发布时间: 2020-02-21   |  来源: 史志山西   |  编辑: 邢璐霞   |  责任编辑: 肖贵海
 
分享到:

上党,是旧时以太行山为主长治一带的总称。春秋时期,韩、赵、魏三国同时在此设立自己的郡治,又都叫上党,分别为韩上党、赵上党、魏上党。苏东坡有诗云:“上党从来天下脊。”脊者,脊梁也。——题 记

太行山与长治

2019年仲夏,我来到太行山西麓的山西长治。

太行山脉位于山西省与华北平原之间,纵跨北京、河北、山西、河南四省市,山脉北起北京市西山,向南延伸至河南与山西交界地区的王屋山,西接山西高原,东临华北平原,呈东北—西南走向,绵延400余公里。它是中国地形第二阶梯的东缘,也是黄土高原的东部界线。

对绝大多数人来说,太行山即便一辈子都没来过,也不会陌生。

只要少年时代上过学,都会知道愚公移山的故事。人们将愚公的壮举和精神,作为敢作敢为、战天斗地、锲而不舍的典型代代相传,用以激励后来人做生活的强者。毛泽东著名的“老三篇”之一,写的就是《愚公移山》。1945年,毛泽东在中国共产党第七次全国代表大会上,以愚公移山的精神,激励并号召中国共产党人和全国人民团结奋战,坚决挖掉压在中国人民头上的帝国主义和封建主义两座大山。

愚公是太行山人的榜样。而太行山里的人们,似乎骨子里都根植着这种开山破壁的天性,并在太行山的悬崖峭壁上留下了足以印证的奇迹。新中国成立之初,国家百废待兴。太行山里的人们以愚公移山的精神,艰苦创业,自力更生,完成了一个又一个壮举。这股“敢叫日月换新天”的壮志豪情也飞越太行,传遍大江南北,激励着国人为建设一个全新的中国而齐心协力,战天斗地。

著名的“红旗渠”人工天河工程就诞生于太行山。1960年2月破土动工,1969年7月支渠配套工程全面完成,河南林县人民以强大的意志力和团结忘我的精神,舍身奋战近10年,完全以人力削平1250座山头,开凿211个隧洞,架设151座渡槽,在崇山峻岭间修起了总干渠长70.6公里,干、支渠遍布各乡镇的传奇水利工程——红旗渠。当年有诗云:“劈开太行山,漳河穿山来,林县人民多壮志,誓把山河重安排。”说的正是红旗渠战天斗地的壮举。

林县虽然隶属太行山东麓的河南,但红旗渠的另一头却连着山西长治的浊漳河,也就是说,浊漳河是红旗渠的源头,是来自山西长治的浊漳河水源源不断地通过红旗渠供养着太行山东麓的河南林县人民。

长治市地处黄土高原东南缘,东倚太行山,与河北、河南两省为邻;南部与晋城市毗邻;西屏太岳山,与临汾市接壤;北部与晋中市交界。全市山峦起伏、地形复杂,总体呈盆地状。最高点为沁源县太岳山主峰之一,最低点为平顺县浊漳河出境处。

长治古称上党、潞州、潞安府等。“长治”原为潞安府府治所在县名,得名于明嘉靖八年(1529),取长治久安之意。秦统一六国后,实行郡县制,分天下为36郡,上党郡即为其一。

“居太行之巅,地形最高,与天为党”,古称上党的长治,素有“天下脊”的美称。这里是精卫填海、后羿射日、女娲补天、愚公移山等神话的故乡,是神农定居和黄河文明的发祥地。自古以来,上党便是兵家必争之地,中国历史上那些最惊心动魄的章节就曾在这里的狭窄山谷中上演,无数英雄豪杰曾经在这片土地上轮番登场,叱咤风云。历史的风云、战争的硝烟,激荡并铸造着长治人民坚韧不拔的钢铁意志和开拓创新、“敢为天下先”的英雄豪气。抗日战争时期,长治的沁源县不仅设立了太岳军区司令部、创建了著名的抗日根据地,还成为全国唯一没有出过汉奸的一个县;著名的上党战役,让长治成为全国胜利解放“第一城”;新中国成立之初,全国著名劳动模范李顺达和申纪兰的家乡、位于太行山南部腰脊的长治市平顺县西沟村,是中国第一个农业互助组诞生地,同县的三里湾村(原川底村)则在1951年4月创办了新中国第一个农业生产合作社,进而诞生了著名作家赵树理的长篇小说《三里湾》;为了改变荒山,长治的壶关县更是发扬愚公移山的精神,凭着一代代干部和群众的接力,修建起进入上海大世界吉尼斯纪录的万里长墙。

浩浩神州,是什么原因造就长治人民的这种意志、此种品格?

