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行抗战期间左权与朱德和彭德怀的革命往事
发布时间: 2020-05-11   |  来源: 长治市情网
 
分享到:

图为:左权(左二)等八路军将领在太行山上

“红日照遍了东方,自由之神在纵情歌唱……”每当那首《在太行山上》唱响,人们的思绪总会被带回到太行抗战的峥嵘岁月,带回到七八十年前为了中华民族浴血奋战的那一代爱国者身边。在太行山这片哺育华夏先民的古老土地上,无数八路军将士洒尽了自己最后一滴鲜血,其中就有抗战中牺牲的八路军最高将领——左权。70多年过去了,左权将军的英名被一代又一代中国人铭记,他和毛泽东、朱德、彭德怀等那个时代的历史巨人的故事,也如十字岭脚下的清漳河水,绵延不绝流向远方……

“山之上,国有殇”

1942年5月,日军以5万兵力对冀中地区进行大“扫荡”,并组织两支“挺进队”,妄图一举摧毁八路军总部并刺杀彭德怀、刘伯承、左权、邓小平等八路军高级指挥员。5月22日开始,大批日军向八路军总部周边的辽县(今左权县)、和顺、武安、襄垣、潞城等地扑来。面对正在形成合围之势的敌人,彭德怀和左权、罗瑞卿等决定充分利用附近沟壑纵横、地形复杂的特点,以小股部队在辽县麻田十字岭牵制敌人并掩护主力部队和八路军总部机关分北、西、南三路突围。为了让战友尽快脱离险境,彭德怀命令:左权率领总部和北方局向西北方向突围,罗瑞卿率领野战政治部向东突围。左权却打断彭德怀的话:“您是司令……总部不能没有您,没有您就没有总部了!您先冲出去,我来掩护!”然而谁知,左权将军这句“掩护”竟成了永诀。5月25日,罗瑞卿、杨立三等已经突围成功。眼看敌人的包围圈正在收拢,左权强令警卫战士把彭德怀扶上马送走,把安全突围的最后机会留给了彭德怀和其他战友们,自己随后带领一个100多人的干部连突围。这个临时组织起来的队伍中有女译电员、医护人员和伤员等非战斗人员,队伍还护送着八路军的机要文件,走不快。下午3点左右,突围部队终于突破层层阻碍来到最后一个封锁口前。面对敌人密集的火力,左权走在队伍最前面,高声提醒大家:“你们都趴下,我过去没有事你们再走!”然而就在这时,3颗炮弹先后在附近爆炸,几块弹片击中了左权的头部和腹部——他先是挣扎着站了起来,但随后又永远地倒了下去……冲锋的呐喊声还在峪中回荡,左权将军已献出了自己年轻的生命。麻田十字岭成为左权将军殉难的地方。

图为:朱德、左权(右二)、徐肖冰等人合影

1946年邯郸刚解放,毛泽东就批准建立了以左权墓和左权纪念馆为中心的晋冀鲁豫烈士陵园。次年春,朱德也为陵园捐献了个人积蓄。负责管理烈士陵园的职工们用此款修建一座石桥,这就是左权将军纪念馆门前的“朱德桥”。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毛泽东还曾在结束考察回京的路上,专程下车来这里祭扫烈士墓,寄托对左权将军的哀思。

图为:1938年3月24日,朱德、彭德怀在沁县小东岭主持召开国共两党军队高级将领军事会议(右一为左权)

1952年的儿童节,左权将军遗孤、12岁的左太北随北京八一小学学生代表给毛主席献花。毛泽东一一询问孩子们的个人情况。问到左太北时:“你叫什么名字?”她答:“叫太北。”他问:“为什么叫太北呢?”她答:“是我爸爸起的名字,我生在太行山的北边。”他问:“你的爸爸?”她答:“我爸爸是左权。”他伸出手去,把她的小手紧紧握在自己一双大手中,许久没有说话。沉默良久,他郑重地拉着她的小手合影留念。这张照片至今还珍藏在左太北的相册中。

图为:1952年儿童节,毛泽东与左太北合影

1957年,左太北正上中学,住在彭德怀家。一天彭德怀对左太北提起左权将军殉难时的一个细节:据当事人回忆,在第一发炮弹落下之后会有极短的间隔用来避险,有着丰富军事知识和战斗经验的左权将军很清楚很快将有更多的炮弹,但是这位留苏归国12年来未曾离开部队的硬汉,最后关头仍然没离开战友半步!

