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治“西霸天”张氏兄弟涉黑犯罪集团覆灭之路
发布时间: 2018-09-21   |  来源: 上党晚报   |  编辑: 邢璐霞   |  责任编辑: 肖贵海
 
分享到:

茨威格在《断头王后》里的那个古老遥远的句子可以当作张某人生的一处精确注脚:她不知道所有命运赠送的礼物,早已在暗中标好了价格。2018年,张某的人生再度轮回。8月12日,长治市公安局专案组发布公告,征集张某(绰号张补的)及其胞弟张某某有组织犯罪集团违法犯罪行为的线索,视情况给予10000元—50000元奖励。此前,包括二张在内的该涉黑犯罪集团的19名主要成员已被依法批准逮捕。早在上世纪的1995年,被民间称为“西霸天”的张某就因多项罪名被判处无期徒刑,如今,这个已近花甲之年的男子在扫黑风暴中再次落网,他被愤怒的人们彻底异化为一个暴戾和残忍的符号,在群情激愤的舆论场,张某成了大众最不肯放过的那个。

犯罪嫌疑人落网(图由公安机关提供)

野蛮生长

形容某个横行不法的歹人时,中国老百姓惯常以一个方位词加上“霸天”二字称谓之。在郊区堠北庄一带甚至长治市,“西霸天”张某几乎尽人皆知。流传于坊间的一个段子可以佐证:如果谁家的小孩哭闹不止,大人只要说一句“补的”来了,孩子立马闭嘴。还有的故事真实存在:出租车司机因害怕“西霸天”而拒绝载客前往郊区湛上村(张某的居住地)一带,许多群众被殴打后,慑于淫威不敢报警,甚至不敢怒、不敢言。

警方提供的资料显示,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张某、张某某等人相互勾结,在长治市范围内长期、多次携带枪支、菜刀等凶器寻衅滋事、行凶伤人,形成了黑恶势力团伙,在“道上”拥有较大知名度,令善良之士侧目。1995年,张某因犯故意伤害(致人死亡)、敲诈勒索、流氓罪被长治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判处死刑,后被山西省高级人民法院改判为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张某某犯流氓罪同案被判处有期徒刑8年。出狱后,张氏兄弟不思悔改,反而变本加厉带领家族下一代年轻人在郊区湛上村及周边胡作非为,大肆殴打村民、敲诈勒索、拦路设卡、低价占地、修筑违建等,形成群众惧怕、影响恶劣的家族黑恶势力。

上述资料同时显示,从2012年起,张某、张某某逐步聚拢了一批家族成员、社会闲散人员、前科劣迹人员,有组织的实施违法犯罪活动,形成了以张某为首要分子、张某某为组织、领导者的黑社会性质组织。该黑社会性质组织为牟取经济利益,多次实施寻衅滋事、聚众斗殴等违法犯罪活动,并插手民间经济纠纷,在长治市范围及非法讨债行业内恶名远播,给人民群众形成了巨大的心理威慑,严重破坏了当地正常的社会经济、生活秩序。由此,张氏兄弟以血缘亲情为纽带成为了长治市范围内的黑社会性质组织“老大”。

“老大”和“马仔”

他人羞于提及的身陷囹圄的经历,却成了张某日后行走江湖的基础,而他的胞弟张某某更是动辄以“补的家老三”自居,兄弟俩在组织内部被称为“二哥”和“三哥”、“三爸”,且受到其他组织成员的尊敬和畏惧。这种非正常的感情源于暴力,专案民警发现,这个黑社会性质组织其内部已形成森严的等级结构和明确的责任划分,层级间有着严格的组织纪律,包括下层人员对上层人员命令的绝对服从,以及违背组织意志会受到残酷的惩罚。“马仔”郭某因被怀疑私吞组织财产、不服从命令,被“老大”张某暗中指使他人殴打致伤残,其余“马仔”无不心惊胆战,此后更加俯首帖耳。

当然,金钱也是“马仔”们唯命是从的重要因素。据专案民警介绍,在这个黑社会性质组织内,组织成员通过参加组织活动或为组织领导者服务来获取经济利益甚至是生活来源,组织领导者将违法犯罪所得,以层层向下的方式发放给组织成员。2015年,在敲诈一名房地产开发商期间,赤膊上阵的几名“马仔”每人得到一身新衣服,每天可以领到100元报酬,其中一名“表现突出”者还被“奖励”了一条金链子。

一位专案民警说,张某性情暴戾而阴鸷,行事恣睢且狡诈,即使在“圈子”里也背负着残忍的标签。某次,他与社会上的几个朋友打牌,输了钱的张某勃然变色,操起一个烟灰缸把赢家砸得头破血流。这位民警还说,每次实施违法犯罪活动前,张某总要嘱咐“马仔”们:“好好‘设计设计’,让他们拿出钱来。”

