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忆中的年味
发布时间: 2019-02-15   |  来源: 黄河新闻网长治频道   |  编辑: 张瑜   |  责任编辑: 肖贵海
 
分享到:

记忆中的年味是家人的温馨团聚;是杀鸡宰羊的欢腾景象;是大红灯笼高高挂起的氛围营造;是母亲蒸出的麦香花馍;是儿时的穿新衣、戴新帽……

(图片来源于网络)

时间是真相的记录者,也是岁月的镌刻者,更是记忆的书写者。随着时间年轮的慢慢滚动,记忆中的年味也在慢慢改变。

小时候的年是在期盼和倒数中迎接而来的。从腊月二十三开始就进入到了新年倒计时,“小年”这一天各家用蜜糖“祭灶王爷”,以此来讨个好兆头,祈求来年家中降福,喜事降临。那时我却浑然顾不得这些个“祈福仪式”的重要性,更为欣喜的是可以吃到自己喜欢的蜜糖,而也正是从吃了蜜糖开始,忙碌的年前准备也就此拉开序幕。

大扫除、置年货、炸丸子、蒸花馍,各项年前准备活动相继上演,而让我记忆最深的还是蒸花馍。

提前准备好的发酵面团,到了腊月二十八这一天就派上了用场,而我“独特爱好”也在这一天可以充分发挥出来,儿时没有电磁炉和其他的电器设备用来蒸花馍,只能是传统的生炉火,我的喜欢玩火天性也可以在这一天发挥的淋淋尽致。母亲也深知我的“爱好”,一早就招呼我起床生火。捡拾干材,准备引燃纸片,点火扇风,各道程序有序不乱进行。炉火烧的旺,花馍蒸出来才能又白又大,所以每次母亲蒸出花馍时总要对我夸上一番。后来吃花馍的时候,我也总是炫耀着自己的炉火烧的好。

而对蒸花馍的深刻记忆,却不单单只是烧炉火,更大的乐趣却是可以用面团捏出自己的想要动物与母亲蒸出的各种动物样式花馍一较高下,自己拿上一小揪面团发挥自己的想象空间,乌龟、恐龙、蛇各样奇特的动物在我手中任意捏造。母亲则是一把剪刀、一个梳子再加上那双灵巧的双手,羊、鸡、猪、鱼,各式造型的花馍就打造出来。而比赛结果总是以我的随意发挥败下阵来。

后来慢慢的长大,蒸花馍这一年前活动不知在哪年已经停止了,自己的爱玩火习惯也慢慢的消失不见了,拿面团捏造各种奇特动物造型的乐趣也就随之消逝了。各种年前的准备活动也变得不再那么繁琐重要,而年的味道却也慢慢的变淡了。(作者:李政)



  相关链接
· 金所军与“沁源老乡”一起过年共谋发展大计
· 暖心!上海长治携手送“流浪人员”回家过年
· 好消息!山西籍外出务工人员可免费乘车回家过年
· 潞安集团常村煤矿刘力源:即使“单着”也要回家过年
· 长治人,过年这些习俗,你知道多少?
关于我们 | 联系电话:0355-2113499    投稿邮箱:jz9909 @ 163.com
本网站由黄河新闻网版权所有  晋ICP备06001850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晋B2-20060016
广告经营许可注册:1401001304387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407189
晋公网安备140106020600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