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主页|加入收藏 星期
主站|长治新闻|时政新闻|综合资讯|长治警方|文物旅游|长治统战|医疗健康|女性资讯
评论|县区新闻|视频新闻|国内国际|上党文化|质监食药|长治金融|长治税务|长治公益
头条|奇闻怪事|娱乐新闻|图片瞬间|长治拍客|潞安集团|网友建言|体育新闻|三晋要闻
《学习》 城区郊区潞城长治县襄垣屯留平顺黎城壶关长子武乡沁县沁源 《长治老促园地》
    您所在的位置:黄河新闻网长治频道  > 上党文化
上党大捷——记上党战役中的三八六旅
编辑:邢璐霞      责任编辑:肖贵海     2017-06-08 11:34:03       来源:戴玉刚微博

原标题:上党大捷—记上党战役中的三八六旅

心腹要地——上党

晋南长治一带,古称上党,包括长子、屯留、襄垣、潞城、黎城、壶关、高平等县。这个地区东控太行,西据太岳,北部山势绵延,南有黄河屏障,地位居中原之犄角,山势为晋冀之脊梁,群山环抱,形势险要,自古为兵家必争之地。据史载,两千年前韩信与魏王豹大战于该地,豹败并被俘。汉胜魏以后,收复河东地区,设上党郡。

抗日战争时期,我八路军一二九师在刘伯承师长、邓小平政委率领下,东渡黄河,深入敌后,从敌人手中夺回失地,创立晋冀鲁豫根据地,并建立了太行、太岳、冀南等行政区。上党地区,虽然主要城市与交通线为日伪军所占据,但广大农村仍在八路军手中,人民在党的领导下,觉悟日益提高,根据地日趋巩固。上党的人民,以无穷的人力物力,支援太行、太岳部队作战,使我军成长壮大,转入反攻,并同全国军民一道,赢得抗日战争的伟大胜利。

但在抗日战争中,国民党阎锡山部队不但不抗日,反而勾结日伪积极反共,荼毒人民。上党人民痛恨日伪阎匪,称他们为“白狗子”,民兵游击队到处袭击他们,迫使这群“白狗子”不敢小股出来活动,经常龟缩在城市据点内。

日寇刚刚投降,国民党反动派为独吞抗战果实,一面下令八路军、新四军“原地待命”,一面却在美帝国主义飞机轮船援助下,大量输送军队,向沦陷区“劫收”,向解放区“收复失地”。显然,国民党反动派是要挑起一次全面内战。为了挽救内战危机,毛主席于1945年8月28日亲赴重庆与蒋介石谈判。国民党雀阳奉阴违,一面亲手签订停战协定,一面密令部队进攻解放区。我中央军委看穿了敌人这一系列阴谋,一面积极争取和平,一面准备迎击敌人的进攻,保卫解放区人民,保卫胜利果实。

1945年8月15日,日寇投降的消息刚一传来,阎匪即以其三十七、六十八、六十九等三个师和挺进地二、六两个纵队,保安第五、第九两个团,共一万七千余人,在匪十九军长史泽波指挥下,自同蒲路侧临汾、浮山以南地区,向上党太岳进攻,19日占东西峪,20日占长子,21日侵入长治,数日内又占领屯留、壶关、潞城、襄垣。其中襄垣、潞城两县已由我军从日伪手中解放,长治和其他诸城亦正被我围攻中,阎匪竟无耻勾结日伪,内外夹击我攻城部队,甚至惨无人道地对我攻长子部队施放毒气。阎匪就这样将一把刀子插入我上党地区,成为我晋冀鲁豫区心腹之患。

上党是晋冀鲁豫的心腹,而晋冀鲁豫又是整个解放区的心腹地带;向西,它可以支援陕甘宁和晋绥解放区;向北,可以协助晋察冀解放区;向东南,有可以配合山东苏北部队,消灭进犯之敌于黄河两岸;向南,更可使中原地区的新四军部队有所依靠。

敌占上党,企图颇大,从整个战局看,蒋介石令胡宗南迅速打通同蒲路,与阎锡山南北通气,再沿正太路东进,夺下平、津,占领华北,消灭解放区;从局部战役看,阎锡山妄想以一把刀子插入上党,分割我太行、太岳两地区,然后把握主力逼到山区消灭掉。敌人的妄想永远不能实现,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我中央军委识破了敌人的阴谋,令刘、邓首长组织了上党保卫战,拔掉刀子,给进犯敌人当头一棒,为伟大的第三次国内革命战争,写下一页光辉的战史。

