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家分晋起因在武乡
发布时间: 2018-09-04   |  来源: 上党晚报   |  编辑: 邢璐霞   |  责任编辑: 肖贵海
 
分享到:

作为山西人,大多知道三国分晋的故事。那是在春秋末年,周王朝最大的诸侯国——晋国,被韩、赵、魏三家瓜分,春秋五霸裂变为战国七雄。“三国分晋”成为华夏从春秋到战国分界点,由此奴隶社会开始向封建社会过渡,成为中国历史上一个非常重要的节点。因此,今天人们把“三晋”作为山西的美称。

晋国既然是周王朝最大的诸侯国,又怎么会发生裂变?原本为晋国属国的韩、赵、魏,又是如何搞掉他们的“顶头上司”,直接成为周王朝的一级诸侯呢?考据历史事件的根源,原来事件的起因居然在武乡。

【魏、赵、韩三卿商讨合兵攻打智伯瑶之策】

晋无公族埋隐患

晋国原是周代的诸侯国,领地在汾河流域,始封君为周武王之子唐叔虞,后子燮父继位徙治晋水,更国号为晋。公元前677年晋武公去世,其子姬诡诸继位,是为晋献公。晋献公是一位十分有作为的国君,在位26年间他率领晋国军队东征西战,先后伐灭霍、魏、耿、虢、虞等小的诸侯国,一跃成为周王朝最大的诸侯,疆域包括山西全境、陕西东部与北部、河北中部与南部、河南北部与中西部等广大地区,被列为春秋五霸之一。

【晋国被瓜分前的疆域】

但是晋献公的一生功过需三七分,他功劳虽大,过错也十分明显。最大过错的是纳骊戎首领的女儿骊姬为妃。公元前672年,晋献公攻打骊戎,晋军一战而大胜,骊戎为求和将其两个女儿骊姬与少姬献给晋献公。晋献公不仅收骊姬为嫔妃,而且还立骊姬为夫人。谁知道骊姬得宠后便想立自己所生的奚齐为太子,于是不择手段使计离间献公与申生、重耳、夷吾父子兄弟之间的关系,还设计谋杀太子申生,制造了“骊姬之乱”。

晋王室出现公族公子争权夺利、相互残杀的局面,晋献公为求妃子之欢逐杀诸公子,结果申生上吊,重耳、夷吾各自逃命。从此晋国也不再立公子、公孙为贵族,这也就是历史上说的“晋无公族”。从此,晋国宦卿渐渐代为公族,晋公室的力量由此衰落,异姓卿大夫渐渐得势。十余家卿大夫控制了晋国政局,多少年间相互争夺、激烈兼并,最后剩下赵、魏、韩、范、智、中行氏六家,史称晋国“六卿”。后来又灭掉中行、范氏,赵、魏、韩、智四卿控制了晋国的要害中枢。但是四卿执掌大权,并非是晋国以乱求治的结局,而是乱中灭亡的开始。

祸起萧墙争皋狼

晋出公后,智氏率师伐齐,发动两次伐郑战争,壮大了智氏的势力,并取代赵氏而掌管晋国政事,成为四卿中最强的势力,居晋国四大卿之首,并自称“伯”,想当老大,进而吞并其他三家。

【妄自尊大的智伯瑶】

公元前453年,智大夫智伯瑶智囊子,自认为势力强大,便开始以强欺弱,用蚕食之法侵占其他三家的土地,对三家大夫赵毋恤赵襄子、魏驹魏桓子、韩虎韩康子说:“晋国本来是中原霸主,现在被吴、越夺去了霸主地位。咱们作为晋国四卿,应该为晋国兴衰出力流汗,为使晋国重新强大,我主张每家拿出一百里土地和万家户口来归给公家。”

三家大夫都知道智伯瑶心存不良,想以公家的名义逼迫他们交出土地,然后拥为己有。可是三家又各怀鬼胎,韩康子迫于无奈,生怕得罪智氏,首先把土地和一万家户口割让给智家;魏桓子也不敢得罪智伯瑶,推托数月,见胳膊拧不过大腿,最后也不得不把土地、户口乖乖让给智伯瑶。智伯瑶见两家顺从了,便更加肆无忌惮地向赵襄子要土地,并点明要蔡地皋狼。《战国策·赵策》中有记载,“智伯又求蔡皋狼之地,襄子弗与。”

