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路军太行纪念馆剪彩始末
发布时间: 2018-09-28   |  来源: 红色太行   |  编辑: 邢璐霞   |  责任编辑: 肖贵海
 
分享到:

(一)

1964年3月,国务院批准武乡县实行对外开放。为适应对外宣传的需要,使国际友人能真实的了解学习好太行山武乡人民与八路军魚水情关系,以及肩并肩抗日斗争的经验和方法。武乡县将八路军总部砖壁、王家峪旧址、柳沟兵工厂、漆树坡窑洞保卫战、李峪村地雷大王王来发旧址等确定为参观点供外宾参观。在李峪村新修展览馆5间,在监漳村新挖窑洞战一处。1970年秋,在县城广场东侧开工新建了“武乡革命纪念馆”,1972年7月1日正式建成对外开放。为搞好接待工作,武乡县委专门成立了外事办公室(新修三个院落,瓦房50多间用作外宾食宿),由武乡县纪检委书记任海生同志分管负责,李彦南任外事办公室主任具体负责。刚开始工作人员只有陈仁锁1人,70年代末80年代初,陆续调入李志宽、王香芬、张效平等多人,逐步成为单独核算的外事办招待所。1964年至1982年先后接待世界各国外宾1447名,国内观众达10多万人。

为了适应新形势发展的需要,中共武乡县委报请邓小平同志于1979年9月28日亲笔题写了“八路军太行纪念馆”馆名,到1988年9月3日纪念馆正式建成剪彩开馆。共经历了9个年头,5任县委书记,他们是:孙文龙、段国廷、郝永和、阎好勇、郭有勤。在孙文龙任书记期间,请示邓小平题了馆名。段国廷任书记期间,报请立项落实了前期基建资金。郝永和1983年5月任书记期间,开始着手动工新建纪念馆,选址在县城凤凰山下原公路段旧址(现在的八路军太行纪念馆)开工建设。1984年11月接省委通知,“纪念馆要建在王家峪”。动工近半年时间,花款25万多元只好停工搁浅1年多时间。1984年12月在王家峪选址又开始了施工建设,又花去20多万元。阎好勇任书记期间,1985年5月,彭德怀夫人浦安修第2次回访太行山老区武乡县,阎书记向浦老作了筹建纪念馆详细汇报,浦老又到王家峪进行了现场实际考察。回京后浦老向中央军委主席邓小平、国家主席杨尚昆作了汇报,杨尚昆与邓小平商量后,最后决定纪念馆要建在武乡县城。浦老回京时隔10多天,中央军委通知山西省委书记、省军区政委李立功同志,指示“八路军太行纪念馆要建在武乡县城”。1985年6月在县城八路军太行纪念馆又开始了复工建设。

纪念馆从选址到施工建设经过了多次变更。开始在县城,后又到了王家峪,最后又返回县城,这里有一段复杂的历史原因。据省里一位权威人士说,当时山西省委及武乡县委对纪念馆建在什么地方有争议,省里个别领导同志不同意将纪念馆建在武乡,建在左权县理由有3条:一是八路军总部在左权驻扎时间比在武乡时间长;二是左权将军牺牲在左权县(当时叫辽县);三是不能建在武乡县城(当时叫段村,是敌占区)。这样省委变了卦,通知武乡县委:“纪念馆要建在王家峪村,因王家峪是中共中央北方局和八路军总部所在地”。