我不由暗自思忖,努力寻找答案。

太行崖柏

陡峭的太行山犹如一道屏障,横陈在黄土高原与华北平原这两大文明发源地之间。从低处看,太行山是一面巨墙,壁立万仞,隔绝一切信息。太行山中多峡谷,因了刀削斧砍、陡峭雄奇的山势,峡谷中便多有惊世骇俗的风景。然而,最吸引我的却是山上山下那满目的绿。假若与印象中的黄土高原相对照,你会感到那耀眼的绿无处不在、无时不有。

行走在长治太行山的崇山峻岭之中,抑或徜徉于惊世骇俗的太行山大峡谷,放眼望去,你会发现绿色像上天撒下的“绿雪”,这“绿雪”不仅覆盖着大地山川、斜坡峡谷,而且附着在陡峭的悬崖峭壁,青翠悦目,郁郁葱葱。这绿色当然不是什么“绿雪”,而是绿树。到底是什么样的树才敢如此不惧贫瘠干旱、险恶高寒,不屈不挠宣告着自身的存在,孤傲地彰显着自强不息的精神和顽强的生命力?当地的朋友告诉我:崖柏。

崖柏——极富内在气质和精神质感的名字!

据悉,太行崖柏乃国之瑰宝,素有“活化石”之称。太行崖柏是天然长生的一种植物,并且生长环境非常恶劣。尤其千年崖柏,一般都会生长在无人问津的悬崖峭壁之上,是目前已知的、唯一能在悬崖绝壁生长千万年的树种。史料记载,崖柏源于3亿年前,是恐龙时代白垩纪的孑遗植物,素有“植物大熊猫”“活化石”之称,是我国特有国宝级植物。因其生长在海拔较高的悬崖峭壁上,故得名为“崖柏”。

在被誉为“太行第一雄峡”的壶关八泉峡景区,我久久凝视着生长在一处陡峭悬崖上的丛丛崖柏。从外形看,它们都不高大,都属于大小不一且枝叶茂盛的灌木丛。单丛看,它们或破崖而出,或傲然挺立,或倒挂金钩,或不屈不挠,或搏命攀援。耳边回响起清代诗人郑燮《竹石》中的著名诗句:“咬定青山不放松,立根原在破岩中。千磨万击还坚劲,任尔东西南北风。”

少雨干旱、高山险境,太行崖柏却依然能破崖而出,不屈不挠,傲然生长,千年不朽——如此高贵的品质和英雄气概,不正是上党人民古往今来的精神象征?

壮哉!巍巍太行,钟灵毓秀,遗世独立,崖柏不朽。

万里长墙

谁都知道,中国有万里长城。可有谁知道,中国还有万里长墙?

在这里,最让长治人引以自豪、津津乐道并且最能体现长治人民精神品格的,当数壶关的万里长墙,那也是中国的万里长墙!

站在海拔1639米的壶关县十里岭,极目远眺,山川秀美,松涛荡漾。苍松翠柏间,或隐或现的一道白色石墙,在绿树掩映的山峦间玉带般飘舞,与层层林海交相辉映,成为太行山上的一道亮丽风景。

百万亩林海,万余里森林防护墙,长治市壶关县干部群众在造林护林中创造了两大奇迹:一是发明“干石山上栽油松”技术,在干石山上植树造林105万亩,把干石山区变成了生态绿洲,被誉为新的“太行奇迹”;二是发明“搬起石头垒石墙”技术,用石头垒成1万余里的森林防护墙,被誉为“天下第一长墙”,载入上海大世界吉尼斯纪录。

壶关在汉朝设县,为著名古战场。唐宋以前森林覆盖率达70%以上。“上党战役一把火给烧了,再加上大跃进的破坏,到了50年代末,山上全秃了。”

20世纪50年代壶关县的森林覆盖率陡降到2.3%,连全国平均水平的四分之一都不到,基本就是光秃秃的干石山。老百姓的生活极苦,“山荒鸟绝迹,滴水贵如油”。

当河南林州人修建红旗渠的时候,壶关人也开始谋划改变自己的面貌。

转机出现在1978年,改革开放的春风让壶关迎来发展的春天。“壶关的希望在山,出路在林”“治水必先治山,治山必先种树”“造林就是造水,造林就是造粮”。县委县政府发出“向荒山秃岭进军”的号召,从此一干就是40年,从未间断。40年来,壶关的县委书记换了10人,县长换了12人。但书记换了,绿化壶关的决心没有变;县长换了,举县造林的力度没有减。他们都念草木经,都行绿化令,都树绿化志,都干绿化事,一任接着一任干,唤起民众千千万,他们硬是在干石山上创出奇迹,把壶关植成了个大公园(壶关被定为国家级森林公园)。

壶关的群众与林县红旗渠的百姓一样,是那种特别朴实肯干的太行山人。

壶关植树造林取得的显著成效,引起了国家、省、市有关领导和林业部门的高度重视,先后有两任国家林业局长、四任省林业厅长到壶关调研指导工作。中国农业电影制片厂专门录制了《干石山上栽油松》科教片,把壶关经验推向全国……

造林难,护林更难。由于气候变暖、持续干旱,壶关防火任务越来越重。每到清明节期间,火灾此起彼伏,防不胜防。尽管县里领导和群众一起死看硬守,实行包片、包村、包山头,很大程度减少了森林火灾,却不能从根本上消除隐患。1999年春天,某乡一个月起火25次,乡长奔波得疲惫不堪。

1999年春,原县委常委、常务副县长牛建忠回老家店上镇井则口村,在与乡亲聊天时得知,村里一处果园因有石墙保护躲过一场山火。一个想法在他脑中迅速形成:山上遍地是石头,用石头垒一道防护墙,应该能起到隔离和保护作用。牛建忠把想法给村里的党员干部一说,大家一致同意试一试。说干就干!他带领乡亲们在“三边”(村边、路边、地边)开始垒墙。70天的时间里,井则口的老百姓垒起了一道宽0.5米、高1米、长5千米的石质防火墙,把全村1000多亩山林全围了起来。

