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党区永丰村地名的传说
发布时间: 2019-08-24   |  来源: 上党新闻网   |  编辑: 张慧娜   |  责任编辑: 肖贵海
 
分享到:

古长城

永丰村南,关岭山上有一道东西走向蜿蜒起伏的古老石长城遗址,它往东延伸到西火镇桥头村南的小进脑山上,往西通到换马岭。它虽然不像八达岭长城那样雄伟壮观,但它却像一条横亘在崇山峻岭间飞跃的巨龙;它没有帅气的外表,却深藏着二千多年前那段难以忘却的历史——长平之战。今天,我们看不到一个完整的城墙,但城墙根基遗址告诉我们长城的存在,而且告诉我们它的由来。

图为:永丰村

公元前266年,赵慧文王卒。赵孝成王继位。这个时候,秦国采取“远交近攻”的战略,一边跟齐国、楚国交好,一边攻打邻近的小国。周赧王五十年﹙公元前260年﹚,秦国进攻韩国地盘上党。上党的韩国守军孤立无援,上党太守冯亭不情愿投靠秦军,选择将上党17个城邑献于赵国,赵孝成王欣然接受。秦国知道这件事后,非常愤怒,即派大将王龁攻赵,赵国派大将廉颇出战。廉颇统帅20万大军阻秦军于长平 (今高平县西北)。当时,秦军已南取野王(今河南沁阳),北略上党,切断了长平南北联系,士气正盛,而赵军长途跋涉而至,不仅兵力处于劣势,态势上也处于被动不利的地位。面对这一情况,身经百战的廉颇没有被秦军的气势所吓倒,他一边与幕僚商议对策,一边踏遍与秦军交接的山岭沟壑观察地形。一天,廉颇带着他的随从来到了上党南界的关岭山上,仔细观察以后,他认为此地地势险要,如果筑起一道森严壁垒,派重兵把守,定能消磨秦军的锐气,挫败秦军的速胜之谋。于是廉颇决定采取筑垒固守、疲惫敌军、相机攻敌的作战方针。廉颇发动上党民众,一面从事战场运输,一面投入修筑长城中。由于时间紧迫,他们就地取材,用山上的沙子和石灰土为原料,用3个月时间,筑起了一道宽2米、高5米、长近百公里的沙石长城。当时南掌(永丰)村的青壮年劳力都参与了修筑长城。

图为:永丰村

赵军森严壁垒,秦军求战不得,无计可施,锐气渐失。廉颇就用这座长城拖延了秦国近3年。

秦国看速胜不行,便使出了反间计,就是让赵王相信,秦国最担心、最害怕的是用赵括替代廉颇。赵王也想尽快打赢这场战争,结果中了秦国的反间计,以为廉颇怯战,就强行罢了廉颇的职务,由赵括代替廉颇。蔺相如极力劝阻赵王,并指出只知纸上谈兵的赵括不适合担此重任,但赵王就是不听,硬是任用赵括为将军。赵括到位后,完全改变了廉颇制定的战略部署,撤换了许多军官,更为严重的是命令部下推倒廉颇组织修建的长城,并说修长城就是不敢进攻的表现。据说关岭山上那段长城就是赵括到位后被推倒的。

秦国见赵国使用赵括为将,便暗自高兴,并启用武安君白起率兵攻赵,大败赵括军与长平,射杀赵括,坑赵兵四十余万。这就是历史上的长平之战。

今天站在关岭山上,眼望着伸向远方的长城遗址,心里琢磨着这个古老的传说,心绪却又回到了二千多年前那个战场,如果不换廉颇,(历史上会不会发生长平之战)长平之战将是怎样的结果呢?

孤女坟

在永丰村东,东岭山下,有一块地叫“塌圪坨”,塌圪坨中间有一座坟,叫“孤女坟”,这座坟堆与当地其它坟堆并没有两样,但它的故事却令人吃惊。

  相传乾隆皇帝第三次下江南时,路经南掌村,人困马乏,眼看夕阳西下,大学士和珅建议乾隆皇帝在南掌村留宿。入夜后,乾隆出门溜达,当时明月高悬,松涛阵阵,十分惬意。正在尽兴之时,看到月下走来一村姑,虽然打扮朴素,不施粉黛,却光彩照人,令人目不转睛。在这山村野地,竟有如此美人,赛过后宫三千,大有相见恨晚之情,于是乾隆春心大发。和珅见皇帝如此痴迷,忙招村姑侍寝。乾隆与村姑云雨之后,无限满足,龙颜大悦,夸下海口,回京后一定让人接村姑进宫,享尽荣华富贵。村姑听后,无限感激,第二天恋恋不舍,送别乾隆,相互发誓。送别时,乾隆特别留下金扇一把,当做信物。

