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主页|加入收藏 星期
主站|长治新闻|时政新闻|综合资讯|长治警方|文物旅游|长治统战|医疗健康|女性资讯
评论|县区新闻|视频新闻|国内国际|上党文化|质监食药|长治金融|长治税务|长治公益
头条|奇闻怪事|娱乐新闻|图片瞬间|长治拍客|潞安集团|网友建言|体育新闻|三晋要闻
《学习》 城区郊区潞城长治县襄垣屯留平顺黎城壶关长子武乡沁县沁源 《长治老促园地》
    您所在的位置:黄河新闻网长治频道  > 上党文化
上党乡土社会婚姻基本模式
编辑:王冠琳      责任编辑:肖贵海     2017-07-14 10:14:08       来源:微上党

原标题:上党乡土社会的婚姻模式

上党人生活在祖国版图上一块非常特殊的地方——从河北、河南向西向北的视野里,突然兀立起一片山脊。这里的山雄伟,这里的河咆哮,这里的土厚重,这里的水清澈,这里造就了上党特有的思维和特征,婚姻也就在与中原文化的大同中,有了些许异质。

上世纪五十年代的离婚证书

上党婚姻的基本模式

婚姻是家庭、家族延续与稳定的条件

费孝通先生在《生育制度》中给婚姻下了这样一个定义:男女相约共同担负抚育他们所生孩子的责任就是婚姻。

现代我国对婚姻的定义为:夫妻间的权利义务关系与结婚行为。

从现在婚姻的定义看,费孝通的观点有点狭隘,因为夫妻间权利义务还有孝敬老人、夫妻互敬等内容。

上党地区与其他地区同受中国传统文化的影响,文化是一样的,所不同的是上党人生活在祖国版图上一块非常特殊的地方。从河北、河南向西向北的视野里,突然兀立起一片山脊,这里的山雄伟,这里的河咆哮,这里的土厚重,这里的水清澈,自然这里也就造就了上党特有的思维和特征,婚姻也就在与中原文化的大同中,有了些许异质。

婚姻是一个村落,一个大家族中的大事,关系着家族的稳定、家族的延续。

关系着家族的稳定——婚姻是家族内考虑的大事,子女长大了,谁该结婚了、该与谁结婚,都是族内人考虑的问题,甚至父母也不得多参言。族内考虑多从家族的稳定出发,这便有了“门当户对”、有了“攀富权贵”、有了“皇亲国戚”。这种牺牲了子女的幸福换取家族安宁的做法与“昭君出塞”、“文成公主赴藏”是完全一致的,具有共同的价值。如果说昭君、文成公主的婚姻是国家民族的大事,那么,族内子女的婚姻也是家族的政治婚姻。

既然是政治婚姻,那显然结亲的双方摆在头一位上的不是子女的幸福,而是不同族群的安稳,或者是用婚姻来换取某些难以逾越的“门槛”,把婚姻当作化险为夷的法宝。我们不得不佩服我们的祖辈看问题看得远,有“战略眼光”。在这种功利支配下,必然诞生婚姻的替代词——“相亲”,即双方族内人相认。在晋城的一些地方,结婚后第一个年头的第一道工序是“送十六”,其实也就是双方直系亲属见面。这种“相亲”,从字面上就可以看出,结婚不过是递上双方的“名片”。双方亲属相认,才是婚姻真正的内核,婚姻最初就带有明显的功利色彩。

在惊叹婚姻关系上赤裸裸的政治意图时,我们也无法改变这种政治意图。因为政治婚姻具有太大的诱惑,可以惠及子孙千代万代而不绝。北宋哲宗时期,沁水端氏地窦姓女子被征为哲宗妃子,窦姓一家即贵为皇亲国戚,窦氏家族从而兴盛荣耀起来,窦庄成为窦氏家族的繁盛之地。自北宋哲宗朝到清光绪年间凡九百年,四朝皇恩遍及窦家,九个世纪惠及后人,共有75人靠世爵荫袭封赠而入仕。源于一场婚姻,却有如此的辉煌,谁又能说婚姻是个人问题呢?谁又能反驳这牵动家族稳定的婚姻呢?

