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启明:用生命换取光明
发布时间: 2020-11-22   |  来源: 长治日报
 
分享到:

何启明,上党区西申家庄村人。1914年出生于一个贫苦农民家庭,1937年参加革命工作,1938年加入中国共产党。曾任中共太行四分区特派员,长治县(现上党区)委书记。1942年初调敌工站任敌工员,负责城南敌工站工作,1943年在苏店镇南董村被捕后英勇就义,年仅29岁。

抗日救亡走上革命道路

1912年,河南省林县遭遇了百年不遇的旱灾、蝗灾和瘟疫,百姓无法生活,只得背井离乡。为了谋生,何启明的长兄何启旺随父何国宝、叔叔何国珍用两条扁担,挑着四个箩筐和全家人一路要饭来到了长治县,落脚到了西申家庄村。后来又在村东偏僻地方盖了5间土坯房子——人称“东地”的地方定居下来。

何启明兄弟姐妹共7人,他排行最小。1921年,他刚满7岁,父母亲就先后去世。俗话说长兄为父。大哥何启旺挑起了这个家的重担。全家人省吃俭用,供何启明读书。他天资聪颖、勤奋好学,晚上常在煤油灯下苦读到深夜。有时,他怕家里人嫌他浪费煤油,就悄悄点上煤油灯到菜窖里学习。他读了很多进步书籍,懂得了许多革命道理,为日后从事革命工作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何启明完小毕业后,又考入了长治民大六分校。读书期间,日本鬼子侵占了长治城,该校被迫停办解散。为消灭日寇,他加入了抗日组织,从此开始了他的革命生涯。

1937年7月,日军进攻长治,长治抗日民主政权转移到了陵川、壶关一带。自此,长治县形成了抗日政权、顽固政权和日伪政权三足鼎立之势。为了扩大武装力量,动员广大民众一致对外抗日,何启明深入群众,通过大量的思想工作,长治县有20多人加入了革命队伍,何启明受到了党组织的表扬:“启明忠诚、精明、能干、有才华”。

1938年1月,何启明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同年5月,他和其他党组织成员一起,通过宣传发动举行了声势浩大的军民游行,推动了长治抗日救亡运动的发展。随后他又深入群众、发动群众,砸盐店给劳苦大众分食盐;组织群众向国民政府大请愿,要求严惩汉奸、卖国贼,召开了声讨汉奸大会。同时,罢免了16个顽固不化的联合校长,抗日政府迅速建立。

1938年底,经晋冀鲁豫边区太行党委批准,长治县委组建成立,何启明调任长治县委书记。

深入敌后开展地下活动

晋冀鲁豫边区太行党委与军区在1942年1月组建了太行一分区敌工站,下辖长治、潞城、壶关3个分站。当时分站有做内线工作的,有做外线工作的。潜伏于日伪内部工作的叫内线,活动于日伪据点周围工作的为外线。何启明调入敌工站分配做外线工作,主要在苏店村周围敌伪据点做策反工作,消灭小股敌人的同时,打探情报。

根据地下党组织的安排,何启明化名为申贵宝,他经常深入敌人内部,灵活、机动、巧妙地开展工作,打击敌人。他乔装成商人、日伪军官多次潜入敌人的“心脏”打击罪大恶极分子,巧夺敌人的军火、布匹,瓦解敌人的有生力量。并组织群众割电线、炸公路、断桥梁、贴标语、发传单。他常在平顺、陵川、长子、安泽、老顶山一带活动。当时,长治南山头村、北山头村、平顺寺头村、西申家庄的“东地”是地下党活动的联络点和落脚点。

1943年9月,何启明等敌工人员,经过多次调查,了解到伪军的下层绝大多数为抓壮丁被迫参军的,中上层则多数投靠日军,少数是有民族正义感的。他们决定策反伪保安四中队驻高河第二小队,里应外合起义。高河据点是敌人在长治市西南的一个屏障,地处长治到长子的要道,但是较为孤立,距城稍远。何启明等人经过对伪军的争取工作,在高河伪保安小队,已经同王根云等人建立了内线联系。当时伪小队长与王根云等关系恶化,他们就利用这个矛盾促使了王根云等的起义。