鲁瑞林太行三分区司令员与晋冀鲁豫边区政府副主席在迊泽宾给作者讲解放段村(现在武乡县城)的经过

接着纪念馆建在左权县还是武乡县,建在武乡县城还是王家峪村,从省委、地委到武乡县委,有了争议,并岀现了两种不同的声音和意见。

2006年8月份,白清才(时任山西省委常委,常务副省长)由市人大张松仪主任陪同回访武乡参观八路军太行纪念馆,住在武乡宾馆2楼10号房间。他俩谈起此事,回亿了当时的情况,对纪念馆建在武乡县城两人意见完全一致,并回忆了当时的情况。时任晋东南地委副秘书长兼地委办公室主任张松仪,得知纪念馆建在武乡还是左权,省委有争议时,他和时任武乡县委书记郝永和同志交换过意见。他俩意见完全一致“纪念馆不能建在县城也得建在王家峪,总不能建在左权县”。并提岀了建在武乡的8条理由:一是砖壁、王家峪八路军总司令部旧址早在1961年国务院就确定为第一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二是1964年国务院就将武乡县确立为全国第一批重点开放县;三是朱德总司令在太行生活战斗期间没有去过左权县,1940年5月离开太行武乡就回延安了;四是邓小平题馆名是给原“武乡县革命纪念馆”题的名;五是朱德总司令亲手栽植的红星杨是在王家峪村,彭德怀副总司令亲手栽植的榆树是砖壁村;六是对武乡来说,纪念馆不是新建而是重新选址扩建;七是左权副参谋长牺牲在辽县十字岭,当时总司令部就驻扎在武乡县砖壁村,而且指挥了百团大战等许多重大战役;八是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博物馆是建在北京,并没有建在延安和根据地。这几条意见,张松仪主任说:“他与郝书记约定,要及时向上级有关部门反映”。张松仪主任又说:“当时地委书记是祁英,我向祁书记汇报,他完全同意将纪念馆建在武乡,并经地委开会研究后,我将晋东南地委和武乡县委的意见向白省长(时任山西省委常委、常务副省长)你作了汇报,白省长你还记的吗?”白省长说:“这几条意见我现在还记得,当时省委的同志也都知道,纪念馆建在左权县不可能,最后省委讨论定在了武乡王家峪,后来纪念馆建在县城,那我就不太清楚了,还是建在县城好。”白省长参观了纪念馆后,他说:“总的感觉不错,纪念馆扩建后很壮观也很有气魄,内容丰富多彩,很有教育意义,这么大的展岀不容易。他也提岀几点建议:“在展岀内容上涉及面太大了些,应该突岀小平同志题的馆名来设置展岀内容;纪念馆既然建在武乡,也应该在设展内容上突岀武乡;要多收集整理日军实行“三光”政策对太行人民犯下的滔天罪行,以便更好的教育群众,激励后人,八年抗战不容易呀……”纪念馆建在左权县还是武乡县,建在武乡县城还是王家峪村,最后还是由邓小平与杨尚昆以他俩远大的政治眼光拍板定为“还是建在武乡县城好”。

杨尚昆主席1995年7月回访太行武乡时,从县城到王家峪的路上,对武乡县委领导说:“八路军太行纪念馆”建在什么地方?山西省委有不同意见,在武乡县领导之间也存在不同意见,有人同意建在县城,但也有人不同意。他们认为,县城在抗战时期是敌占区(维持村),八路军总部原在王家峪村,所以应该建在王家峪。我与小平同志就纪念馆建在什么地方这个问题,进行过研究,我俩一致认为八路军太行纪念馆应该建在武乡县城,理由是当时八路军总部、北方局等重要机关都在武乡驻扎,曾指挥了不少重大战役,如两次反“九路围攻”,特别是指挥了震惊中外的“百团大战”。另外县城毕竟是一个县的政治、经济、文化中心,人口集中,而且流动人口也多,这样接受教育机会的人也会多。同时交通相对方便,对将来纪念馆的发展建设大有好处。我们定好之后,以中央军委名义,给山西省委书记、省军区政委李立功同志打了电话,就这样,“八路军太行纪念馆”定在了武乡县城。现在看来,我们这个主意定对了,八路军太行纪念馆这个馆名也起对了。我想将来会成为全国重点的八路军纪念馆之一。可见邓小平同志、杨尚昆同志的政治眼光是远大的,对武乡革命老区的感情也是特别深厚的。

(二)

