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党三垂冈曾是古战场
发布时间: 2018-08-20   |  来源: 山西青年报   |  编辑: 张乐   |  责任编辑: 肖贵海
 
分享到:

提到上党、上党盆地,很多人都知道,长治市就在盆地之中。一般人认为,进入长治市区,东山西水之间一马平川。其实不然,在东山西水之间还有一个高低不平的地方,尽管它鲜为人知,但却有一个响亮的名字——三垂冈。据说,上党三垂冈曾是古战场,这里地势虽不险要,但在一马平川的盆地里却显得有些鹤立鸡群。8月20日,记者与长治市红色文化研究会会长戴玉刚、长治市地名研究专家张高明等一同前往,在长治郊区与潞城市交界的地方找到了这个带有神秘色彩的地方——三垂冈。

毛泽东书写《三垂冈》石碑雕刻

看其形 一马平川三丘凸起

上党三垂冈是由三座小山丘组成,东西走向一字排开,横列在长治市区北部,潞城市西部,从长治和潞城东西两个方向抵达都在十几公里左右。

站在上党三垂冈最高处眺望,三个大小不一的山岭土丘一目了然,冈与冈之间相互间隔数百米。冈上地形虽然起伏不平,但并没有沟壑纵横、悬崖峭壁。根据三垂冈东西两个边缘,我们用大脑这个“GPS”来做个地理定位,冈的东面是潞城市的西天贡、南天贡和郭村等村庄;冈的西面是长治市郊区的张庄、李村沟、坟上等几个村庄。

上党三垂冈最早被称为三垂山,在 《太平寰宇记》、《潞州志》、《潞城县志》等古籍书中都有记载。《读史方舆纪要》中有“三垂冈”一词,据说这是最早的记载。由于上党三垂冈在历史上与唐王李隆基等有关,在民间还有称三垂冈为“龙冈”。

王旭升是上党三垂冈东边西天贡村人,他告诉记者,他是地地道道的三垂冈人,多年来专注研究本地文化和历史故事。他说,他经过十几年的研究和实地勘察考证,上党三垂冈有主峰三座,因山形而得名,三座山头分别向三个方向延伸,南临潞州,西指晋绛,东向邢、洺。南临潞州就是指长治,西指晋绛就是指侯马绛县一带,东向邢、洺就是指河北邢台、永年一带。

上党三垂冈西边李村沟村民告诉记者,这里的村民称三垂冈的三座山丘分别为大冈山、二冈山、三冈山,其中,三冈山也叫小岭。

记者看到,附近有座在当地颇有名气的水泥厂,厂子旁边有一条铁路。记者恍然大悟,常见的注册商标“大冈山”水泥原来就是这个水泥厂生产的,而旁边的这条铁路就是太焦铁路。由此看来,上党三垂冈确实是在上党盆地平原上凸起的一道天然屏障。

郭安廷先生是潞城市南天贡村人,他对家乡三垂冈颇有研究。据他回忆,在大冈山的正顶上有一块奇特的大青石,青石上有一个碗口大的石坑,坑内有一汪清水,无论严寒还是夏日,石坑内的清水一直是满的,即使舀去一瓢,不大功夫,坑里的清水就又涨满了,且不外溢。可惜的是,因附近村民私挖滥采,这神奇的石坑已经消失。

关于上党三垂冈中这个“垂”字的来历,当地研究地名的专家分析,可能是因为三座冈丘在潞城的西南边陲,而陲与垂同音,所以叫三垂冈。

解其史 昔日烽火散尽沙场

上党自古为战略要冲,三垂冈似乎名气不大,但在历史上也是一块兵火之地。从地形位置上看,潞州城(今长治)一马平川,而在这一马平川的地域上凸起三座不大的山丘,这三座不大的山丘形成一道天然屏障,从军事角度上看,这里定为兵家必争之地。

长治市博物馆考古专家秦秋红先生介绍说,上党三垂冈是古战场遗址,这里发生过一场夹寨之战。在三垂冈的西边有个凹里村,村里至今残留有夹寨城墙,这夹寨城墙就是三垂冈夹寨之战的有力见证。

唐朝末年,天下大乱,黄巢起义,群雄逐鹿。据《潞安府志》记载:唐末天下大乱,黄巢部下大将朱温等与晋王李克用相互争夺上党主要城池关隘。唐天佑四年 (公元907年),宣武军节度使朱温篡唐自立,国号大梁(史称后梁),在开封做了皇帝。朱温称帝后,念念不忘夺取上党,他认为得上党者得天下,称帝当年,委李思安为潞州行营都指挥使,摔兵10万向潞州杀来,揭开了五代史上的晋梁潞州大战。

为抗击梁军,潞州守将李嗣昭固守城门而不出迎战,迫使梁军久攻不下。为了养精蓄锐攻下城池,梁军在城外数里之外的两个村庄 (今长治郊区的南寨村和北寨村)之间安营扎寨,即“夹寨”,并动工修筑一道长城。就这样,两军相持了一年多时间。唐天佑五年 (公元908年)正月,李克用含恨离世。临终时将大权交于其子李存勖,并嘱咐三件大事:一解潞州之围,二灭梁军报仇,三复我唐宗社。当时正值潞州城中粮草匮乏、危在旦夕,为扭转战局、争取主动,李克用之子李存勖不畏强敌,戴孝出征。他趁夜色率领将士悄悄出城,隐藏于三垂冈。是日,天公作美大雾弥漫,李存勖率军出其不意直捣梁军阵营 “夹寨”。顷刻间,梁军被突如其来的“天兵天将”打得丢盔卸甲、落荒而逃。这就是著名的三垂冈“夹寨之战”。驻守梁军大败后,李存勖没有休战,而是乘胜追击,一鼓作气南下太行,逐鹿中原,讨伐后梁,建立后唐王朝。

