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后”小伙3次遇挫不断念一心祭拜魏拯民
发布时间: 2019-11-12   |  来源: 史志山西   |  编辑: 邢璐霞   |  责任编辑: 肖贵海
 
分享到:

编者按:本文作者是一位1991年出生的民间抗日战争史研究者,年纪虽轻,却已自费研究抗战十多年,且成绩不菲。从他的身上,我们看到90后年轻一代的另一种追“星”。从他的文章中,我们感受到民族英雄、共产党人优秀精神品质气贯长虹、永留天地的精神力量!

图为:在日军焚毁将军遗体的松树下祭拜

直到现在,在山西,包括烈士的故乡,说起魏拯民,很多人都会一头雾水,不知其为何人。我第一次听到这个名字的时候是6岁。说来也巧,因为家庭原因,我从小就对抗日战争历史感兴趣,只要是与其相关的事情我都会仔细倾听。一日,正巧遇到住在楼上的关爷爷(后来才知道他是魏拯民弟弟),他与我外祖父在一个工厂上班,住得又近,两家交往频繁,关系融洽。那日他刚好无事,便给我讲了魏拯民的故事,最后遗憾地告诉我,他还从未去吉林祭拜过。当时,魏拯民这个名字就深深刻在我脑海中。

2005年,在太原南宫,我看到一本讲魏拯民的小册子,20世纪50年代由东北烈士纪念馆出版。虽然售价不菲,但最终我还是买下了。书一到手,我便如饥似渴细细阅读,遇到不懂的字就查字典,终于用几天时间读完此书。这是我有生以来读的第一本专门写魏拯民的书籍,精心保存了14年,直至今年才将此书赠送魏拯民将军的孙子关玉富。

我经常去找关爷爷了解魏拯民的事迹。有一天,他笑着跟我说他已经被我挖光了,再无新内容可讲,并对我说:“往后你有机会一定要去他的殉国地看看。”当时我以为这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便毫不犹豫答应下来。

从此以后我对魏拯民产生了极其浓厚的兴趣。2010年,我首次在屯留县王村参观他的故居,想象着他在故乡参加革命的情形。在太原读书时,还到他曾经读书的旧址追忆他在太原的革命活动。有关魏拯民的书籍和资料收集得越来越多,我对魏拯民将军的了解也越来越深。

随着年龄增长,去魏拯民将军牺牲地拜祭的愿望越来越强烈。终于在2017年10月,我被吉林省磐石市邀请参加东北抗日联军第一军研讨会。在此期间,转道去往吉林市北山魏拯民纪念馆祭拜魏拯民将军,并得知魏拯民将军坟墓原在桦甸县夹皮沟,后来才迁到吉林市。虽在将军墓前祭拜了将军,但他的牺牲地必须去看看,当下我便坐车去往桦甸市夹皮沟。下车后,兴冲冲地打听怎么去魏拯民牺牲地,一连问过几个人都连连摇头,直到有个人说给他800元可以带我去,因为那个地方太偏僻,得步行大半天,一般人是不愿意去的。听他这么说,有些不相信他的话,又向别人打听,结果跟那人所说一样。把钱包里的钱数过一遍,若是去牺牲地,回去路费就不够,我望着夹皮沟东边的茫茫林海,到眼前却无法前往,只好怅然而返。

2018年9月,我有幸被邀请参加磐石第二届研讨会。吸取前次的教训,这回带足路费,会后直奔夹皮沟。下车后从镇子西边逐步往东走,遇人就问路,后来有些口渴,准备去商店买水,一摸口袋,糟糕,钱包不见了!幸好还有些许零钱和银行卡在提包里,无奈只得返回桦甸市,想再返回,可惜请假时间已到,还需回去销假,无奈只能返回工作地。第二次又是无功而返……

今年10月,我到长春参加魏拯民将军研讨会,关玉富叔叔得知我两去魏拯民牺牲地而不成,便与屯留县政协的同志商量带我一起去。散会后关叔叔让我与屯留县的同志一道前往牺牲地祭拜,但是我因故无法成行。我的心情一度跌落到谷底,难道与魏拯民将军牺牲地这么没有缘分?连续三次遇挫受阻。此时,不由想起前辈研究者1957年、1960年、1961年三次勘查,第三次终于在吕英俊和当地群众帮助下找到魏拯民将军遗骨的往事。本以为过去这么多年,去他的牺牲地,应该很容易,结果仍然困难重重。

这次无论如何都要去魏拯民牺牲地祭拜! 鉴于前两次没有向导,我请求朋友帮我联系一名向导,几天后终于成行,我和其他几个人一同前往将军牺牲地祭拜。临行前我激动得一整夜没有合眼,10多年的梦终于圆了!