1943年9月13日,何启明、薛野萍带领山头、北董、石槽等村的青年组成的接应队,于晚上出发到了高河村,利用伪小队长夜间不住碉堡内,以及士兵熟睡的时机,由内线关系值班站岗。接应队抵达后,按讯号上了碉堡的一、二、三层,并把所有武器传递到碉堡下,才叫醒全体士兵,命令他们出来集合站队,做策反和思想工作。最终一枪未发,全部起义。全小队起义士兵23人,携带机枪一挺,步枪21支,电话机一台,自行车两辆。

伪保安队的起义鼓舞了革命群众的斗志,壮大了革命武装力量,同时也激怒了长治县的顽固派。伪县长聂士庆到处张贴布告:要以1000元大洋做悬赏,来换取何启明脑袋。

南董村离“东地”只有二三里路。第二天凌晨,装作钉鞋的密探打听到了他们的住地后,立即报告了驻扎在苏店村的宪兵队。很快,苏店警备所、保安队、日本宪兵队派出了大队人马包围了秦荣家。何启明为不让南董村老百姓和岳父家受牵连,大义凛然走出院子。

何启明被捕后拘押在苏店警备所。敌人要他说出我党敌工站的人员和联络点,何启明只字不说,见何启明始终不开口,敌人就将其捆起来吊在大梁上,用鞭子狠抽,木棍狠打,何启明多次被打得晕了过去。敌人就把他放下来,泼一次冷水,让他清醒后再说,但何启明始终不开口。伪县长聂士庆听说抓到了何启明,就急匆匆赶来,气势汹汹地对何启明说:“你们搞得我吃不好、睡不好,还说要活捉我?想不到你也有今日?说吧,你们工作站有多少人,都是谁?”何启明大义凛然,一口回绝。敌人见硬的不行,就来软的,说只要投降,可留一条活命,并给个县长助理当,他断然拒绝。

敌人用尽了各种方法,让何启明开口,他坚贞不屈,视死如归,被打得浑身是伤,仍高喊:“要杀要剐就我一个。我是共产党员,要投靠你们,那是痴心妄想。”

严刑拷打,不能使何启明屈服,封官许愿,不能使何启明动心。敌人无计可施,就决定用最残忍的方法——用刺刀挑杀处决何启明。

1943年农历九月初八凌晨,秋风瑟瑟,雾霭沉沉。日本宪兵队、保安队、警备队将何启明押到了苏店村南城墙外,当作活靶子用刺刀杀害何启明。他高喊“中国共产党万岁!”“打倒日本帝国主义!”……喊声在黎明前的黑暗中惊天动地。他共被刺了32刀,鲜血染红了全身衣服,壮烈牺牲。

在日伪频繁的清剿中,长治敌工站在外线工作的特工有十多人或遭敌逮捕,或只身与敌搏斗壮烈牺牲。

1945年10月8日,长治解放,政权回到了人民手中。1947年5月20日,中共长治县委隆重召开了何启明烈士万人追悼大会,并在村中央的十字街口建起烈士纪念亭,长治县委及全村村民立碑刻石以缅怀烈士的英勇事迹。碑文这样写道:何启明为完成民族革命,消灭日寇,实现民主政治,建立独立自由和幸福富强的新中国,奋不顾身,宁死不屈。被捕后虽遭严刑拷打,仍神色不变。临刑前高呼中国共产党万岁,慷慨就义,年仅29岁。

为有牺牲多壮志,敢教日月换新天。何启明的一生虽然短暂,却如“闪电之迅疾,夏花之绚烂”。正像他的名字一样,他用闪耀的光芒,驱散黎明前的黑暗。他和成千上万的革命先烈一样,用自己的生命和鲜血,开创出了一个红彤彤的、充满光明的新天地。