婚姻关系着宗族的延续。这里借用费孝通先生在《乡土中国》中的名词“生物性”“社会性”来说明。婚姻的另一个直接结果是生儿育女,如果仅仅是生物性的意义也就罢了,但出生的子女又都归附在父系的家族内,儿女都是家族中的成员,于是,儿女后期的婚姻乃至发展也成了家族社会性的大问题了。因此,惟有生儿育女是纯生物性的,其余都脱不开社会性的干系。

上党婚姻的形式一般为:多妻制、一妻制、无妻制、续弦、换亲、抱亲、冥婚、童养媳婚,娃娃亲等。

多妻、一妻、无妻模式在上党是很常见的。

一夫多妻制,只是大户人家的专利。大户人家在外做官,做生意,多年奔波,很少回家。从生物学意义讲,应当有个知冷知热的人陪伴在身边。况且经济允许,法律又不禁止,那身边有个年轻漂亮的女性,也就顺理成章了。但是这个“她”无论如何,是不可以明媒正娶的,“她”惟一出头的办法就是耐心地等待,以自己的年少熬过正妻,而被“续弦”。正妻是门户的象征,是道德的典范,具有十分重要的象征意义和精神意义。一个家族更多的是教育子女勤耕读,入相出将,光耀宗室,不会把一些不合道德的做法道德化、正规化。所以,正妻无论怎样不好,也永居正堂,而被称作“妾”的“她”,只能捂着、掩着,族内人最大的开恩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从单纯传宗接代的思想考虑,一夫一妻制的婚姻形式客观上确认了婚姻的专一和不可分享的特点。近代社会用法律形式将这种婚姻形式固定了下来,应当是很明智的。但这人性的法律所规定的是一夫一妻的形式,并没有确定什么样的夫妻结合才是好的婚姻,也不可能告诉你寻找美满婚姻的标准。于是,婚姻的体系中必然有异质性的介入。比如说“无妻婚”,既没有婚姻的形式,也没有婚姻的权利和义务,按照现代法律的婚姻内涵考量,是不承认其为婚姻的。

其实,农村对无妻的人是相当宽容的,因为他无后,所以被众人怜悯;因为他是男人,所以被家族认同。于是,同族的人常常张罗着为他过继个儿子以延续这一脉的香火。农村是以男性为核心组成的社会,它的生产行为、财产分配都是以男性为单位实现的。所以,过继是个很慎重的事情。过继的儿子最好是同姓同族的孩子,如果本族的儿子们实在不合适,外姓的儿子也可以。过继儿子,不仅仅是无婚男人的专利。已婚的家庭,如果生育的全是闺女,也有办法——招上门女婿以接续香火,俗称“招女婿”,也有的地方称作“入赘”。

在男权社会中,婚姻显得很偏颇,永远是在维护男人的利益。男人丧妻可以续弦,女人丧夫却要守寡一辈子。男人续弦多找未婚的年轻女子,女人守寡则被称为贞节烈女,进而列入史志,树立牌坊。《潞安府志》(顺治版)列烈女传一卷,有事迹颇为咀嚼:“高氏,长治人。王居森妻。年十八夫亡,苦节六十年,贞操如一日。”又云:“王氏,长治人。李德化妻。夫亡,王方十八岁,生子才三月。历年七十七岁而终,事闻旌表。”

可见,婚姻是矛盾的,允许男人续弦,却提倡女人做贞节烈女。世上的婚姻就是男女配,男人要娶,女人不可以再嫁,怎么可以结合在一起呢?和谁结合在一起呢?男人的婚姻可以随心所欲,女人的婚姻却只能有一次。婚姻的好坏由命来定,惟一可以安慰自己的,是死后那冷冰冰的石牌坊和灰蒙蒙的墓志铭。

换亲,这是贫苦人万般无奈的选择。两户人家,一户有儿有女,一户有女有儿,你女到我家,我儿娶你女,相互平衡,各取所需,两件事情一起办,省时省力又不花钱。这样的两户新人,互相体念,倒也相安无事。各方即使受多大的委屈,均不敢有造次之举,因为还牵挂着自己的姐妹兄弟。但这是受歧视的婚姻,有着些许辛酸和不能完全“自由呼吸”的无奈。

