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主页|加入收藏 星期
主站|长治新闻|时政新闻|综合资讯|长治警方|文物旅游|长治统战|医疗健康|长治三农
评论|县区新闻|视频新闻|国内国际|上党文化|质监食药|长治金融|长治税务|长治公益
头条|奇闻怪事|长治经信|图片瞬间|长治拍客|潞安集团|网友建言|长治消防|三晋要闻
《学习》 城区郊区潞城长治县襄垣屯留平顺黎城壶关长子武乡沁县沁源 《长治老促园地》
    您所在的位置:黄河新闻网长治频道  > 长治公安
“见面”之后——长治“8•20”绑架案侦破纪实
编辑:邢璐霞      责任编辑:肖贵海     2017-10-09 16:44:04       来源:黄河新闻网长治频道

一、见朋友 闹市遭绑架

2017年8月20日的傍晚时分,早秋的凉意已经提前降临到了长治市,在她最繁华的八一广场背后,有一条保宁门大街,街上一辆挂着晋E牌照的白色悦达起亚两厢轿车在车流中缓慢地由西向东朝着防爆路口驶来。

当晋E车缓慢地行驶到防爆路口红绿灯附近的时候稍作停顿,就快速从车里吐出了三个行色匆匆的神秘人物,迅速悄无声息地消失在来来往往的人流中。接着晋E车继续慢条斯理地向前蠕动,刚刚起步不远,一辆挂晋D牌照的香槟色东风风行面包车来到了白色晋E车前,两个驾驶人简单的说了几句话之后,晋D和晋E两辆车一前一后很快淹没在了滚滚的车流中。白色车开始跟着香槟色车寸步不离向东开去。

与此同时,刚刚从晋E车上下来的三个神秘人物也不知道从什么地方突然就冒了出来,马上打了一辆出租车,远远地跟在了后面。

图为:事发地点

两辆车一直走走停停,拐弯抹角地开到了捉马东大街与英雄北路交叉的十字路口东南角停了下来,三个神秘的客人也从出租车上在不远处悄无声息地下了车,并隐蔽到旁边的绿化带里,在黑暗中死死地盯着前面两辆车上下了的人……

两辆车停稳后,晋D车上下来一个魁梧英俊的男子走到了晋E车旁边,说了几句话就打开后边左侧门坐了进去。

还没有等他坐稳,埋伏在附近的那三个从出租车上下来的神秘人物就从暗处跳了出来,朝着晋E车飞奔过去。不知道晋D车主是看出了端倪早有警惕,还是从与晋E车主的对话中嗅出了暗处的杀机,反应异常快速地开门下车。即便如此,却也为时已晚,过来的这三个人就像提前演练过或专业培训过似的,围住他就往晋E车上拉的拉,推的推。尽管他的后生不小,无奈独虎难斗群狼,渐渐地就有些体力不支了,反抗中他突然发现身边就有几棵碗口粗的树,就不顾一切地过去紧紧地抱住一棵树。这时他才有机会向大街呼喊求救:

救命啊!救命啊!赶快拨打110电话!

那三个人没有给他喘气的机会,一个在用力掰开他的手,另一个从地上捡起一块石头猛砸他那抱着树的双臂,还有一个在旁边用手机变换着不同的角度对此拍摄录像。

经过一番剧烈的搏斗,晋D车主渐渐地筋疲力尽,任由三个人将他劫持上了白色悦达起亚晋E的车,上去就被两个人夹在中间,被人随手将他的衣服卷起来把头蒙住。“排练”“演出”结束后,从晋E车上下来一个人开着晋D面包车随晋E车一直向东飞驰而去,渐渐地消失在市区东外环。

与此同时,在位于高新开发区原长治煤校对面的鹿鼎庄园门前,一辆出租车缓缓地停下,从车上下来一个兴高采烈的少妇,满脸洋溢着幸福,边走边拿出手机打了起来:

“老公,你什么时候过来?我已经到了你说的巴倒烫的门口便道上!你马上就到?好,你知道这个地方?那就更好,你慢点来吧,路上开车慢点儿!我在这里等着你!”