防火墙的作用很快发挥出来了。防火、防盗、防牲畜,保水、保土、保植被。

经验很快被推广到全县,哪里有树,防护墙就垒到哪里;哪里有山,防护墙就延伸到哪里。从最初的几千米,到后来的几百里、几千里,森林防护墙越修越长。截至2001年6月,全县建成一条底宽0.8米、上宽0.4米、高1.5米、长2600公里的森林防护墙,被上海大世界吉尼斯总部认定为“最长的森林防护墙”。目前,全县森林防护墙已达1万余里。沿山沿林沿沟建起的森林防护墙,有效发挥了“三防三保”作用。

世上没有无缘无故的奇迹和创造。

说起万里长墙的由来,壶关人总结出让他们引以为豪的壶关精神:“坚韧、厚道、睿智、奋进”。壶关随处可见的这八个字,让我不由得产生联想:壶关精神,不正是“咬定青山不放松”的竹石精神,同时不也正是太行山的崖柏精神吗?

古树雄风

穿过密林,沿着曲折蜿蜒的山路小道,我来到沁源县灵空山圣寿寺后面的须眉山顶。山顶的岩崖处,一株粗犷高大、气势雄伟的古树赫然耸立在我眼前,那粗大的主树干拔地而起,半腰即派生、分岔出九支方向不同的树枝,雄赳赳地向天空挺拔。及至高处,茂密的枝干松针高傲地四下展开,宛若甩出九面随风飘扬的猎猎旌旗,九杆旗因此而得名。

九杆旗实际是一株古油松,2004年6月,上海大世界吉尼斯组织实地勘测立碑,碑文如此记载:树龄600年,胸径1.5米,高45米,树冠幅34.6平方米,立木材积48.6立方米。”如此看来,九杆旗确实是名副其实的“油松之王”。

松柏长青,青山不老。

在长治的平顺县西沟村,我见到了另一棵“不老松”——全国著名劳动模范、第一届至第十三届全国人大代表申纪兰。

1929年,申纪兰出生于山西平顺,历任西沟村金星农林牧生产合作社副主任、中共平顺县委副书记、山西省妇联主任、长治市人大常委会副主任、全国妇联第二至四届执委。1952年第一次被评为全国农业劳动模范,1979年、1989年两次获全国劳动模范称号,1983年获全国三八红旗手称号,2007年获首届全国道德模范敬业奉献模范称号,第一届至第十三届全国人大代表。

作为一个普普通通的农村妇女,申纪兰先后受到毛泽东主席的亲切接见,在周恩来总理家做过客,和邓小平一起照过相,后来历任的几位中央领导还亲自到西沟村看望过她。申纪兰还代表中国妇女参加1953年在哥本哈根举行的第二次世界妇女大会,访问过莫斯科、华沙和柏林等,还受到了金日成、胡志明等外国领导人的亲切接见。

2019年3月2日,全国人大代表申纪兰随团抵达北京,出席全国人代会。这是申纪兰第五十次出席全国人代会,因为她是全国唯一一名连任十三届的全国人大代表,有媒体誉她为人大代表中的“长青树”和“活化石”。

申纪兰之所以是长治大地上的另一棵不老松,缘于她半个多世纪以来的传奇经历。

1929年出生于平顺县山南底村的申纪兰,18岁嫁到了同县的西沟村。太行山夹缝中的西沟村“山是石头山,河是乱石滩”。申纪兰说:“一句话就是,金、木、水、火、土什么都没有,群众吃不饱穿不暖。”

穷则思变。1950年,年轻的申纪兰联络了10多个要好的姐妹加入互助组,后来,她又与李顺达携手创办了闻名全国的“西沟金星农林牧生产合作社”,并被大伙推选为副社长。从此,申纪兰的事迹逐渐传遍了全国。

1951年,申纪兰协助李顺达创办金星农林牧生产合作社,带领妇女参加生产劳动,实行男女同工同酬。1952年,她第一次被评为全国农业劳动模范。

1953年,申纪兰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并被评为全国劳动模范。同年4月,申纪兰还被选为全国妇女代表,出席了第二次全国妇女代表大会。5月19日,申纪兰作为中国妇女代表团成员,出席了在丹麦首都哥本哈根举行的世界妇女大会。

1973年,申纪兰被任命为山西省妇联主任。毫无思想准备的她,总觉得这不合适,不愿去。她说:“自己文化程度不高,又没有机关工作的经验,让自己当省妇联主任不如让别人当更合适。”她如实地向组织反映了自己的想法,但最后还是服从了组织决定。她上任后不要级别、不要工资、不转户口、不要专车,还在西沟村参加劳动……不久,在她的再三要求下,最终还是辞去了这个正厅级职务。

