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到擒来!和平医院成功救治一罕见病患者
发布时间: 2021-04-06   |  来源: 长治日报
 
分享到:

当58岁的老张从病床上完全苏醒过来,他竟然有了一种恍如隔世的感受。在过去几天的时间里,他经历了怎样的痛苦和煎熬,又将如何体味自己的幸运和医者的崇高?这些,只有他自己知道。

在长医附属和平医院,言语不多的老张,面对救治他的医生,唯有一次又一次地深深致谢——感谢他们的辛苦付出,也感谢这次多学科联合的成功救治。

(一)

老张的家在黎城县的农村,他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农民。终日干农活,老张的身体很硬朗,平时除了头疼脑热,从没住过医院。

人勤春早。时令过了惊蛰,天也下了几场及时雨,急性子的老张匆匆忙忙下地了, 3月30日下午,正开着手扶拖拉机犁地的老张,突然感到腰剧烈地疼了起来。最初老张还能忍一下,但不到三分钟老张便顶不住了。老张想,可能是年龄大了,再加上劳累,应该是暂时的疼痛,稍稍歇息就应该能够缓过来。

然而,让他没想到的是,匆匆忙忙赶回家之后,平躺在床上休息时,腰反而更加痛了。老张翻来覆去坐立不安,甚至找不到合适的姿势可以缓解疼痛。慢慢地,老张的双腿也开始疼了起来,身体忽冷忽热,难道是感冒了?老张拿出家里常备的藿香正气水喝了两瓶,然而这往日屡试不爽的“神药”,这次却失去了作用,腰、腿依旧疼得要命,甚至老张都疼得在床上打起了滚儿。

无奈之下,慌了神的老张家人,急急忙忙把他送进了黎城县人民医院的急诊科,此时已是30日凌晨。情况紧急,值班医生边了解老张的情况,边着手进行检查。检查结果出来了,腰椎CT没有问题,腹部彩超未见异常,但老张的疼痛不但没有缓解,还出现了胸闷,情绪也越来越烦躁。这是什么情况?必须尽快转院!

(二)

救护车呼啸,31日下午,他来到了和平医院急诊科。

排查心肌三项、电解质、胸腹部CT、血管CTA、腰椎核磁,一切都在紧锣密鼓地进行着。然而,接下来的情况却让值班医生百思不得其解。所有检查项目都很正常,甚至都用上了吗啡注射液,老张的疼痛仍然得不到缓解。问题究竟出在哪里?

必须寻找到“真凶”才能对症下药,老张被安排住进了和平医院疼痛科。病例特殊,值班医护人员万分小心谨慎,他们边对老张进行止痛补液治疗,边安排专人密切监测他的病情。

4月1日凌晨,老张的血压开始升高,心率逐步加快,双腿一点力气都没了。值守的医生急忙找来神内、心内两科的专家进行紧急会诊,调血压、稳心率,复查电解质……整整一宿,疼痛科的医护人员寸步不离地守在老张的病床前。

4月1日早上8时,疼痛科的医生办公室里传出了激烈的争论声。面对老张的病情,疼痛科主任张飞娥让大家各抒己见,目标只有一个,必须尽全力把“真凶”找到,让老张尽快好起来。

“他的上肢运动正常,下肢不算瘫痪,应该是胸椎以上发生了病变,查一下胸椎核磁,看看有没有新的发现。”张飞娥的一席话,让大家再次看到了希望。而此刻,在病房里的老张却依旧疼得痛不欲生。

情况紧急!必须打开绿色生命通道。

疼痛科护士长张亚琴向核磁共振室求援,必须在最短的时间里出结果!

上午10点,检查结果出来了:胸椎管硬膜下血肿,胸7到胸12广泛硬膜下出血,脊髓受压变形。

“元凶”终于找到,张飞娥的判断没错!

但此刻,大家却一点也高兴不起来——这是一种很少见的病症,不但诊断难,治疗起来更难!只有多学科联合作战,才能有一丝希望。

(三)

“立即请神经外科专家会诊!”

张飞娥的言语异常果断。

神经外科副主任李旭光迅速赶来,经过仔细诊察,他给出了明确的治疗方案,必须尽快进行手术。当前最要紧的事情就是立即将患者转至神经外科,迅速进行胸椎管探查,并抓紧时间进行术前准备。

病情就是命令,来不及犹豫,疼痛科医生陈辉和神经外科医生王馨密切联系,以最快的速度完成了转科和术前准备。13时30分,老张被推进了手术室。

老张的病情实在是太严重了。就在此刻,他的血压急速下降,高压只有60,低压降到了30,而他的心率却在不断加快,甚至一度达到了每分钟130次,最为要命的是,他的双腿几乎失去了知觉,左下肢肌力成了0级,右下肢肌力也只有2级。

