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型关大捷:八路军出师抗日第一捷
发布时间: 2021-02-05   |  来源: 山西晚报
 
分享到:

七七事变后,侵华日军大举攻入中国内地。南口战役后,日军主力沿平汉线南下寻找在保定的中国主力决战,奉命防守侧翼的板垣征四郎却联合日本关东军参谋长东条英机,违反日本大本营和华北方面军的战役规划,紧随败退的中国军队,独断向绥远发起追击,把战场扩大到华北屋脊的山西。

图为:平型关大捷示意图(1935年9月25日)

1937年8月30日,国民革命军第八路军驻晋办事处正式在太原坝陵南街8号成成中学原址挂牌,公开地址,开始办公。周恩来以中共中央代表的身份和彭德怀、徐向前等抵达太原,就八路军进入山西后相关事宜与阎锡山交涉谈判,双方在八路军活动区域、作战原则、指挥关系以及平型关、雁门关防御等问题上达成广泛的一致。

1937年9月20日,日军第5师团第21旅团南下,占领山西灵丘县城,逼近平型关。企图南下进攻太原,夺取山西腹地。为保卫山西,振奋八路军军威,八路军决定配合友军,在灵丘境内的平型关对日军进行伏击。

9月25日7时,拂晓,沿灵丘—平型关公路开进的日军第5师团第21旅团后续部队全部进入八路军第115师预伏阵地。在师长林彪、副师长聂荣臻的指挥下,第115师抓住战机,全线开火,经过激烈战斗,全歼被围日军,大获全胜。

连日来,山西晚报记者来到灵丘,就这场八路军出师抗日第一捷,进行多方采访。

再次面对这段历史,依旧心潮澎湃。纵是户外天寒地冻,山西晚报记者只感到热血沸腾,暖乎乎的。

当地人回忆“八路军的冲锋号就没有停过”

平型关位于灵丘县城西40公里的平型岭隘口,是内长城的一处关隘,自古以来就是兵家必争之地。

2021年2月1日,前来探访的山西晚报记者伫立“平型关大捷纪念碑”前,感慨万千。倏忽84载,硝烟散尽,眼前这雄关峻岭,正沐浴着和平的阳光。

“平型关大捷纪念碑”1.15米高的碑基、1.937米高的碑座、9.25米高的碑体,这些数字构筑起平型关大捷的主体元素:八路军115师、1937年9月25日。

距离纪念碑不远,就是平型关战役的主战场——乔沟。低望狭沟,只见数十公里的峡谷山路绵延不绝,两边悬崖陡生,沟壑苍茫,地势非常凶险,在此用兵,侵华日军不可能不知道这是兵家大忌。

但在彼时,站在他国土地上骄横狂妄的侵略者俨然已是一副副贪婪的面孔:仿佛已经没有什么可以抵挡他们的长驱直入。从这条古道越过平型关后,道路就变得一马平川,太原一览无余,表里山河的山西将唾手可得……

1937年9月25日,侵华日军第5师团第21旅团一个步兵大队乘100余辆汽车,延绵10余里,浩浩荡荡地开进乔沟,进入了八路军115师的伏击圈。当日军全部钻进“口袋”后,师长林彪、副师长聂荣臻下达了攻击命令。在八路军出其不意的打击下,日军汽车、马车被炸翻,道路堵塞,敌人慌乱反击。冲锋开始,115师按照师部规定的“拦头”“斩腰”“断尾”任务要求,685团、686团、687团将敌人分割包围,用刺刀和大刀,与来犯者展开肉搏战。

“刹那间,公路上满是我们的人了。遥看东面的公路,一直到老爷庙一带,兄弟团的战士们,也差不多和我们同时,成排成连地涌向公路,把鬼子拦腰斩成几段,乃至几十段。鬼子们一片慌乱,四下乱窜,战士们端起刺刀,到处追杀,被刺死、打死的敌人,满地都是。”这是时任685团团长的杨得志将军在回忆录《横戈马上》中对当时情景的描述。

