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行女兵:齐心在长治县抗日政府
发布时间: 2018-09-18   |  来源: 微上党   |  编辑: 邢璐霞   |  责任编辑: 肖贵海
 
分享到:

1939年9月,齐心在抗大一分校毕业后,被分配到长治县干部学校妇干队任指导员。当时,长治县抗日政府已经由长治县城内的县前巷搬迁到50里外的西火镇,长治干校的校长是一个四川籍老红军。和齐心一起到长治县抗日政府工作的,还有她的同学王军。组织上安排王军担任妇干队队长,齐心担任指导员。不久,抗大一分校校长何长工下达指示说,候补党员不能担任指导员。齐心只好改任队长兼教员,王军则调至长治县政府做秘书。日军冬季“扫荡”时,齐心调到县政府参加战地工作团。

1939年11月,驻长治的日军从长治城出发,经壶关县城,企图占领荫城镇,进而偷袭太南抗日根据地腹地平顺东寺头。

荫城镇位于长治县东南,与陵川县接壤,这里群山环绕,山峦起伏,是通往太南抗日根据地的天然屏障。

为了保卫太南抗日根据地,八路军、决死队、各县民兵和国民党友军相互配合,在荫城与日军展开激战。

战斗打响后,齐心带领战地工作团进行战地救治和宣传。她组织运输队、担架队、开水站和鼓动棚,积极支前。由老人和青年妇女组成的送饭送水队,挑着喷香的火烧、滚烫的熟鸡蛋和开水,络绎不绝地送到战壕。齐心一手提着满篮的火烧,一手提着开水罐,冒着飞掠的流弹,到战壕里给战士们送吃送喝。当她看到一名战士负伤后,马上和担架队的几个青年用门板抬送伤员。在运送伤员过程中,为了不使伤员受冻,她把自己的棉衣盖在伤员身上,战士深为感动。

关于这段历史,齐心在《激情燃烧的青春岁月——忆我在太行抗日前线抗大的战斗生活》一文中回忆道:

我抗大五期毕业后,本来去山东的名单里也有我,但姐姐齐云希望我留在太行做青年工作。组织上还考虑让我去国民党军队做统战工作,姐姐不同意,她认为我不成熟,那里太复杂。后来长治县县长张燮堂到抗大一分校要干部,组织上即决定派我和王军到长治县干校工作,王军任妇干队队长,我做指导员。何长工校长亲自接见我和王军,并对我们说:“你们女同志要有政治家的风度,大错误可是犯不得呀!”何校长语重心长的话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我一直铭记在心。

我和姐姐告别时,正值凛凛寒冬。在树掌村的行署见到她时,她留着短发,穿着一身比较新的灰军装,显得英俊洒脱。见姐夫还穿着草鞋,我就买了两双毡靴送给他们。

第二天,我就去长治干校报到。长治干校校长是个四川籍的老红军,有一个教员也是刚从抗大一分校调去的。另有两位女同志,一位是河南人,原任县妇联主任;另一位是文化教员,本地人。

不久,何校长下达指示说,候补党员不能任指导员。我就改任队长兼教员。

学员是从区、乡妇联主任中选派来的,还有的是放了足的小脚妇女。我带她们参加反“扫荡”时,她们背着背包,挂着手榴弹,急行军时没一个掉队的。我当队长兼教员,每天带领她们出操,经常在队前讲话,还教她们唱抗日歌曲。我们睡的是地铺,吃的是小米或玉米稠粥。淳朴的妇女干部学员和我如同亲姐妹一般。我头疼脑热、伤风感冒,很怕扎针,她们就七手八脚地一拥而上,把我按在用草或麦秸铺的地铺上,强制给我扎针,这些给我留下了难忘的记忆。

在长治县工作期间,齐心经历了战火的洗礼。一次,齐心和同事们到西火镇开展工作,不幸被前来“扫荡”的日军包围。突围时,敌人的大炮和机关枪的火力非常密。齐心和同事们英勇顽强,团结得像一个人一样,最终冲出了敌人的包围。当时她和王军被称为“风云儿女”。

关于这场生与死的考验,齐心回忆道:

一天,我们随县政府到长治县的西火镇,该镇是陈赓领导的八路军129师386旅刚攻克的村镇,街上还贴着日伪汉奸的反动标语,其中一条:“打倒七分像鬼三分像人的张大麻子! ”赫然在目。这是敌人在谩骂污蔑抗日县长张燮堂。

我奉命到村妇联主任家布置召开群众大会,主人热情地让我吃了一碗糠糊糊,驱散了寒气。当我回到团部(县政府)时,他们正在用砖头架炉灶熬粥。忽然“啪啦啦、啪啦啦”响起了机关枪声,周围顿时一片混乱。 通讯员报告敌情:“敌人骑兵和炮兵迂回包围!”张县长立即命令突围,当时幸亏有386旅的一个团用一挺机关枪在村口掩护我们突围。敌人的大炮声和机枪声响成一片,子弹在空中呼啸而过,更危险的是打在地上的子弹,“突突突”“扑扑扑”扬起了阵阵尘土,不时地还听到大炮在轰鸣。我们的队伍已经不成形了,子弹密集时就跑得快些,稀疏时就慢些,地上散乱地丢弃着一些办公文具、复印蜡版等。

我看到张县长在枪林弹雨中,牵着马用手枪朝着敌人的方向射击。我身处激烈的战场,不禁感到异常的激动和振奋,“宁死不当俘虏”的誓言在耳边回荡,完全没有恐惧,甚至还想回村拿我遗忘的挎包。突围中,我看到一位老乡背着老母亲仓皇奔跑,还惊恐地喊着:“老黄来啦!老黄来啦!”(老黄是指穿黄色军衣的日本鬼子)。

西火镇是一个盆地,当时处在日军炮兵、骑兵迂回包围之中,我们在386旅一挺机关枪的掩护下,得以从村子的一个缺口突围,穿过敌人的密集火力,绕道上山才得以脱险。我给姐姐写信叙述了这次突围的遭遇,并说,我们刚刚收复这个村镇,还不了解敌情就肓目乐观地布置动员群众回村,召开祝捷大会,多亏群众大部分躲在山里没回来,否则后果将不堪设想。

我们从西火镇突围之后,来到离长治县城约60里的荫城镇,刚把县政府的牌子挂出来,敌人又来袭击,我们就又立即转移,如此连续多日,每天都要走几十里地。当时我和王军被称为“风云儿女”,随着县战地工作团在本县范围内和敌人近距离周旋。

有关齐心在长治工作的情况,《中国共产党山西省长治县组织史资料(1926—1987)》有这样的记载:

1938年,中共长治县委遵照戎子和专员指示,按照建立“三三制”政权的原则,利用阎锡山提出的“反对坏官、坏绅、坏人”等口号,通过教育、罢免、委派、选举等形式,对县、区、村三级旧政权进行了改造。

到1939年3月间,区、村政权全部掌握在共产党人手里。同年9月,县委以团结进步、团结抗日的原则,推翻了国民党聂士庆领导的县政府。

长治县抗日民主政府于1939年9月建立,工作机构设有秘书办公室、武装科。1939年,阎锡山发动“晋西事变”,县区两级抗日民主政府被捣毁。

一、政府领导机构及领导人名录

县长:张燮堂(化名张一萍)(1939年9月—1940年1月)

二、工作机构及领导人名录

《中国共产党山西省长治县组织史资料(1926—1987)》

秘书办公室

秘书:齐新(女,1939年冬—1940年1月)

……

抗战初期,阎锡山委派手下聂士庆充任国民党长治县县长。

日军进攻长治县城(今长治市内县前巷一带),聂士庆就把他的县政府迁到长治东南50里的西火镇。中共太行区党委为使西火镇这块阵地不被阎军和日伪军所控制,派共产党员张燮堂任抗日县政府县长,办公地点也在西火镇。上文中说的齐新,就是齐心。

据《陕西党史》2006年第六期刊文《“革命伉俪”习仲勋、齐心》,文章中有这样的记载:

1939年冬,齐心从抗大一分校第五期(按延安总校排序,从东迁后算则为第一期——作者注)毕业,分配到长治县干部学校妇干队任指导员、队长,日寇“扫荡”时编入县政府战地工作团,参加了荫城、西火镇战斗。