这注定是一场和顽凶的鏖战,参战医生必须拿出百分之二百的精力来。

动脉穿刺、泵注升压药,久经沙场的麻醉医生有条不紊地进行麻醉诱导;固定体位、划线定位病变节段,疼痛科、神经外科和手术室的医生通力协助……无影灯打开、显微镜就绪、切皮肤、开椎板、切开硬膜,一切都在紧张有序地进行着。

然而,当李旭光看到老张的病灶时还是倒吸了一口凉气,由于病变,老张的胸段脊髓已经被血肿挤成了“糖葫芦”。胸段脊髓手术原本就是刀尖上的舞蹈,稍有不慎就可能导致患者截瘫,而老张的这种情况则更加复杂。

这是对技术与毅力的考验,更是对体力和耐心的磨砺。

显微镜下,李旭光一点一点地清除血肿,神经外科主任刘庆国通过电话关注着手术,老专家高建伟细心指导着手术。时间慢慢流逝,老张受压的脊髓逐步恢复形态,李旭光迅速缝合硬膜,慢慢地,老张的硬膜神经恢复了搏动……

成功了!

手术室里,凝结的空气沸腾了!此刻,在场的每个人都露出了欣慰的笑容,尽管他们的前襟后背全是密匝匝的汗珠。

(四)

老张的病情紧揪着家人亲戚的心,他远在四川华西医科大学工作的外甥,不断地通过电话了解着老张的治疗情况。当听说老张经过和平医院多学科会诊得到完美救治时,他和华西医科大的专家对和平医院的救治给出了极高的评价。

老张将屈着的腿慢慢放了下来,这是这些日子他最喜欢做的动作,每次医生查房、亲友探视,他都满面笑容地重复。

“嘴笨,啥也说不上来,活动活动腿,就是要告诉大家,我的病好了,和平医院的专家了不起!”

老张的笑容里充满感激,更写满信任。这,对于救治他的医生来说,是最高的褒奖。(冯波、韩晓晶)

原标题:和平医院 | 给力! 多学科“联合作战” 少见病“束手就擒”


[编辑:邢璐霞]

  相关链接
· 和平医院ICU首次施行“人工肝”治疗
· 病情“停止键”!和平医院ICU首次施行“人工肝”治疗
· 长治首例!和平医院独立开展STER技术
· 和平医院:ICU“白衣天使”温情守护2岁小患者
· 和平医院眩晕专病门诊正式开诊
关于我们 | 联系电话:0355-2113499    投稿邮箱:jz9909 @ 163.com
本网站由黄河新闻网版权所有  晋ICP备06001850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晋B2-20060016
广告经营许可注册:1401001304387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407189
晋公网安备14010602060069
黄河新闻网 > 长治频道 >  长治新闻
手到擒来!和平医院成功救治一罕见病患者

当58岁的老张从病床上完全苏醒过来,他竟然有了一种恍如隔世的感受。在过去几天的时间里,他经历了怎样的痛苦和煎熬,又将如何体味自己的幸运和医者的崇高?这些,只有他自己知道。

在长医附属和平医院,言语不多的老张,面对救治他的医生,唯有一次又一次地深深致谢——感谢他们的辛苦付出,也感谢这次多学科联合的成功救治。

(一)

老张的家在黎城县的农村,他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农民。终日干农活,老张的身体很硬朗,平时除了头疼脑热,从没住过医院。

人勤春早。时令过了惊蛰,天也下了几场及时雨,急性子的老张匆匆忙忙下地了, 3月30日下午,正开着手扶拖拉机犁地的老张,突然感到腰剧烈地疼了起来。最初老张还能忍一下,但不到三分钟老张便顶不住了。老张想,可能是年龄大了,再加上劳累,应该是暂时的疼痛,稍稍歇息就应该能够缓过来。

然而,让他没想到的是,匆匆忙忙赶回家之后,平躺在床上休息时,腰反而更加痛了。老张翻来覆去坐立不安,甚至找不到合适的姿势可以缓解疼痛。慢慢地,老张的双腿也开始疼了起来,身体忽冷忽热,难道是感冒了?老张拿出家里常备的藿香正气水喝了两瓶,然而这往日屡试不爽的“神药”,这次却失去了作用,腰、腿依旧疼得要命,甚至老张都疼得在床上打起了滚儿。

无奈之下,慌了神的老张家人,急急忙忙把他送进了黎城县人民医院的急诊科,此时已是30日凌晨。情况紧急,值班医生边了解老张的情况,边着手进行检查。检查结果出来了,腰椎CT没有问题,腹部彩超未见异常,但老张的疼痛不但没有缓解,还出现了胸闷,情绪也越来越烦躁。这是什么情况?必须尽快转院!