一个富有温情的英雄

说起左太北,我们又能牵出一段与那个年代的硝烟弥漫、流血牺牲似乎格格不入的温馨往事。其中,最令人感动的大概是太行抗战期间左权与朱德和彭德怀之间的几则往事。

卢沟桥事变爆发后第二天,左权就和彭德怀、贺龙、刘伯承等代表全体红军将士致电国民政府,请缨杀敌。8月25日洛川会议结束时,中共中央军委发布了中国工农红军改编为国民革命军的命令,红军前敌总指挥部改为八路军总指挥部,总指挥朱德,副总指挥彭德怀,参谋长叶剑英,政治部主任任弼时,副参谋长左权,政治部副主任邓小平。

而同样是在卢沟桥事变爆发后不久,出生在北平的20岁姑娘刘志兰来到延安,和那个时代的不少进步青年一起加入了革命队伍。1939年,刘志兰随中央巡视团来到太行山八路军总部,这个既漂亮又工作出色的姑娘很快引起了大家的注意。朱德夫人康克清觉得刘志兰“可算女同志中的佼佼者”,把她介绍给左权最合适。她找到左权一聊,发现左权也正中意她。热心的朱老总得知后亲自找到刘志兰,发现她“对左权也有好印象”。刘志兰一时还有些腼腆,和左权见面聊过后,又征求了康克清和彭德怀夫人、自己在北平时的同学浦安修的意见之后,便与左权结婚了。4月16日,朱德和康克清、彭德怀和浦安修,以及许多战友都参加了左权和刘志兰的婚礼,喜气洋洋,十分热闹。

图为:左权和刘志兰为朱德寿辰手书的献颂诗(部分)

这年的12月16日是朱德54岁寿辰。当天傍晚武乡县王家峪八路军总部驻地举行庆祝大会。朱老总在经久不息的掌声中讲话,回顾了自己从青年时代起成长、学习和革命的道路,勉励大家为中华民族彻底解放而奋斗。左权和刘志兰共同写了一首祝寿新诗——《献给我们的朱总司令》,开头即写道:“总司令,你生于半殖民地半封建的社会里,几十年来你为摧毁它而不倦地奋斗着,在你的后面有千千万万的人群,跟随着你开辟的道路迈进,你是中华民族中国人民解放的旗帜!”这应该是两位新人对这位德高望重的总司令、老战友兼媒人的最好感谢和祝福。1940年5月27日,左权与刘志兰的女儿在武乡县八路军总部和平卫生院降生。平时不苟言笑的彭德怀见小家伙非常可爱,便笑着向刘志兰建议:刘伯承师长的孩子叫刘太行,我看是很有点纪念意义啊!你的小女孩就叫左太北吧!左权听说后表示赞同,便给女儿起了这个名字。尽管当时条件艰苦,小女孩降生后还是得到了无微不至的关爱。据曾任牺盟会总会干事、特派员,晋东南农民救国总会常委、组织部副部长黎颖回忆,1940年从沁源县回辽县的途中,路过王家峪八路军总部时,去看望康克清,她“当时正在刘志兰处帮她煮猪蹄子,刘志兰刚生了左太北,还没满月”。一个月前朱德还把将士们送给自己的寿幛送给了刘志兰作为其产女的贺礼,而孩子的襁褓正是用朱老总的寿幛改制的。这就是那个年代革命战友之间的情谊。

图为:左权一家人

1940年8月底,闻名中外的八路军“百团大战”正式展开。由于前线战事紧张,左权不得不辞别刚刚3个月大的左太北,左太北随母亲回到了延安。而这一别竟是永诀。母女俩临出发时,一家人照了一张合影,这也是左权将军一生中最后的温馨回忆。

今天,左权将军有10余封家书流传于世。左权作为军人,是那个时代千千万万热血男儿、革命志士中的一员,把矢志救国的决心化作铿锵文字;但同时他也是儿子,是温柔的丈夫和慈爱的父亲,他的心中也涌动着温情。1942年5月22日,他深情地写道:“在闲游与独坐中,有时总仿佛有你及北北与我在一块玩着、谈着。特别是北北非常调皮,一时在地下,一时爬着妈妈怀里,又由妈妈怀里转到爸爸怀里来,闹个不休,真是快乐……志兰!亲爱的,别时容易见时难。分离廿一个月了,何日相聚,念念,念念。”就在写下这封信后的第3天,左权将军把年轻的生命定格在十字岭上。

“誓为左权将军报仇”