1983年,组织上把申纪兰列入长治市人大常委会副主任的候选人,她还是一再申明自己不合适,说:“我识字不多,当好代表就行了。”最后她还是当选了。市里要给她转户口、定级别、配专车,她又全部推辞,说:“我的户口在西沟,级别在农村,能走能动,要那些用处不大。”后来,她连续四届当选为长治市人大常委会副主任。任职期间,申纪兰多次外出联系业务,坐的是公共汽车,住的是价格低的旅馆,吃的是最便宜的饭菜。给村里出差办事,从未在村里报销过一次车票、领过一次出差补助,反而把国家每月发给她的生活补贴也“赔”进去不少。有人说,你这是办公事,该报销就报了吧。她执意不肯,说:“国家每月给我150元的补贴,这就都有了。”

2018年1月31日,在山西省第十三届人民代表大会第一次会议举行的第五次全体会议上,申纪兰当选为山西省出席第十三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代表。2018年12月18日,党中央、国务院授予申纪兰同志改革先锋称号,颁授改革先锋奖章,并获评“初心不改的农村先进模范代表”。

2019年9月17日,申纪兰荣获“共和国勋章”。

申纪兰为何能够获得党和国家如此多的荣誉,耄耋之年的她为何仍能当选全国人大代表?

1954年,从她第一次走进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不认字、开会听不懂的申纪兰就不断学习,从所生活的基层农村出发提出各种建议。“男女同工同酬”被写进宪法,引黄入晋、太旧高速、山西老工业基地改造、长治到北京的直通列车和长治机场建设、长治经平顺至林州的城际铁路、南太行山旅游交通建设……这些建议,都是在她联合其他人大代表提议下实现的。有人粗略统计,自从当上全国人大代表,申纪兰提交的议案建议有上百个。她和李顺达,先后成为与西沟村紧密相连的一种符号。1983年李顺达去世后,申纪兰就成了西沟村的“唯一”。

申纪兰的这个“唯一”,既是西沟村的文化符号,也已成为西沟村在新中国发展史上的精神象征。她就像灵空山上那棵千年不老的古油松“九杆旗”,任尔风霜雨雪、世事沧桑,她都能穿越岁月风尘傲然挺立,向世界、向万物生灵宣告着坚韧不拔的生命奇迹和生命誓言,鼓舞乡亲父老向着美好生活百折不挠地奋勇前行。

长治的色彩

自从踏上长治的土地,长治的山水原野、城市乡村,便向我展现出各自的色彩与风姿。

古色:悠久的历史文化资源。古称上党的长治,是华夏文明的发祥地之一。早在上古时代,我们的祖先神农氏就曾在这里尝百草、驯养牲畜、发展原始农业。2.5亿年前的木化石,为上党文明写下了久远而深厚的第一篇章;新中国第一具完整的恐龙化石,向世人昭示了上党文明的亘古和绵长。数不尽的遗址、道不尽的陈迹,仿佛散落在上党大地上的颗颗明珠,印证着数千年长治文明的邈远悠长,诉说着上党文化的源远流长。上党还是神话的故乡。在中华史前神话传说中,上党神话以其源流之原始、密度之集中、内容之详备,占据着举足轻重的地位。神农尝草、女娲补天、羿射九日、精卫填海,这一篇篇奠定中华文明基础的神话传说,折射出长治古代文明的源远流长,印证着上党历史文化的博大久远。

红色:丰厚的红色文化资源。长治是著名革命老区,也是中国共产党建立的第一座城市,长治也称“新中国第一城”。全市有600多处革命纪念地,红色文化资源非常丰富:武乡县的八路军太行纪念馆、王家峪八路军总部旧址、“百团大战”砖壁指挥部旧址、黎城黄崖洞革命纪念地、沁源县太岳军区司令部旧址、长治市太行太岳烈士纪念馆、平顺县西沟村等,都是长治著名的红色文化景点。抗日战争时期,八路军总部和中共中央北方局长期在长治境内驻扎。朱德、彭德怀、刘伯承、邓小平等老一辈革命家在这里领导军民浴血奋战,铸就了挺起民族脊梁的太行精神,当地干部群众形象地称之为“上党红”。

绿色:长治,是国家森林城市。境内共有森林面积39万公顷,其中成林面积32万公顷,森林覆盖率23%,木材蓄积量1100万立方米。沁源境内的灵空山,属太岳山国家级森林公园。而长治境内的老顶山森林面积达3万亩,森林覆盖率达74%。即便是长治市域,森林覆盖率也达到30.97%,城区绿化覆盖率达到48%,绿地率达到44.6%,城区人均公园绿地面积达到14.89平方米,基本形成了城郊森林化、道路林荫化、农田林网化、庭院花园化、城乡绿化一体化的现代林业生态建设格局。

蓝天下,阳光如瀑。我注意到,阳光照耀下的长治市区,此刻不仅仅只有长治人引为自豪的古色、红色和绿色,还有赤橙黄绿青蓝紫等各种颜色,可以说是五光十色、五彩缤纷。各种颜色在灿烂的阳光照耀下宛若彩虹,如梦如幻,绚丽多姿。我已经分不清这时候的长治到底是哪种颜色,但我知道无论能否分辨,眼前的美景就是如今长治的色彩,这也是新时代中国的色彩。(来源:史志山西)