(二)

救护车呼啸,31日下午,他来到了和平医院急诊科。

排查心肌三项、电解质、胸腹部CT、血管CTA、腰椎核磁,一切都在紧锣密鼓地进行着。然而,接下来的情况却让值班医生百思不得其解。所有检查项目都很正常,甚至都用上了吗啡注射液,老张的疼痛仍然得不到缓解。问题究竟出在哪里?

必须寻找到“真凶”才能对症下药,老张被安排住进了和平医院疼痛科。病例特殊,值班医护人员万分小心谨慎,他们边对老张进行止痛补液治疗,边安排专人密切监测他的病情。

4月1日凌晨,老张的血压开始升高,心率逐步加快,双腿一点力气都没了。值守的医生急忙找来神内、心内两科的专家进行紧急会诊,调血压、稳心率,复查电解质……整整一宿,疼痛科的医护人员寸步不离地守在老张的病床前。

4月1日早上8时,疼痛科的医生办公室里传出了激烈的争论声。面对老张的病情,疼痛科主任张飞娥让大家各抒己见,目标只有一个,必须尽全力把“真凶”找到,让老张尽快好起来。

“他的上肢运动正常,下肢不算瘫痪,应该是胸椎以上发生了病变,查一下胸椎核磁,看看有没有新的发现。”张飞娥的一席话,让大家再次看到了希望。而此刻,在病房里的老张却依旧疼得痛不欲生。

情况紧急!必须打开绿色生命通道。

疼痛科护士长张亚琴向核磁共振室求援,必须在最短的时间里出结果!

上午10点,检查结果出来了:胸椎管硬膜下血肿,胸7到胸12广泛硬膜下出血,脊髓受压变形。

“元凶”终于找到,张飞娥的判断没错!

但此刻,大家却一点也高兴不起来——这是一种很少见的病症,不但诊断难,治疗起来更难!只有多学科联合作战,才能有一丝希望。

(三)

“立即请神经外科专家会诊!”

张飞娥的言语异常果断。

神经外科副主任李旭光迅速赶来,经过仔细诊察,他给出了明确的治疗方案,必须尽快进行手术。当前最要紧的事情就是立即将患者转至神经外科,迅速进行胸椎管探查,并抓紧时间进行术前准备。

病情就是命令,来不及犹豫,疼痛科医生陈辉和神经外科医生王馨密切联系,以最快的速度完成了转科和术前准备。13时30分,老张被推进了手术室。

老张的病情实在是太严重了。就在此刻,他的血压急速下降,高压只有60,低压降到了30,而他的心率却在不断加快,甚至一度达到了每分钟130次,最为要命的是,他的双腿几乎失去了知觉,左下肢肌力成了0级,右下肢肌力也只有2级。

这注定是一场和顽凶的鏖战,参战医生必须拿出百分之二百的精力来。

动脉穿刺、泵注升压药,久经沙场的麻醉医生有条不紊地进行麻醉诱导;固定体位、划线定位病变节段,疼痛科、神经外科和手术室的医生通力协助……无影灯打开、显微镜就绪、切皮肤、开椎板、切开硬膜,一切都在紧张有序地进行着。

然而,当李旭光看到老张的病灶时还是倒吸了一口凉气,由于病变,老张的胸段脊髓已经被血肿挤成了“糖葫芦”。胸段脊髓手术原本就是刀尖上的舞蹈,稍有不慎就可能导致患者截瘫,而老张的这种情况则更加复杂。

这是对技术与毅力的考验,更是对体力和耐心的磨砺。

显微镜下,李旭光一点一点地清除血肿,神经外科主任刘庆国通过电话关注着手术,老专家高建伟细心指导着手术。时间慢慢流逝,老张受压的脊髓逐步恢复形态,李旭光迅速缝合硬膜,慢慢地,老张的硬膜神经恢复了搏动……

成功了!

手术室里,凝结的空气沸腾了!此刻,在场的每个人都露出了欣慰的笑容,尽管他们的前襟后背全是密匝匝的汗珠。

(四)

老张的病情紧揪着家人亲戚的心,他远在四川华西医科大学工作的外甥,不断地通过电话了解着老张的治疗情况。当听说老张经过和平医院多学科会诊得到完美救治时,他和华西医科大的专家对和平医院的救治给出了极高的评价。

老张将屈着的腿慢慢放了下来,这是这些日子他最喜欢做的动作,每次医生查房、亲友探视,他都满面笑容地重复。

“嘴笨,啥也说不上来,活动活动腿,就是要告诉大家,我的病好了,和平医院的专家了不起!”

老张的笑容里充满感激,更写满信任。这,对于救治他的医生来说,是最高的褒奖。(冯波、韩晓晶)

原标题:和平医院 | 给力! 多学科“联合作战” 少见病“束手就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