年逾七旬的张长锁世居乔沟附近,他虽然未曾亲历过那场战火,但他的父亲,曾在当年为布防的八路军某部带过路。“当时,日本军队在过平型关前,已经在灵丘县城杀害了许多老百姓,消息传来,大家恨得咬牙。在大人们忙着招呼家人转移的情况下,张长锁的父亲自告奋勇给要在乔沟南侧布防的八路军做向导。”

“战斗打了一天,八路军的冲锋号就没有停过。躲在山里,也能闻到火药味。”张长锁的父亲做完八路军的向导后,随乡亲们转移到山里。在后来的岁月里,他的回忆无数次强化了后代们对这场战斗的印象。

十里乔沟,日军人仰马翻,尸体狼藉,到处是燃烧的汽车、遗弃的武器、散落的文件。“战斗结束后,父亲曾随着胆大的老乡去战场上‘捡洋落’,他拾了一顶日军的钢盔,解恨地用石头将它砸了一个洞。”张长锁说。

“猛子”连长的故事,是展现这场惨烈较量的一个缩影。在杨得志的685团的阵地上,有个外号“猛子”的连长曾贤生,战斗开始前,他就挑选出20名作战勇猛的战士,每人配备一把大刀,作为突击队。攻击开始后,“猛子”连长拔出大片刀:“大刀队,上!”20名队员手抡光闪闪的大刀,猛虎般地冲下公路向日军砍击。

“猛子”连长冲到公路上以后,大刀挥处,敌人接连倒地。在砍杀了十多个鬼子之后,身负重伤的他被五六个端着刺刀的敌人包围,他拉响了身上仅剩的一颗手榴弹,与敌人同归于尽。

同时,争夺老爷庙高地的战斗也进行到白热化。686团副团长杨勇、3营长邓克明,带领战士们向先期占领老爷庙高地的四五百名敌人猛烈进攻,以一个尉官队为骨干的日军疯狂反击,6架日军飞机也前来助战,战斗十分惨烈。140余人的3营9连大部分牺牲,生还的十几人也都负了伤。杨勇、邓克明也身负重伤,仍在指挥战斗。在685团、687团配合下,经过3个多小时的血战,老爷庙高地终被我军牢牢控制,该地区敌人全部被歼,取得平型关大捷的完全胜利。

入夜,林彪下令打扫战场,部队撤出阵地。

“集思上寨运良筹,敢举烽烟解国忧。潇潇夜雨洗兵马,殷殷热血固金瓯。东渡黄河第一战,威扫敌倭青史流。常抚皓首忆旧事,夜眺燕北几度秋!”这是聂荣臻元帅在86岁高龄时写下的《忆平型关大捷》。

国内外通讯社报纸电台争相传送大捷消息

有关这次战斗,日本1973年出版的《滨田联队史》记载:(9月25日)汽车一过关沟村即与敌遭遇,当即火速下车,令吉川中队向北边高地,内藤中队向南边高地,狙击枪中队协助龙泽中队从中间平地进行攻击。然后敌人以迫击炮、重机枪猛烈射击,兵力看来也比我方多十几倍。尤其吉川中队正面之敌举起军旗、吹起军号,士兵各自扔出手榴弹,反扑过来。我方寡不敌众而毫无办法。28日,龙泽中队遇到意外情景,刹那间所有人员吓得停步不前。冷静下来看时,才知道行进中的汽车联队已遭到突袭全部被歼灭,100余辆汽车惨遭烧毁,每隔约20米,就倒着一辆汽车残骸。公路上有新庄中佐等无数阵亡者,及被烧焦躺在驾驶室里的尸体,一片惨状,目不忍睹。

平型关大捷取得重大战果。八路军115师共击毙日军1000余人,击毁汽车100余辆,马车200余辆,缴获步枪1000余支,机枪20余挺,火炮一门,以及大批军用物资。