童养媳——预备妻子。童养媳从童年甚至婴儿期就被养在夫家,抚养到成婚的年龄,嫁给这个家里的某个男人。童养媳一般有两种情况:一是遇到被丢弃、无衣无食的女孩,或远方亲戚因家庭变故而无人看管的女孩子,收养回来当女儿待,大了成自家媳妇;二是生女孩太多,总不生儿子,于是将自家的女婴与别人家的女婴互换一下,换回来的女婴就承担了“招弟”的功能。如果成功,则到婚期,就嫁给“招”来的弟弟做媳妇,这样就出现了小丈夫大媳妇的情况。武乡民歌里就有一首《童养媳苦》:“墙上画虎吃不了人,沙锅锅揣面顶不了盆。娶俺时才十二三,过门就顶条牛来用。小手手和面小刀刀切,小眼眼流泪手巾巾擦。太阳爷下山日头落,脚踩门槛照娘家。爹娘你只管把钱花,哪知你闺女多难活。”通过童养媳的口吻,揭示了童养媳这一特殊身份的艰苦生活和复杂心理。

婚姻贯穿着人的一辈子,甚至有的人还没有出生就被指腹为婚,俗称“娃娃亲”。人死以后,阳间如果没有婚配,也要在阴间找个伴侣,俗称“冥婚”。

娃娃亲是怀孕的两家至亲好友相互约定的婚事。孩子还没有出生,就定下了终身大事,是把孩子看成了私有财产,而忘记了孩子将来是有着鲜活思想、活蹦乱跳的生灵。这种做法完全是父母之命的“专利”!

冥婚是活着的人用结婚的仪式对亡灵的祭奠。因为是死人之间的婚姻,所以不能用婚姻的概念去套用,法律也不承认这种婚姻。就是冥婚的双方也不像活人的婚姻那样,双方亲戚经常相互来往,说白了冥婚不能称其为婚姻,只能说是一种风俗或习惯罢了。

媒婆是婚姻形式中的特殊“介质”,令人嫌弃,却又离不开。一个称职的媒婆实际上是位高明的心理学家——她要从只言片语里读出双方的底价;又是位预测分析家——要从双方的生辰八字和经济背景中判断出是“克”还是“旺”;还是位社会学家——能把农耕社会的主体方向与家庭、家族的发迹过程撮合在一起考虑。村子里的人们一般都不会招惹媒婆。她们有经济基础、社会地位还不用风里雨里收拾土地,是令人羡慕的“有闲阶层”。

谈结婚也不能不谈离婚,否则,是不完整的表述。离婚是赋予男人的一种权力,女人永远在婚姻中处于任人宰割的地位,男人可以一纸休书将女人打发回家,被休的女人则无颜面对父母兄弟,娘家也感觉是蒙受了耻辱。“自己的女儿没人要”是乡村社会里有女儿家庭的最大心理障碍,故而,很多的悲剧就这样发生了。对于女人来说,被休回家是致命的,是男权社会对女人的虐杀、对女人的犯罪。现代社会新的观念为男女平等、婚姻自由、结婚自由离婚也自由,这是社会的进步、人性的进步。

现在的农村受到社会发展的强大冲击,婚姻是首当其冲的表现,它反映最敏感,自由的人性的婚姻应当是乡土社会真正进步的前奏。(来源:微上党 文/张利)

分享到:
  相关链接
对待婚姻最好的态度:尽最大努力,做最坏打算 ( 2017-06-21 )
是什么断送了你的婚姻 ( 2017-06-21 )
大S出席两岸婚姻家庭论坛 否认怀孕 ( 2017-06-18 )
异地婚姻感情脆弱易离婚 ( 2017-06-08 )
满足这五个心理需要让你获得幸福婚姻 ( 2017-06-03 )
关于我们      广告服务      电话:0355-2113499     传真:0355-2113499      监督电话:13467018999      投稿邮箱: [email protected]       人员查询
本网站由黄河新闻网版权所有 晋ICP备06001850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晋B2-20060016
广告经营许可注册:14010013043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