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图片瞬间
武警长治支队:“军婚”——情人节的别样情书
2018-02-07 08:37:14
编辑:邢璐霞
图片来源:黄河新闻网长治频道

黄河新闻网长治讯(通讯员 张志远)从古至今,军人都是一个特殊的群体,他们奉献青春,乃至奉献自己的生命,而支撑着他们的除了那颗赤城之心,身后也总会有那么一个人,默默的支持着他们……这样的情感,有着甜美而温馨的名字——军恋。

靳晓锋&赵敏

“2018年是我与妻子赵敏结婚的第15个年头。两地分居、聚少离多,在很多人眼里,我们过的是‘散落的日子’。但因为她,我依然拥有了自己的幸福家庭和工作成就。”靳晓锋是武警长治支队一名基层教导员,妻子赵敏从小在部队院里长大,也许是受家庭的熏陶,她对军人家庭的特殊性非常的理解,对靳晓锋的工作总是默默的支持和鼓励。在他们的爱情字典里,有太多太多刻骨铭心的故事。但有一件事一直埋在靳晓锋的心底。那是结婚前的一个承诺,他们一个在太谷,一个在长治,由于当时通信条件有限,天各一方的鸿雁传书成为生活的常态,几乎每周他们都要互通信件。一次妻子在信中开玩笑的写道:“如果你能写一封20页的信,我就答应嫁给你!”收到信的靳晓锋像打了鸡血,连夜给妻子回信:“我一定在最短的时间写出20页的信,你就快点准备准备等着我抬着八抬大轿去娶你吧。”就这样15年过去了,他们如期的结了婚,有了两个可爱的孩子,赵敏也因为家庭的重担,从一个小女生变成了家庭主妇。但是,因为工作原因,那封20页的信妻子迟迟没有收到。可能她已经忘了这件事,但在靳晓锋的心里,这封信一定会亲口念给妻子听。

穆怀雷&王丽君

“书上说,轰轰烈烈的爱情惊艳了时光!那么我们的爱情,则是细水长流,温柔了岁月。我希望,可以一直这样,至永远!我嫁给了穆怀雷,而他却‘嫁’给了部队,但我能理解他,因为他是一名军人。我不羡慕花前月下,不奢求甜言蜜语,我只希望他能平平安安。”王丽君是武警长治支队某中队指导员穆怀雷的妻子,结婚13年以来,丈夫一直在基层工作,由于基层中队的特殊性,平时回家的时间非常少。从两人结婚,到第一个孩子出生,再到现在40岁身怀6个月的身孕,家中的大小琐事,都是王丽君一个人承担。认识她的人都形容她为“三无”人员:无怨——默默奉献,独挑家庭重担;无求——自立自强,不向组织伸手;无悔——坚毅刚强,不向困难低头。

赵娜&杜劼

他们缘起于她的20岁,他不善言辞,止于唇齿,她却活泼灵动,热情洒脱。每天通过电话互诉衷肠,他们的声音留在了武警工大的宿舍阳台、北航的篮球场、中办的信息中心、黎城的朴素村庄,到现在仍然是聚少离多,思念至极的时候,他经常说,你看圆圆的月亮,多像你的脸庞。认识他的人都说,他变得不一样,好像更快乐更阳光。了解她的人都说,她变得不寻常,甘愿洗手作羹汤。他们新婚的时候,她准备的被褥都是双人的,她定下原则就是不论遇到任何事情,两个人都没有隔夜气、都不能分床睡。十年相守,爱在一粥一饭间,在一颦一笑间。十年间,他们孕育生命,孝敬父母,有句话是这样说的,世界上最美好的事就是一夫一妻、一儿一女、一生一世,他们就是这样遇见爱情的模样,她在工作之余教养子女,讲的最多的就是爸爸承担起家的责任,虽然他很少回家,但是孩子们却从她的嘴里认识了一个有血有肉有情怀的爸爸,他们也深深地感受到了爸爸深沉的爱。时光荏苒,不管今后有什么样的坎坷与荆棘,他依然是她愿意点着灯等的那个风雨夜归人。

杨镕华&陈羿辛

有一种爱情叫做从校服到婚纱,杨镕华和陈羿辛的爱情就像大家羡慕的那样,从青涩到成熟、从初恋到结婚,经历了11年的爱情长跑后步入了婚姻的殿堂,隔年他们就迎来了爱的结晶——小公主“果果”。

2017年7月,对于他们来说也许是人生中最难忘的一个月,陈羿辛的上腹部发现一个12厘米的囊块,做了多次加强CT和核磁,都看不清囊块和胰腺的关系,医生让他们做好最坏的打算。经过八个小时的手术,陈羿辛被推进了重症监护室。看到面容憔悴全身插满管子的妻子,杨镕华即心疼又自责,回想13年的异地生活,他欠妻子的太多太多。术后等待病检的11天,杨镕华几乎没合过眼,每天都守在妻子的床前,细心的照顾着她。也许是幸运之神被他们深深的爱所感动,病检出来了!是良性的!

回想生病的这段经历,陈羿辛却说:“其实现在想想,我还有点感谢这场病,住院期间果果爸整整在医院陪了我一个月,当兵十年,我们从来没有在一起这么久过,甚至几年加起来都没有这么久。结婚后,我带着孩子从老家去看他,仅仅一墙之隔的我们,因为工作的原因也是几天才能见一面……”

申卫俊&侯晓娜

在豆豆的记忆里,爸爸总是模糊的,她经常会问:“爸爸去哪儿了?”刚刚3岁的豆豆的母亲侯晓娜是长治技师学院机械厂的一名会计,父亲申卫俊是武警长治支队的一名基层中队长,虽然同在一个城市,尽管各自单位离家都近在咫尺,却又感觉远在天涯。因为两个人都要工作,豆豆两岁起就被送到了幼儿园,正是因为这样,豆豆比每一个同龄的小朋友都显得更懂事。豆豆平时都是由侯晓娜带的,工作原因,申卫俊两周才能轮休一次,所以在豆豆的眼里爸爸就是军绿色的忙碌背影,就是手机另一端的甜言蜜语,就是电视上的解放军叔叔。

一次,侯晓娜和邻居一起在小区里看孩子,正巧碰上了邻居家孩子——檬檬的爸爸,檬檬一下子就扑进了檬檬爸爸的怀里,看到被举得高高的檬檬,豆豆放下了手里的玩具,呆呆的说:“我没有爸爸……”

张志远&赵淑玉

满怀着对军人的崇拜,赵淑玉如愿以偿的嫁给了上士张志远,都说军人伟大、军嫂光荣,可晋级为军嫂的赵淑玉却慢慢的体会到这些“名头”是无法用来过日子的,之前虽然了解,却未曾感到如此苦涩。

结婚以来,张志远和赵淑玉一个在山西,一个在山东。所以,家里的大事小事都是由赵淑玉一个人扛着。一次上街买菜,看见别的妻子只需在那里“指点江山”,丈夫就会东奔西跑,神情像呵护公主一样;再看看自己,赵淑玉不禁感到凄凉:曾经被父母百般疼爱的小公主,如今却顶着乱蓬蓬的头发,拎着大包小包……短暂的伤感后,赵淑玉暗暗的告诉自己:他们的丈夫只保护妻子一个人,我爱人那可是保护着千千万万的人。

分享到:
   点击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手机黄河新闻网
www.sxgov.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