第二日,中共领袖毛泽东致电朱德、彭德怀:“庆祝我军的第一个胜利。”“平型关的意义正是一场最好的政治动员。”同日,国民党军事委员会委员长蒋介石致电朱德、彭德怀:“25日一战,歼敌如麻,足证官兵用命,深堪嘉慰。尚希益励所部,继续努力,是所至盼。”国民党政府称:“此为华军在平绥线之空前胜利。它给予在侵华以来横冲直闯的日军沉重的打击,尤其因为打击的是日军的王牌师团,因此这个打击就对日军特别沉重,也就特别有意义。”而它更重大的意义,是极大地鼓舞了全国人民的抗日斗志,正如时任国民党第二战区战地动员委员会主任委员续范亭所指出的:平型关战役的特别意义,“在于打破了‘皇军’不可战胜的神话,提高我们的士气。”

国内外的通讯社、报纸、电台均以特大新闻争相传送八路军平型关大捷的消息。南京国民党的中央通讯社第一次正面报道了八路军抗日的消息。日本东京广播电台于25日晚就报道了日军第5师团在平型关遭八路军袭击、损失惨重的消息,在日本军界、政界引起极大震动。法国巴黎出版的华文报纸《救国时报》、英国《每日先驱报》等国外报纸纷纷发表评论,祝贺中国抗战的首战大胜利。

全国社会各界人士纷纷发表谈话,集会游行、或派代表到八路军驻地及八路军各办事处表示祝贺。10月初,115师奉命撤离灵丘,经阜平到达五台县时,山城张灯结彩,街道上挤满民众和僧侣,热烈欢迎从前线凯旋的英雄部队。

从战略意义上讲,平型关大捷对日军的痛击,既打破了日军突破平型关、打击中国第二战区部队,从右翼配合日军华北主力在平汉路作战的战略企图,又顿挫了日军向山西腹地深入的进攻势头,挫伤了日军的锐气,使之再不敢贸然深入,为中国方面部署忻口会战提供了时机,从而也就有力地支援了中国正面战场的抗战。(来源:山西晚报 记者郭斌)

原标题:平型关大捷:八路军出师抗日第一捷


[编辑:李倩]

  相关链接
· 上党区“老西火”古庙会的奇俗、奇观、奇文化
· “互联网+”赋能武乡县泰山庙会焕新光彩
· 武乡县老焦爷庙会:风调雨顺的美好期盼
· “互联网+”赋能武乡县泰山庙会焕新光彩
· 武乡县老焦爷庙会:风调雨顺的美好期盼
关于我们 | 联系电话:0355-2113499    投稿邮箱:jz9909 @ 163.com
本网站由黄河新闻网版权所有  晋ICP备06001850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晋B2-20060016
广告经营许可注册:1401001304387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407189
晋公网安备14010602060069
黄河新闻网 > 长治频道 >  历史
平型关大捷:八路军出师抗日第一捷

七七事变后,侵华日军大举攻入中国内地。南口战役后,日军主力沿平汉线南下寻找在保定的中国主力决战,奉命防守侧翼的板垣征四郎却联合日本关东军参谋长东条英机,违反日本大本营和华北方面军的战役规划,紧随败退的中国军队,独断向绥远发起追击,把战场扩大到华北屋脊的山西。

图为:平型关大捷示意图(1935年9月25日)

1937年8月30日,国民革命军第八路军驻晋办事处正式在太原坝陵南街8号成成中学原址挂牌,公开地址,开始办公。周恩来以中共中央代表的身份和彭德怀、徐向前等抵达太原,就八路军进入山西后相关事宜与阎锡山交涉谈判,双方在八路军活动区域、作战原则、指挥关系以及平型关、雁门关防御等问题上达成广泛的一致。

1937年9月20日,日军第5师团第21旅团南下,占领山西灵丘县城,逼近平型关。企图南下进攻太原,夺取山西腹地。为保卫山西,振奋八路军军威,八路军决定配合友军,在灵丘境内的平型关对日军进行伏击。

9月25日7时,拂晓,沿灵丘—平型关公路开进的日军第5师团第21旅团后续部队全部进入八路军第115师预伏阵地。在师长林彪、副师长聂荣臻的指挥下,第115师抓住战机,全线开火,经过激烈战斗,全歼被围日军,大获全胜。

连日来,山西晚报记者来到灵丘,就这场八路军出师抗日第一捷,进行多方采访。

再次面对这段历史,依旧心潮澎湃。纵是户外天寒地冻,山西晚报记者只感到热血沸腾,暖乎乎的。

当地人回忆“八路军的冲锋号就没有停过”