又据《在敌后的抗大一分校》上册记载:

一分校转移到平顺,在太行山除继续做好驻地群众工作外,还成立了战地工作团,干部科长欧阳平兼任团长,支队政委铁坚兼任副团长,下设队(对外称游击小组)……工作团归校政治部领导,成立后即分散到学校。

原驻地及屯留、潞城、壶关、长子、长治、高平、黎城等地区开展工作。主要任务是搜集情报,宣传动员群众,组织游击小组,开展游击战争,反对“伪化”,阻挠敌人进犯,坚定群众抗战信心。

综合上述史料看,齐心当时是长治县抗日民主政府的秘书。或者说,齐心除任长治县抗日民主政府秘书一职外,还同时兼任长治县干部学校妇干队指导员或队长职务。

长治县抗日政府旧址之一

西火村牛晓宅和老当铺大院,曾经是长治县抗日政府所在地

《在敌后的抗大一分校•续集》中,收录的留守大队第二期人员名单中有这样的记录:

书记:齐新(女)

根据现有资料,“齐新”这个名字出现过两次:一是任长治县抗日民主政府秘书时,二是在抗大一分校留守大队任书记时,并且两个“齐新”的名字在时间上具有连续性。

查证抗大史料可知,抗大一分校1939年11月中旬东迁山东,留下留守大队继续在当地(壶关神郊)办学。半个月后,阎锡山发动“晋西事变”,长治县区两级抗日民主政府被捣毁,抗日县政府撤离西火镇进入山区坚持斗争。1940年1月以后,长治抗日县政府各个组织机构中再没有出现“齐新”这个名字。所以,实际情况应该是:长治县抗日政府撤离西火镇后,齐心又回到壶关神郊村抗大一分校留守大队,并于1940年年初随留守大队去了武乡。从齐新的性别和任长治县抗日政府秘书的任职时间(齐心,女,1939年冬至1940年1月)看,与齐心的经历全部吻合,可见,齐新和齐心就是同一个人。

那么,在晋东南,齐心为什么还叫过齐新这个名字呢?笔者认为,“齐新”这个名字的出现有三种可能:

一是在参加革命以前或者以后,齐心曾用过不止“齐新”这一个名字。直至到长治县以及重新回到留守大队时,她应该一直用的就是“齐新”这个名字,后来才改叫齐心。这种可能是有的。新中国成立后,齐心的父亲齐厚之曾经填过一份《中国国民党革命委员会××分部筹备委员会党员登记表》,在这份表上,齐厚之填的“家庭亲属情况”一栏就有“女儿:齐馨”。

二是为了隐蔽身份,在革命阶段,因为工作需要,齐心使用了多个化名。这种情况,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都出现过。比如,周恩来就曾化名伍豪、飞飞、翔宇、冠生、少山、胡必成,等等。其中,以“伍豪”最出名。

三是笔误。由于“心”和“新”“馨”同音,人们在书写时把这几个字混用,导致几个阶段名字出现不一致的现象。

三种分析,第一种可能性最大。后来名字固定下来,人们写文章追述历史时皆用“齐心”,但在历史档案中则仍保留了“齐新”“齐馨”,因此今天就出现了音同字不同的情况。

“齐新”“齐馨”是何时改为“齐心”的?根据史料推测,笔者认为应该是在齐心回到抗大一分校留守大队以后。(来源:微上党 作者/戴玉刚)

原标题:齐心在长治县抗日政府——转自《齐家抗战》第三章太行女兵



  相关链接
· 抗日第一县——黎城
· 叶成焕——抗日战将血洒太行
· 被日军日夜毒打!抗日小英雄朱其善牺牲时仅17周岁
· 潞城一红色收藏家捐赠黎城抗日情报战文献
· 长治县抗日民主政府旧址修缮复原工程正式启动
· 长治红色旅游:沁源县抗日阵亡将士纪念碑
关于我们 | 联系电话:0355-2113499    投稿邮箱:jz9909 @ 163.com
本网站由黄河新闻网版权所有  晋ICP备06001850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晋B2-20060016
广告经营许可注册:1401001304387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407189
晋公网安备140106020600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