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云、魏健与李顺达互助组
发布时间: 2018-08-27   |  来源: 红色太行   |  编辑: 邢璐霞   |  责任编辑: 肖贵海
 
分享到:

我于2006年12月调任西沟接待中心副主任,2007年1月1日正式上班。因为工作需要和时间上的空余,才对魏健、齐云夫妇支持和帮助李顺达成立互助组一事进行了详细研究和总结,之后我先后又采访了老劳模申纪兰、李顺达的堂弟李才福,并数次拜访吕桂兰老人后,记录下了这些文字。

齐云(习近平母亲齐心的姐姐),1940年1月至6月曾任中共平顺工作委员会委员、组织部长,当年7月,任中共平南县委员组织部长。魏健(齐云丈夫),1940年1月至1943年7月任平顺县抗日民主政府首任县长、兼任平顺县人民武装自卫队独立支队支队长。

李顺达,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时期的劳动英雄,新中国第一代全国劳模,他率先在全国成立了抗日战争时期的第一个农业生产组织———李顺达互助组。

毛主席接见李顺达

魏健、齐云是“李大娘”炕头常客

这里说的“李大娘”,是李顺达的母亲郭玉枝。解放前,一直担任西沟村妇救会主席,解放后曾担任西沟村妇女主任,是平顺县、长治专区有名的纺织模范、拥军模范。

吕桂兰老人讲,她和李顺达是1939年经媒人介绍结婚的。因为李顺达人长的敦实,又实在,是个能干的好后生。1938年李顺达和李达才、王金山、王周则、桑三则一起入了党,李顺达还当了党支部书记。这两件事可把李顺达娘高兴坏了,因为儿子当了干部,入了党,为群众办事又积极,乡亲们都称呼她为李大娘。

吕桂兰回忆,婆婆郭玉枝一直跟李顺达讲:现在日子过好了,是因为有了共产党、八路军。所以她每每想到自己不愁吃,不愁穿,就想起毛主席、共产党、八路军。在郭玉枝看来,她的家也就是共产党、八路军的家。所以,她每每见了抗日政府的干部,见了八路军战士,跟见了自己家人一样亲。

我省老作家韩文洲在《金星英雄传》中写道:凡是下乡到西沟工作的干部,她(郭玉枝)一律招待在自己家里吃饭。来多少人她就做多少人的饭,从不去别家派饭,又总是挑最好的饭做。只要家里有好吃的,宁愿自己不吃,总得让工作员吃好。

1941年到1943年,是抗日战争极端困难的时期。山西各抗日根据地的政治、经济、军事形势面临着极其严峻的考验。一是日本侵略者的疯狂“扫荡”;二是国民党顽固派的降日反共;三是连年的自然灾害,太行区受灾人口占到总人口的一半以上。在平顺县北部的浊漳河岸一带,有的地方颗粒无收,抗日军民靠采树叶、挖野菜、吞草根、食咸土充饥度日。

当时驻平顺的上级党政机关及其它单位初步统计就有六七十家之多,这些单位供应,大多数依靠当地政府解决。作为平顺县抗日政府县长的魏健可以说担子繁重,任务艰巨。

当时李顺达领导的西沟村,就积极响应抗日政府号召,和地主开展了“减租减息”斗争,并取得了胜利,是抗日政府表彰的模范村。抗日政府县长魏健常来西沟村指导工作,来了就在李顺达家里吃饭,成了李大娘家的常客。魏健还一直夸李大娘是一位革命的母亲,革命的妈妈。不仅县长魏健,当时太南地委就住在平顺县的东寺头村,地委专署机关的同志们常来西沟工作,都是李大娘、李顺达的熟客。

吕桂兰回忆说:大齐(齐云)到了西沟村,总是利用晌午和晚上给妇女讲党的方针、政策,教妇女识字认字学文化,闲了的时候还帮助顺达娘纺花织布。

吕桂兰说,那时候老魏和我家一点也不生分。有一次魏健来下乡,看到李顺达正在羊圈里出粪,二话没说,挽起袖子和裤腿就跳进了羊圈,和李顺达一起干起活来了。魏健最爱吃的就是婆婆郭玉枝做的南瓜红豆小米稠饭。那天恰好就是南瓜红豆稠饭,也许是劳动饿了,魏健一下子就吃了满满两大碗。

魏健、齐云夫妇

魏健亲自给李顺达颁发奖状

魏健自上任县长之日起,就以抗战救亡为己任,在上级党委和边区政府领导下,积极动员人民群众参军参战,组建地方抗日武装,保卫根据地建设。

李顺达的堂弟李才福回忆说:老魏(魏健)比顺达哥大一岁,通过在西沟的接触,他知道李顺达是一个敢于斗争、不怕困难、忠诚老实的共产党员,因此对李顺达更加信任了。在魏健的支持下,1941年,西沟村成立了农会、青救会、妇救会、武委会等各种抗日救国群众团体,李顺达当选为民兵队长。李顺达带领民兵白天劳动,黑夜练武。

1941年10月的一个傍晚,日本鬼子突然从南河、北河、南沟分兵三路直冲西沟,并进行了疯狂的大扫荡。这次扫荡,鬼子烧毁了120多间草棚,抢走了许多粮食,残忍地杀害了西沟村16个村民。日本鬼子走后,村民们有的呼爹喊娘,有的救人救火,乱作一团。面对惨景,李顺达十分难过地对大家说:“乡亲们,不要哭,这一次怨我们消息不灵通,从今以后我们要把民兵工作搞好,练好本领,提高警惕,时刻准备打击日寇。”

