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党战役硝烟之外的故事
发布时间: 2018-09-30   |  来源: 上党晚报   |  编辑: 邢璐霞   |  责任编辑: 肖贵海
 
分享到:

上党战役,拉开了解放战争的序幕。古城长治百里之遥的黎城县,虽然地处战场硝烟之外,却是上党战役奏响序曲的地方。鲜为人知的故事,呈现出最别样精彩的片段。

刘邓涉险过漳河

1945年8月25日,一架美国道格拉斯飞机降落在黎城长宁机场。远在延安的晋冀鲁豫军区司令员刘伯承和政委邓小平、副政委张际春根据党中央毛主席的决策部署,与滕代远、陈毅、贺龙等我军20名高级将领完成惊天一飞,重返太行。

走下飞机后,刘伯承、邓小平与众将领星夜赶到晋冀鲁豫军区驻地涉县赤岸村,顾不上一一告别,马上投入部署上党战役。

长宁机场我军将领合影留念(资料图)

按照最初计划,战役将于9月8日正式发动。8月底,刘伯承、邓小平、张际春来到黎城。随后,刘伯承、张际春赶往襄垣指挥作战,邓小平留在黎城等待冀南纵队参战部队。不日,接到冀南军区副司令员杜义德电报,部队正在急速赶往预定集结地点黎城,但因长途跋涉,淫雨不断,9月5日才能到达。根据这一情况,经邓小平建议,刘伯承、张际春、李达一致同意把战役发起时间推迟为9月10日。于是,邓小平返回赤岸晋冀鲁豫军区司令部。

9月7日,刘伯承亦回到赤岸,与邓小平一起签发出上党战役第一号令——“晋冀鲁豫军区作战字第一号命令”。之后,率领参谋警卫一行5人,骑马来到黎城赵店村,找到黎城县抗勤科长董海忠和村农会主席,要他们带路通过浊漳河,前往黄碾召集各部旅以上干部开会下达战役部署。

不巧,这年秋天雨水特别多,前一天又刚刚下过一场大雨,漳河暴涨,水面比平常高出许多。董海忠和农会主席带领两位首长来到专为配合上党战役部队过河架设的水洋便桥前,一眼望去,河水已经漫过桥面,先前垫的土早已被冲光,人马过桥都很危险。董海忠和农会主席不禁面面相觑,暗暗叫苦,顿感心急火燎、手足无措。

河边,刘伯承和邓小平对望了一眼,翻身下马,向下游走了几步,弯腰看了看桥墩和桥梁,说:“不要紧,桥梁摆得很密。”说着,抓住缰绳就要上马。

董海忠看出了他俩的意思,是要涉险过桥,急忙上前拦住前面的邓小平,着急地说:“太危险,水很深,不能过!”接着说:“我去找些人来,马上就修好。”

刘伯承皱了皱眉头,沉思片刻,又与邓小平交换了一下眼色,说:“军情紧急,顾不得许多了。”说完,腾身上马,一扬皮鞭,冲向对岸。紧跟着,邓小平也策马上桥,飞奔而去。

见此情形,随行的两名警卫和一名参谋也准备驱马过桥。正在此时,只见一孔桥梁垮塌下来,顺水飘去,另一孔桥梁也冲去了两根支柱,眼看就要坍塌。桥上铺的树枝一丛一丛被漩涡吞没,石块哗啦哗啦滚入洪涛,河水泄洪一般奔腾咆哮,发出震耳欲聋的波涛声,情势十分危险。

董海忠不顾一切地冲过去,伸出双臂拉住警卫的马笼头,大声地呼喊道:“快下马,不能过!”一位警卫员在马上俯身说:“首长们既已走险,我们怎么能顾命?快放我们过去!”争执之间,只见刘邓在对岸向这边连连摆手、呼喊,虽然听不清说些什么,但手势很明确是不让过去。几人只好作罢,目送首长驰骋而去。

过了许久,3名随行人员才在当地几名水手的护送下连人带马渡过河,赶往黄碾与首长会合。

老区设立“解教团”

9月10日,上党战役正式打响。随着我军的不断胜利,敌军战俘大量增加,前前后后共达3万1千余人之多。一下子生俘这么多人,对我军来说前所未有。怎么处理成为摆在面前亟待解决的一件大事和难事。经过慎重考虑,刘邓一致决定,对普通士兵进行战场政治教育,愿意留下参加革命军队的都编进部队成为新战士,不愿意再当兵想回家的一律发给路费遣返回家。对剩下的以第二战区炮兵司令兼援军副指挥胡三余和第十九军军长史泽波为首的29名将官和上千大小军官,先予以集中关押,训导教育,以观后效,再分别处理。并且决定,战俘营对外保密,称“解放军官教导团”(简称“解教团”)。至于地点,俩人前思后想,反复斟酌,最后不约而同想到一个地方——黎城。