有证据表明,张某与多名女性长期保持着不正当关系,其中一名女子甚至为他育有一子。至今没有太多资料能显示这些女子委身于张某的原因,但可以肯定的一点是,她们最初并非心甘情愿。

准确了解张某这些年的心理轨迹,显然不是件容易的事情,这是一段充斥着暴力、血腥的肆无忌惮的时光。但可以肯定的是,自从踏上歧路以来,张某的人生就如同一出演了又演的旧戏,只有黑色的视觉被表现得淋漓尽致。

软暴力

调查中警方发现,这个黑社会性质组织以攫取经济利益为目的,大量参与到债务纠纷中,用非法手段帮人要账,并从中抽取高额提成。张某财富迅速积累的过程,就是他和他背后涉黑犯罪团伙不断实施违法犯罪活动的过程。

张氏兄弟虽然没有读过多少书,但这并不妨碍他们对法律的深刻认知,虽然他们的内心世界与公众遵守的规则遥似天壤。侦查结果表明,在1993年,张氏兄弟即因多次暴力犯罪入狱,出狱后他们在要账过程中,多采用软暴力以逃避公安机关的打击。而软暴力的具体表现形式,是张氏兄弟利用组织势力和影响已对他人形成心理强制或威慑,采用欺骗、直接威胁等手段获取经济利益。

2017年11月份左右,河南一家建筑有限公司老板孙某联系张某某,请其帮忙前往壶关县某村村委索要工程款,张某某随即指派“马仔”郭某、姜某、曹某等人连续多日围堵在该村村民集资房工地门口,以工地工人的名义拉起写着“还我血汗钱”的白底黑字横幅,并使用言语恐吓、追逐拦截、威胁家人等软暴力手段滋扰村支书,逼迫对方将171万元工程款全部转给河南那家建筑公司,且未按照合同约定扣留质保金。事后,张某某得到25万元好处费。

2015年,张某某利用组织恶名,插手一起借贷经济纠纷,指派张某、郭某等人向一名房地产开发商讨债。“马仔”们采用恐吓、跟踪、滋扰等手段逼迫受害人就范,受害人极度恐惧,送给张某某一套售价20多万元的房子。然而,噩梦还没有结束,几日后,张某某又给受害人发短信要求准备100万元现金,遭到拒绝后,张某、郭某等人将东躲西藏的受害人打伤,在医院对受害人进行轮班24小时不间断看守,并对受害人的弟弟、妹妹等家属拳脚相向。

恶邻

远亲不如近邻,但作为张某的邻居,小丹(化名)却没有那么幸运。2016年6月,小丹承包了某工程,张某随即开始故意找她的“麻烦”。

6月20日,小丹发现一辆面包车堵在施工处沙场的大门口,导致施工无法进行,在多次呼唤面包车车主无果后,气急的小丹踢了一脚面包车,结果一场灾祸随即降临。张某等人从附近的一家门面房冲出,以小丹踢了其面包车为由,对小丹进行辱骂、殴打,致使小丹全身多处损伤。事发当晚,张某将小丹的丈夫叫出家门,对其进行威胁,声称必须让小丹道歉。第二天,张某又闯入小丹家中,对其年迈的母亲进行恐吓,并扬言如不道歉,就停了小丹的工程,断了小丹家出门的路。小丹全家为此陷入巨大的恐惧中,她最终放弃了尊严选择了羞辱。

其实,乡邻中受过张某欺凌的并不只有小丹一人。2012年6月的一天,原村支部书记老牛不幸在村里撞见了张氏兄弟,张某以老牛在上世纪九十年代曾配合公安机关工作,致使自己被判刑为由,对老牛进行疯狂的报复。他们不仅恐吓、威胁老牛,而且纠集多人在其家门口使用砖头、皮带大打出手,造成老牛头部受伤、全身多处损伤、七颗牙齿皆被打碎半颗,在此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老牛只得靠流食度日。

“霸王餐”

2012年,距湛上村不远的一家酒店开业,因为害怕张氏兄弟前来滋事,酒店的经营者送给张某一张一万元的消费充值卡,在消费完卡内金额后,张某多次要求这名经营者为其免费充值供其在酒店消费,累计索要金额一万余元。

在充值卡使用完毕后,这家酒店的麻烦也来了。专案组这样描述张某的恶行:在2015年6月至2017年长达两年的时间内,张某利用其“西霸天”的恶名逞强耍横,在该酒店洗澡、理发不出钱多达上百次,且多次在酒店吃饭不出钱,并对向其索要消费票的工作人员进行辱骂和恐吓。此外,张某在消费过程中经常无故辱骂服务人员,致使该酒店所有工作人员无人再敢向其索要消费费用。