原标题:上党从来天下脊



  相关链接
· 黎城县举办中太行山国际旅游推介会
· 免门票!太行山大峡谷助力“二青会”
· 长治炸弹总厂:开创太行山军工生产史上自制全新子弹新路子
关于我们 | 联系电话:0355-2113499    投稿邮箱:jz9909 @ 163.com
本网站由黄河新闻网版权所有  晋ICP备06001850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晋B2-20060016
广告经营许可注册:1401001304387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407189
晋公网安备14010602060069
黄河新闻网 > 长治频道 >  地名
上党从来天下脊

上党,是旧时以太行山为主长治一带的总称。春秋时期,韩、赵、魏三国同时在此设立自己的郡治,又都叫上党,分别为韩上党、赵上党、魏上党。苏东坡有诗云:“上党从来天下脊。”脊者,脊梁也。——题 记

太行山与长治

2019年仲夏,我来到太行山西麓的山西长治。

太行山脉位于山西省与华北平原之间,纵跨北京、河北、山西、河南四省市,山脉北起北京市西山,向南延伸至河南与山西交界地区的王屋山,西接山西高原,东临华北平原,呈东北—西南走向,绵延400余公里。它是中国地形第二阶梯的东缘,也是黄土高原的东部界线。

对绝大多数人来说,太行山即便一辈子都没来过,也不会陌生。

只要少年时代上过学,都会知道愚公移山的故事。人们将愚公的壮举和精神,作为敢作敢为、战天斗地、锲而不舍的典型代代相传,用以激励后来人做生活的强者。毛泽东著名的“老三篇”之一,写的就是《愚公移山》。1945年,毛泽东在中国共产党第七次全国代表大会上,以愚公移山的精神,激励并号召中国共产党人和全国人民团结奋战,坚决挖掉压在中国人民头上的帝国主义和封建主义两座大山。

愚公是太行山人的榜样。而太行山里的人们,似乎骨子里都根植着这种开山破壁的天性,并在太行山的悬崖峭壁上留下了足以印证的奇迹。新中国成立之初,国家百废待兴。太行山里的人们以愚公移山的精神,艰苦创业,自力更生,完成了一个又一个壮举。这股“敢叫日月换新天”的壮志豪情也飞越太行,传遍大江南北,激励着国人为建设一个全新的中国而齐心协力,战天斗地。

著名的“红旗渠”人工天河工程就诞生于太行山。1960年2月破土动工,1969年7月支渠配套工程全面完成,河南林县人民以强大的意志力和团结忘我的精神,舍身奋战近10年,完全以人力削平1250座山头,开凿211个隧洞,架设151座渡槽,在崇山峻岭间修起了总干渠长70.6公里,干、支渠遍布各乡镇的传奇水利工程——红旗渠。当年有诗云:“劈开太行山,漳河穿山来,林县人民多壮志,誓把山河重安排。”说的正是红旗渠战天斗地的壮举。

林县虽然隶属太行山东麓的河南,但红旗渠的另一头却连着山西长治的浊漳河,也就是说,浊漳河是红旗渠的源头,是来自山西长治的浊漳河水源源不断地通过红旗渠供养着太行山东麓的河南林县人民。

长治市地处黄土高原东南缘,东倚太行山,与河北、河南两省为邻;南部与晋城市毗邻;西屏太岳山,与临汾市接壤;北部与晋中市交界。全市山峦起伏、地形复杂,总体呈盆地状。最高点为沁源县太岳山主峰之一,最低点为平顺县浊漳河出境处。

长治古称上党、潞州、潞安府等。“长治”原为潞安府府治所在县名,得名于明嘉靖八年(1529),取长治久安之意。秦统一六国后,实行郡县制,分天下为36郡,上党郡即为其一。

“居太行之巅,地形最高,与天为党”,古称上党的长治,素有“天下脊”的美称。这里是精卫填海、后羿射日、女娲补天、愚公移山等神话的故乡,是神农定居和黄河文明的发祥地。自古以来,上党便是兵家必争之地,中国历史上那些最惊心动魄的章节就曾在这里的狭窄山谷中上演,无数英雄豪杰曾经在这片土地上轮番登场,叱咤风云。历史的风云、战争的硝烟,激荡并铸造着长治人民坚韧不拔的钢铁意志和开拓创新、“敢为天下先”的英雄豪气。抗日战争时期,长治的沁源县不仅设立了太岳军区司令部、创建了著名的抗日根据地,还成为全国唯一没有出过汉奸的一个县;著名的上党战役,让长治成为全国胜利解放“第一城”;新中国成立之初,全国著名劳动模范李顺达和申纪兰的家乡、位于太行山南部腰脊的长治市平顺县西沟村,是中国第一个农业互助组诞生地,同县的三里湾村(原川底村)则在1951年4月创办了新中国第一个农业生产合作社,进而诞生了著名作家赵树理的长篇小说《三里湾》;为了改变荒山,长治的壶关县更是发扬愚公移山的精神,凭着一代代干部和群众的接力,修建起进入上海大世界吉尼斯纪录的万里长墙。

浩浩神州,是什么原因造就长治人民的这种意志、此种品格?