随即,晋冀鲁豫军区人员来到黎城,先后选定了霞庄、东黄须、西黄须、西长垣、东长垣、庄头、靳家街、苏村等作为“解教团”驻地,并正式成立了太行军区解放军官教导团领导机构,由王百评(即魏梦龄)任团长兼党委书记,党向民任黎城大队队长,总队部设在东长垣村。很快,一批接一批的战俘陆续被押解到黎城。胡三余、史泽波等校级以上军官专门编成将校队,共一百来人,入驻西黄须村,其余下级军官上千人分为数个尉官队,分别关押到上述几个村庄,集中进行看管教育。其中,霞庄规模最大,人数最多。后来,随着邯郸、运城、临汾、晋中各战役的进行和刘邓大军挺进中原,黎城“解教团”规模不断扩大,又陆续接收了大批俘虏,与上党战役俘虏混编一起,共设将官队1个,校官队4个,尉官队14个,总数达到两三千人。

军区首长十分关心“解教团”的建设,特别指示对待战俘要人格上平等,生活上优待。“解教团”建成不久,10月中旬的一天,刘伯承、邓小平等军区首长特意派人将上党战役中俘获的胡三余、史泽波等29位将官一起“接”到司令部,设下晚宴款待。席间,诚恳向他们讲解我军政策,希望他们幡然悔悟,重新做人,为人民立新功。徐向前副司令员还亲自到“解教团”驻地西黄须和霞庄等村视察,召集全体管教干部开会,一再告诫必须严格执行我军的俘虏政策,对待战俘要以礼相待,不杀、不打、不骂、不歧视、不搜腰包、不侮辱人格,给予人道和阶级教育,使其能在新旧两个军队、两种对比中提高认识,选择自己今后应该走的道路。并特别叮嘱要注意加强对其中如炮兵、工兵、通讯兵等技术兵种军官的帮助和改造,教育动员他们参加解放军,发挥自己的特长,做人民的功臣。

当时,黎城虽然是老解放区,但毕竟还处于战争环境,生活条件差,群众吃的都是粗粮糊糊,民兵稍好一点,也不过多几顿小米稀饭。然而,优待俘虏的政策却做到了严格执行和很好执行。单就饮食上来讲,“解教团”里的俘虏吃的可说是又饱又好。

在“解教团”里,俘虏不光是被关押和接受教育,还要接受劳动改造。一般是半天学习,半天劳动。通过劳动提高认识,改变价值观和人生观,变成人民的普通一员。这些人从前大都是衣来伸手饭来张口,过惯了不劳而获的寄生生活。现在一下子要他们自己动手,打扫卫生,整理床铺,甚至参加劳动生产,开头都有抵触思想,极不情愿,慢慢的也就习以为常接受了。其中,表现较好的翟品三、张襄国、张西主、戴吉征带头悔过自新,于第二年8月投身参加了革命。

1947年9月21日,黎城“解教团”开办两年之际,中央军委发布了《对释放俘虏军官的方针》。刘邓首长决定先行释放一批俘虏,大部分以上党战役中俘虏的阎军将官为主,包括一些经教育改造表现好的低级军官。其中,也有如胡三余、史泽波等极少数未经彻底改造脱胎换骨的顽固分子。释放他们不是因为不需再改造了,而是为了打破国民党的谣言,争取政治上的主动。因为阎锡山一再宣扬共产党残杀俘虏,蒋介石也煞有其事频频为“烈士”举行追悼会,抹黑共产党。11月,释放大会在霞庄举行。当天一早,将校队队长王延周(原中美空军混合团“飞虎队”第三大队八中队飞行员,1946年4月20日驾机迫降解放区后起义,1947年6月任黎城“解教团”大队将校队队长)宣布所有人到霞庄开大会,邻村关押的俘虏也被一起押解到场,先是看戏,目的既是为了活跃战俘生活和寓教于乐,也是为了给即将获释的战俘送别。演出剧团主要是黎城县黎明剧团和太行五一京剧团,剧目有《捉放曹》《霸王别姬》《风波亭》《血泪仇》《小二黑结婚》等,一连3天。最后一天,是宣释大会。党向民代表上级宣布了军区释俘命令和第一批获释人员名单。共有胡三余、史则波、杨显明、杨文彩等百余人。宣布完毕,台上台下一片掌声,一些人感动得当场痛哭流涕。纷纷表示要好好改造,争取早日获释,重新做人。(来源:上党晚报 杨尚军

原标题:上党战役硝烟之外的故事



  相关链接
· 长治红色旅游景点:上党战役北关战地旧址纪念地
· 上党战役指挥部曾驻屯留崔蒙村
· 屯留老爷山:上党战役主战场
· 上党战役指挥部大平旧址在襄垣县城西23千米处
· 上党战役:始于黎城 终于黎城
关于我们 | 联系电话:0355-2113499    投稿邮箱:jz9909 @ 163.com
本网站由黄河新闻网版权所有  晋ICP备06001850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晋B2-20060016
广告经营许可注册:1401001304387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407189
晋公网安备140106020600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