戏窝儿:“爱看+爱唱+培养‘台柱子’”的村庄
发布时间: 2018-12-07   |  来源: 长子县新闻中心   |  编辑: 邢璐霞   |  责任编辑: 肖贵海
 
分享到:

什么是戏窝儿?所谓戏窝儿,是指过去的一个村庄里的村民们不但爱看戏,更爰唱戏,在农业生产的空闲时间就要自娱自乐登台唱两天,同时也曾经为本地的职业戏班培养和输送了几个小有名气的演职人员,成为当年戏班里的台柱子。人们把这样的村庄称为戏窝儿。戏窝人自娱自乐叫闹窝班或叫唱家生秧歌。戏窝人冬闲时学戏,正月里庆新春唱戏,有空随时随地练戏。仙翁山下的戏窝儿很多,主要有东峪、义合、青仁和崇仁等村子。在戏窝儿里的人们,女人爱看戏,男人爱唱戏,在饭市上边吃边说边听,热热闹闹。吃罢饭,不急于回家送碗,而是用筷子敲着碗沿叮叮当当做鼓板(点)唱开了上党落子:“参罢皇陵进昭阳,后跟兵部杨侍郎”,这是忠保国选场《二进宫》中的两句唱词。扛着锄头出了村,就亮开嗓子唱,边走边唱道:“打一仗败一仗两狼山到,两狼山困住了杨家英豪……”这是上党梆子《两狼山》中的唱词。放羊孩赶着羊群上了山坡也要歪腔八调地唱一阵子。只要村子里唱戏,女人们就像长在了台地里,真的是“瞧了小迷的误了赶齐的”“瞧了红黑喜误了锅下米”。

这几个村子闹窝班有两个基本相同的特征,一是村子里年年闹窝班唱戏,而没有自己的戏箱(行头),用时要到两水、崇仁、色头或刘家庄等村去租赁戏箱。二是自娱自乐,一般不出村演出。据村中的老人们传说,从清朝晚期起,戏窝人就开始了闹窝班,请色头村师傅教戏,冬闲时,白天黑夜学戏,回到家钻进被窝里还要背台词。学的剧目一开始多是“文本头”,后来少数窝班也学“武本头”,有《王丁保借当》《包坤》《辕门斩子》《铡美案》《反磨坊》《卖黄杏》《搜杜府》《哭头》《灵堂计》《骂殿》《两狼山》《借圪蒂》《茶瓶计》《游昆山》等。开始有的村没有琴师,干脆就唱清板秧歌。这些戏窝村,以唱上党落子为多,也有唱梆子腔的,水平不高,但各有特色。

东峪村的特色是整体水平不高,却造就了一个本本通场场精的全把式,他叫李富余,村里闹窝班全靠他导演,每一本戏的台词唱词提供、音乐唱腔设计、武打动作要领、全靠他一个人编织,好像剧本和乐谱都印在了他的脑子里,或在他口里衔着,需用时就像现代人玩智能机一样一键就能调出来。有时县里的职业班排新戏还请他去指导。日本鬼子侵略我国前,东峪村一年复一年年年闹窝班,只是在抗日战争时期隔了几年,解放后又闹过几年,窝班中较好的演员有贾老肥、贾狗来、贾进元、李晚臭、李晚狗等,演出的剧目有:穆贵英挂帅、借圪蒂、反磨坊、骂殿等。最后一次闹窝班是1982年,正月十五元宵节。后来就只有贾老肥在村中人多的地方大声唱几句。

义合村闹窝班的特色是水平不高但参加人员较多,一年唱两次,正月十五一次和七月一次。1945年,抗日战争胜利后,村里唱戏庆胜利,人人欢欣鼓舞,心情激动,都争上台一展歌喉,抒发内心喜悦心情,只好在村北口和南窑同时各唱一台,给人们留下了百年不忘的赞誉,“义合人真是帅,家生秧歌唱两台”,演出的剧目也种类繁多。1954年,六一儿童节时,村里的鼓板锣手琴师们协助村小学的学生们演出了《张大发卖馀粮》。1969年,村里的年轻人排演出《沙家浜》等现代戏。在年年闹窝班的过程中,培养锻练出一个全县闻名的舞台头把琴师田腾孩,解放后在县红光剧团工作多年。观众们喜欢的演员有秦北窑、连长胜、秦德胜、小双只等。他们演出的剧目和东峪村的差不多,因为义合人闹窝班也是请的色头村师傅。