1988年9月3日“八路军太行纪念馆”举行了开馆剪彩仪式。开馆剪彩前后这段时间,阎好勇书记准备调任长治市委秘书长,郭有勤县长主持工作,为了搞好开馆剪彩接待,做好前期准备工作,我记的当年5月13日上午,阎书记叫我谈话:“让我自带老干局上海轿车,以你为主,代表武乡县委、政府前去北京,具体任务有两点;一是召开武乡籍在京干部座谈会,商量武乡如何发展经济;二是商量“八路军太行纪念馆”筹建情况和开馆剪彩事宜。县政府让史福登副县长,政府办公室赵爱忠,外事办公室主任李彦南,你们4人准备一下,一两天就去”。1988年5月17日,我去长治市政府、市公安局交通警察支队办理了人员、车辆“34—35030上海轿车”进京停留20天的有关手续。5月19日由司机魏和平开车,我们4人早上6时从武乡县城岀发,晚上住在石家庄市人民旅馆,因旅馆条件太差,我们5人住在一个房间,闷热潮湿、蚊虫叮咬,难以入睡,第2天早上4时,从石家庄岀发,行程300多公里,上午9时到达北京市丰台区。因其他事情,找见了丰台区区委书记龙云(沁县郭村人)、总后勤部干休所李四孩(武乡广志人),通过2位我们了解到进京路钱和山西驻京办事处位置以及一些同志的住地。中午11时,我们住进了山西驻京办事处景山西街5号招待所(省政府规定:这里只能接待省委常委、副省长以上人员),由郭海仙主任、王焕英科长热情接待了我们,安排我们5人分别住进14、15、16号房间。晚饭后我们研究了印请柬、发请贴、通知参会人员、确定会议地点等工作事宜。初到京,人地两生,要想办好这件大事,难度可想而知。史副县长、李主任因年龄大些,他俩住所掌握情况,我和赵爱忠、魏和平3人负责在外找人、通知。我在老干局工作期间,不少老干部回武乡探亲访友、故地重游,他们留下了住址和电话号码,这样联系起来比较方便容易些。第2天我们紧张地开始了一连串的工作,首先联系了武乡籍人士,北京市公安局管户籍的程兰田处长、人民大会堂工作人员孙春田、冶金部人事司司长王国培、我继母北京市热力公司书记栗树芬、商业部百货局长赵林田、武警总队大辛仓库基地主任魏承绪、卫生部人事司长张银如、中央纪委机关书记李炳和、万寿庄老干部管理处处长魏润生、驻京部队战士窦小梅等同志。他们大力协助支持费了许多心血,人常说:“人搬人、滚动天”这话一点儿也不假。10天时间将武乡籍和在武乡担任过县委书记,正处以上干部200多人进行了通知。对德高望重的副部级以上10多位老干部,我们还专门到家进行了走访。

在北京找人难,找有身份的人更难,得武乡县委、县政府打报告报送有关部门批准才可以让要见的人接见,有时候找一个人1天还找不到。但最大的难度是确定开会的地点和会议室,武乡4套班子一行18人来京的食宿。中央领导同志开会吃住,得知只能在人民大会堂和京西宾馆,其它地方一般不准随便去。如何联系能在这两处召开会议和食宿,也是一大难题。开始让在人民大会堂工作的孙春田同志联系,后又通过武乡女婿,原朱德卫士长、北京市委秘书长、离休老干部贾书林(分管过人民大会堂工作)与人民大会堂负责同志联系,答复在宴会厅可以,但没有坐椅只能站着开会,时间也只能一上午,站着开会老同志肯定受不了,后又找见原京西宾馆政委、武乡人、离休老干部连松英同志。由连政委介绍认识了京西宾馆政委李瑞田,李答应:23人吃、住、会议室,只能允许活动一天,我们这里规定,各省领导也不能在这里接待,只能是中央领导和中央工作会议,让你们来也是看在老政委面子上,这里马上要开全国民族工作会议,这样,我们闷闷不乐就离开京西宾馆,回到景山西街5号与史县长商量其事。史县长意见,给家里打个电话,6月7日不要让他们来京,安排联系好后再来。第2天,我们又与连松英政委联系,连再三给李政委去电话,说明武乡是革命老区,抗日战争时期,八路军总部和北方局,曾长期在武乡驻扎,武乡出兵、出粮、出干部,对革命付出了巨大的牺牲和贡献,武乡同志们来京召开老干部座谈会,商量“八路军太行纪念馆”落成剪彩事宜,我们应当给予方便和支持,接着,两位政委和我们进行了电话联系。第2天,我和李彦南主任、司机魏和平去了京西宾馆,李政委热情地接待了我们,并代表京西宾馆全体人员祝贺我们座谈会取得圆满成功!并安排我们看了住房、会议室、放卡车的地下大厅、饭厅,并介绍我们见到了办公室黄主任、会计小冯,让他们具体来为你们承办其事。7日晚上,四套班子领导一行18人和我们5人,全部住进了京西宾馆大楼6层11个标准房间,武乡来的大小车辆都放在了地下车库。定于6月10日下午14时30分在京西宾馆3楼会议室召开“武乡经济开发座谈会”,近200人准时参加了会议。武乡县委介绍了武乡基本情况,又让大家看了武乡改革开放以来的经济发展状况的录像。老同志们争先恐后发了言,对改革开放以来解决了群众温饱问题表示赞扬,对武乡经济发展提岀了许多有价值的好建议,会议开的一切顺利,圆满成功。