图为:何启明烈士碑刻

身陷囹圄宁死不屈英勇牺牲

1943年农历九月初四,何启明陪同妻子秦荣从平顺县寺头村来到了“东地”家里。当时家里穷得连一条盖的被子都没有,大哥何启旺过意不去执意要到东申家庄村借一条被子让他们夫妻盖。何启明风趣地说:“大哥,不用了。天顶被、地顶床。我这几年在外闹革命已经习惯了。”大哥说:“你能行,你媳妇怎能跟上你活受罪呢?”秦荣说:“大哥,我长时间没有回娘家了,何不今晚就到南董村住一晚上。”可是,他们万万没有想到,敌人的密探已经悄悄跟踪上了他们。

南董村离“东地”只有二三里路。第二天凌晨,装作钉鞋的密探打听到了他们的住地后,立即报告了驻扎在苏店村的宪兵队。很快,苏店警备所、保安队、日本宪兵队派出了大队人马包围了秦荣家。何启明为不让南董村老百姓和岳父家受牵连,大义凛然走出院子。何启明被捕后拘押在苏店警备所。敌人要他说出我党敌工站的人员和联络点,何启明只字不说,见何启明始终不开口,敌人就将其捆起来吊在大梁上,用鞭子狠抽,木棍狠打,何启明多次被打得晕了过去。敌人就把他放下来,泼一次冷水,让他清醒后再说,但何启明始终不开口。伪县长聂士庆听说抓到了何启明,就急匆匆赶来,气势汹汹地对何启明说:“你们搞得我吃不好、睡不好,还说要活捉我?想不到你也有今日?说吧,你们工作站有多少人,都是谁?”何启明大义凛然,一口回绝。敌人见硬的不行,就来软的,说只要投降,可留一条活命,并给个县长助理当,他断然拒绝。敌人用尽了各种方法,让何启明开口,他坚贞不屈,视死如归,被打得浑身是伤,仍高喊:“要杀要剐就我一个。我是共产党员,要投靠你们,那是痴心妄想。”严刑拷打,不能使何启明屈服,封官许愿,不能使何启明动心。敌人无计可施,就决定用最残忍的方法——用刺刀挑杀处决何启明。1943年农历九月初八凌晨,秋风瑟瑟,雾霭沉沉。日本宪兵队、保安队、警备队将何启明押到了苏店村南城墙外,当作活靶子用刺刀杀害何启明。他高喊“中国共产党万岁!”“打倒日本帝国主义!”……喊声在黎明前的黑暗中惊天动地。他共被刺了32刀,鲜血染红了全身衣服,壮烈牺牲。在日伪频繁的清剿中,长治敌工站在外线工作的特工有十多人或遭敌逮捕,或只身与敌搏斗壮烈牺牲。1945年10月8日,长治解放,政权回到了人民手中。1947年5月20日,中共长治县委隆重召开了何启明烈士万人追悼大会,并在村中央的十字街口建起烈士纪念亭,长治县委及全村村民立碑刻石以缅怀烈士的英勇事迹。碑文这样写道:何启明为完成民族革命,消灭日寇,实现民主政治,建立独立自由和幸福富强的新中国,奋不顾身,宁死不屈。被捕后虽遭严刑拷打,仍神色不变。临刑前高呼中国共产党万岁,慷慨就义,年仅29岁。为有牺牲多壮志,敢教日月换新天。何启明的一生虽然短暂,却如“闪电之迅疾,夏花之绚烂”。正像他的名字一样,他用闪耀的光芒,驱散黎明前的黑暗。他和成千上万的革命先烈一样,用自己的生命和鲜血,开创出了一个红彤彤的、充满光明的新天地。(来源:长治日报 记者李中印

原标题:何启明:用生命换取光明


[编辑:李倩]