那天清晨我们与向导步行上山,山上树木茂盛,走几步就看不清附近的人,一路爬山越沟,走走停停,沿着山脊一直往前走,草木茂盛,沟岔不少。看来当地人所言不虚,必须得有向导,否则到不了魏拯民将军牺牲地。大概一小时后,终于看到魏拯民将军的墓碑就在眼前,紧跑几步,终于到达他的牺牲地!在附近,我看到了他曾居住过的密营,看到了他的遗体被日军焚烧的地方,看到了他的儿子关明珠曾经取一壶泉水带给山西亲人的泉眼。我在此默哀,默默地流泪,祭拜魏拯民将军英魂!望着周边的树被剥光皮,想是当年抗联战士用来果腹了吧,将军也一定吃了这树皮。望着他居住过的密营,在最后那个大雪飘飘的日子,疾病缠身的他仍然在写送交中央的文件,最后在1941年1月20日与世长辞。但是,将军死后日军仍然不放过他,竟然残忍割下他的头颅拿到桦甸示众,尸体扔在原地被焚烧,日军的残暴真是令人发指!将军在烈火中得到永生!英魂永存!

魏拯民将军殉国已经80年,将军牺牲地已变成永久的纪念地。我们在沉重悼念将军的同时,也为将军崇高的人格、顽强的斗志、高尚的爱国情操所感动,敬佩将军捐躯赴国难、视死忽如归的浩然正气!现在可以告慰将军的是:将军当年为之奋斗的伟大理想早已实现,国家繁荣昌盛、蒸蒸日上,逐步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以崭新的面貌自立于世界民族之林!(来源:史志山西)

原标题:三次遇挫不断念,一心祭拜魏拯民



  相关链接
· 《魏拯民》“引爆”长治
· 新编上党落子现代戏《魏拯民》“引爆”长治
· 屯留抗联英雄魏拯民:黑土长存太行魂
关于我们 | 联系电话:0355-2113499    投稿邮箱:jz9909 @ 163.com
本网站由黄河新闻网版权所有  晋ICP备06001850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晋B2-20060016
广告经营许可注册:1401001304387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407189
晋公网安备14010602060069
黄河新闻网 > 长治频道 >  红色
“90后”小伙3次遇挫不断念一心祭拜魏拯民

编者按:本文作者是一位1991年出生的民间抗日战争史研究者,年纪虽轻,却已自费研究抗战十多年,且成绩不菲。从他的身上,我们看到90后年轻一代的另一种追“星”。从他的文章中,我们感受到民族英雄、共产党人优秀精神品质气贯长虹、永留天地的精神力量!

图为:在日军焚毁将军遗体的松树下祭拜

直到现在,在山西,包括烈士的故乡,说起魏拯民,很多人都会一头雾水,不知其为何人。我第一次听到这个名字的时候是6岁。说来也巧,因为家庭原因,我从小就对抗日战争历史感兴趣,只要是与其相关的事情我都会仔细倾听。一日,正巧遇到住在楼上的关爷爷(后来才知道他是魏拯民弟弟),他与我外祖父在一个工厂上班,住得又近,两家交往频繁,关系融洽。那日他刚好无事,便给我讲了魏拯民的故事,最后遗憾地告诉我,他还从未去吉林祭拜过。当时,魏拯民这个名字就深深刻在我脑海中。

2005年,在太原南宫,我看到一本讲魏拯民的小册子,20世纪50年代由东北烈士纪念馆出版。虽然售价不菲,但最终我还是买下了。书一到手,我便如饥似渴细细阅读,遇到不懂的字就查字典,终于用几天时间读完此书。这是我有生以来读的第一本专门写魏拯民的书籍,精心保存了14年,直至今年才将此书赠送魏拯民将军的孙子关玉富。

我经常去找关爷爷了解魏拯民的事迹。有一天,他笑着跟我说他已经被我挖光了,再无新内容可讲,并对我说:“往后你有机会一定要去他的殉国地看看。”当时我以为这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便毫不犹豫答应下来。