平型关位于灵丘县城西40公里的平型岭隘口,是内长城的一处关隘,自古以来就是兵家必争之地。

2021年2月1日,前来探访的山西晚报记者伫立“平型关大捷纪念碑”前,感慨万千。倏忽84载,硝烟散尽,眼前这雄关峻岭,正沐浴着和平的阳光。

“平型关大捷纪念碑”1.15米高的碑基、1.937米高的碑座、9.25米高的碑体,这些数字构筑起平型关大捷的主体元素:八路军115师、1937年9月25日。

距离纪念碑不远,就是平型关战役的主战场——乔沟。低望狭沟,只见数十公里的峡谷山路绵延不绝,两边悬崖陡生,沟壑苍茫,地势非常凶险,在此用兵,侵华日军不可能不知道这是兵家大忌。

但在彼时,站在他国土地上骄横狂妄的侵略者俨然已是一副副贪婪的面孔:仿佛已经没有什么可以抵挡他们的长驱直入。从这条古道越过平型关后,道路就变得一马平川,太原一览无余,表里山河的山西将唾手可得……

1937年9月25日,侵华日军第5师团第21旅团一个步兵大队乘100余辆汽车,延绵10余里,浩浩荡荡地开进乔沟,进入了八路军115师的伏击圈。当日军全部钻进“口袋”后,师长林彪、副师长聂荣臻下达了攻击命令。在八路军出其不意的打击下,日军汽车、马车被炸翻,道路堵塞,敌人慌乱反击。冲锋开始,115师按照师部规定的“拦头”“斩腰”“断尾”任务要求,685团、686团、687团将敌人分割包围,用刺刀和大刀,与来犯者展开肉搏战。

“刹那间,公路上满是我们的人了。遥看东面的公路,一直到老爷庙一带,兄弟团的战士们,也差不多和我们同时,成排成连地涌向公路,把鬼子拦腰斩成几段,乃至几十段。鬼子们一片慌乱,四下乱窜,战士们端起刺刀,到处追杀,被刺死、打死的敌人,满地都是。”这是时任685团团长的杨得志将军在回忆录《横戈马上》中对当时情景的描述。

年逾七旬的张长锁世居乔沟附近,他虽然未曾亲历过那场战火,但他的父亲,曾在当年为布防的八路军某部带过路。“当时,日本军队在过平型关前,已经在灵丘县城杀害了许多老百姓,消息传来,大家恨得咬牙。在大人们忙着招呼家人转移的情况下,张长锁的父亲自告奋勇给要在乔沟南侧布防的八路军做向导。”

“战斗打了一天,八路军的冲锋号就没有停过。躲在山里,也能闻到火药味。”张长锁的父亲做完八路军的向导后,随乡亲们转移到山里。在后来的岁月里,他的回忆无数次强化了后代们对这场战斗的印象。

十里乔沟,日军人仰马翻,尸体狼藉,到处是燃烧的汽车、遗弃的武器、散落的文件。“战斗结束后,父亲曾随着胆大的老乡去战场上‘捡洋落’,他拾了一顶日军的钢盔,解恨地用石头将它砸了一个洞。”张长锁说。

“猛子”连长的故事,是展现这场惨烈较量的一个缩影。在杨得志的685团的阵地上,有个外号“猛子”的连长曾贤生,战斗开始前,他就挑选出20名作战勇猛的战士,每人配备一把大刀,作为突击队。攻击开始后,“猛子”连长拔出大片刀:“大刀队,上!”20名队员手抡光闪闪的大刀,猛虎般地冲下公路向日军砍击。

“猛子”连长冲到公路上以后,大刀挥处,敌人接连倒地。在砍杀了十多个鬼子之后,身负重伤的他被五六个端着刺刀的敌人包围,他拉响了身上仅剩的一颗手榴弹,与敌人同归于尽。