  相关链接
· 于坚:长治是一块山川明朗的土地
· 裴果则:历经半世坎坷尽享幸福晚年
· 王爱则:爱唱儿歌的102岁“顽童”
· 张根弟:能穿针引线的百岁老人
关于我们 | 联系电话:0355-2113499    投稿邮箱:jz9909 @ 163.com
本网站由黄河新闻网版权所有  晋ICP备06001850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晋B2-20060016
广告经营许可注册:1401001304387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407189
晋公网安备14010602060069
黄河新闻网 > 长治频道 >  人物
何启明:用生命换取光明

何启明,上党区西申家庄村人。1914年出生于一个贫苦农民家庭,1937年参加革命工作,1938年加入中国共产党。曾任中共太行四分区特派员,长治县(现上党区)委书记。1942年初调敌工站任敌工员,负责城南敌工站工作,1943年在苏店镇南董村被捕后英勇就义,年仅29岁。

抗日救亡走上革命道路

1912年,河南省林县遭遇了百年不遇的旱灾、蝗灾和瘟疫,百姓无法生活,只得背井离乡。为了谋生,何启明的长兄何启旺随父何国宝、叔叔何国珍用两条扁担,挑着四个箩筐和全家人一路要饭来到了长治县,落脚到了西申家庄村。后来又在村东偏僻地方盖了5间土坯房子——人称“东地”的地方定居下来。

何启明兄弟姐妹共7人,他排行最小。1921年,他刚满7岁,父母亲就先后去世。俗话说长兄为父。大哥何启旺挑起了这个家的重担。全家人省吃俭用,供何启明读书。他天资聪颖、勤奋好学,晚上常在煤油灯下苦读到深夜。有时,他怕家里人嫌他浪费煤油,就悄悄点上煤油灯到菜窖里学习。他读了很多进步书籍,懂得了许多革命道理,为日后从事革命工作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何启明完小毕业后,又考入了长治民大六分校。读书期间,日本鬼子侵占了长治城,该校被迫停办解散。为消灭日寇,他加入了抗日组织,从此开始了他的革命生涯。

1937年7月,日军进攻长治,长治抗日民主政权转移到了陵川、壶关一带。自此,长治县形成了抗日政权、顽固政权和日伪政权三足鼎立之势。为了扩大武装力量,动员广大民众一致对外抗日,何启明深入群众,通过大量的思想工作,长治县有20多人加入了革命队伍,何启明受到了党组织的表扬:“启明忠诚、精明、能干、有才华”。

1938年1月,何启明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同年5月,他和其他党组织成员一起,通过宣传发动举行了声势浩大的军民游行,推动了长治抗日救亡运动的发展。随后他又深入群众、发动群众,砸盐店给劳苦大众分食盐;组织群众向国民政府大请愿,要求严惩汉奸、卖国贼,召开了声讨汉奸大会。同时,罢免了16个顽固不化的联合校长,抗日政府迅速建立。

1938年底,经晋冀鲁豫边区太行党委批准,长治县委组建成立,何启明调任长治县委书记。

深入敌后开展地下活动

晋冀鲁豫边区太行党委与军区在1942年1月组建了太行一分区敌工站,下辖长治、潞城、壶关3个分站。当时分站有做内线工作的,有做外线工作的。潜伏于日伪内部工作的叫内线,活动于日伪据点周围工作的为外线。何启明调入敌工站分配做外线工作,主要在苏店村周围敌伪据点做策反工作,消灭小股敌人的同时,打探情报。

根据地下党组织的安排,何启明化名为申贵宝,他经常深入敌人内部,灵活、机动、巧妙地开展工作,打击敌人。他乔装成商人、日伪军官多次潜入敌人的“心脏”打击罪大恶极分子,巧夺敌人的军火、布匹,瓦解敌人的有生力量。并组织群众割电线、炸公路、断桥梁、贴标语、发传单。他常在平顺、陵川、长子、安泽、老顶山一带活动。当时,长治南山头村、北山头村、平顺寺头村、西申家庄的“东地”是地下党活动的联络点和落脚点。