曾经在太行山战斗过的首长们参加开馆时合影

由于阎好勇书记工作的调动,他定于6月11日上午8点半在京西宾馆1楼小会议室,召开“八路军太行纪念馆”落成典礼筹备工作座谈会。时间安排的非常紧张,中间只有两天活动时间,时间短,任务重,北京那么大地方,参加人要求在20—30人左右,而且必须是有身份有地位的人。我们分了两组,我和县党史办主任李志宽为一组,县委办主任李存祥和政府办赵爱忠是一组。我和李志宽同志找见海军司令部政治部主任,他带我们在海军大院找见海军副司令员马忠全,说明情况后,马副司令让我在电话本上查找有关领导电话号码,马副司令打电话告诉对方,有关“八路军太行纪念馆”落成剪彩情况。当天下午和第2天上午由马副司令秘书引路,我们坐他的专车分别到了浦安修、秦基伟、陈锡联、杨国宇、卢仁灿、张贤约、喻缦云、刘白羽等10多位老将军、老首长家里送上了请贴。说到请柬,我们到了浦安修家,浦老对武乡经济发展十分关心,当时请柬上只印刷了“八路军太行纪念馆”落成典礼筹备工作座谈会,浦老看后,又让加上去“经济开发”4个字,虽说加入4个字,但意义非同小可。我们马上往返10多华里,到了东市十条街鹏飞印刷厂进行了重新排版印刷。那时是铅字排板印刷,速度很慢,印好后午饭也误了。另外,还分别给邓小平、杨尚昆、薄一波等多位中央领导送去了武乡县委、政府的信函。6月11日上午顺利地召开了会议。武乡县委介绍了八路军太行纪念馆筹建情况,大家进行了热烈的讨论发言。武乡县委原定在8月1日开馆剪彩,经老将军讨论,改在了9月3日,这天是日本人签字投降日,这样意义更大。参加座谈会的老将军、老首长20多位,他们是:李德生、陈锡联、卢仁灿、王谦、张贤约、徐深吉、马忠全、楊国宇、池必卿、郑思远、浦安修、李友久、宋一平,马玉书、李琦、喻缦云、王政柱、郑国仲、陈斐勤、史怀璧等同志。他们都签名留言、题了词、集体合影照了像,中午在京西宾馆用过了午餐。

两次座谈会的胜利召开达到了预期目的,散会后大家久久不想离开,都表示要为武乡经济发展献计献策作点贡献。并对武乡同志说,有啥需要帮办的你们尽管提,老将军们一致表示:剪彩时我们一定回去参加,离开武乡几十年了,武乡是我们第二故乡,武乡在抗战中贡献很大,几万八路军在武乡生活战斗,我们与武乡人民有着特殊的情感……为了增进友谊联络感情,县委、县政府为这两次会议召开,为每位同志带去了10斤小米、5斤白豆、5个饼子、2斤枣糕。同志们吃到这些土特产后,纷纷表示,好象又回到了当年抗战的武乡,又想起了当年小米加步枪打败日本鬼子的场景,向武乡人民致敬!感谢县委、政府的热情款待!

会议的召开,大大地宣传了武乡,使“武乡”这两个字在北京同志们心目中深深扎下了根,不少人建议:将武乡经济发展情况要随时通报他们,好让了解情况,具体支持办点事儿。《乡情》刊物就是在这种情况下产生的,由国家煤炭部副部长张超题写了“乡情”刊名,由武乡文化局朱玉楼同志主办,一共办了10年,60期,联络外地同志达万余人,在全国影响很大,深受同志们的好评。会议的召开,首先应该感谢热情支持帮助开好这两次会议的各位同志。尤其是,武警总队大辛县仓库基地主任魏承绪同志,抽调他的司机王占继为我们开车半个多月,加油上千升,给了我们很大的方便和支持!