少妇开始悠闲地度着秀步向饭店大厅走去。就在这个时候,她的手机再次响起:

“什么?你去处理个事儿?要吃饭了你又去处理个什么事儿?有什么事儿不能明天再处理?我已经到了饭店门口等着你呢……好吧,那就再等你一会儿吧,快点儿啊……”

少妇的脸上顿时堆满了恼怒,再也看不到刚才说着慢点儿时的优雅与风度了。

“怎么还关机啊?这人这是怎么了?”少妇嘴里不停地埋怨着,恼怒着,天空已经完全黑了下来,四周所有的路灯和住户的灯都亮了起来。她的脸上不由自主地流下了两行委屈的泪,情有不解而且心有不甘地,悻悻地离开了这里……

图为:受害人在建筑工地带着安全帽拍照

二、遇险境 异地难脱身

8月21日上午,一个少妇和她的家人走进了长治市公安局高新开发区分局刑警大队,当班的刑警李刚接待了来客。少妇讲述到:

昨天下午,是我和丈夫小峻提前约好的去潞鼎9号院旁边的巴倒烫吃饭火锅,大概在下午六点多钟的时候,我和我丈夫在微信聊天时还确认了这件事。

七点多钟的时候他还给我打电话说:他在外面有点事需要处理,让我先点着菜等他,他处理完事情后马上就过来了。我还问他:有什么事不能明天再说,闹得现在连晚饭都放下不来吃了!你处理事情需要我得等多长时间?我的话他就没有回答就挂了,我再打过去的时候发现他的手机已经关机了。

一开始我也没有当回事,以为是他可能有什么事不方便开机或者是手机没电了,没有多想就回家了。后来一直打一直是关机,我就感觉到有些不正常了,开始为他担忧起来。

到了黑夜,我好不容易打通了他的手机,我和他说:

“我没有拿钥匙,回不了家!”他就冷冷地说了一句:

“我在外面有事儿哩……”就匆匆挂了机。

到了深夜,他主动打我的手机,“我在外面办事需要钱,你赶快给我筹上四万块钱……

话说到这个份儿上,少妇又想起了前不久发生在她眼前的一件事.

今年七月初的一天,我和我丈夫两个人逛街时走到八一广场西边金威超市的时候,遇到了三四个陌生的外地人,他们一看到我们两个人就把我们围住,开口就和我丈夫要钱,开始说要三千块,一转身就变成了五千块钱!口气非常强硬地说不给不行。

想起来这件事,在路上偶然遇见开口就要钱,而且吵的很凶,现在他突然就关机了、不见了。开机后就是打电话要钱,还要这么多钱,又不说原因,肯定是被绑架了。

就在这个时候,少妇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是其丈夫一个从事教育工作的表哥打来的:

喂!你在不在家?小峻(少妇的丈夫)一直给我打电话和我要钱,我问他干什么他不说,我不能随便给他钱啊?你知不知道他要钱干什么?他说欠别人的钱,你知道不知道欠谁的钱?欠多少钱?他现在在哪里?什么处境?

听得出来,这个表哥内心十分紧张,心情十分急迫。少妇告诉表哥:

昨天下午说好的晚上我们一块去外面吃饭,快八点钟的时候,小峻突然打来电话说他在外面办点事一会儿就到,让我先去订饭,我想问他在哪里?办什么事?他已经关机了,我一直打,他一直关机。后来,深夜他给我打来电话让我给他筹四万块钱。我问他干什么要这么多钱?他不说就又关机了……

表哥在电话里告诉少妇:

你现在应该赶快报警,我估计小峻被绑架了,只有请公安局的同志来帮忙找到小峻啦!

图为:长治市公安局派出的三人小组在附近搜索

三、 剑出鞘 长治发奇兵

就在这个时候,小峻的表哥打过来电话,他告诉刑警李刚:他刚刚又接到小峻打来的电话,在电话里小峻一直催促他表哥赶快给他筹钱,电话里还传来了小峻被威胁和殴打的声音。

整个刑警大队的办公室顿时弥漫着一片恐怖与焦急,无助与愤怒的气氛!

该案很快就引起了长治市公安局高新开发区分局党委书记,局长王成德的高度重视,他要求常红波副局长坐阵分局刑警大队统筹指挥组建“8•20”突发案件专案组,瞬时间,由常红波副局长任组长,刑警大队长薛德胜为副组长的“8•20”突发案件专案组短时间内组建完成.