1943年9月,何启明等敌工人员,经过多次调查,了解到伪军的下层绝大多数为抓壮丁被迫参军的,中上层则多数投靠日军,少数是有民族正义感的。他们决定策反伪保安四中队驻高河第二小队,里应外合起义。高河据点是敌人在长治市西南的一个屏障,地处长治到长子的要道,但是较为孤立,距城稍远。何启明等人经过对伪军的争取工作,在高河伪保安小队,已经同王根云等人建立了内线联系。当时伪小队长与王根云等关系恶化,他们就利用这个矛盾促使了王根云等的起义。

1943年9月13日,何启明、薛野萍带领山头、北董、石槽等村的青年组成的接应队,于晚上出发到了高河村,利用伪小队长夜间不住碉堡内,以及士兵熟睡的时机,由内线关系值班站岗。接应队抵达后,按讯号上了碉堡的一、二、三层,并把所有武器传递到碉堡下,才叫醒全体士兵,命令他们出来集合站队,做策反和思想工作。最终一枪未发,全部起义。全小队起义士兵23人,携带机枪一挺,步枪21支,电话机一台,自行车两辆。

伪保安队的起义鼓舞了革命群众的斗志,壮大了革命武装力量,同时也激怒了长治县的顽固派。伪县长聂士庆到处张贴布告:要以1000元大洋做悬赏,来换取何启明脑袋。

南董村离“东地”只有二三里路。第二天凌晨,装作钉鞋的密探打听到了他们的住地后,立即报告了驻扎在苏店村的宪兵队。很快,苏店警备所、保安队、日本宪兵队派出了大队人马包围了秦荣家。何启明为不让南董村老百姓和岳父家受牵连,大义凛然走出院子。

何启明被捕后拘押在苏店警备所。敌人要他说出我党敌工站的人员和联络点,何启明只字不说,见何启明始终不开口,敌人就将其捆起来吊在大梁上,用鞭子狠抽,木棍狠打,何启明多次被打得晕了过去。敌人就把他放下来,泼一次冷水,让他清醒后再说,但何启明始终不开口。伪县长聂士庆听说抓到了何启明,就急匆匆赶来,气势汹汹地对何启明说:“你们搞得我吃不好、睡不好,还说要活捉我?想不到你也有今日?说吧,你们工作站有多少人,都是谁?”何启明大义凛然,一口回绝。敌人见硬的不行,就来软的,说只要投降,可留一条活命,并给个县长助理当,他断然拒绝。

敌人用尽了各种方法,让何启明开口,他坚贞不屈,视死如归,被打得浑身是伤,仍高喊:“要杀要剐就我一个。我是共产党员,要投靠你们,那是痴心妄想。”

严刑拷打,不能使何启明屈服,封官许愿,不能使何启明动心。敌人无计可施,就决定用最残忍的方法——用刺刀挑杀处决何启明。

1943年农历九月初八凌晨,秋风瑟瑟,雾霭沉沉。日本宪兵队、保安队、警备队将何启明押到了苏店村南城墙外,当作活靶子用刺刀杀害何启明。他高喊“中国共产党万岁!”“打倒日本帝国主义!”……喊声在黎明前的黑暗中惊天动地。他共被刺了32刀,鲜血染红了全身衣服,壮烈牺牲。

在日伪频繁的清剿中,长治敌工站在外线工作的特工有十多人或遭敌逮捕,或只身与敌搏斗壮烈牺牲。

1945年10月8日,长治解放,政权回到了人民手中。1947年5月20日,中共长治县委隆重召开了何启明烈士万人追悼大会,并在村中央的十字街口建起烈士纪念亭,长治县委及全村村民立碑刻石以缅怀烈士的英勇事迹。碑文这样写道:何启明为完成民族革命,消灭日寇,实现民主政治,建立独立自由和幸福富强的新中国,奋不顾身,宁死不屈。被捕后虽遭严刑拷打,仍神色不变。临刑前高呼中国共产党万岁,慷慨就义,年仅29岁。