从此以后我对魏拯民产生了极其浓厚的兴趣。2010年,我首次在屯留县王村参观他的故居,想象着他在故乡参加革命的情形。在太原读书时,还到他曾经读书的旧址追忆他在太原的革命活动。有关魏拯民的书籍和资料收集得越来越多,我对魏拯民将军的了解也越来越深。

随着年龄增长,去魏拯民将军牺牲地拜祭的愿望越来越强烈。终于在2017年10月,我被吉林省磐石市邀请参加东北抗日联军第一军研讨会。在此期间,转道去往吉林市北山魏拯民纪念馆祭拜魏拯民将军,并得知魏拯民将军坟墓原在桦甸县夹皮沟,后来才迁到吉林市。虽在将军墓前祭拜了将军,但他的牺牲地必须去看看,当下我便坐车去往桦甸市夹皮沟。下车后,兴冲冲地打听怎么去魏拯民牺牲地,一连问过几个人都连连摇头,直到有个人说给他800元可以带我去,因为那个地方太偏僻,得步行大半天,一般人是不愿意去的。听他这么说,有些不相信他的话,又向别人打听,结果跟那人所说一样。把钱包里的钱数过一遍,若是去牺牲地,回去路费就不够,我望着夹皮沟东边的茫茫林海,到眼前却无法前往,只好怅然而返。

2018年9月,我有幸被邀请参加磐石第二届研讨会。吸取前次的教训,这回带足路费,会后直奔夹皮沟。下车后从镇子西边逐步往东走,遇人就问路,后来有些口渴,准备去商店买水,一摸口袋,糟糕,钱包不见了!幸好还有些许零钱和银行卡在提包里,无奈只得返回桦甸市,想再返回,可惜请假时间已到,还需回去销假,无奈只能返回工作地。第二次又是无功而返……

今年10月,我到长春参加魏拯民将军研讨会,关玉富叔叔得知我两去魏拯民牺牲地而不成,便与屯留县政协的同志商量带我一起去。散会后关叔叔让我与屯留县的同志一道前往牺牲地祭拜,但是我因故无法成行。我的心情一度跌落到谷底,难道与魏拯民将军牺牲地这么没有缘分?连续三次遇挫受阻。此时,不由想起前辈研究者1957年、1960年、1961年三次勘查,第三次终于在吕英俊和当地群众帮助下找到魏拯民将军遗骨的往事。本以为过去这么多年,去他的牺牲地,应该很容易,结果仍然困难重重。

这次无论如何都要去魏拯民牺牲地祭拜! 鉴于前两次没有向导,我请求朋友帮我联系一名向导,几天后终于成行,我和其他几个人一同前往将军牺牲地祭拜。临行前我激动得一整夜没有合眼,10多年的梦终于圆了!

那天清晨我们与向导步行上山,山上树木茂盛,走几步就看不清附近的人,一路爬山越沟,走走停停,沿着山脊一直往前走,草木茂盛,沟岔不少。看来当地人所言不虚,必须得有向导,否则到不了魏拯民将军牺牲地。大概一小时后,终于看到魏拯民将军的墓碑就在眼前,紧跑几步,终于到达他的牺牲地!在附近,我看到了他曾居住过的密营,看到了他的遗体被日军焚烧的地方,看到了他的儿子关明珠曾经取一壶泉水带给山西亲人的泉眼。我在此默哀,默默地流泪,祭拜魏拯民将军英魂!望着周边的树被剥光皮,想是当年抗联战士用来果腹了吧,将军也一定吃了这树皮。望着他居住过的密营,在最后那个大雪飘飘的日子,疾病缠身的他仍然在写送交中央的文件,最后在1941年1月20日与世长辞。但是,将军死后日军仍然不放过他,竟然残忍割下他的头颅拿到桦甸示众,尸体扔在原地被焚烧,日军的残暴真是令人发指!将军在烈火中得到永生!英魂永存!

魏拯民将军殉国已经80年,将军牺牲地已变成永久的纪念地。我们在沉重悼念将军的同时,也为将军崇高的人格、顽强的斗志、高尚的爱国情操所感动,敬佩将军捐躯赴国难、视死忽如归的浩然正气!现在可以告慰将军的是:将军当年为之奋斗的伟大理想早已实现,国家繁荣昌盛、蒸蒸日上,逐步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以崭新的面貌自立于世界民族之林!(来源:史志山西)

原标题:三次遇挫不断念,一心祭拜魏拯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