刑警大队的李刚小组在大队队部负责家属的接待、指导少妇电话应对绑匪以及协调外出的大队人马与其他相关部门和个人的联系。大队长薛德胜、副大队长赵伟带领郭志波、刘晓荣、赵青争、李敏晖、常江等五个小组的全部人马悉数出动,与此同时,长治市公安局也派出一个仨人小组“友情出演”,随大队人马一起出发,给刑警大队在这次行动中以战术支持,小峻的一个表弟也志愿随警出动。

通过工作发现,狡猾的绑匪在长治市内及环城周边进行了大面积、长距离的穿插、迂回,最后才从长治高速路口进入了二广长晋高速公路。

聪明反被聪明误,这是一条早已被先人们反复论证过无数次的颠扑不破的真理。在这个不平静的夜晚再次得到了验证。绑匪们自以为是地认为他们懂得一点点反侦察伎俩,他们梦想着开着受害人的车在市内毫无规律地肆意穿插,不计后果的长途奔袭后就能够达到打乱警察的追踪视线,摆脱最终落网的命运之罪恶目的,简直可笑之极。

事与愿违,恰恰相反。在对东风风行的追踪过程中,警察的视线不但没有被扰乱,反而在神龙见首不见尾的茫茫车海里意外发现一辆挂晋E牌照的白色悦达起亚轿车与东风风行车一路上如影随形,寸步不离,直到在高平出站口下了高速路都没有“分手”的迹象,大队刑警得到有如神助般的意外收获,对两辆车的追踪自然要优于对一辆车的追踪,不仅不费工,反而更省力。很快,刑警大队的大队人马就悄悄地从高平收费站下了二广长晋高速公路,秘密地混杂在滚滚车流中进入了高平市内。这一刻,时间已经越过9月21日的22时:深沉的夜色;陌生的环境;紧迫的任务;神圣的使命;困难中磨炼着信念,压力中交织着必胜充斥着每一个参战刑警的内心。

身披着深深如墨的夜色,碾压着洒满月光的征程;刑警们沿着二广长晋高速公路循踪觅迹,追击到了高平出站口,一辆晋E牌照的悦达起亚和一辆晋D牌照的东风风行一路上情侣般地携手下了高速公路毫不犹豫,义无反顾地进入古香古色而又风姿绰约的高平市。大队刑警也由上党盆地转战南下进入陌生的泽州盆地,开辟了第二战场。是过路?还是终点?

大队刑警悄悄挺进风采依旧的高平市老城区。刑警们首先把自己的三辆晋D车先行秘密隐蔽起来,随即分散开来,每个小组各自行动,以找到那两辆从长治结伴而来的晋D和晋E牌照的目标车辆的下落,进而达到解救人质,抓获绑架者的最终目标。

大家个个历经着人地生疏的不利局面;人人克服了难以想象的种种困难;忍受早秋傍晚的丝丝寒意;链接起林林总总的蛛丝马迹。通过四方查寻与研判,最后,全部迹象指向了高平市久负盛名的丹河路大街。此时此刻的丹河南路:两旁霓虹灯闪烁,一个个窗口上面的是一家家彼此相连,又经过各个档次装潢过的大大小小的宾馆或者旅馆,一栋栋三、四层,四、五层的私家小旅馆“摩肩接踵”地耸立在丹河南路大街两侧,一派万家灯火。路面上街道两边停满了各个品牌与价位的私家轿车,丰富多彩的夜生活宣示着丹河路大街白天何等的辉煌与人气。

随着刑警匆忙的脚步和时间的流逝,两辆被远道追踪到此的目标车消失的范围在一步步缩小,丹河南路与泫氏东街十字街口周边的可疑点在迅速上升,可疑度像五彩缤纷的颜色逐渐逐渐地浓重起来!

图为:长治市公安局派出的三人小组在附近搜索

四、假筹款 两地传信息

就在大队人马远离长治,赶赴晋城市的高平市艰难地展开异地侦察的时候,长治市公安局高新开发区分局刑警大队也在进行着另一场只闻其声,不见其人的暗战。

大队人马刚刚到达高平市不久,小峻就又给其妻子打来电话:

“小X,筹到钱了没有?你现在筹到多少了?”小X按照刑警拟好的剧本回应道:

“深更半夜哩谁家放着这么多钱?我哪能一下子筹到这么多钱?我现在还在到处筹钱!”