乾隆走后,村姑日盼夜盼。一月后,没有一点儿消息,一年后杳无音信,数年后,仍不见皇帝来接。父母急在心上,托媒婆四处为女儿说亲,只可惜,很多小伙听说村姑曾和当今皇帝同床同枕,谁还敢要“皇妃”,于是村姑郁郁寡欢,积郁成疾,不久命丧黄泉。

村姑死后,因其身份特殊,连鬼婚都不能成,死后也嫁不出去,因此叫“孤女坟”。直到今天,年轻的小伙子路过此坟时,都会绕道而行。因孤女一辈子没有成过亲,喜欢年轻小伙子,年轻小伙子怕被孤女拖住与其成亲,早早丧命。解放前夕,曾有人盗过此墓,想找到那把金扇,虽然不知金扇找到没有,但墓中确有铜制桌椅碗筷等。

狐仙洞

在永丰村西,摩天岭山脚下,有一巨石,长约三丈,高丈余。石下有一大洞,深不见底。洞穴四周,树木茂盛,泉水潺潺。相传,很久以前,洞中住着一窝狐仙,当时村里有一王姓小伙,精明能干,每天上山砍柴,累了渴了常在巨石边歇息喝水。天长日久,他发现每到正午,就会从洞中跑出一狐狸,在洞口一打滚,褪去狐皮,压在石下,随后变成一个漂亮美丽的妙龄少女,到洞前的小河中去洗澡。洗罢后再穿上狐皮,一打滚,返回洞中。久而久之,小伙子对狐仙产生了爱慕之心。

有一天,当狐仙再次出洞洗澡时,小伙悄悄地走到洞口把狐皮拿掉藏了起来。等狐仙洗罢返回洞口时,发现狐衣不见了,没有狐衣,变不成狐仙,这样就回不了狐仙洞,急得她坐在巨石旁伤心地恸哭起来。这时,小伙子走上前去,轻声安抚狐仙,并向狐仙表达了自己的爱慕之心,劝说狐仙跟自己回村,过人间恩爱生活。狐仙听后,动了心,况且狐仙也早已向往人间夫妻恩爱、白头偕老的感情生活,于是就止住了哭,跟着小伙高高兴兴回了村。夫妻俩男耕女织,恩爱有加,生活幸福美满。转眼间一年多就过去了,夫妻俩还生了一个白白胖胖的大小子。

常言说,仙间一天,人间一年。老狐仙见小狐仙外出,几天未归,急得抓耳挠腮。万般无奈之下,便亲自出马到洞外来找小狐仙,山上没找到,就到了村子里找,结果在村中找到了,并悄悄地把小狐仙带回了狐仙洞。小伙子砍柴回来,只发现孩子在炕上呱呱地哭,却不见了自己美丽温柔的妻子,找遍村里村外,就是不见妻子的踪影。后听人说妻子跟一白发老人走了,小伙子全明白了。于是,小伙子来到狐仙洞前,呼唤妻子回家,他每天千呼万唤,呼唤了六六三十六天,也没有一点回音。小伙子急了,就把每天砍来的柴,放在洞口点燃,烟火借着风势进入洞中,经过七七四十九天的熏烤,老狐仙终于顶不住烟熏火燎,走出了洞口。只见他鹤发童颜,白须飘飘,他向小伙问到:“你骗了我家姑娘,还来洞口捣乱,究竟想干什么?”小伙道:“我与你家女儿是真心相爱,现在已哺育了一个聪明乖巧的小宝宝,你却硬把我们强硬拆开,我需要妻子,孩子需要母亲,请你高抬贵手,放了狐仙,让我们一家三口团圆吧!”老狐仙见小伙情真意切,言之凿凿,于是便对小伙说:“我有七个姑娘,你如果能认出谁是你的媳妇,你就引她走,过你们自己的幸福生活,我不再阻拦。”小伙跟老狐仙来到洞中,七个女儿并排站在那里,高低胖瘦一模一样,都像花儿一样美丽动人。小伙子看傻了眼,怎么也识别不出自己的妻子,百般无奈之下,小伙子急中生智转身跑回家中,抱上孩子重新来到洞中,在七个狐仙前站定,偷偷地在孩子屁股上拧了一把,孩子痛得哇的一声大哭起来,小伙子也难过地哭起来。只见一狐仙失声叫道:“我的儿呀!”就昏了过去。小伙子赶紧过去,这哭晕过去的一定是孩子他妈,背起昏倒的狐仙,抱着孩子快步回了家。