攻克长子城

1945年9月初,一个晴朗的日子。刘、邓首长在潞城以西黄碾村,召开旅以上干部会议,传达作战部署。刘、邓首长和滕代远副司令员都做了指示。刘师长首先把全国战局谈了一下,接着指示说:“上党战役很重要,关系着全国的战局。党中央毛主席命令我们必须把插进来的敌人消灭,保卫上党。这次战役在战术上要有新的转变;从分散到集中,从游击战到运动战、攻坚战......”刘师长的几句话,把关系全战役的最根本问题说得清清楚楚。回忆确定先攻打长治外围各县城,吸引敌人出长治,消灭于途中,然后攻占长治。李达参谋长分配任务,命令太岳纵队主力三八六旅攻打长子。会后陈赓、谢富治首长把攻打长子的任务交给我们,并把决一旅三十八团配属我们指挥。陈赓司令员说:“弹药尽量满足你们,但不会多,主要依靠手榴弹。攻城部队要组织得好,特别要讲究战术,以短促的浓密炮火掩护部队一举登城......”。

我们带着崇高而严肃的使命,怀着激动的心情,回到旅的驻地——屯留以南东李高村。

我和旅政委张祖亮同志研究情况后,召集团以上干部会,决定七七二团先攻下长子的北关,而后在北门登城,士敏团佯攻东门钳制敌人,以主力二十团、三十八团首先占领西关,而后从西门发起攻城战斗。

长子位于长治西面,相距五十华里。这座城不大,但工事坚固:城墙有两丈五尺高,城门外有石碉,城角砖碉,城角外有低碉,每低碉附近还设有三个以上的暗碉,可在不同水平线上进行直射与侧射;沿城有一道三公尺多宽二公尺多深的护城濠,虽是秋天,濠内还积水过腰;墙外有一米多高的铁丝网,主要地段铺设有地雷,交通要道布置有拒马。这是日本鬼子构筑的,阎锡山部队到后,有加修和改造了,的确相当坚固。

9月13日,七七二团与敌人打上了。前面一座孤陡小山挡住去路,这山名叫北高庙(山顶有一座庙),筑有坚固的碉堡,是长子守敌的重要屏障,好比一个乌龟头,站在庙上用眼能看清城内的来往行人,炮火可越城直射到大街上。守敌蹲在工事中与我们顽抗,七七二团发起四次冲击,都未攻下来,形成对峙局面。七七二团团长周学义同志很焦急,也很不服气:“难道七七二团要在长子城下丢脸?不!决不!”这个从内战以来经历无数战斗的老红军部队,勇敢、果断、特别善于野战,一向有“夜老虎团”的称号,既然猛攻不成,就另想办法。

黑夜,又是这“黑夜”帮助了我们的“老虎”。

九月间,田野里肥硕的谷穗弯弯地垂下去,树叶渐渐变黄,秋意很浓了。夜,炮声停息,只听着秋虫唧唧地低鸣。上弦月刚从太行山那边抬起头,又给一朵朵薄云遮住。“夜老虎团”的独胆英雄们,一个个在小山上低身爬着,爬着,不时拨开当头的蒿草前进。敌人蹲在庙里,两天的攻击,把他们吓坏了,也累熊了。他们做梦也不会想到,我们的“老虎”已从背后包抄上来。

“轰!轰”“哒!哒哒!”老虎用机枪炸弹把敌人惊醒。

“缴枪不杀!快!”我们的战士喊道。

有的敌人在睡梦中就当了俘虏。这是真正的“夜老虎团”,只用一个排的兵力就攻下了北高庙,砍断了龟头。

占领了北高庙,七七二团立即攻击北门,敌人慌乱了,集中全力应付北门。这就有力地支援了主攻部队二十团和三十八团的战斗活动。

早在七七二团开始攻击北高庙时,二十团即以五小时的战斗攻下西城外临城村庄——西关。部队接近城下,三十八团也接着二十团之后开进。

9月14日,北面炮声震天响,我和二十团团长楚大明、政委朱兆林、政治主任吴效敏,冒着不间断的敌火袭扰,来到前沿观察所,也把三十八团团长蔡爱卿叫来了,共同研究登城部署。我们的战士真巧妙,把观察所设在老乡屋脊上。从脊下挖一小洞,地点隐蔽,视线开阔,可以清楚地看到东边城墙上敌人的活动。我们站到老乡的顶棚上,弯着腰,轮番从小孔观察前面。

脚下面,战士三三两两地在老乡家屋壁上和围墙上挖洞,每洞直径一公尺许,可爬过去人,自西向东。这是利用村屋隐蔽接近敌人的道路。敌人真蠢,他们只知道监视道路、开阔地、桥头,却想不到监视村落房屋,也想不到我们已秘密把部队运动到城下了。

“我们弹药有限,炮火准备只能坚持十分钟。”楚大明同志一字一字思索着说,“况且时间也不允许长久对峙”。

“对!十分钟!”我同意地加重说。“一次成功,不许失败。我们只有‘一瓢水’,在战术上,就叫‘一瓢水’战斗吧!”