这就是按照李刚起草的剧本:既不能封了口说筹不到钱,也不能答应很快就能筹到钱!达到拖延时间,为刑警采取行动赢得时间,在整个行动中争取主动,占据先机。

借着小峻打电话时手机在手的有利时机,李刚在小峻挂电话的瞬间,用分局的接警电话打了过去,意图告诉他:小燕已在公安局,警察正在想方设法地采取行动解救他。

紧要关头,聪明的小峻果然聪明,电话接通三秒马上挂断,说明他已经领会了李刚的用意,同时又不能让他人发觉,所以他果断及时地在旁边的人没有发现之前抢先把电话挂断!

刑警大队的办公室开始到处弥漫着恐怖与焦虑的气氛!

小峻的妻子和家人又一度陷入了恐慌、绝望和痛苦的纠结与哭泣之中;其中也时不时地冒出几句不满和埋怨的过激言辞和愤怒的情绪发泄,他们恨不得刑警马上从天上降临在小峻的关押地把他解救回来!

好在后来都被李刚小组的年轻警员以真诚的耐心与超人的智慧一一化解,并最终取得他们的谅解与理解,使大家能够同心同德、共克时艰、同舟共济、共渡难关!携手应对眼前的困难局面,共同努力,尽快闯过横亘在眼前的这道险滩,迎接即将出现的曙光。

图为:长治市公安局派出的三人小组到国新晋药堂门店附近搜索

五、发微信 定位拘禁点

薛德胜他们这十几个人在高平市,既毫无头绪,又毫无线索的情况下走过了无数个大街,观察了数不清的小巷。

就在大家一身疲惫,拖着沉重的脚步光临路边小饭店的时候,随警来到高平市的小峻的弟弟突然从手机上收到了小峻发来的一条微信,上面有一个显示手机此时位置的地图。他迅速找到了不远处的刑警大队长薛德胜,把这条在关键的时候收到的最及时而且又最重要的微信给他看。薛德胜立即把这条微信转发给了正在高平市执行这次行动任务的所有刑警。这个时候,长治市公安局派出的三人小组正“友情出演”到丹河南路与泫氏东街十字路口南边,三个人有的走到了国新晋药堂门店附近;有的走到了富贵鸟男装的小楼的北边;有的在丹河粮店门口。在他们南边距离他们距离不远的高新开发区公安分局刑警大队的两个刑警有一个在红光老年病医院楼下,有一个在万州烤鱼店门前!由于多年从事这个“特殊工种”职业使然;造就了工作性质的敏感性养成,特别是在这个紧要关头的敏感信号;出现在可疑地点的敏感信号;又恰逢午饭时间人们精神松懈,神经反应迟缓之际发出如此敏感信号,足以可见此信号大有来历!瞬间,全体参战刑警都放下了手中端起或者将要端起的碗,从不同的方向;利用不同的角度;采取不同的手段向可疑信号发出地点搜索接近。最终,各路搜索都同时指向了位于丹河南路与泫氏东街十字路口往南五百多米左右一个不算大的范围——国新晋药堂,富贵鸟男装店,万州烤鱼店,鼎袖国际发型会所,夜时尚台球俱乐部、红光老年病医院一带。从这个地方发出这样的定位微信,这是否就是人质暗中向我们发出的求救信号呢?后来此事果然也得到了和人们所意识到的一样的证实:他正是小峻得知其妻子已经到了公安局报了警,手机上显示了报警电话,警察又暗中给他传递了信息,他已经料到警察一定会来解救他的之后,他就趁看管的人不注意,用手机暗中向他的弟弟发出的自己所处位置的定位微信!相信他回转发给警察的。令他所没有料到的是他的这个弟弟已经跟随着参与解救行动的刑警跟踪追击来到了高平市,而且他的这条微信起到了及其重要的奇效。

时间在快速地流逝,人质的处境也随之更加险恶。薛德胜把大家迅速集中到一个偏僻的地方作了简单的分工后,说了一句:一定要见机行事,确保人质安全!随后大家就各自分头悄悄地迂回来到了早已盯上的那个正面看是万州烤鱼,侧面看是如家旅馆的四层小楼:

大家悄无声息地一拥而入后先亮出警察证问值班登记室的人:

“三楼和四楼住的什么人?”值班的人看了看这些人的证件说:

“我们也不敢问,看样子就是些混混!你们不看一个个都纹着身?”