这段美丽的爱情故事在永丰村一带家喻户晓,流传至今,就是今天有的小伙子走到洞口前,还有点恋恋不舍。

老槐树

南掌村村中央有一棵上千年树龄的老槐树,树的主干直径有2米多,五六个大人拉起手来搂不住这棵树,树的下端有个树洞,树洞里能容得下四个大人在里面打扑克。树的上面,挂满了许多红布条,村子里常有人在这里烧香许愿还愿,树大了,年代长了,免不了要有许多传说,流传很广的传说就是说这棵老槐树与南掌村名还有一定的联系,传说是这样的:

很早很早以前,南掌村当时是一个荒芜的山沟。有一年,一户王姓人家踏上了这片土地,他们用勤劳的双手开荒种地,辛勤的耕耘却没有换来丰硕的成果,到头来是种得多,收成微,这一家人陷入了无耐的饥饿和困惑中,难道这里种庄稼就这样难长吗?但他们没有放弃,每年还是开荒种地不止。

一天,一位白胡子老爷爷来到了这里,他观察了这里的地理地貌,随后在这山沟中央种下了一颗神奇的种子。几天后,这棵种子竟然透芽抽枝,很快长成了棵参天大树,树上结满了无数奇怪的果实,王姓家人将果实摘下食用,味道异常甘甜,于是他们将剩下的种子撒到地里,地里神奇般地长出了庄稼,而且获得了大丰收。王姓人家为了感谢白胡子老爷爷,每年的春秋两季就在那棵大树前烧香献供祈祷。奇怪的是那棵大树后来就再也没有结那奇怪的果实了,久而久之,就成了一棵越长越粗的老槐树了。

王姓人家辛勤耕作,繁衍生息,山沟里的人逐渐多起来,不知又过了多少年,这里已经形成了一个村落,是村总得有个村名吧!年长的王姓老人说:“当初这里的庄稼恁难长,为了不让子孙后代忘记前辈们的辛劳耕作,干脆就叫个“难长村”吧!”从此难长村就叫起来了,后来觉得“难长”这两个字不吉利,就叫成“南掌”了。

是先有老槐树,后有南掌村;还是先有南掌村,后有老槐树;这个已无法考证,但老槐树的的确确是奇特无比的,据永丰村的老人们讲,老槐树占据的位置是一块风水宝地,这里乾坤聚秀,阴阳平衡,居住在这里的人会越活越有后劲,越活越幸福。1966年,由于文革时的“砸四旧”,老槐树没有躲过这一劫,还是把它处理了。据说处理老槐树的时候,最后用炸药才把它炸掉。

现在,老槐树是没有了,但永丰人的生活确实是芝麻开花节节高,越活越滋润了。

义子岭

在永丰村东西山的最南端有两个山峰,东面的山峰叫义子岭,西面的山峰叫元宝石。这两座山峰就像两支蜡烛一样矗立在群山之中,而永丰村人代代相传着一个动人的传说,与这两座山峰有着密切的关系。

相传战国的时候,这里是赵国的边陲,驻扎着一支守卫边防的军队,头领叫赵洲豹,河北邯郸人,在这里戌边已经六年了。这里经常发生一些小规模的战事,赵洲豹在一次战斗中负伤,就住在永丰村的王大娘家养了半年伤。这王大娘是一位无儿无女的孤寡老人,待赵洲豹就像自己的亲儿子一样,端香的,送臭的,总算把赵洲豹从死神中救过来。赵洲豹认王大娘做了干娘,从此俩人相依为命。王大娘一无所有,就是养着一头大黄牛,这头牛是从小自己跑到王大娘家来的,十分通人性,每天自己出去找东西吃,从来没有吃过别人的庄稼,白天去晚上自己就回来了。现在长大了,浑身长着一身金色的毛发,一对长角就如两把宝剑似的长在头上,并且力大无穷。这天,边关上狼烟四起,一片撕杀声响彻云霄,王大娘知道又有敌人来进攻了,就骑着黄牛上了山,到山顶一看,战场上一片狼籍,秦国的军队把一群牦牛,头上绑了钢刀,驱赶着往山上冲来。赵洲豹带领着自己的兄弟死命拼杀,眼看就顶不住了。正在这时,大娘家的黄金牛冲进了山腰的牦牛阵中,一双大角左顶右刺,破了对方的牦牛阵。赵洲豹大喊一声,带领弟兄们奋力撕杀,大败敌军。打扫战场的时候,他们发现了老黄牛的尸体,只见它伤痕累累,双目圆睁,死在了血流成河的战场上。赵洲豹让弟兄们将黄金牛掩埋了,只带回了黄金牛的一对角。王大娘一听,昏了过去。大家手忙脚乱把王大娘救了过来,但是王大娘一双眼睛却啥也看不清楚了。赵洲豹多方打听,有人说只有用黑龙潭的水洗够七七四十九天,王大娘才有重见天日的机会。赵洲豹知道黑龙潭被一个叫仇黑龙的领着一帮手下控制着,他们并且勾结秦国刺探情报,杀人放火,坏事做尽。赵洲豹这次不但要把神水弄回来,还要铲除这帮恶徒,为国为民除害。他只身一人来到黑龙潭,和仇黑龙大战了三天三夜,将这帮人尽数消灭,夺回了黑龙潭。当赵洲豹在黑龙潭打上水准备给王大娘洗眼的时候他多了个心眼,这水里仇黑龙会不会下了毒,得试验一下,于是赵洲豹瞒着众人喝下了黑龙潭的水,真的水里有剧毒,在弥留之际,赵洲豹交待了自己的副将:一是要把他葬在东腊台上;二是要将王大娘的眼睛治好;三是要在山顶上修一座牛神庙,头要朝着边疆的方向,以鼓舞士气,抵抗外侮,说完,便离开了人世。王大娘受不了连续的打击,也撒手西去。人们按照赵洲豹的遗愿做到了。从此,为了纪念这位英雄,东腊台叫成了义子岭。当时的主战场叫成了官领山。牛神庙建成以后,他们把黄金牛的两个角安在了庙里的牛头上。秦国多次派兵侵犯这一带,总是打不下来,于是派了几个人趁黑夜把牛神庙里的一对牛角偷走了,随后便发生了长平之战的悲剧。