2017年11月份,这家酒店的法人不堪其扰,将酒店转包。张某则继续在该酒店消费签单,并一直持续至被公安机关抓获后。经侦查,警方发现涉事酒店已成为张氏兄弟黑社会性质组织的一处据点,多宗违法犯罪案件均发轫于此。

火并

结伙而行、好勇斗狠、打打杀杀,是黑恶势力的主要特征,张氏兄弟黑社会性质组织虽然有时采用软暴力逃避制裁,但其暴力基础始终未发生改变,且随时准备将暴力手段付诸实施,特别是当自己的利益受到威胁的时候。

今年1月16日深夜,一幕只有在警匪片中才能看到的激烈火并场面在长治高速南口上演,冲突双方分别是张氏兄弟黑社会性质组织和另一个以张某(已另案处理)为首的恶势力团伙。月初,张某某手下的“马仔”郭某受雇于人讨账,但其将要到的3万元钱欠款用于个人和“小弟”花费,雇主颇为不满,单方解除协议后雇用张某恶势力团伙继续讨账。为争夺非法讨债行业势力范围及“树立权威”,郭某与张某发生激烈争吵,并约定打架时间与地点,张某某嘱咐郭某“要将事情办好”。

16日深夜,在长治高速南口,郭某带领20余人便持械冲向张某,张某见对方人多势众便朝天鸣枪示威,双方对峙长达20多分钟,僵持中,郭某的“小弟”赵某驾车意图撞击张某,但被张某躲开。在得知张某开枪后,张某某下达了撤退命令。

“这起聚众斗殴案件对社会规则、市民心理的伤害是巨大的。”专案民警表示,它造成的社会影响极其恶劣,无以复加。

骗贷

2010年,张某使用虚假买卖合同向长治市某金融机构骗取贷款500万元,完成了组织的原始积累,并逐渐聚拢了社会闲散人员实施违法犯罪活动。调查中警方发现,张氏兄弟共开设了三家公司,但令人疑惑的是,这些公司并没有做过任何的生意。该组织借用公司外壳进行违法经济活动和为违法经济活动做掩护,黑社会性质组织已经成型。

从2015年1月至2018年1月,张氏兄弟以公司的名义分别在长治市某金融机构进行贷款,二人的公司互为担保,并提供虚假的购销、买卖合同和伪造的房产证,以欺骗的手段先后贷款4笔,涉案金额高达1100余万元。

民警张贴举报奖励公告(图由公安机关提供)

楼塌了

在2018年最炎热的季节,张氏兄弟早已预见但不愿相信的时刻终于来临。长治市公安局采取提级侦办、异地用警措施,打掉了这个以张某为首的黑社会性质组织,抓获犯罪嫌疑人30名,目前已破获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等案件20起,涉案资产和财物总价值达2235万余元。

侦查一度举步维艰,专案民警回忆,受害人大多三缄其口,取证调查工作异常困难,这或许也是这个黑社会性质组织逐渐做大成势的原因。但随着犯罪嫌疑人的纷纷落网,警方的决心使受害人重燃了信心,他们开始主动配合,通过微信、电话、信件等方式积极检举,使得案件的侦办迅速有了实质性进展。

消息传来,曾被张氏兄弟打伤的老杨喝下了人生中的第一杯酒,之前滴酒不沾的他喜极而泣:“终于可以正常做生意了。”其实,拍手称快的远不止老杨一人,人们奔走相告,气氛之热烈如同过年。这些变化,都是老百姓眼中实实在在的获得感,这种获得感,既来源于打破黑恶势力的穹顶后终于看见的蓝天白云,也来源于那些本该属于自己,而现在已经触手可及的温暖。

眼看他盖高楼,眼看他宴宾客,眼看他楼塌了!清算已经来临。

借用莎翁的一句台词:“一切残暴的欢愉,都将以残暴结束。”张氏兄弟当初或许怎么也不会想到,他们高调开启的这个剧本,最后会以这般景象落幕。(来源:上党晚报)

原标题:天谴:“西霸天”的覆灭之路



  相关链接
· 长治县警方成功打掉一敲诈勒索恶势力犯罪集团
· 壶关警方打掉杨某为首恶势力犯罪集团抓获12人
· 最新消息!陈鸿志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集团又有2人落网
· 长治警方打掉“西霸天”张氏兄弟涉黑犯罪集团
· 襄垣警方打掉以韩某为首“矿霸”恶势力犯罪集团
· 临汾警方打掉一黑恶势力犯罪集团刑事拘留129人
关于我们 | 联系电话:0355-2113499    投稿邮箱:jz9909 @ 163.com
本网站由黄河新闻网版权所有  晋ICP备06001850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晋B2-20060016
广告经营许可注册:1401001304387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407189
晋公网安备140106020600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