青仁村基本上年年闹窝班,青仁村也曾经有过在职业班剧团几个唱戏名角,闻名全县影响上党,他们是平福成、冯秃嘴、平根喜、张小君和平玉富等。闹窝班培养造就了名角,名角带动了闹窝班。青仁村的窝班戏水平较高,以唱清板秧歌和上党落子为主,也唱梆子腔,文戏武戏都能唱。冯满喜唱的借圪蒂和包坤,王发胜唱的青板秧歌卖黄杏,常憨只唱的搜杜府,张黑货唱的卖苗郎,小狗只唱的调皮孩挑瓜等,都是窝班里的台柱子和受村民们好评的剧目。特别是在职业剧社的平玉富因病返乡,青仁村的窝班戏如虎添翼,水平又升高一大截。说到青仁村闹窝班,还有一个奇怪又有趣的故事呢。传说青仁村的女人们特别爱看戏,每次闹窝班时女人们还要给男人改善伙食呢。男人在台上唱戏,女人坐在戏台地不知有多高兴。1938年,鬼子第二次侵占长子后,兵慌马乱人心不安,哪还有心思闹窝班。恰巧这一年是高振云当社首,村里多少年来头一次大年正月不闹窝班戏,二月初三上午,狼咬住了高振云九岁的儿子,听到哭声和喊叫声的村民们立刻拿着棍子和锄头去撵。狼见这万马奔腾的阵势,放下口中的孩子,向土地庙方向跑去。孩子得救了,只是脖子上留下一条长长的伤疤。事发后,村民们把狼进村咬人和不唱戏联系在一起,形成了一个正月天唱戏的死规矩,最迟不能迟过二月二。村民们还饶有兴趣地这样解疑,说土地爷是管一方土地的神,在城市叫城隍,在平川叫土地,在山区叫山神,山神管着狼虫虎豹。正月二十九是山神爷的生日,村里年年闹窝班,山神爷认为是给他自己唱戏庆寿。哪知山神爷也是个贪官,只能进不能退,这不才一年没唱戏就狠狠地打一把掌。从此,在青仁村不管是旧时的社首还是今天的村官,每年的二月二前一准唱戏。新世纪伊始,村里的女青年黄小五自费买了大堡头村串班剧团的戏箱,招了一班人马,打出了“长子县青年上党落子剧团”的旗号。出台之前先在村里为父老乡亲唱了六天六夜,然后走村串乡正常运营。

崇仁村是仙翁山下有名的戏窝,传说早在清朝晚期就组建成了“长乐意”班,唱落子腔,文本戏武本戏皆唱,有自己的乐队、演员队伍和戏箱,这是仙翁山下唯一有戏箱的戏窝村。主要演击剧目有《两狼山》《平霍州》《反徐州》《穆贵英挂帅》《包铡陈世美》《松朋会》《司马庄》《赵二舍登基》《余堂关》和《穆柯寨》等。崇仁长乐意班是半职业性剧组,农闲时常出村演出,先后为职业剧社输送成名演员有红喜、黑喜、英英、强活、富贵、来水、腊塌和堂只等十余人,还有记文保水大胖小胖三狗等演员十几人。当年人们说一个新生剧团就有崇仁村的半个。剧团空闲时,在剧团的崇仁人回到村里,再从剧团带几个友情演出的哥们儿回来,说唱就唱起来了。台上演员唱戏,台下观众们边看边议论,这哪叫闹窝班,全县的名演员都在台上,比新生剧团还强呢!(来源:长子县新闻中心 秦玉贵)

原标题:仙翁山下的戏窝儿



  相关链接
· 上党戏曲新秀大赛专业组决赛在荫城古镇举行
· 上党戏曲脸谱已进入“非遗”名录
· 试点先行!“戏曲进校园”成潞城教育一道亮丽风景
· 长子县2018年元宵节地方戏曲展演圆满落幕
· 晋城上党梆子首次独立登上新年戏曲晚会舞台
· 黎城汉子张学义:让上党戏曲脸谱活起来
关于我们 | 联系电话:0355-2113499    投稿邮箱:jz9909 @ 163.com
本网站由黄河新闻网版权所有  晋ICP备06001850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晋B2-20060016
广告经营许可注册:1401001304387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407189
晋公网安备140106020600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