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析沁州烂柯故事(上)
发布时间: 2020-12-22   |  来源: 上党晚报
 
分享到:

山中方一日,世上已千年。观棋烂柯是一则流传很久的神话故事,烂柯传说发生地在全国多达几十处。古代沁州,今沁县、武乡交界的涅水河畔,就有一座风光旖旎的烂柯山,王质观棋烂柯的故事千古传承。

图为:烂柯故事组图

庚子年三月,登烂柯山,探访仙迹。烂柯山原名大林山、万高山、狮山,后因烂柯故事而更名。由沁县山曲村后绕道攀山,但见怪石嶙峋,峭壁嵯峨,草木葱茏,沿崎岖坡路到达山巅,一庙建于其上,红墙灰瓦,古意盎然。拾阶而登,进得山门,主殿上悬“王仙观”三个大字,坐北面南,一进院布局。庙中存古碑数通,碑文多已漫漶不清,实难辨认。

一通勒石于2004年的《重建王仙观碑记》记述:此山名曰狮山,称世间山首,俯视百川万山。东晋时,一交里先人王质,勤朴劳辛,济贫友邻,孝道善俭,夫幼皆赞之。一日,质涉滔滔涅水,攀险峻狮山,持斧伐木至山颠,见二仙童围棋,与质一物如枣核,食之不饥。局终,质见斧柯烂矣。及归乡里,人物非故。算之已过百年。遂重返狮山,见二仙童乘风而去,便跃崖而随,修成仙体。后与二仙童登云驾雾,降妖伏魔,布善修道,洒五谷,播药草,造福天下。故存闪神崖、石蘑菇、石扇车、倒草坡之仙迹。世人念王仙功德,将狮山易名为烂柯山,并建观立碑,以铭后人。

王仙观为近年复修,主殿正中塑王质坐像,东西墙壁绘观棋烂柯故事组图,两边各五幅,分别题字为《质朴孝道》《济贫友邻》《跋涉涅水》《艰险攀崖》《砍材为生》《童棋质观》《食之不饥》《局终柯烂》《百年归乡》《得道成仙》,形象地描述了王质由人到仙之过程。东侧殿立王质观棋故事石像三尊,两位老者对弈,王质在一旁观看。原来庙中旧物石头象棋盘安放墙角。2004年重修王仙观碑文、主殿烂柯故事壁画及王质塑像、东侧殿王质观棋造像都在向世人诠释着王质观棋烂柯故事。

图为:王仙观

观瞻重修碑文、造像、壁画,发现其“刻画”烂柯故事细节冲突,自相矛盾。碑文与壁画题字《童棋质观》都说得是二仙童对弈,但壁画和造像呈现的却是二老翁下棋。碑文、壁画显示对弈者在下围棋,东侧殿却放置庙中旧物石头象棋盘。这种现象是什么原因造成的?沁州烂柯传说是特有的地域现象,还是脱胎于全国烂柯故事的一种共性现象?

烂柯故事起源及演变

任何事物都有其发生发展规律,烂柯故事也不例外。早期文献对烂柯故事的记录,就是烂柯故事起源时的“模样”。

目前见到最早的烂柯故事出自西晋司马彪的《郡国志》:石室山,一名石桥山,一名空石山。晋中朝时,有王质者尝入山伐木。至石室有童子数四,弹琴而歌,质因放斧柯而听之。童子以一物与质,状如枣梅,含之不复饥。遂复小停,亦谓俄顷。童子语曰:“汝来已久,何不速去?”质应声而起,柯已烂尽。(北宋《太平御览》卷四七引《郡国志》)

东晋虞喜的《志林》记载:信安山有石室,王质入其室,见二童子方对棋。看之,局未终,视其所执伐薪柯已烂朽。遽归乡里,已非矣。(清顺治《说郛》卷五九引《志林》)