我不由暗自思忖,努力寻找答案。

太行崖柏

陡峭的太行山犹如一道屏障,横陈在黄土高原与华北平原这两大文明发源地之间。从低处看,太行山是一面巨墙,壁立万仞,隔绝一切信息。太行山中多峡谷,因了刀削斧砍、陡峭雄奇的山势,峡谷中便多有惊世骇俗的风景。然而,最吸引我的却是山上山下那满目的绿。假若与印象中的黄土高原相对照,你会感到那耀眼的绿无处不在、无时不有。

行走在长治太行山的崇山峻岭之中,抑或徜徉于惊世骇俗的太行山大峡谷,放眼望去,你会发现绿色像上天撒下的“绿雪”,这“绿雪”不仅覆盖着大地山川、斜坡峡谷,而且附着在陡峭的悬崖峭壁,青翠悦目,郁郁葱葱。这绿色当然不是什么“绿雪”,而是绿树。到底是什么样的树才敢如此不惧贫瘠干旱、险恶高寒,不屈不挠宣告着自身的存在,孤傲地彰显着自强不息的精神和顽强的生命力?当地的朋友告诉我:崖柏。

崖柏——极富内在气质和精神质感的名字!

据悉,太行崖柏乃国之瑰宝,素有“活化石”之称。太行崖柏是天然长生的一种植物,并且生长环境非常恶劣。尤其千年崖柏,一般都会生长在无人问津的悬崖峭壁之上,是目前已知的、唯一能在悬崖绝壁生长千万年的树种。史料记载,崖柏源于3亿年前,是恐龙时代白垩纪的孑遗植物,素有“植物大熊猫”“活化石”之称,是我国特有国宝级植物。因其生长在海拔较高的悬崖峭壁上,故得名为“崖柏”。

在被誉为“太行第一雄峡”的壶关八泉峡景区,我久久凝视着生长在一处陡峭悬崖上的丛丛崖柏。从外形看,它们都不高大,都属于大小不一且枝叶茂盛的灌木丛。单丛看,它们或破崖而出,或傲然挺立,或倒挂金钩,或不屈不挠,或搏命攀援。耳边回响起清代诗人郑燮《竹石》中的著名诗句:“咬定青山不放松,立根原在破岩中。千磨万击还坚劲,任尔东西南北风。”

少雨干旱、高山险境,太行崖柏却依然能破崖而出,不屈不挠,傲然生长,千年不朽——如此高贵的品质和英雄气概,不正是上党人民古往今来的精神象征?

壮哉!巍巍太行,钟灵毓秀,遗世独立,崖柏不朽。

万里长墙

谁都知道,中国有万里长城。可有谁知道,中国还有万里长墙?

在这里,最让长治人引以自豪、津津乐道并且最能体现长治人民精神品格的,当数壶关的万里长墙,那也是中国的万里长墙!

站在海拔1639米的壶关县十里岭,极目远眺,山川秀美,松涛荡漾。苍松翠柏间,或隐或现的一道白色石墙,在绿树掩映的山峦间玉带般飘舞,与层层林海交相辉映,成为太行山上的一道亮丽风景。

百万亩林海,万余里森林防护墙,长治市壶关县干部群众在造林护林中创造了两大奇迹:一是发明“干石山上栽油松”技术,在干石山上植树造林105万亩,把干石山区变成了生态绿洲,被誉为新的“太行奇迹”;二是发明“搬起石头垒石墙”技术,用石头垒成1万余里的森林防护墙,被誉为“天下第一长墙”,载入上海大世界吉尼斯纪录。

壶关在汉朝设县,为著名古战场。唐宋以前森林覆盖率达70%以上。“上党战役一把火给烧了,再加上大跃进的破坏,到了50年代末,山上全秃了。”

20世纪50年代壶关县的森林覆盖率陡降到2.3%,连全国平均水平的四分之一都不到,基本就是光秃秃的干石山。老百姓的生活极苦,“山荒鸟绝迹,滴水贵如油”。

当河南林州人修建红旗渠的时候,壶关人也开始谋划改变自己的面貌。

转机出现在1978年,改革开放的春风让壶关迎来发展的春天。“壶关的希望在山,出路在林”“治水必先治山,治山必先种树”“造林就是造水,造林就是造粮”。县委县政府发出“向荒山秃岭进军”的号召,从此一干就是40年,从未间断。40年来,壶关的县委书记换了10人,县长换了12人。但书记换了,绿化壶关的决心没有变;县长换了,举县造林的力度没有减。他们都念草木经,都行绿化令,都树绿化志,都干绿化事,一任接着一任干,唤起民众千千万,他们硬是在干石山上创出奇迹,把壶关植成了个大公园(壶关被定为国家级森林公园)。

壶关的群众与林县红旗渠的百姓一样,是那种特别朴实肯干的太行山人。

壶关植树造林取得的显著成效,引起了国家、省、市有关领导和林业部门的高度重视,先后有两任国家林业局长、四任省林业厅长到壶关调研指导工作。中国农业电影制片厂专门录制了《干石山上栽油松》科教片,把壶关经验推向全国……

造林难,护林更难。由于气候变暖、持续干旱,壶关防火任务越来越重。每到清明节期间,火灾此起彼伏,防不胜防。尽管县里领导和群众一起死看硬守,实行包片、包村、包山头,很大程度减少了森林火灾,却不能从根本上消除隐患。1999年春天,某乡一个月起火25次,乡长奔波得疲惫不堪。