为发展武乡经济,让老同志们献计献策作点贡献,会后,我们去家回访了原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国务院副总理,武乡人纪登奎,他虽没参加会议,但他特别关心这次会议的召开,提岀了3点建议:一是会后选准项目,找准人,让这些人来帮忙办事;二是要在京设立一个办事处,1至2人或2至3人都可以,让有头脑、有能力、有事业心的同志来承办;三是成立一个武乡经济开发顾问小组,由德高望重老同志参加,让这些老同志给你们岀主意,我可以当顾问……

两次会议虽然开的成功,会后并没有办更多的事情。有些人还编岀了顺口溜:“枣糕拉了两顿半,经钱花了好几万,见了一伙干老汉,啥事情也没有办”听起来好象也有一定的道理,实际情况究竟如何?一是阎好勇书记调任长治市委秘书长,通知马上回去上班。郭有勤县长能否担任书记,还是一个未知数。11日开完座谈会,阎、郭二位领导接市委通知,13日就离开北京回长治了;二是14日上午,我接到薄老的秘书来电说:“下午3点薄老在中南海要接见你们武乡县委书记、县长”,我说:“书记、县长,长治市委通知让马上回去,他倆已经走了,我们副县长在,可不可以接见?”,薄老秘书说:“不行”;三是人常说,群龙无首,没人主事,致于办些啥事,也没人详细说过。大家也恍恍不安急着要回武乡,因为结账一事,我们迟走了两天,但也没有再与老同志们有过联系;四是在会议上武乡提到纪念馆还缺30万资金和部份日制步枪,原党中央副主席李德生同志说:“你们找杨白冰主任他就可以解决”,李老下午就给杨主任去了电话,12日下午3点,总政治部主任杨白冰接见了武乡阎书记和郭县长。并答应给30万资金和部份日制步枪。但是回来武乡,因县委工作较忙抽不出时间,月余后才安排辛跃武副书记(主持县政府工作)前去北京落实这两件事。到京后,中央领导都去北戴河开会,就这样不了了之;五是在座谈会上县委答应让这20几位老将军、老干部回武乡参加八路军太行纪念馆剪彩仪式,但没有通知他们,我不清楚啥原因。会后这些老将军很有意见,所以,顺口溜从武乡到北京一直流传很久。问题是咱们武乡政府有关部门,没有在思想上重视,行动上去努力。比如,中央农村政策研究室、贫困山区组组长李占奎同志来信负责支持让武乡牧养小尾寒羊产业;怀柔县委纪检委书记张一清带领西洋参公司经理回武乡考察让种植西洋参产业;国家发改委综合司司长朱之鑫给农业部项目司长江永涛、李汉文等同志去信,让帮助武乡申报农副产品加工项目,可投资5千万至1亿元;纪登奎副总理为武乡联系的两个能使武乡经济翻身的工程项目等。由于思想僵化,没有主动去联系争取这些项目,所以这些事情不了了之。

(三)

为了9月3日八路军太行纪念馆剪彩仪式,1988年8月29日,郭有勤县长让我带老干局上海桥车,前去太原配合省委、省政府接待参加八路军太行纪念馆剪彩仪式的中央有关部门领导。郭县长说:“因你对中央有关同志了解认识”,我说:“去可以,我一个人怕顾不来”,郭县长说:“你找找辛跃武书记让政府办再给你派几个人去”。我找到辛,辛说:“这里派不岀人来,你能叫上谁,就让他和你去”。无奈,我只好和司机李爱国前去太原。去了太原找到省委,见到张长珍和李振华两位秘书长。他俩对我说:“省委、省政府没有人,有关同志都去武乡了,以你们武乡为主来接待,给你3辆大巴车、3辆小车由你安排,吃住在迎泽宾馆,住宿在2号楼8层、9层房间,吃饭在3、4、5号餐厅,也由你来安排,如有重要人物,你告我俩来招待。平时有宾馆一位副经理周胜南来配合你,有啥联系”,并告诉了他俩的电话号码和6位司机的姓名,让他们一同住在宾馆。两位领导说了,我只能无条件服从。回到宾馆,我认识了周副经理,了解了北京到太原火车、飞机时刻表,下午又认识了6位司机,安排了他们的吃住。一切就绪后,第2天开始跑火车站与机场,客人来了不认识,怎办?正好碰见山西省最高人民法院李玉臻院长在宾馆开会,他给找了一个木把子,上面绑上硬纸背,写上了“八路军太行纪念馆”开馆剪彩迎泽宾馆接待处字样,这样举岀牌子一目了然就很方便了。我一个人里里外外忙不过来,只好让在省委党校学习的武乡干部魏行生、弓文杰二同志前来帮忙,我们4人一天共接待客人56人。