刑警们不再多问,直接要走值班的总钥匙迅速上了楼,暗中分头封锁了楼层,直奔四楼。

薛德胜他们一上四楼就有一个住在8405长城长房间对面的中年男子似乎听到了什么,开门出来站在楼道里吐出一口东北腔问上了四楼的这几个不速之客:

“你们要干什么?找谁?”薛德胜声音不高但却严厉地以命令式口气说:

“跟你没关系,赶快回到屋里去!”同时,赵伟、郭志波、刘晓荣、赵青争、李敏晖等刑警已经冲进了8405长城长房间,众刑警进去一看:这是一个东西向带卫生间的单间,靠南墙一溜三张床,上面躺着三个人,门口一侧站着一个人。

见这么多陌生人的突然闯入,躺在床上的三个人一下子就一脸惊恐地坐了起来,门口站着的也一脸懵懂地站在原地不知所措。刑警进门后一言不发,悄无声息地不管三七二十一,站着的、坐着的一视同仁,统统掀翻在地手铐伺候。

这个时候薛德胜他们才亮出了《人民警察证》说:

“我们是长治市公安局高新开发区分局刑警大队的,你们不要反抗,要配合我们执法!”

9月22日下午,薛德胜和他的大队人马押着“战利品”凯旋!

图为:高新区刑警在红光老年病医院楼下搜索

六、去贷款 误入骗贷地

在刑警大队里小峻如是说:

2017年6月12日上午,因为想贷些款我就到了长治市华夏银行楼上咨询,在我咨询的过程中,过来了一个年轻人,他操着和我同样的武乡口音问我:

“你是想贷些款吧?我是这里的业务员,我听出了你的武乡口音,我们是老乡,我知道太原有一个省级借贷宝总部,我把你介绍到那里去看看,那里比这里手续简便、出款快速!”一听到他那武乡口音,我就有了一种他乡遇故知的亲切感,就相信了他,不一会儿,他就把我和另外几个人拼了一辆面包车送到了太原总部。

到了太原总部以后,那里的人简单地问了我一些基本情况之后,就说你是在长治住,你到高平去吧,那里有一个分部,你去那里学习一段时间就可以贷到款。当天晚上我就回到了长治我的家。第二天,我就按照在太原总部他们给我的地址,找到了位于高平市丹河南路的一个挂有“可大”造型的大楼。

进去那里,头儿给我安排了一个叫赵某波的长治县人,由他负责教会我怎么样来上网操作使用借贷宝。在这个过程中,赵某波就用我的身份证在借贷宝上贷了一万块钱,他扣下了学费、手续费还有其他的什么费我也不懂,最后到了我手里只剩下三千八百块钱。还让我在一个建筑工地带着安全帽照了几张照片,发到了借贷宝网上以工程即将收尾的名义贷款,我不干他们说只有这样才能贷到款。从此他们开始暗中监视开我了,出入总是有人跟着我。我也只能表面上装作很愿意在这里发展,暗中寻找逃跑的机会。6月18日这天我 趁他们不注意,偷偷地逃跑回了长治的家。

赵某波发现我跑了就给我打电话,开始我说家里有点事,过几天就回去了。又过了几天他发现我是不再去了就要我还借贷宝的钱,我答应还但是没有去高平市。再后来就谩骂我是骗子,我不理他。接下来他又威胁我,后来甚至威胁对我的家人怎么样怎么样,我还是没有理他。

又过了好长时间,赵某波又在微信上加我为好友,我一想,我们毕竟相处过一些日子,他也曾经是我学习借贷宝的师傅。这么长的时间过去了,我也就没有在意,就和他开始了微信聊天。有一天我就问起来了他还在那里干吗?他说了一些那里怎么怎么不好的话后说我早就不在那里干了。还问我现在干什么?有好的地方叫上他,弟兄们共同发展,还邀请我有时间去高平市或者长治县找他玩儿,我当时想多个朋友多条路,也随口说了你有空来长治玩儿。