南朝宋时郑辑之《东阳记》说,信安县有悬室坂,晋中朝时,有民王质,伐木至石室中,见童子四人弹琴而歌,质因留,倚柯听之。童子以一物如枣核与质,质含之便不复饥。俄顷,童子曰,其归,承声而去,斧柯漼然烂尽。既归,质去家已数十年,亲情凋落,无复向时比矣。(北魏《水经注》卷四○《浙江水》引《东阳记》)

南朝梁时任昉的《述异记》云:信安郡石室山,晋时王质伐木至,见童子数人棋而歌,质因听之。童子以一物与质,如枣核,质含之,不觉饥。俄顷,童子谓曰:“何不去?”质起,视斧柯尽烂。既归,无复时人。

南朝梁时任昉的《述异记》云:信安郡石室山,晋时王质伐木至,见童子数人棋而歌,质因听之。童子以一物与质,如枣核,质含之,不觉饥。俄顷,童子谓曰:“何不去?”质起,视斧柯尽烂。既归,无复时人。

南朝梁陈时《洞仙传》述:王质者,东阳人也。入山代木,遇见石室中有数童子围棋歌笑,质聊置斧柯观之,童子以一物汁,便不觉饥渴。童子云:“汝来已久,可还。”质取斧,柯栏已尽。质便归家,计已数百年。(北宋《云笈七签》卷一一〇辑《洞仙传》王质条)

五则故事发生地,《志林》《东阳记》《述异记》均称在古代浙江信安,《郡国志》未言地点,《洞仙传》说王质是东阳人,信安属东阳郡,《郡国志》述石室山与其它几则一样,可视为五则故事发生地都在浙江一带,再缩小范围,便是信安了。

五则故事情节梳理,《郡国志》,童子四,琴而歌,质听之;《志林》,二童子棋,质看之;《东阳记》,童子四,琴而歌,质听之;《述异记》,童数人,棋而歌,质听之;《洞仙传》,数童子,围棋歌,质观之。按成书时间顺序,《志林》记载显得突兀,不合事物发展规律,疑为后人伪前人而作。除去这条记载,王质观棋成仙故事起源发展脉胳清晰,一目了然。从童子四人琴而歌,质听之,到童子数人棋而歌,质听之,质观之;从童子棋到童子围棋,虚指变为特指;从弹琴换成下棋,娱乐项目发生变化;从质听之到质观之,听觉递进到视觉,这不正是观棋烂柯故事演变之轨迹吗!而《志林》所述,类烂柯故事成熟后的定型,似后人的总结。琴棋书画为古代文人雅士必备的四项文化素养,烂柯故事由琴到棋的置换自然过渡。

观棋烂柯故事演变并未到此停止,后世仍不断处于动态变化中。

唐代诗人曹唐有《小游仙诗九十八首》中之一首写道:月明朗朗溪头树,白发老人相对棋。

南宋诗人郑思肖《烂柯图》:看来直待斧柯烂,始悟老仙棋外机。

元代刘因《清平乐围棋》:门外行人遥指示,好个烂柯仙子。山鸟山花相伴,翁心不在棋边。

明代顾禄《题王叔明所画〈松下奕棋图〉》:两翁对弈盘礴坐其上,笑语自若终日无愁颜。

清《畿辅通志》:白羊山在元氏县西北五十里,昔有童子牧羊,见二老弈棋,童子从旁观之。弈毕,二老不见,趋羊不动,尽化为石。

清《凤阳府志》:郑信,洪武间采樵山中,遇二老对弈,信傍立久,遂受其教。明日复诣不复见。由是艺高天下,先自题其墓曰“弈仙”。

在这些诗文或地方志中,弈棋的仙人由童子易为老翁。《凤阳府志》记的郑信遇二老对弈明显带有王质遇仙故事的影子。而早期典籍记载有二仙翁下棋的故事。南朝宋时刘敬叔《异苑》记:昔有人乘马山行,遇见二老翁相对樗蒲。遂下马观看,自谓俄顷,视其马鞭,摧然已烂。顾瞻其马,鞍骇枯朽。既还之家,无复亲属,一恸而绝。这个故事中的“樗蒲”就有下棋之意。各种仙异故事互相浸染,对弈者变来变去,不足为怪。