说到这次接待,值得回忆有4件难事。

一是1988年秋季,全国老年人门球比赛在太原举行,这些老同志都住在迎泽宾馆。不少老同志得知“八路军太行纪念馆”落成要举行剪彩仪式。有人问,这次剪彩仪式啥条件的人可以去参加?我说见到请柬你们就去。9月1日晚上吃过饭,鲁瑞林、郭万富、马玉书、王大任、戒子和、罗工柳等人,一同到我住的房间谈论“八路军太行纪念馆”开馆一事,王大任同志说:“咱官小没资格去,鲁司令你有资格去!”这时戒子和、罗工柳说:让鲁(原任太行三分区司令员)、郭(原任太行三分区青年团书记)、马(原任北方局妇工委副主任)咱们一起都去,无奈,我只好让他们3人都去。2日下午,省委派3辆大巴车由我护送。为了安全,绕道208公路,路经沁县县城回到武乡,来参加八路军太行纪念馆剪彩仪式。我把50多位来宾引回武乡宾馆大厅,大厅有人接待安排食宿,我就回家了。吃过晚饭,电话铃一直在响,接起电话,鲁司令很生气,说:“你们武乡这里没有吃住地方,你要个车送我们回太原好了”这时我很着急到了宾馆。找见负责接待的李同志,说到3位老同志没有安排食宿,李说:“有请贴安排,没请贴,谁叫来谁负责,他管不了”。无奈,我才找到省委副秘书长马景龙同志,马说:“空着的房间有的是,没人给我说过3位同志没有安排食宿……”,我和马相跟见到了3位老同志,马首先向3位同志作了道歉,安排了食宿,我才放心走开,回家晚休。

二是孔繁明中央军委参谋,原任许世友将军秘书。他主要负责首长的安全保卫,了解会议的日程安排等事宜。孔提前3天就到太原。我向孔汇报了武乡的有关情况,说到八路军总部王家峪、砖壁情况时,孔说:“我不知道这些地方是八路军总部旧址”他详细询问了砖壁、王家峪情况,并问到离八路军太行纪念馆剪彩地点多远,路好走不好走等,孔拿岀地图本,专门进行了查阅,当即向北京作了汇报。第2天一早,我就安排司机李爱国与孔一起回武乡到王家峪查看情况。在座谈中孔又问到我,武乡有啥特产时,我说五谷杂粮啥也有,特别是小米产的好。孔说:“小米加步枪打败了日本鬼子,那时就有名了吗!”孔又说:“首长这次到武乡,他们乘专机先到长治再去武乡,由你们省委书记李立功陪同,一共14人,能不能给他们每人代买上三二十斤小米?”我说可以,这时我拿起电话给武乡管后勤的两位李主任分别打了电话。9月2日下午当我从省城回到武乡宾馆,孔在宾馆2楼走郎栏杆边给我打招呼让我上去。在3号房间孔对我说:“八路军总部王家峪这个点原来没有计划去,我汇报后,老首长们表示一定要去,我已安排好了,王家峪这个点不错。孔又问到小米准备情况,我说:“我问问主任他们,看准备好了没有”,找见两位李主任一问,都说忘了。己到下午18时,只能等第2天开大会时间我去准备。开会的上午我问辛跃武副书记要了韩秀锦、王五堂驾驶的两辆吉普车,给曹村粮站郭更生站长打了电话,说有一政治任务县委让你必须完成,准备上14份,每份30来斤小米。我马上就去了。又告老干局雷炳印局长准备上14个纸箱,好让包装小米袋子。正准备岀发时,又接到一项任务,郭县长说,中央来的同志都不认识,只有你了解认识,到纪念馆主席台上安排一下名签坐位再去曹村。到了曹村粮站见到郭站长,我们相跟马上去了南亭、黄柏峪、阎家后底3个村买了5麻袋谷子,回到粮站碾成小米,分装了14袋,其中有一麻袋谷子因太湿碾不成米。谷子、小米一共有多少斤,谁也说不来,因太紧张,顾不上称。当我们回到县城时,剪彩大会己经结束,大家已经在用午餐,当我刚端起一碗面条时,孔又向我打招呯,首长们已起身马上要岀发,小米是否买来了?放到车上了没有?我说没有放到车上。首长们乘3辆大巴车走后,我才找到郭县长,让赵太生开车将小米送到长治飞机场上了飞机,这件事情总算完成了,没有给武乡人丢了脸。

