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子县《雪川稿》沉寂百年再问世
发布时间: 2018-12-11   |  来源: 上党晚报   |  编辑: 邢璐霞   |  责任编辑: 肖贵海
 
分享到:

《雪川稿》者,清乾隆时长子县举子祝奉琬之遗著也。只因《雪川稿》一书,后人又称祝奉琬为祝雪川者。然祝奉琬却不知自己为雪川也,因为《雪川稿》成书于清乾隆辛丑年(1781年),其时祝奉琬已过世38年之久。而一个过世近四十年的人还能被世人记起,大家还会把他的文章汇集刊刻成书,这其中又藏着多少我们所不知的故事呢?

《雪川稿》『序文』页(冯文止文)

祝奉琬其人其事

祝奉琬(1716—1743年),字荐玉,长子县北流村人(今属丹朱镇)。少时读书勤勉,遍访名师,先后受业于忻州崔乙轩、四川李缙云等。据清乾隆《长子县志》载:“其家贫好学,为文奥衍磅礴,中乾隆甲子乡魁,郡守李公最器重之”。关于祝奉琬的读书刻苦,当地民间至今流传着他“吃饼蘸墨汁”的故事。话说祝奉琬向来沉默寡言,严肃认真,只知昼夜苦读。一次,妻子做好饭准备叫他用餐,见其正坐在案前聚精会神地苦读,便不敢去打扰他读书,只得将盛饼的盘子和醋碟轻轻地放在案头,并示意让他用餐。但这时的祝奉琬双眼却依旧死死地盯着书本,只是随手拿起筷子夹起一块饼蘸着吃起来。他边看书,边吃饼,吃一口饼,蘸一下放在桌子上砚池里的墨汁。直到妻子第二次送饼,指着他满嘴的墨汁,他才如梦初醒。一个人能把墨汁当醋蘸着吃,足见其读书用功到什么程度了。

由于自幼刻苦笃学,祝奉琬很早便负文名。其“为文以发抒性灵为主,光明洞达,不为晦抝诡僻之实。善由浅入深、由小及大,始若不经渐而引人入胜。”其“作文苦心孤诣,如抽茧,如剥蕉,探之愈深,引之愈长。”所以当他就读于上党起文书院时,便很得当时太守李缙云(四川人)的赏识。

也许正是过早地被人器重,所以他免不了也会沉浸在自我的小世界里,虽“娇娇焉有空山鹤唳之风”,但在许多人眼里却是一种孤傲的表现。长子县文化学者王岳先生曾写过一篇《祝奉琬中举》的文章,其中便记述了祝奉琬两次赴省参加会试及去世后的一些情况:

祝奉琬第一次赴省参加乡试,遗憾未被录取。三年后,他第二次赴省参加乾隆甲子科乡试,主考大人阅卷后,发现其才学果然不凡,提名祝奉琬为乡试亚元。但当年八月乡试中举后不久,祝奉琬便积劳成疾,卧床不起,刚入冬便与世长辞了,死时仅二十七岁。他死后,李太守惊闻噩耗,悲痛欲绝,并悼以诗曰:“起文院静书堆案,熨斗台空雪满川”。祝奉琬之死,乡人也多为之惋惜。时长子著名诗人、书法家、同乡人冯士翘也作《悼祝奉琬》一诗:“荐玉文心别有天,癯形不及贾生年。巴江太守曾留句,熨斗台空雪满川。”以兹怀念。

冯士甄与《雪川稿》

在此必须介绍一下《雪川稿》的整理者即祝奉琬的同乡好友冯士甄。冯士甄,生卒年不详,自古陶,号静山。其父为雍正己酉举人、永宁学正冯寅清,其兄为著名书法家、诗人冯士翘。冯氏兄弟诗书闻名上党,时人无人不知。冯士甄为人之厚道正直。在其言传身教下,其后辈子孙也多为栋梁。纪晓岚当年曾拜访不就,只好以诗赠曰:“尘中手板嫌庸俗,未得高人一面回。及门士多成就尤,著者郎六皆进士。”从纪晓岚的诗中,我们也能看出当时冯士甄及其整个冯氏一门的影响力。