十字岭一役,突围部队伤亡惨重。负责掩护的一二九师七六九团一营三连指战员化悲痛为力量,在和当地民兵会合之后,毅然决定打击十字岭附近的苏亭地区日军临时运输线。得知部队弹药快要打光了,当地民兵自发送来弹药,乡亲们还给战士们送来野韭菜包子,鼓舞战士们要打一场翻身仗!得到彭德怀的批准后,5月30日,七六九团一营教导员王亚朴与三连长兼连党支部书记李长林、副连长李基中指挥三连和当地民兵在苏亭镇一带打响了伏击战。战士们把满腔怒火变为倾泻的子弹,在这场持续仅20分钟的伏击战中,以阵亡1人的代价毙伤日军140余人,缴获了大量枪支弹药和骡马牲畜。战后,刘伯承、邓小平通令表扬:“这是军民结合以极少代价换取大的胜利的一次模范战斗。”朱德号召大家:“我们向左权同志不朽的英灵宣誓:一定要坚持华北抗战到底!一定要把日寇赶出中国去!一定要达到解放中华民族和中国人民的目的!”他怀着悲痛,在《悼左权同志》中写下了“太行浩气传千古,留得清漳吐血花”的名句。

左权将军壮烈牺牲的消息传开后,为了永远铭记将军,各地纷纷请求用将军的名字命名家乡这片美丽的土地。英雄在哪里倒下,哪里的土地就会因他的名字而光荣!1942年9月18日,中共辽县县委、县政府举行纪念“九一八”11周年暨辽县易名典礼,正式将辽县易名为左权县。会上,八路军指战员和干部群众5000余人唱起了自发创作的《左权将军之歌》,现场军民无不动容。10月10日,在八路军为左权将军举行的公葬仪式上,与左权同志长期并肩战斗的彭德怀写下了《左权同志碑志》,其中两句令人动容:“露冷风凄,恸失全民优秀之指挥;隆冢丰碑,永昭坚贞不拔之毅魄。”(来源:长治市情网)

原标题:太行浩气传千古——左权与毛泽东、朱德、彭德怀的革命情谊


[编辑:马松]

  相关链接
· 死神拒绝接受她——记女红军王志成的一段经历
· 省军区第四干休所老红军马志选迎百岁生辰
· 亮相春晚:98岁老红军是咱地道原平人
· 老红军刘籍甫百岁寿辰收到战友祝福
· 胡世贵:百岁老红军 坚持着属于他的中国梦
关于我们 | 联系电话:0355-2113499    投稿邮箱:jz9909 @ 163.com
本网站由黄河新闻网版权所有  晋ICP备06001850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晋B2-20060016
广告经营许可注册:1401001304387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407189
晋公网安备14010602060069
黄河新闻网 > 长治频道 >  红色
太行抗战期间左权与朱德和彭德怀的革命往事

图为:左权(左二)等八路军将领在太行山上

“红日照遍了东方,自由之神在纵情歌唱……”每当那首《在太行山上》唱响,人们的思绪总会被带回到太行抗战的峥嵘岁月,带回到七八十年前为了中华民族浴血奋战的那一代爱国者身边。在太行山这片哺育华夏先民的古老土地上,无数八路军将士洒尽了自己最后一滴鲜血,其中就有抗战中牺牲的八路军最高将领——左权。70多年过去了,左权将军的英名被一代又一代中国人铭记,他和毛泽东、朱德、彭德怀等那个时代的历史巨人的故事,也如十字岭脚下的清漳河水,绵延不绝流向远方……

“山之上,国有殇”

1942年5月,日军以5万兵力对冀中地区进行大“扫荡”,并组织两支“挺进队”,妄图一举摧毁八路军总部并刺杀彭德怀、刘伯承、左权、邓小平等八路军高级指挥员。5月22日开始,大批日军向八路军总部周边的辽县(今左权县)、和顺、武安、襄垣、潞城等地扑来。面对正在形成合围之势的敌人,彭德怀和左权、罗瑞卿等决定充分利用附近沟壑纵横、地形复杂的特点,以小股部队在辽县麻田十字岭牵制敌人并掩护主力部队和八路军总部机关分北、西、南三路突围。为了让战友尽快脱离险境,彭德怀命令:左权率领总部和北方局向西北方向突围,罗瑞卿率领野战政治部向东突围。左权却打断彭德怀的话:“您是司令……总部不能没有您,没有您就没有总部了!您先冲出去,我来掩护!”然而谁知,左权将军这句“掩护”竟成了永诀。5月25日,罗瑞卿、杨立三等已经突围成功。眼看敌人的包围圈正在收拢,左权强令警卫战士把彭德怀扶上马送走,把安全突围的最后机会留给了彭德怀和其他战友们,自己随后带领一个100多人的干部连突围。这个临时组织起来的队伍中有女译电员、医护人员和伤员等非战斗人员,队伍还护送着八路军的机要文件,走不快。下午3点左右,突围部队终于突破层层阻碍来到最后一个封锁口前。面对敌人密集的火力,左权走在队伍最前面,高声提醒大家:“你们都趴下,我过去没有事你们再走!”然而就在这时,3颗炮弹先后在附近爆炸,几块弹片击中了左权的头部和腹部——他先是挣扎着站了起来,但随后又永远地倒了下去……冲锋的呐喊声还在峪中回荡,左权将军已献出了自己年轻的生命。麻田十字岭成为左权将军殉难的地方。