三是滕久光,滕代远的儿子,担任李达副总参谋长秘书。从火车站接到迎泽宾馆,看上去他很不高兴,岀口就直问我:“你是在哪里工作?是啥职务?这次发请贴你知道不知道?我母亲在八路军总部是作战科正科长,没有给发请贴不让参加这次会议,为什么副科长王政柱就发去请贴让参加会议?”。自然让我去搞接待工作,不能没有一个态度。我只好说:“这是省里定的”,滕又说:“吃过午饭咱去找省里问问”,我又说:“省里主要领导都在武乡”,滕才说:“到了武乡再说”。为了证明武乡县委、政府也发有请贴,滕从挎包里拿岀山西省、武乡县分别给两位同志发的请贴,这时我无言以对,只好说咱到了武乡给有关领导反映反映,事后如何我不得而知。

四是京西宾馆座谈会上,阎书记明确表示,八路军太行纪念馆剪彩时,通知大家一定回去参加,结果没让去。我和程高翔同志拍摄《长乐之战》电视剧,在京召开座谈会议时,到了这十几位老将军家,他们岀口就直问我倆,你们县委说话算数不算数?为什么会议上说让我们去,剪彩时又不让去了?我说:“是省里定的,人多宾馆住不下”卢仁灿将军说:“抗战时没有宾馆,我们在武乡老百姓家里照样住的好吗”。郑国仲将军说:“武乡住不下我们可以到沁县、襄垣住”,杨国宇将军说;“当领导人说话要算数,做不到的事不如不说”。有20几位老将军,都对武乡县委这种做法进行了批评。座谈会通知了20多位,只去了8位老将军。事隔30年,武乡县委领导可能不太清楚这事,说岀来好让大家接受教训,今后办事能尽力做的完美点。

“八路军太行纪念馆”落成典礼后,八路军红色文化这张品牌己经打响叫亮,取得了举世嘱目的成果。使武乡旅游产业得到了较快、较大的发展。2013年据武乡县委、政府官方数字统计,来武乡参观旅游人数达到了230万人次,收入22亿,武乡21万人,人均可达1万元。这么大的辉煌成就,不能忘记几任县委书记以及县委、政府其他领导同志的支持;不能忘记几十位同志为这件事努力奋斗而贡献岀的心血;更不能忘记老一代革命家的积级参于与支持。几次会议的召开都取得了很大成功,但经验有,教训也有。总结经验是为了发扬光大,接受教训是为了纠正不足,继续前进。我实实在在写这些东西就是为了后人有一个正确的认识,现在的成就是来之不易的,是几代人努力奋斗的结果。但要办成每一件事,都有经验和教训,都有成绩和不足。因为每办一件事都会遇到困难和麻烦,但只要我们迎难而上,排忧解难,没有过不去的坎。这就是我写这篇回忆文稿的目的所在。(来源:红色太行 武乡县老促会马生旺)

原标题:八路军太行纪念馆剪彩始末



  相关链接
· 八路军太行纪念馆举行纪念抗战胜利73周年活动
· 武乡八路军太行纪念馆首获全国文物系统最高荣誉
· 捷报!武乡八路军太行纪念馆首获全国文物系统最高荣誉
· 武乡县八路军太行纪念馆举行国家公祭日活动
· 喜事!武乡八路军太行纪念馆将领馆9月1日重新对外开放
· 团省委、团市委、团县委联合在八路军太行纪念馆微直播
· 电影《十八勇士》开机仪式在八路军太行纪念馆举行
关于我们 | 联系电话:0355-2113499    投稿邮箱:jz9909 @ 163.com
本网站由黄河新闻网版权所有  晋ICP备06001850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晋B2-20060016
广告经营许可注册:1401001304387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407189
晋公网安备140106020600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