【康熙版《武乡县志》关于皋狼城的记载】

这蔡地皋狼是哪里?就是今天的武乡。据康熙版《武乡县志》载,“武乡,《禹贡》当冀州之域,春秋时为蔡皋狼地。”并有脚注:“战国策智伯瑶求蔡皋狼之地于赵襄子即此。”蔡国皋狼城最早在武乡西部的祁村,后又迁至南关、故城,今天武乡的故城镇,就是因历史上曾是皋狼古城而得名。这一区域是上党盆地的最北端,并有雄关,是历代兵家必争之地,可见此地是个重要的所在。尤其皋狼是赵氏祖先最初的分封地,赵襄子怎么能将祖业拱手相让?这不是明显对整个赵氏家族的严重侮辱吗?他当然不会答应,也就留下了“襄子弗与”的记载。

这下却若恼了智伯瑶,我要个万户百里地,韩魏两家都顺顺当当地答应了,只有你这又丑又无能的赵襄子敢违命?今天是给也得给不给也得给。于是他就要来硬的,决定武力解决。

变本加厉开战端

公元前455年,智伯瑶亲自出马率领中军,并指令韩家的军队担任右路,魏家的军队担任左路,三队人马直奔赵家兴师问罪。

赵襄子自知闯下了大祸,可自己兵微将寡,难以敌众,只好带着赵家兵马退守晋阳。智伯瑶率三家兵马紧追不舍,把晋阳城团团围住。赵襄子只得吩咐将士死守老城,绝不交战,用以逸待劳之法固守,企图等对方无奈之时撤退。可智伯瑶这回是志在必得,围城进攻,攻了两年,却始终没有攻下来。

智伯瑶见久功不克心里很着急,因为一直这样僵持也不是办法,必须快刀斩乱麻。于是他约韩康子、魏桓子一起去察看地形,居然发现晋阳城东北有条晋水,忽然想出了一个主意:把晋水引到西南边,晋阳城不就淹了吗?以水当兵何愁赵国不灭?智伯瑶为自己想出这样一个好主意而洋洋自得,韩康子和魏桓子一听这话,心里却暗暗吃惊。原来魏都安邑、韩都平阳旁边各有一条河道。智伯瑶的话正好提醒了他们,晋水既能淹晋阳,说不定哪一天安邑和平阳也会遭到晋阳同样的命运。

韩康子和魏桓子正在踌躇之际,赵襄子又派家丞张孟谈偷偷出城约见韩康子、魏桓子,进行了一番游说。张孟谈灵牙利齿,他对韩、魏说道:智伯瑶自封老大,平日里欺侮你我,而今他逼迫你们两家来帮助他攻打我们赵国,但他会把好处给你们吗?看似有利可图,实则助纣为虐。如果你们今天不帮助我们赵国,赵国的今天就是韩魏的明天。要想不被智氏霸占,唯有我们三家联合,将智除掉。张孟谈这一说,正在犹豫的韩、魏两家好像被点准了命门穴似的,结果你懂得。

【公元前403年,三家分晋示意图】

韩魏两家战前反水,三家联合来了个突然袭击,趁夜将晋水改道智营,以此人之道治此人之身。智伯瑶想出来的妙计,却成了对方对付他的利器,霎时间,智营成了水府泽国。智伯瑶惊慌不定,赵、韩、魏三家的士兵驾着小船、木筏一齐冲杀过来,一夜之间,智伯瑶全军覆没。

【三家分晋的疆域情况】

三家灭了智伯瑶,智家的土地也由三家平分,韩、赵、魏,自此三家形成了鼎足之势,二晋国也成了一个傀儡空壳子。公元前403年,韩、赵、魏三家打发使者上洛邑见周威烈王,这时国力贫弱、无力驾驭诸侯的周威烈王,看到分晋已既成事实,也就顺水推舟,把三家正式封为诸侯。

三分晋室的赵、魏、韩后来依然都是中原大国,可见原来的晋国是多么强大。这三家加上秦、齐、楚、燕四个大国,并称为“战国七雄”,历史从此开启了新的篇章。也许此刻,智伯瑶正在九泉之下后悔不该强行向赵襄子索要皋狼之地,招来这杀身灭门之祸。(来源:上党晚报)

原标题:三家分晋起因在武乡



  相关链接
· 三国时期上党郡
关于我们 | 联系电话:0355-2113499    投稿邮箱:jz9909 @ 163.com
本网站由黄河新闻网版权所有  晋ICP备06001850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晋B2-20060016
广告经营许可注册:1401001304387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407189
晋公网安备140106020600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