图为:朱德、左权(右二)、徐肖冰等人合影

1946年邯郸刚解放,毛泽东就批准建立了以左权墓和左权纪念馆为中心的晋冀鲁豫烈士陵园。次年春,朱德也为陵园捐献了个人积蓄。负责管理烈士陵园的职工们用此款修建一座石桥,这就是左权将军纪念馆门前的“朱德桥”。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毛泽东还曾在结束考察回京的路上,专程下车来这里祭扫烈士墓,寄托对左权将军的哀思。

图为:1938年3月24日,朱德、彭德怀在沁县小东岭主持召开国共两党军队高级将领军事会议(右一为左权)

1952年的儿童节,左权将军遗孤、12岁的左太北随北京八一小学学生代表给毛主席献花。毛泽东一一询问孩子们的个人情况。问到左太北时:“你叫什么名字?”她答:“叫太北。”他问:“为什么叫太北呢?”她答:“是我爸爸起的名字,我生在太行山的北边。”他问:“你的爸爸?”她答:“我爸爸是左权。”他伸出手去,把她的小手紧紧握在自己一双大手中,许久没有说话。沉默良久,他郑重地拉着她的小手合影留念。这张照片至今还珍藏在左太北的相册中。

图为:1952年儿童节,毛泽东与左太北合影

1957年,左太北正上中学,住在彭德怀家。一天彭德怀对左太北提起左权将军殉难时的一个细节:据当事人回忆,在第一发炮弹落下之后会有极短的间隔用来避险,有着丰富军事知识和战斗经验的左权将军很清楚很快将有更多的炮弹,但是这位留苏归国12年来未曾离开部队的硬汉,最后关头仍然没离开战友半步!

一个富有温情的英雄

说起左太北,我们又能牵出一段与那个年代的硝烟弥漫、流血牺牲似乎格格不入的温馨往事。其中,最令人感动的大概是太行抗战期间左权与朱德和彭德怀之间的几则往事。

卢沟桥事变爆发后第二天,左权就和彭德怀、贺龙、刘伯承等代表全体红军将士致电国民政府,请缨杀敌。8月25日洛川会议结束时,中共中央军委发布了中国工农红军改编为国民革命军的命令,红军前敌总指挥部改为八路军总指挥部,总指挥朱德,副总指挥彭德怀,参谋长叶剑英,政治部主任任弼时,副参谋长左权,政治部副主任邓小平。

而同样是在卢沟桥事变爆发后不久,出生在北平的20岁姑娘刘志兰来到延安,和那个时代的不少进步青年一起加入了革命队伍。1939年,刘志兰随中央巡视团来到太行山八路军总部,这个既漂亮又工作出色的姑娘很快引起了大家的注意。朱德夫人康克清觉得刘志兰“可算女同志中的佼佼者”,把她介绍给左权最合适。她找到左权一聊,发现左权也正中意她。热心的朱老总得知后亲自找到刘志兰,发现她“对左权也有好印象”。刘志兰一时还有些腼腆,和左权见面聊过后,又征求了康克清和彭德怀夫人、自己在北平时的同学浦安修的意见之后,便与左权结婚了。4月16日,朱德和康克清、彭德怀和浦安修,以及许多战友都参加了左权和刘志兰的婚礼,喜气洋洋,十分热闹。

图为:左权和刘志兰为朱德寿辰手书的献颂诗(部分)