然而,在科考之路上,冯士甄却是一路坎坷。关于他的求仕之路,时壶关进士申瑶(字鹤翔,号南山氏,清乾隆五十四年预科进士,授兵部主事、员外郎、郎中,河南道监察御史,安徽卢州、安庆知府,调苏州知府,再调安徽芜湖兵备道,引疾归,年79岁卒)曾作过一篇《冯古陶先生传》,文章中记述:“先生自应童试,已能冠其曹试诸生,累高等。学使吕礼斋、曹剑亭亟赏之,举优行未就。应本省乡试十七次,屡荐不售。庚戌(1790年),乃成岁贡。风檐蹭蹬,齿宿才新。每酒阑灯灺,谈举业则色动眉宇;听鼓锁,院有伏波,据鞍之意亦其一生结习然也。戊午(1798年),应京兆试,赐副榜。庚申(1800年),赐举人。辛酉(1801年)会试,授国子监学正。春秋两闱,诏于制科外特霈殊恩,所以慰士之耄而有志者,积学耆年,先生殆不愧此选云。”冯士甄科考五十多年不第,直到七八十之年龄,才有幸赐得举人,并得一正八品的学官。与其兄冯士翘终生不第而言,他算是最终修成了正果。因此,同乡的祝奉琬竟能在二十七岁便高中举人,即便是英年早逝,在冯士甄内心,定视祝奉琬为学习之楷模的。所以,即便是在三十多年之后,当同乡朋辈提议收集整理祝奉琬之文章时,第一个响应的便是冯士甄了。《古陶先生传》一文中也有关于这方面的记载:“先生同邑祝孝廉荐玉,少才而殀,文稿多散佚,先生力为收罗,得付梓焉,生死交情迥出流辈,他不可具论也。”可见,这本《雪川集》背后,确实有着一段一对生死之交好友谱写的千古佳话。

冯士甄虽久试不第,但文章人品却是没得说。清乾隆《长子县志》曾选入其一首七律《精卫衔石》:“遗事山经岂遽讹,千秋有恨未消磨。西山磊磊无穷石,东海茫茫不尽波。尤见平沙飞白鸟,依然古庙坐仙娥。发鸠山外怀精卫,多少幽情托浩歌。”其中不仅写了发鸠山之自然风貌,更写出了精卫填海之无畏艰险。作为一位有情怀的诗人,作为一个重友谊的朋友,收集同里祝奉琬之遗稿,编篆《雪川集》,这也许就是冯士甄多年来的心愿。事实也证明,他不仅是祝奉琬遗稿的主要收集者,更花费了极大的精力去点拨、校对。《雪川集》成书之时,他又专门属文,解释定名为“雪川集”之缘由。

雪川者,谓故孝廉祝公荐玉也。荐玉之为雪川,亦不知其为雪川也。乾隆甲子,荐玉举于乡,即以是冬殁,年仅二十七。郡太守李公哭以诗有曰:“熨斗台空雪满川”,悲之也。今年辛丑,朋辈刻其遗稿,求所以号荐玉者不得,则以太守之哭之者为号,亦因其悲而悲之耳。虽然,而岂徒此哉。昔在陆放翁之诗曰:“一卷冰雪文,袖中常自携”文固取类于雪矣。荐玉邃于学而得天最优,胸次萤然无少凝滞,其殆聪明雪净者。与试展其文观之,结想虚空则镂雪也,吐辞名隽则啮雪也,抑扬婉转变化无端则流风而回雪也。苟其天假之年,日增月益,则谢赋所谓赋像,班形因方而为。遇圆而成壁者,不知又当何如也?兹荐玉往矣,雪之满川则无先后之异昔也。太守睹之而悲其人,今也吾侪对之而想其文,夫亦各有取尔也。然则荐玉则为雪川固宜。