1999年春,原县委常委、常务副县长牛建忠回老家店上镇井则口村,在与乡亲聊天时得知,村里一处果园因有石墙保护躲过一场山火。一个想法在他脑中迅速形成:山上遍地是石头,用石头垒一道防护墙,应该能起到隔离和保护作用。牛建忠把想法给村里的党员干部一说,大家一致同意试一试。说干就干!他带领乡亲们在“三边”(村边、路边、地边)开始垒墙。70天的时间里,井则口的老百姓垒起了一道宽0.5米、高1米、长5千米的石质防火墙,把全村1000多亩山林全围了起来。

防火墙的作用很快发挥出来了。防火、防盗、防牲畜,保水、保土、保植被。

经验很快被推广到全县,哪里有树,防护墙就垒到哪里;哪里有山,防护墙就延伸到哪里。从最初的几千米,到后来的几百里、几千里,森林防护墙越修越长。截至2001年6月,全县建成一条底宽0.8米、上宽0.4米、高1.5米、长2600公里的森林防护墙,被上海大世界吉尼斯总部认定为“最长的森林防护墙”。目前,全县森林防护墙已达1万余里。沿山沿林沿沟建起的森林防护墙,有效发挥了“三防三保”作用。

世上没有无缘无故的奇迹和创造。

说起万里长墙的由来,壶关人总结出让他们引以为豪的壶关精神:“坚韧、厚道、睿智、奋进”。壶关随处可见的这八个字,让我不由得产生联想:壶关精神,不正是“咬定青山不放松”的竹石精神,同时不也正是太行山的崖柏精神吗?

古树雄风

穿过密林,沿着曲折蜿蜒的山路小道,我来到沁源县灵空山圣寿寺后面的须眉山顶。山顶的岩崖处,一株粗犷高大、气势雄伟的古树赫然耸立在我眼前,那粗大的主树干拔地而起,半腰即派生、分岔出九支方向不同的树枝,雄赳赳地向天空挺拔。及至高处,茂密的枝干松针高傲地四下展开,宛若甩出九面随风飘扬的猎猎旌旗,九杆旗因此而得名。

九杆旗实际是一株古油松,2004年6月,上海大世界吉尼斯组织实地勘测立碑,碑文如此记载:树龄600年,胸径1.5米,高45米,树冠幅34.6平方米,立木材积48.6立方米。”如此看来,九杆旗确实是名副其实的“油松之王”。

松柏长青,青山不老。

在长治的平顺县西沟村,我见到了另一棵“不老松”——全国著名劳动模范、第一届至第十三届全国人大代表申纪兰。

1929年,申纪兰出生于山西平顺,历任西沟村金星农林牧生产合作社副主任、中共平顺县委副书记、山西省妇联主任、长治市人大常委会副主任、全国妇联第二至四届执委。1952年第一次被评为全国农业劳动模范,1979年、1989年两次获全国劳动模范称号,1983年获全国三八红旗手称号,2007年获首届全国道德模范敬业奉献模范称号,第一届至第十三届全国人大代表。

作为一个普普通通的农村妇女,申纪兰先后受到毛泽东主席的亲切接见,在周恩来总理家做过客,和邓小平一起照过相,后来历任的几位中央领导还亲自到西沟村看望过她。申纪兰还代表中国妇女参加1953年在哥本哈根举行的第二次世界妇女大会,访问过莫斯科、华沙和柏林等,还受到了金日成、胡志明等外国领导人的亲切接见。

2019年3月2日,全国人大代表申纪兰随团抵达北京,出席全国人代会。这是申纪兰第五十次出席全国人代会,因为她是全国唯一一名连任十三届的全国人大代表,有媒体誉她为人大代表中的“长青树”和“活化石”。

申纪兰之所以是长治大地上的另一棵不老松,缘于她半个多世纪以来的传奇经历。

1929年出生于平顺县山南底村的申纪兰,18岁嫁到了同县的西沟村。太行山夹缝中的西沟村“山是石头山,河是乱石滩”。申纪兰说:“一句话就是,金、木、水、火、土什么都没有,群众吃不饱穿不暖。”

穷则思变。1950年,年轻的申纪兰联络了10多个要好的姐妹加入互助组,后来,她又与李顺达携手创办了闻名全国的“西沟金星农林牧生产合作社”,并被大伙推选为副社长。从此,申纪兰的事迹逐渐传遍了全国。

1951年,申纪兰协助李顺达创办金星农林牧生产合作社,带领妇女参加生产劳动,实行男女同工同酬。1952年,她第一次被评为全国农业劳动模范。

1953年,申纪兰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并被评为全国劳动模范。同年4月,申纪兰还被选为全国妇女代表,出席了第二次全国妇女代表大会。5月19日,申纪兰作为中国妇女代表团成员,出席了在丹麦首都哥本哈根举行的世界妇女大会。

1973年,申纪兰被任命为山西省妇联主任。毫无思想准备的她,总觉得这不合适,不愿去。她说:“自己文化程度不高,又没有机关工作的经验,让自己当省妇联主任不如让别人当更合适。”她如实地向组织反映了自己的想法,但最后还是服从了组织决定。她上任后不要级别、不要工资、不转户口、不要专车,还在西沟村参加劳动……不久,在她的再三要求下,最终还是辞去了这个正厅级职务。