这年的12月16日是朱德54岁寿辰。当天傍晚武乡县王家峪八路军总部驻地举行庆祝大会。朱老总在经久不息的掌声中讲话,回顾了自己从青年时代起成长、学习和革命的道路,勉励大家为中华民族彻底解放而奋斗。左权和刘志兰共同写了一首祝寿新诗——《献给我们的朱总司令》,开头即写道:“总司令,你生于半殖民地半封建的社会里,几十年来你为摧毁它而不倦地奋斗着,在你的后面有千千万万的人群,跟随着你开辟的道路迈进,你是中华民族中国人民解放的旗帜!”这应该是两位新人对这位德高望重的总司令、老战友兼媒人的最好感谢和祝福。1940年5月27日,左权与刘志兰的女儿在武乡县八路军总部和平卫生院降生。平时不苟言笑的彭德怀见小家伙非常可爱,便笑着向刘志兰建议:刘伯承师长的孩子叫刘太行,我看是很有点纪念意义啊!你的小女孩就叫左太北吧!左权听说后表示赞同,便给女儿起了这个名字。尽管当时条件艰苦,小女孩降生后还是得到了无微不至的关爱。据曾任牺盟会总会干事、特派员,晋东南农民救国总会常委、组织部副部长黎颖回忆,1940年从沁源县回辽县的途中,路过王家峪八路军总部时,去看望康克清,她“当时正在刘志兰处帮她煮猪蹄子,刘志兰刚生了左太北,还没满月”。一个月前朱德还把将士们送给自己的寿幛送给了刘志兰作为其产女的贺礼,而孩子的襁褓正是用朱老总的寿幛改制的。这就是那个年代革命战友之间的情谊。

图为:左权一家人

1940年8月底,闻名中外的八路军“百团大战”正式展开。由于前线战事紧张,左权不得不辞别刚刚3个月大的左太北,左太北随母亲回到了延安。而这一别竟是永诀。母女俩临出发时,一家人照了一张合影,这也是左权将军一生中最后的温馨回忆。

今天,左权将军有10余封家书流传于世。左权作为军人,是那个时代千千万万热血男儿、革命志士中的一员,把矢志救国的决心化作铿锵文字;但同时他也是儿子,是温柔的丈夫和慈爱的父亲,他的心中也涌动着温情。1942年5月22日,他深情地写道:“在闲游与独坐中,有时总仿佛有你及北北与我在一块玩着、谈着。特别是北北非常调皮,一时在地下,一时爬着妈妈怀里,又由妈妈怀里转到爸爸怀里来,闹个不休,真是快乐……志兰!亲爱的,别时容易见时难。分离廿一个月了,何日相聚,念念,念念。”就在写下这封信后的第3天,左权将军把年轻的生命定格在十字岭上。

“誓为左权将军报仇”

十字岭一役,突围部队伤亡惨重。负责掩护的一二九师七六九团一营三连指战员化悲痛为力量,在和当地民兵会合之后,毅然决定打击十字岭附近的苏亭地区日军临时运输线。得知部队弹药快要打光了,当地民兵自发送来弹药,乡亲们还给战士们送来野韭菜包子,鼓舞战士们要打一场翻身仗!得到彭德怀的批准后,5月30日,七六九团一营教导员王亚朴与三连长兼连党支部书记李长林、副连长李基中指挥三连和当地民兵在苏亭镇一带打响了伏击战。战士们把满腔怒火变为倾泻的子弹,在这场持续仅20分钟的伏击战中,以阵亡1人的代价毙伤日军140余人,缴获了大量枪支弹药和骡马牲畜。战后,刘伯承、邓小平通令表扬:“这是军民结合以极少代价换取大的胜利的一次模范战斗。”朱德号召大家:“我们向左权同志不朽的英灵宣誓:一定要坚持华北抗战到底!一定要把日寇赶出中国去!一定要达到解放中华民族和中国人民的目的!”他怀着悲痛,在《悼左权同志》中写下了“太行浩气传千古,留得清漳吐血花”的名句。

左权将军壮烈牺牲的消息传开后,为了永远铭记将军,各地纷纷请求用将军的名字命名家乡这片美丽的土地。英雄在哪里倒下,哪里的土地就会因他的名字而光荣!1942年9月18日,中共辽县县委、县政府举行纪念“九一八”11周年暨辽县易名典礼,正式将辽县易名为左权县。会上,八路军指战员和干部群众5000余人唱起了自发创作的《左权将军之歌》,现场军民无不动容。10月10日,在八路军为左权将军举行的公葬仪式上,与左权同志长期并肩战斗的彭德怀写下了《左权同志碑志》,其中两句令人动容:“露冷风凄,恸失全民优秀之指挥;隆冢丰碑,永昭坚贞不拔之毅魄。”(来源:长治市情网)

原标题:太行浩气传千古——左权与毛泽东、朱德、彭德怀的革命情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