冯文止与《雪川稿》

《雪川集》既成,时任廉山书院山长(即院长,由县教育界公推品学兼优的举人或进士担任)的冯文止欣然为之作序纪念。冯文止,生卒年不详,壶关县紫团乡(今属树掌镇)人,字子静,号东山。乾隆己卯(1759年)科解元,任平陆教谕。癸未(1763年)成进士,补河东运学教授,后辞官任职长子廉山书院。冯文止虽为壶关人,但他注定与长子有缘。当时,长子书法大师冯士翘与长治石匠常大中及冯文止三人结成挚友,互为手脚,素有上党“三绝”之誉。据说,不是冯文止的文章,冯士翘不书写,不是冯士翘的丹书,常大中不镌刻。特别是冯文止任职廉山山长后,“二冯”交往则更为密切。今架于壶关北大安村和南大安村之间的山谷上的大安桥,上立有《重建壶关县大安桥碑记》碑一通,即为“二冯”合作的实证之一。

冯文止在《雪川集》序中,很明显地流露出自己对很早便中举业的祝奉琬才情之钦佩和早逝之惋惜:“长子祝孝廉荐玉,工举子业,少每得其一艺,辄为称快,谓其善道人胸臆中语也巳。而荐玉以夭死,阅时既久,日渐湮灭,然时一忆之,犹恍惚心目间,欲为收其散佚无从物色,未尝不悲其命之不犹而文之不传于后也。”其文又谈到《雪川稿》收集编印的情况:“癸巳(1773年)督讲于廉山书院,往来老苍皆其同砚友,向索其文,则零落不能成帙,因相对嗟惜良久,众奋曰,此吾辈夙心也,当徐图之,终不负此死友。今年辛丑(1781年),搜积渐多至百有余首。家古陶为之补缺订讹,先录其优者四十首付梓,都人士争出资已助工费,盖距荐玉之亡已三十八年矣。”文中还高度评价了这种为亡友编纂遗著的行为:“古人有言,一贵一贱交情乃见交情,一死一生乃见交情。今荐玉之亡既久,而为之友者,犹能念其死,重其文,宝而藏之、爱而传之、补缀而剞劂之,好义而念故何其厚也。”又感叹于该文集面世之社会价值:“今众传刻其文读之者,皆淋漓感动如见其人,则荐玉至今不死矣。”并大赞“长子人士好义,念故能不忘死友者,其风足尚也。”通过阅读该序文,二百多年前发生在长子士子间搜旧文、做点校、筹印资的情形跃然纸上,感叹之余,更多的则是对那一代文化人的由衷敬畏。

结语

《雪川稿》历时8年而成,其所录的四十篇文章,无疑是优中选优,精中又精,不仅可称之为一部经典文集,更是一部研究科举制度的珍贵史料。虽然在今天对这类论说类文章已没于主流,但在整个科举时代,可以说其中篇篇都能称得上是科考范围,特别是文章中流溢出的亘古才气,加之又有冯士甄的点校和廉山书院山长冯文止的推荐,所以其成书之日,士子们即争相传阅,购买收藏者甚众。只可惜的是,近代以来,此书一度湮没,长子多位文化学者多年里探寻而不得。而直至今年夏日,我才有机会花重金从安徽一书友手中购得,如今书稿虽已残破不忍翻阅,但好在文字基本不缺,也算不幸中之万幸。现仅将《雪川稿》成书背后的人和事简述于上,并将二百多年前发生在长子士子间的这段佳话呈现于读者,权作抛砖引玉而矣。

此文参考长子王岳老师《祝奉琬中举》一文及清乾隆《长子县志》《壶关县志》等文献的部分内容。(来源:上党晚报郭存亭)

原标题:长子《雪川稿》,沉寂百年再问世



  相关链接
· 长子县:王全林深入部分乡镇督办环保问题整改落实情况
· 省级专家组对长子县精卫湖国家湿地公园验收评估
· 如何筹备长子县首届“金山银山文化旅游节”?县长赵永进划出重点
· 誓为警徽添光彩——记长子县公安局慈林派出所副所长李旭
· 长子县:相传是上古尧帝长子丹朱的封邑
关于我们 | 联系电话:0355-2113499    投稿邮箱:jz9909 @ 163.com
本网站由黄河新闻网版权所有  晋ICP备06001850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晋B2-20060016
广告经营许可注册:1401001304387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407189
晋公网安备140106020600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