为有牺牲多壮志,敢教日月换新天。何启明的一生虽然短暂,却如“闪电之迅疾,夏花之绚烂”。正像他的名字一样,他用闪耀的光芒,驱散黎明前的黑暗。他和成千上万的革命先烈一样,用自己的生命和鲜血,开创出了一个红彤彤的、充满光明的新天地。

图为:何启明烈士碑刻

身陷囹圄宁死不屈英勇牺牲

1943年农历九月初四,何启明陪同妻子秦荣从平顺县寺头村来到了“东地”家里。当时家里穷得连一条盖的被子都没有,大哥何启旺过意不去执意要到东申家庄村借一条被子让他们夫妻盖。何启明风趣地说:“大哥,不用了。天顶被、地顶床。我这几年在外闹革命已经习惯了。”大哥说:“你能行,你媳妇怎能跟上你活受罪呢?”秦荣说:“大哥,我长时间没有回娘家了,何不今晚就到南董村住一晚上。”可是,他们万万没有想到,敌人的密探已经悄悄跟踪上了他们。

南董村离“东地”只有二三里路。第二天凌晨,装作钉鞋的密探打听到了他们的住地后,立即报告了驻扎在苏店村的宪兵队。很快,苏店警备所、保安队、日本宪兵队派出了大队人马包围了秦荣家。何启明为不让南董村老百姓和岳父家受牵连,大义凛然走出院子。何启明被捕后拘押在苏店警备所。敌人要他说出我党敌工站的人员和联络点,何启明只字不说,见何启明始终不开口,敌人就将其捆起来吊在大梁上,用鞭子狠抽,木棍狠打,何启明多次被打得晕了过去。敌人就把他放下来,泼一次冷水,让他清醒后再说,但何启明始终不开口。伪县长聂士庆听说抓到了何启明,就急匆匆赶来,气势汹汹地对何启明说:“你们搞得我吃不好、睡不好,还说要活捉我?想不到你也有今日?说吧,你们工作站有多少人,都是谁?”何启明大义凛然,一口回绝。敌人见硬的不行,就来软的,说只要投降,可留一条活命,并给个县长助理当,他断然拒绝。敌人用尽了各种方法,让何启明开口,他坚贞不屈,视死如归,被打得浑身是伤,仍高喊:“要杀要剐就我一个。我是共产党员,要投靠你们,那是痴心妄想。”严刑拷打,不能使何启明屈服,封官许愿,不能使何启明动心。敌人无计可施,就决定用最残忍的方法——用刺刀挑杀处决何启明。1943年农历九月初八凌晨,秋风瑟瑟,雾霭沉沉。日本宪兵队、保安队、警备队将何启明押到了苏店村南城墙外,当作活靶子用刺刀杀害何启明。他高喊“中国共产党万岁!”“打倒日本帝国主义!”……喊声在黎明前的黑暗中惊天动地。他共被刺了32刀,鲜血染红了全身衣服,壮烈牺牲。在日伪频繁的清剿中,长治敌工站在外线工作的特工有十多人或遭敌逮捕,或只身与敌搏斗壮烈牺牲。1945年10月8日,长治解放,政权回到了人民手中。1947年5月20日,中共长治县委隆重召开了何启明烈士万人追悼大会,并在村中央的十字街口建起烈士纪念亭,长治县委及全村村民立碑刻石以缅怀烈士的英勇事迹。碑文这样写道:何启明为完成民族革命,消灭日寇,实现民主政治,建立独立自由和幸福富强的新中国,奋不顾身,宁死不屈。被捕后虽遭严刑拷打,仍神色不变。临刑前高呼中国共产党万岁,慷慨就义,年仅29岁。为有牺牲多壮志,敢教日月换新天。何启明的一生虽然短暂,却如“闪电之迅疾,夏花之绚烂”。正像他的名字一样,他用闪耀的光芒,驱散黎明前的黑暗。他和成千上万的革命先烈一样,用自己的生命和鲜血,开创出了一个红彤彤的、充满光明的新天地。(来源:长治日报 记者李中印

原标题:何启明:用生命换取光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