宋《括异志》:婺源公山二洞有穴。咸通末,有郑道士以绳缒下百余丈,旁有光,往视之,路穷水阻,隔岸有花木,二道士对棋。使一童子刺船而至,问:“欲渡否?”答曰:“当还。”童子回舟去,郑复攀绳而出。明日穴中有石笋塞其口,自是无复入者。

清《江西通志》:五代周谢仙翁,登龙雾嶂采樵。偶于池側见二女弈,从旁观之。女食桃遗核,因取食之,不饥。弈罢恍失二女所在。谢骇而归,不知若干年矣。

这两则故事里,奕棋的对象既非童子,又非老翁,是二道士和二女子。

纵观烂柯故事发展演变轨迹,各地传说多引用任昉的《述异记》,可见其最初起源于信安,后传播扩散到全国各地,生根发芽,传入地或全盘吸收,或加以改编,下棋的仙人由童子变成老翁、道士、女子等,但故事的内核始终未变,仙人下棋,凡人观弈。各地烂柯故事樵夫的名字多为王质,而河南新安是王乔,山西陵川是李忏。各地烂柯故事仙人对弈的多为围棋,而山西沁州、四川达州、山东临沂、大连普兰店等地则是象棋。对弈的仙人,有传铁拐李、吕洞宾,有道张果老、吕洞宾,有说南、北斗仙翁,山西陵川是箕子与梅伯。每个地方结合地域特色进行了再加工,导致烂柯故事版本复杂多变,形式丰富。(来源:上党晚报 王潞军

原标题:探析沁州烂柯故事


[编辑:李倩]

  相关链接
· 神话传说:嶷神岭庙会
· 襄垣史北村:古村庙会 源远流长
· 屯留二仙庙会:留住民俗记忆
· 梁家庄庙会:流动的民俗风情图
· 平顺县耽车村庙会里的缕缕乡愁
关于我们 | 联系电话:0355-2113499    投稿邮箱:jz9909 @ 163.com
本网站由黄河新闻网版权所有  晋ICP备06001850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晋B2-20060016
广告经营许可注册:1401001304387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407189
晋公网安备14010602060069
黄河新闻网 > 长治频道 >  历史
探析沁州烂柯故事(上)

山中方一日,世上已千年。观棋烂柯是一则流传很久的神话故事,烂柯传说发生地在全国多达几十处。古代沁州,今沁县、武乡交界的涅水河畔,就有一座风光旖旎的烂柯山,王质观棋烂柯的故事千古传承。

图为:烂柯故事组图

庚子年三月,登烂柯山,探访仙迹。烂柯山原名大林山、万高山、狮山,后因烂柯故事而更名。由沁县山曲村后绕道攀山,但见怪石嶙峋,峭壁嵯峨,草木葱茏,沿崎岖坡路到达山巅,一庙建于其上,红墙灰瓦,古意盎然。拾阶而登,进得山门,主殿上悬“王仙观”三个大字,坐北面南,一进院布局。庙中存古碑数通,碑文多已漫漶不清,实难辨认。

一通勒石于2004年的《重建王仙观碑记》记述:此山名曰狮山,称世间山首,俯视百川万山。东晋时,一交里先人王质,勤朴劳辛,济贫友邻,孝道善俭,夫幼皆赞之。一日,质涉滔滔涅水,攀险峻狮山,持斧伐木至山颠,见二仙童围棋,与质一物如枣核,食之不饥。局终,质见斧柯烂矣。及归乡里,人物非故。算之已过百年。遂重返狮山,见二仙童乘风而去,便跃崖而随,修成仙体。后与二仙童登云驾雾,降妖伏魔,布善修道,洒五谷,播药草,造福天下。故存闪神崖、石蘑菇、石扇车、倒草坡之仙迹。世人念王仙功德,将狮山易名为烂柯山,并建观立碑,以铭后人。