8月20号下午,赵某波给我打电话说他来到了长治,请我一块吃个饭,我说和老婆定好了去外面吃饭没有时间就推了他。一会他又打电话说,不吃饭我们见个面总可以吧,就说上几句话,地点由我定。我也不再好推脱,心想在长治我的家门口怕什么?不就是见个面?我就说在防爆口儿吧。他先到了,我过去找见他,看没有停车的地方,就转了几个地方,停在了金威大酒店东马路边。开始我让他上我的车,他让我上他的车,推让了几句我不知道他有预谋就上了他的车,心想:不就是见个面,说几句话?上车后我还提醒他:“怎么还不灭了火?不省点儿油?”他说:“没事儿,不在乎!”直到最后我才明白过来不灭火是为了随时起步就走!

图为:送给高新区刑警大队的锦旗

七、 设圈套 自己陷囹圄

9月5日晚上,刑警李刚接到了高平市公安局巡警大队民警的电话:“长治县的赵某波来到我们巡警大队投案自首了,你们赶快派人来把他带走吧!”

到了看守所之后赵某波交代说:

我们高平这个“小额贷款公司”就是通过借贷宝这个网络平台对外大量吸收投资,然后通过借贷宝网络平台放贷,我们从中收取利息差额和手续费、学费。自从小峻来到高平我们公司以后,我就负责教他学习借贷宝,并且帮他在借贷宝贷款一万块钱,我从中抽取学费,我们公司收取手续费、培训费等费用,也叫他来介绍更多的人来这里从事借贷宝业务。

正好这个时候我们想成立一个正式的公司,组建催账队,壮大以后再从全国借贷宝网上低价收购债权,专门从事借贷宝上的欠账催讨业务。领导又叫我专门负责组建催收欠账的机构,暂时取名就叫老九催收队。没有想到这个时候小峻突然不辞而别了,那他在我们公司借贷宝贷的款谁来还?,我就三番五次地叫他来还欠款他就是不来。后来我就吓唬他想让他来还了欠款,吓唬了好长时间,还是没有效果。我这才开始编织谎话,假意和他套近乎麻痹他,使他放松警惕看准机会把他拉到高平,逼他还款。

今年8月20日下午,公司领导安排我负责带着五、六个人,开着两辆车来长治把小峻拉回高平,同时还要求我们全程录像,说回来以后做成视频,配上字幕“欠债还钱,虽远必催”放在我们公司的宣传网页上,向我们借贷宝的全国借贷宝各个群播放,以此提高我们公司催收队的知名度,为下一步开展工作打下基础,同时也警告那些心存幻想借款不还的人,这样,愿意投资的和敢于放款的人就会越来越多,欠款不还的人越来越少,达到吸引更多的人来我们的公司投资,壮大公司规模,我们的生意就越来越红火。

关于9月22日那天赵某波是如何漏网的,到案后他交代说:

“我到外面吃了饭返回的时候,收到了东北人张某钢给我发的一条微信,他告诉我说‘警察来了,不要回来!’他还给我发了一张旅馆前面停了车的照片!我回了他一条说:删除全部视频和信息!”

哦,原来是这样滴!怪不得我们刑警的张网以待最后变成守株待兔啦!

2017年9月28日,经长治市郊区人民检察院批准,赵某波、王某平、张某(钢)、张某(坤)、张某宏因涉嫌绑架罪被长治市公安局高新开发区分局依法执行逮捕。(陈文山

分享到:
  相关链接
纪实录:长治警方破获“12•20”彩票诈骗案始末 ( 2017-03-28 )
纪实录:潞城警方苦战78个小时侦破“2·15”杀人案 ( 2017-03-03 )
纪实录:长治3男子30多天疯狂入室盗窃50余次 ( 2017-03-02 )
纪实录:镇江系列抢劫、团伙轮奸案外逃19年主犯落网 ( 2017-02-24 )
长治城区公安分局破获系列“盗抢骗”案件纪实 ( 2017-01-19 )
受伤的采花人---九•六持刀伤害案侦破纪实 ( 2016-11-11 )
关于我们      广告服务      电话:0355-2113499     传真:0355-2113499      监督电话:13467018999      投稿邮箱: [email protected]       人员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