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行剿蝗运动:全国生产方面一件破天荒成就
发布时间: 2018-11-15   |  来源: 红色太行   |  编辑: 邢璐霞   |  责任编辑: 肖贵海
 
分享到:

蝗虫,又名蚂蚱,繁殖快,生命力强。1942年,由于华北大旱,加上战乱频繁,给蝗虫的繁衍和泛滥创造了条件,它们在河南的黄泛区大量出现并向平汉线以东的日寇占领区和黄河以南的蒋管区蔓延。

时值战争年代,日军、国军和国民党政府对此无暇顾及。加上当地的很多老百姓迷信,将蝗虫视为“神蝗”,不去捕杀;更多地是意识不到蝗灾的危害,即使有人自行组织起来消灭蝗虫,却因人力有限。无奈之下,蝗虫变成了一股股强大的“蝗军”。

在黄骅县,发生过这样一件事情。1943年夏,一批蝗群飞入该县,吃光了农田的庄稼和河边的芦苇,又飞到附近的村庄,将窗户纸、房檐上的野草都吃光了。县城北周青庄有一家人,白天,几个大人跟着村民们出去捕杀蝗虫,把一个未满周岁的婴儿留在家里,因门窗不够严实,蝗虫飞进家里,桌子、炕上、柜上、衣被上全是,婴儿的身上也爬满了,饿极的蝗虫张口就咬,把孩子的脸和耳朵咬得满是血流。大人回来时,远远便听到婴儿的哭声,急忙进家,看到这种情形,赶走蝗虫,抱婴儿去医治,才让这个孩子幸免于难。

在蝗灾面前,边区政府和八路军不信邪,不仅积极应对,还发动并率领当地群众在太行山上下进行了一场大规模的“打蝗”战役。

1943年5月3日,中共太行区党委、太行军区政治部在涉县赤岸村发出了《关于扑灭蝗虫的紧急号召》,成立了“打蝗司令部”,要求所辖各部队指战员把捕蝗灭蝗当作一项战斗任务来完成,除值勤、值班人员外,人马全体出动,哪个地方蝗虫多、蝗灾重,就到哪里去消灭,要保护农田的庄稼,将生产损失降低到最小。

在一次会议上,129师政委邓小平与大家共同商讨除治蝗虫的办法。129师的生产部长、兼边区农林局长张克威,是从美国留学归来的农业专家,他讲了蝗虫的害处,他说,可以用化学药品兑上白糖治杀蝗虫,效果不错。然而,抗战时期,由于敌人的严密封锁和根据地各类灾害的接连发生,供给困难,物资奇缺,当时一两白糖需要5元边币,相当于边区一个高级干部一个月的津贴,对根据地来说,根本开销不起。邓小平微笑之下,做了一个拍的手势,说:“用手打”。

从边区政府、军分区,到行署、县、村,层层动员,成立了专门的指挥部、委员会等组织。在很多乡村,成立了宣传组、侦察组、打蝗队、烧埋队,在灭蝗中进行分工。有的村庄分工更为细,将村民们分为了刨卵队、铁锹队、布袋队、烧杀队、突击队、夜战队、侦察队、警戒队(防止敌人趁机来袭)等。能动员的全都动员起来。

打蝗的“武器”,就是在一根木棍上绑上鞋底,还有扫帚、铁锹等工具。

蝗虫出行无常,聚散不定,不易捕杀,但它有很多弱点:怕热、怕冷、怕黑等。针对这些弱点,在“打蝗”战役中,人们摸索和创造出了各种各样的打蝗战术和方法。如捕捉法、火攻法、水阵法、坑杀法、涂毒法等。为消灭一些交界地带的蝗虫,根据地的县与县之间还成立了联合剿蝗指挥部,协同作战。

在“打蝗”战役中,为鼓励群众灭蝗,解决一些贫困群众的后顾之忧,各地制定了不同的奖励办法,并采取借出公粮、发放贷款、开展救济、组织医疗队等方式,进行后勤支援。如山西左权县的后庄村还制定了红旗队、红旗班、红星章竞赛奖励办法,在打蝗中,哪个人的业绩最突出,第二天,红旗就交到哪个人所在的小队。

据不完全统计,1943年,太行区共抽出7万多人参加“打蝗”战役,消灭蝗虫14.5万余斤。

中共左权县委提出了“要牺牲局部利益,保护太行山的庄稼,把蝗虫消灭在左权境内”的口号,组织7000人,昼夜奋战,在短短10天内,消灭蝗虫336万余斤,抢救庄稼9000余亩,受到边区政府通令嘉奖。

1944年5月10日,由于焦家屯蝗虫猖獗,河南林县剿蝗指挥部组织1万多人前去援战,在800多亩的田野上进行灭蝗,仅1天时间,就捕捉、火烧、土埋8.4万余斤。

涉县从开展灭蝗运动以来,平均每天出动20480人次,历经220天的战斗,消灭蝗虫11.5万余斤,从蝗虫口中夺回粮食6224石。

根据地还在群众中树立了一批灭蝗英雄,有平顺的白汝林、安阳的吴守身、沙河的曹三禄、涉县的孟祥英、磁武的郭凡子等。其中,孟祥英和郭凡子都是妇女中的模范和代表。作家赵树理还将孟祥英的事迹,写进了文学作品《孟祥英翻身》。

在“打蝗”战役中,群众“发明”吃蝗虫度荒的办法。在那天灾人祸接连不断的年代,很多人因饥饿尝试吃被烧死的蝗虫,觉得味道不错,就一传十十传百。后来,《新华日报》(太行版)的记者获悉后做了“蝗虫好吃”的报道,很快蝗虫被当做一种食物流行开来,人们在这当中还“创造”了多种吃法,煮着吃、烤着吃、晒干储存起来吃、蝗虫晒干磨成粉掺到米糠里吃等等。有的人就是靠吃蝗虫度过了饥荒,像涉县孟会顺的父亲,饿得躺在炕上,已经不能动弹,不得已,只能靠吃蝗虫维生;孟祥禄的爷爷在饿得快要死了,万般无耐吃起了蝗虫维生。虽然非常悲哀,但他们都免于饿死……

太行区的剿蝗运动是太行区党委领导军民在抗战中创造一大奇迹。为此,延安《解放日报》发表了《太行剿蝗经验》一文,高度评价“太行的剿蝗运动,不但对于太行来说是救灾的重大措施,而且对于全国来说,也是一件空前的盛举,是生产方面一件破天荒的成就,值得大书特写”。

笔者珍藏的这枚太行区五地委剿蝗指挥部颁发的灭蝗英雄奖章,就见证了这段边区人民同甘共苦、战胜蝗灾的英雄故事。(来源:红色太行 (邯郸)张锋海)

原标题:太行五地委颁发的“灭蝗英雄”奖章



  相关链接
· 武乡程坦:闻名太行太岳的“孤胆英雄”
· 英雄台、英雄街命名源于太行群英会
· 太行五地委颁发的“灭蝗英雄”奖章
· 太行深处的红色兵工厂——城区“刘伯承工厂”复建侧记
关于我们 | 联系电话:0355-2113499    投稿邮箱:jz9909 @ 163.com
本网站由黄河新闻网版权所有  晋ICP备06001850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晋B2-20060016
广告经营许可注册:1401001304387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407189
晋公网安备140106020600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