王仙观为近年复修,主殿正中塑王质坐像,东西墙壁绘观棋烂柯故事组图,两边各五幅,分别题字为《质朴孝道》《济贫友邻》《跋涉涅水》《艰险攀崖》《砍材为生》《童棋质观》《食之不饥》《局终柯烂》《百年归乡》《得道成仙》,形象地描述了王质由人到仙之过程。东侧殿立王质观棋故事石像三尊,两位老者对弈,王质在一旁观看。原来庙中旧物石头象棋盘安放墙角。2004年重修王仙观碑文、主殿烂柯故事壁画及王质塑像、东侧殿王质观棋造像都在向世人诠释着王质观棋烂柯故事。

图为:王仙观

观瞻重修碑文、造像、壁画,发现其“刻画”烂柯故事细节冲突,自相矛盾。碑文与壁画题字《童棋质观》都说得是二仙童对弈,但壁画和造像呈现的却是二老翁下棋。碑文、壁画显示对弈者在下围棋,东侧殿却放置庙中旧物石头象棋盘。这种现象是什么原因造成的?沁州烂柯传说是特有的地域现象,还是脱胎于全国烂柯故事的一种共性现象?

烂柯故事起源及演变

任何事物都有其发生发展规律,烂柯故事也不例外。早期文献对烂柯故事的记录,就是烂柯故事起源时的“模样”。

目前见到最早的烂柯故事出自西晋司马彪的《郡国志》:石室山,一名石桥山,一名空石山。晋中朝时,有王质者尝入山伐木。至石室有童子数四,弹琴而歌,质因放斧柯而听之。童子以一物与质,状如枣梅,含之不复饥。遂复小停,亦谓俄顷。童子语曰:“汝来已久,何不速去?”质应声而起,柯已烂尽。(北宋《太平御览》卷四七引《郡国志》)

东晋虞喜的《志林》记载:信安山有石室,王质入其室,见二童子方对棋。看之,局未终,视其所执伐薪柯已烂朽。遽归乡里,已非矣。(清顺治《说郛》卷五九引《志林》)

南朝宋时郑辑之《东阳记》说,信安县有悬室坂,晋中朝时,有民王质,伐木至石室中,见童子四人弹琴而歌,质因留,倚柯听之。童子以一物如枣核与质,质含之便不复饥。俄顷,童子曰,其归,承声而去,斧柯漼然烂尽。既归,质去家已数十年,亲情凋落,无复向时比矣。(北魏《水经注》卷四○《浙江水》引《东阳记》)

南朝梁时任昉的《述异记》云:信安郡石室山,晋时王质伐木至,见童子数人棋而歌,质因听之。童子以一物与质,如枣核,质含之,不觉饥。俄顷,童子谓曰:“何不去?”质起,视斧柯尽烂。既归,无复时人。

南朝梁时任昉的《述异记》云:信安郡石室山,晋时王质伐木至,见童子数人棋而歌,质因听之。童子以一物与质,如枣核,质含之,不觉饥。俄顷,童子谓曰:“何不去?”质起,视斧柯尽烂。既归,无复时人。

南朝梁陈时《洞仙传》述:王质者,东阳人也。入山代木,遇见石室中有数童子围棋歌笑,质聊置斧柯观之,童子以一物汁,便不觉饥渴。童子云:“汝来已久,可还。”质取斧,柯栏已尽。质便归家,计已数百年。(北宋《云笈七签》卷一一〇辑《洞仙传》王质条)

五则故事发生地,《志林》《东阳记》《述异记》均称在古代浙江信安,《郡国志》未言地点,《洞仙传》说王质是东阳人,信安属东阳郡,《郡国志》述石室山与其它几则一样,可视为五则故事发生地都在浙江一带,再缩小范围,便是信安了。