如今,义子岭、关岭山一带的关隘遗址还在,黑龙潭依旧是细水长流。解放前这一带的村民遇到大旱天就要抬着整猪整羊到黑龙潭拜神求雨。据老人们讲还挺灵验。南坡山上的牛神庙的墙根还在。改革开放后,永丰村成了上党第一村,2000年建成了金牛广场,一头雄壮骄健的金牛目视前方,两只雄浑有力的大牛角依然对着传说中的东西腊台。王书文书记在金牛基石上题了十二个大字:俯下身甘做牛,鞠躬尽瘁为民。激励着永丰村的干部党员象老黄牛一样踏实苦干,团结奋斗,为永丰村经济腾飞贡献智慧和力量。

蚕姑庙

元朝某年间,南方苏杭一带遭受千年不遇的大旱灾,天堂之地饿殍遍野,百姓生活不下去,拖儿带女四处乞讨。有一个叫英姑的姑娘随母亲乞讨来到南掌,时值隆冬,饥寒交迫,不几日英姑的母亲便命丧黄泉,留下英姑孤身一人,有一个大妈看她可怜就收养了她。英姑虽小,但却十分聪明。次年,冰消雪融,满山遍野春意盎然,英姑来到山上,看到满山遍野长着一种大树,大树与家乡的桑树十分相似,就问同行的养母,养母告诉她,这种树在这方圆上百里到处都有。老百姓采上树叶喂猪,猪都长的膘肥体壮。英姑给养母说,这种树很像家乡的桑蚕树,还有更大的作用,喂猪太可惜了,可以养蚕织布。为了验证自己的猜想,第二天,英姑便告别养母,同南掌村的几个妇女一起踏上了回家乡的路,历经千辛万苦,两个月后,终于从杭州拿回了蚕种,自己和养母试着养起了蚕,当年便引种成功。随后,一家、两家……逐渐全村都学会了养蚕。开始养的时候,规模较小,在簸箩里放桑叶,可是地方太小,限制了发展,于是,英姑又第二次返乡,在家乡学会了编造技术,一年后回来手把手地教乡亲们编苇席,把苇席编成“四六席”和“七五席”,苇席比簸箩大了好几倍,养蚕规模就比原来大了好几倍。到了明代,养蚕织绸扩展到了整个潞州,发展到相当高的水平,每年向皇宫进10000多匹,仅次于江浙,曾有“南江浙,北潞州,衣天下”之说。“户户都养蚕,强过米粮川”。在明清二百年间,以永丰为中心的周边地区家家吃皇粮,专门养蚕织绸,完全是官办形式。后代为了纪念英姑的功绩,专门在南掌村修了“蚕姑庙”,把英姑供奉起来,以便纪念这位为方圆百里做出贡献的伟大女性。

 



  相关链接
· 红色地名:勿忘历史永记英烈
· 长治重点对“大洋怪重”等不规范地名清理整治
· 黎岭村地名的传说
· 长治地名里的神话 你知道多少?
· 长治土语地名:传承独特上党文化基因
关于我们 | 联系电话:0355-2113499    投稿邮箱:jz9909 @ 163.com
本网站由黄河新闻网版权所有  晋ICP备06001850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晋B2-20060016
广告经营许可注册:1401001304387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407189
晋公网安备140106020600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