同时,争夺老爷庙高地的战斗也进行到白热化。686团副团长杨勇、3营长邓克明,带领战士们向先期占领老爷庙高地的四五百名敌人猛烈进攻,以一个尉官队为骨干的日军疯狂反击,6架日军飞机也前来助战,战斗十分惨烈。140余人的3营9连大部分牺牲,生还的十几人也都负了伤。杨勇、邓克明也身负重伤,仍在指挥战斗。在685团、687团配合下,经过3个多小时的血战,老爷庙高地终被我军牢牢控制,该地区敌人全部被歼,取得平型关大捷的完全胜利。

入夜,林彪下令打扫战场,部队撤出阵地。

“集思上寨运良筹,敢举烽烟解国忧。潇潇夜雨洗兵马,殷殷热血固金瓯。东渡黄河第一战,威扫敌倭青史流。常抚皓首忆旧事,夜眺燕北几度秋!”这是聂荣臻元帅在86岁高龄时写下的《忆平型关大捷》。

国内外通讯社报纸电台争相传送大捷消息

有关这次战斗,日本1973年出版的《滨田联队史》记载:(9月25日)汽车一过关沟村即与敌遭遇,当即火速下车,令吉川中队向北边高地,内藤中队向南边高地,狙击枪中队协助龙泽中队从中间平地进行攻击。然后敌人以迫击炮、重机枪猛烈射击,兵力看来也比我方多十几倍。尤其吉川中队正面之敌举起军旗、吹起军号,士兵各自扔出手榴弹,反扑过来。我方寡不敌众而毫无办法。28日,龙泽中队遇到意外情景,刹那间所有人员吓得停步不前。冷静下来看时,才知道行进中的汽车联队已遭到突袭全部被歼灭,100余辆汽车惨遭烧毁,每隔约20米,就倒着一辆汽车残骸。公路上有新庄中佐等无数阵亡者,及被烧焦躺在驾驶室里的尸体,一片惨状,目不忍睹。

平型关大捷取得重大战果。八路军115师共击毙日军1000余人,击毁汽车100余辆,马车200余辆,缴获步枪1000余支,机枪20余挺,火炮一门,以及大批军用物资。

第二日,中共领袖毛泽东致电朱德、彭德怀:“庆祝我军的第一个胜利。”“平型关的意义正是一场最好的政治动员。”同日,国民党军事委员会委员长蒋介石致电朱德、彭德怀:“25日一战,歼敌如麻,足证官兵用命,深堪嘉慰。尚希益励所部,继续努力,是所至盼。”国民党政府称:“此为华军在平绥线之空前胜利。它给予在侵华以来横冲直闯的日军沉重的打击,尤其因为打击的是日军的王牌师团,因此这个打击就对日军特别沉重,也就特别有意义。”而它更重大的意义,是极大地鼓舞了全国人民的抗日斗志,正如时任国民党第二战区战地动员委员会主任委员续范亭所指出的:平型关战役的特别意义,“在于打破了‘皇军’不可战胜的神话,提高我们的士气。”

国内外的通讯社、报纸、电台均以特大新闻争相传送八路军平型关大捷的消息。南京国民党的中央通讯社第一次正面报道了八路军抗日的消息。日本东京广播电台于25日晚就报道了日军第5师团在平型关遭八路军袭击、损失惨重的消息,在日本军界、政界引起极大震动。法国巴黎出版的华文报纸《救国时报》、英国《每日先驱报》等国外报纸纷纷发表评论,祝贺中国抗战的首战大胜利。

全国社会各界人士纷纷发表谈话,集会游行、或派代表到八路军驻地及八路军各办事处表示祝贺。10月初,115师奉命撤离灵丘,经阜平到达五台县时,山城张灯结彩,街道上挤满民众和僧侣,热烈欢迎从前线凯旋的英雄部队。

从战略意义上讲,平型关大捷对日军的痛击,既打破了日军突破平型关、打击中国第二战区部队,从右翼配合日军华北主力在平汉路作战的战略企图,又顿挫了日军向山西腹地深入的进攻势头,挫伤了日军的锐气,使之再不敢贸然深入,为中国方面部署忻口会战提供了时机,从而也就有力地支援了中国正面战场的抗战。(来源:山西晚报 记者郭斌)

原标题:平型关大捷:八路军出师抗日第一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