五则故事情节梳理,《郡国志》,童子四,琴而歌,质听之;《志林》,二童子棋,质看之;《东阳记》,童子四,琴而歌,质听之;《述异记》,童数人,棋而歌,质听之;《洞仙传》,数童子,围棋歌,质观之。按成书时间顺序,《志林》记载显得突兀,不合事物发展规律,疑为后人伪前人而作。除去这条记载,王质观棋成仙故事起源发展脉胳清晰,一目了然。从童子四人琴而歌,质听之,到童子数人棋而歌,质听之,质观之;从童子棋到童子围棋,虚指变为特指;从弹琴换成下棋,娱乐项目发生变化;从质听之到质观之,听觉递进到视觉,这不正是观棋烂柯故事演变之轨迹吗!而《志林》所述,类烂柯故事成熟后的定型,似后人的总结。琴棋书画为古代文人雅士必备的四项文化素养,烂柯故事由琴到棋的置换自然过渡。

观棋烂柯故事演变并未到此停止,后世仍不断处于动态变化中。

唐代诗人曹唐有《小游仙诗九十八首》中之一首写道:月明朗朗溪头树,白发老人相对棋。

南宋诗人郑思肖《烂柯图》:看来直待斧柯烂,始悟老仙棋外机。

元代刘因《清平乐围棋》:门外行人遥指示,好个烂柯仙子。山鸟山花相伴,翁心不在棋边。

明代顾禄《题王叔明所画〈松下奕棋图〉》:两翁对弈盘礴坐其上,笑语自若终日无愁颜。

清《畿辅通志》:白羊山在元氏县西北五十里,昔有童子牧羊,见二老弈棋,童子从旁观之。弈毕,二老不见,趋羊不动,尽化为石。

清《凤阳府志》:郑信,洪武间采樵山中,遇二老对弈,信傍立久,遂受其教。明日复诣不复见。由是艺高天下,先自题其墓曰“弈仙”。

在这些诗文或地方志中,弈棋的仙人由童子易为老翁。《凤阳府志》记的郑信遇二老对弈明显带有王质遇仙故事的影子。而早期典籍记载有二仙翁下棋的故事。南朝宋时刘敬叔《异苑》记:昔有人乘马山行,遇见二老翁相对樗蒲。遂下马观看,自谓俄顷,视其马鞭,摧然已烂。顾瞻其马,鞍骇枯朽。既还之家,无复亲属,一恸而绝。这个故事中的“樗蒲”就有下棋之意。各种仙异故事互相浸染,对弈者变来变去,不足为怪。

宋《括异志》:婺源公山二洞有穴。咸通末,有郑道士以绳缒下百余丈,旁有光,往视之,路穷水阻,隔岸有花木,二道士对棋。使一童子刺船而至,问:“欲渡否?”答曰:“当还。”童子回舟去,郑复攀绳而出。明日穴中有石笋塞其口,自是无复入者。

清《江西通志》:五代周谢仙翁,登龙雾嶂采樵。偶于池側见二女弈,从旁观之。女食桃遗核,因取食之,不饥。弈罢恍失二女所在。谢骇而归,不知若干年矣。

这两则故事里,奕棋的对象既非童子,又非老翁,是二道士和二女子。

纵观烂柯故事发展演变轨迹,各地传说多引用任昉的《述异记》,可见其最初起源于信安,后传播扩散到全国各地,生根发芽,传入地或全盘吸收,或加以改编,下棋的仙人由童子变成老翁、道士、女子等,但故事的内核始终未变,仙人下棋,凡人观弈。各地烂柯故事樵夫的名字多为王质,而河南新安是王乔,山西陵川是李忏。各地烂柯故事仙人对弈的多为围棋,而山西沁州、四川达州、山东临沂、大连普兰店等地则是象棋。对弈的仙人,有传铁拐李、吕洞宾,有道张果老、吕洞宾,有说南、北斗仙翁,山西陵川是箕子与梅伯。每个地方结合地域特色进行了再加工,导致烂柯故事版本复杂多变,形式丰富。(来源:上党晚报 王潞军

原标题:探析沁州烂柯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