1983年,组织上把申纪兰列入长治市人大常委会副主任的候选人,她还是一再申明自己不合适,说:“我识字不多,当好代表就行了。”最后她还是当选了。市里要给她转户口、定级别、配专车,她又全部推辞,说:“我的户口在西沟,级别在农村,能走能动,要那些用处不大。”后来,她连续四届当选为长治市人大常委会副主任。任职期间,申纪兰多次外出联系业务,坐的是公共汽车,住的是价格低的旅馆,吃的是最便宜的饭菜。给村里出差办事,从未在村里报销过一次车票、领过一次出差补助,反而把国家每月发给她的生活补贴也“赔”进去不少。有人说,你这是办公事,该报销就报了吧。她执意不肯,说:“国家每月给我150元的补贴,这就都有了。”

2018年1月31日,在山西省第十三届人民代表大会第一次会议举行的第五次全体会议上,申纪兰当选为山西省出席第十三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代表。2018年12月18日,党中央、国务院授予申纪兰同志改革先锋称号,颁授改革先锋奖章,并获评“初心不改的农村先进模范代表”。

2019年9月17日,申纪兰荣获“共和国勋章”。

申纪兰为何能够获得党和国家如此多的荣誉,耄耋之年的她为何仍能当选全国人大代表?

1954年,从她第一次走进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不认字、开会听不懂的申纪兰就不断学习,从所生活的基层农村出发提出各种建议。“男女同工同酬”被写进宪法,引黄入晋、太旧高速、山西老工业基地改造、长治到北京的直通列车和长治机场建设、长治经平顺至林州的城际铁路、南太行山旅游交通建设……这些建议,都是在她联合其他人大代表提议下实现的。有人粗略统计,自从当上全国人大代表,申纪兰提交的议案建议有上百个。她和李顺达,先后成为与西沟村紧密相连的一种符号。1983年李顺达去世后,申纪兰就成了西沟村的“唯一”。

申纪兰的这个“唯一”,既是西沟村的文化符号,也已成为西沟村在新中国发展史上的精神象征。她就像灵空山上那棵千年不老的古油松“九杆旗”,任尔风霜雨雪、世事沧桑,她都能穿越岁月风尘傲然挺立,向世界、向万物生灵宣告着坚韧不拔的生命奇迹和生命誓言,鼓舞乡亲父老向着美好生活百折不挠地奋勇前行。

长治的色彩

自从踏上长治的土地,长治的山水原野、城市乡村,便向我展现出各自的色彩与风姿。

古色:悠久的历史文化资源。古称上党的长治,是华夏文明的发祥地之一。早在上古时代,我们的祖先神农氏就曾在这里尝百草、驯养牲畜、发展原始农业。2.5亿年前的木化石,为上党文明写下了久远而深厚的第一篇章;新中国第一具完整的恐龙化石,向世人昭示了上党文明的亘古和绵长。数不尽的遗址、道不尽的陈迹,仿佛散落在上党大地上的颗颗明珠,印证着数千年长治文明的邈远悠长,诉说着上党文化的源远流长。上党还是神话的故乡。在中华史前神话传说中,上党神话以其源流之原始、密度之集中、内容之详备,占据着举足轻重的地位。神农尝草、女娲补天、羿射九日、精卫填海,这一篇篇奠定中华文明基础的神话传说,折射出长治古代文明的源远流长,印证着上党历史文化的博大久远。

红色:丰厚的红色文化资源。长治是著名革命老区,也是中国共产党建立的第一座城市,长治也称“新中国第一城”。全市有600多处革命纪念地,红色文化资源非常丰富:武乡县的八路军太行纪念馆、王家峪八路军总部旧址、“百团大战”砖壁指挥部旧址、黎城黄崖洞革命纪念地、沁源县太岳军区司令部旧址、长治市太行太岳烈士纪念馆、平顺县西沟村等,都是长治著名的红色文化景点。抗日战争时期,八路军总部和中共中央北方局长期在长治境内驻扎。朱德、彭德怀、刘伯承、邓小平等老一辈革命家在这里领导军民浴血奋战,铸就了挺起民族脊梁的太行精神,当地干部群众形象地称之为“上党红”。

绿色:长治,是国家森林城市。境内共有森林面积39万公顷,其中成林面积32万公顷,森林覆盖率23%,木材蓄积量1100万立方米。沁源境内的灵空山,属太岳山国家级森林公园。而长治境内的老顶山森林面积达3万亩,森林覆盖率达74%。即便是长治市域,森林覆盖率也达到30.97%,城区绿化覆盖率达到48%,绿地率达到44.6%,城区人均公园绿地面积达到14.89平方米,基本形成了城郊森林化、道路林荫化、农田林网化、庭院花园化、城乡绿化一体化的现代林业生态建设格局。

蓝天下,阳光如瀑。我注意到,阳光照耀下的长治市区,此刻不仅仅只有长治人引为自豪的古色、红色和绿色,还有赤橙黄绿青蓝紫等各种颜色,可以说是五光十色、五彩缤纷。各种颜色在灿烂的阳光照耀下宛若彩虹,如梦如幻,绚丽多姿。我已经分不清这时候的长治到底是哪种颜色,但我知道无论能否分辨,眼前的美景就是如今长治的色彩,这也是新时代中国的色彩。(来源:史志山西)

原标题:上党从来天下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