《旧五代史》记载,朱温在开封闻讯后感叹:“生儿子就应当生李存勖这样的,李克用虽死犹生;而我的儿子与之相比,都是猪狗之类无用的东西。”上党三垂冈战役,不仅结束了晋梁两国长达一年之久的潞州之战,更重要的是奠定了后唐在与后梁征战中地势的主动。

“暗淡了刀光剑影,远去了鼓角铮鸣;湮没了黄尘古道,荒芜了烽火边城。”因其位处战略要冲,千百年来,为争上党而发生的战争不计其数。而上党三垂冈夹寨一战,从军事学的观点来看,很有研究价值,为后人所称道,并作为我国军事史上一次著名的战例而载入史册。

赏其诗 毛泽东手书成不朽

时光荏苒,岁月悠悠。李克用父子征战故事渐渐远去,而诸多关于上党三垂冈的故事却还在演绎和流传。清代诗人严遂成在历游上党途径三垂冈时感慨万分,面对古道西风的三垂冈古战场顿发怀古幽情,他一气呵成写下了七律《三垂冈》。虽然只有短短56个字,却写出来李克用父子气盖山河的英雄气概。

《三垂冈》

清·严遂成

英雄立马起沙陀,

奈此朱梁跋扈何。

只手难扶唐社稷,

连城且拥晋山河。

风云帐下奇儿在,

鼓角灯前老泪多。

萧瑟三垂冈畔路,

至今人唱百年歌。

一代伟人毛泽东,通古博今,饱览历代典籍。1964年12月,毛泽东在读《五代史》时,想起了早年读过的古诗《三垂冈》,但却记不清作者的名字,于是他写了一张条子请秘书田家英帮助查一下。条子上是这样写的:“近读 《五代史·后唐庄宗传》三垂冈战役,记起了年轻时曾读过一首咏史诗,忘记了是何代何人所作,请你一查,告我为盼!”

现如今,这幅毛泽东手书《三垂冈》手迹留存于中央档案馆。1976年元旦,毛泽东在十行信纸上书写的《三垂冈》发表在人民日报,后来中央档案馆在1993年编撰出版了 《毛泽东手书古诗词选》,由北京出版社出版发行,其中《三垂冈》手书也编排在其中。

仔细欣赏毛泽东手书《三垂冈》会发现,其中两句中,有两个字与严遂成的《海珊诗抄》中的《三垂冈》不一样,“连城犹拥晋山河”中用的是“犹”字,“萧瑟三垂冈下路”中用的是“下”字,后经考证,毛泽东书写《三垂冈》和清代袁枚《随园诗话》收录的是一致的。

长治作家史红魁先生在他撰写的 《毛泽东主席为什么青睐三垂冈》中写道:“毛泽东是伟大革命家,又是大书法家,他对七律 《三垂冈》非常崇拜,尽兴挥毫泼墨,书写《三垂冈》,尽显伟大领袖书法之大成。作品一气呵成,气力千钧磅礴,排山倒海,运气流畅娴熟,布局错落有致,是毛泽东书录古诗最佳之作,是留给中华文化的绝作。”

村民收藏的三垂冈旧时地图

据附近村中老人回忆,民国年间,上党三垂冈上还有很多粗大的古树,日本侵略者占领长治后,曾在此砍伐大量树木用于修筑军事,后又经战火焚毁,使这里的林木所剩无几,特别是后来在此建水泥厂,村民又在此采石经营,致使生态破坏严重,现在成为荒山秃岭。凹里村残留的夹寨城墙遗址,绝大部分也已经被挖掉。

凝望三垂冈,让人心潮起伏。上党大地上这块小小的三垂冈,因李氏父子的守护征战,在史册上名扬千古;因清朝诗人严遂成的七律佳作而成为经典诗章;因一代伟人毛泽东的挥毫手迹成为不朽的书法精品。上党三垂冈虽小,意义深远大;地处古上党,系关唐天下。可惜的是,它显赫的名气只是藏于典籍中,而现实中的三垂冈,早已是满目疮痍,因此保护三垂冈这一古战场遗址刻不容缓。(来源:山西青年报)

原标题:上党三垂冈 暗淡远去的古战场



  相关链接
· 中华历史歌(下篇):五代——新中国
· 【新时代 新作为 新篇章】感知曲沃:处处渗透文化的历史小城
· 中华历史歌(上篇):夏至唐
· 历史悠长的圣泉寺
· 王大卫一行到武乡县重温抗战历史缅怀革命先烈
关于我们 | 联系电话:0355-2113499    投稿邮箱:jz9909 @ 163.com
本网站由黄河新闻网版权所有  晋ICP备06001850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晋B2-20060016
广告经营许可注册:1401001304387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407189
晋公网安备140106020600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