从此李顺达带领民兵一边劳动,一边练武,锻石头,造地雷,备战工作搞得轰轰烈烈。

1942年,西沟村被晋冀鲁豫边区政府表彰为“劳武结合模范村”;李顺达被平顺县抗日政府表彰为“劳武结合英雄”。平顺县抗日政府县长魏健亲自把写有“劳武结合英雄”的奖状颁发给了李顺达。抗日政府还奖给他一支步枪、两颗手榴弹。在那个时候,对劳动模范和杀敌英雄的奖励一般为一把锄头、几颗子弹,能得到一支步枪的奖励,是很不容易的。这一年,经过党组织批准,李顺达公开了自己的共产党员身份。

这一年的一天,在一次群众大会上,李顺达站在会场的一张桌子上大声宣布———我就是共产党员!在当时,敢于公开共产党员身份是要冒着杀头危险的。可见李顺达的勇气和决心。

李顺达和他的互助组

魏健鼓励和支持李顺达成立互助组

带领群众抗旱度荒,生产自救,保障政府、部队和群众生活,是当时平顺抗日县政府最主要的工作之一,也是抗日政府县长魏健常常思考如何做好的工作之一。

老劳模申纪兰也常常回忆说:“常听老李(李顺达)提到大齐,说大齐、小杨经常住在他家,叫老李的娘为大娘。老李还经常向我提起魏县长(魏健),说他跟魏县长很熟悉,老李成立互助组时,魏县长给了他很多帮助。”

吕桂兰回忆说:那年(1942年)冬天,快过年了,魏县长隔三差五就到西沟来,还是晚上来的多。来了就组织他们(李达才、路文全、王周则、宋金山、桑三则)在我家最边的那个窑洞里开会学习,后来才知道是商量成立互助组。有天晚上就开到了鸡叫,一晚上就点一油灯油。隔一会儿我过去给他们倒一碗水,真能吸烟,满窑里都是烟味。

吕桂兰清楚的记得,那天晚上回到家里,顺达一夜都没合眼,囫囵身躺了一会儿。早上早早就起来烘火做饭了,等魏县长过来吃饭的时候,他把饭端到魏健县长面前,非常严肃的说:“魏县长,我答应你,这个互助组小组长就由我来当,保证完成好这个任务。”

李顺达的堂弟李才福说:那时我还小,也不是党员。他们一黑来一黑来的开会。我哥(李达才)早起(早上)起来就问我参加互助组好不好。当时不知道他说的什么,只跟他说,你和顺达哥让我咋做我就咋做,都听你们的。

吕桂兰说,婆婆听说李顺达要办互助组,就问李顺达什么是互助组?李顺达告他娘说:“互助组就是,一人有困难,大家来帮助,遇到什么灾荒,大家都来想办法克服,人多手多主意多,力量也就大了,不用老提心吊胆过日子了。”婆婆当时就跟李顺达说,这个互助组好,咱带头参加。

1943年2月6日(农历正月初二),李顺达响应毛主席和边区人民政府“组织起来”、“生产自救”的号召,和老西沟李达才、路文全、王周则、宋金山、桑三则6户贫苦农民商议决定,成立了农业生产互助组织———李顺达互助组。

互助组成立后的首要任务就是生产互助,度荒自救。

互助组成立的第3天,就有组员揭不开锅,李顺达将家里仅有的5斗存粮和1石多谷糠分送给组里的断粮户。然后,就带头向地主争取开荒权,带领组里的青年人上山开起荒来。其他人见互助组开荒种菜,纷纷要求参加。短短一个月,互助组由6户发展到了16户。

互助组在开荒种菜的同时,还把组里妇女组织起来,成立了纺织、喂猪小组,李顺达的母亲郭玉芝担任小组长。

西沟李顺达互助组的成立、发展和取得的成绩,推动了平顺县的互助生产深入发展。

习近平主席的深情回忆

2009年3月10日上午,时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央书记处书记、国家副主席的习近平参加了十一届全国人大二次会议山西代表团审议。在听取了部分代表相继发言后,习近平说:我对山西不是太熟悉,只去过三五次,但我实际上却和山西有很多联系,感觉很亲切。我最早去山西是在陕北延川县上山下乡时,陕西与山西一河之隔。后来在河北正定当县委书记期间,与山西又是一山之隔。因为煤炭协作,每年都要去阳泉,当时是白换黑,小麦换煤炭,双方协作搞得比较好。后来我在福建工作,大批老同志都是山西过来的。

此外,也有很多亲缘上的联系。我母亲一家抗战时期都在山西,转战长治、阳城、平顺一带,经常从他们口中听到那个年代的事情,耳熟能详,感到很亲切。

我很关注山西的情况,今后还会继续关注山西。习近平表示,有机会我一定到山西走一走,看一看。

2009年5月25日上午,习近平主席踏上了西沟这片红色的土地。他紧紧地握着老劳模申纪兰的手说:“西沟60多年的发展,是社会主义革命、建设和改革开放的缩影,特别是李顺达、申纪兰的劳模精神,需要好好总结和发扬。”

习主席特别强调:“太行精神光耀千秋,纪兰精神代代相传。太行精神和纪兰精神是我们党的宝贵财富,要深入挖掘,大力弘扬,让它在新的历史时期放射出更加夺目的光彩。”(来源:红色太行 平顺西沟展览馆馆长郭雪岗)

原标题:齐云、魏健与李顺达互助组



  相关链接
· 刘少奇称李顺达是农业专家
关于我们 | 联系电话:0355-2113499    投稿邮箱:jz9909 @ 163.com
本网站由黄河新闻网版权所有  晋ICP备06001850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晋B2-20060016
广告经营许可注册:1401001304387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407189
晋公网安备140106020600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