是的,一门山炮仅二十发炮弹,一挺重机枪才一千发子弹、火力保障只能十分钟,成败关键就在这“十分钟”了。‘一瓢水’要能浇死白狗子,必须是热水,滚开的热水啊!问题就在于严密的战斗组织工作。

楚大明同志连夜到处检查着。他重新去估量着早在大练兵就已组成的五个组:火力组、梯子组、跳板组、投弹组和登城突击组。

干部们计划着,战士们讨论着。“一瓢水”、“十分钟”成了战斗动员口号。人人表决心、挑战、比赛、分秒必争。

“只要火力组封锁住敌枪眼,我们保证把跳板架好”。

“你们驾好桥,我们马上送过云梯”。

“我们马上登城。”

“我们马上......”

交通壕里活动频繁,部队的政治热情很高。

9月18日黄昏吗,战前的寂静使人不安,盼望而又担心的时刻就要到了,但时间好像过的很慢。

十九点整,两发碧色信号弹划过天空,四面一片响声,震耳欲聋;山炮集中火力把城墙打开一个缺口。轻重机枪浓密火力压制住敌人发射点,战士将云梯抬出来,不顾敌火轰击,沿开阔地跑着抬上去;在他们前面的跳板组,胆量更大,一个倒了,另一个接上去。把木板架在外壕上,掩体内的战士站起来,跑到棱线上往城内扔手榴弹,“兵兵兵”!“轰轰轰”!在震耳的炮火和刺鼻的硝烟中,梯子架在被山炮打陷的缺口上,挂满手榴弹端着手提机枪的战士像猛虎一般扑过去。当第一个手提红旗的勇士爬上城垛时,炮火立即停止,勇士们用自己的手提机枪左右扫射,支援兄弟部队登城。敌人吓破胆,顾首不顾尾地乱钻,在神智尚未清醒的时候,已经作了俘虏。我们胜利了,洽洽是“十分钟”。

二十团登城的胜利,支援着各兄弟团,掌灯时分,七七二团突入北门。接着,三十八团和石敏独立团也相继登城了。

“一瓢水”,这难忘的“一瓢水”!是三八六旅五个月练兵的胜利,是战士们勇敢、机智的胜利,也是步枪、刺刀、炸药、手榴弹、云梯密切协同的胜利,它标志着我旅的大转变。

城里敌人组织数次反冲击,都被我们打退,二十团迅速占领钟鼓楼,以这个制高点控制着全城。各团都进入巷战,二十团进展最快,他们不走大街而沿着房屋挖洞前进,即隐蔽又不受伤亡,神不知鬼不觉地接近了敌最后据点——县政府。一阵手榴弹后,战士们端着刺刀杀进去,敌人缴械了;阎匪二纵队司令白映瞻被活捉,打死敌官兵五百多,俘虏一千五百多,缴获许多枪炮子弹。半夜十二点钟结束了战斗。

在我旅攻下长子的同时,兄弟部队也先后拿下壶关、潞城、屯留、襄垣,包围圈日益缩小,各路大军直逼到长治城下。

老爷山打援,土落村截击

长治被我军围得水泄不通,三八六旅已占领长治的北关村,正修筑交通沟,隐蔽接近城墙。忽然天下起了滂沱大雨,路滑土软,登城准备不得不暂停。我们都很着急。正在这时侯,军区来电报说:阎匪援兵两万两千多人,在其第七集团军副司令彭毓斌指挥下,从沁县出发,日夜兼程南进,企图解救长治史泽波部。

情况突破,形势紧张,如继续攻城,那么在城未攻下之前,援敌从我背后赶到,两面夹攻,我北面部队有被吃掉的危险。这是我们所不取的。如放弃攻城,则前功尽弃,让敌人逍遥法外,也是下策。唯一办法就是围城打援。在这刻不容缓的关头,刘、邓首长决定以少数兵力继续围攻长治,主力大军分东西两部,沿白晋公路北上迎击,先歼灭援兵,然后攻占长治。

部队从泥泞的工事中爬出,战士穿着被雨淋湿的衣服,悄悄地向北出发了。秋夜的北风吹在湿衣上,寒气刺骨;但奋勇的战士,听说要打大仗,个个摩拳擦掌,早已忘记寒冷了。

10月3日,三八六旅到达壶关被的余吾镇。七七二团控制东梓,二十团控制从岳地到余吾的公路,士敏团进抵草滩。

前面就是老爷山,它与白晋路东的磨盘脑相对应,是长治以北唯一险要的地形。我们原打算先敌人占领该山,但敌人来的很快,在我带着各团干部去山下看地形时,侦察部队已与敌先头四十七师打响了,敌人比我们早来一步。

老爷山是由四个山梁组成的,主峰上有一座老爷庙。居高临下,控制白晋公路。

敌发现我大部队后,就停止南进,构筑工事,扼守老爷山,企图稳步向长治推进,准备与我军决战。

我们向敌人发起数次猛攻,七七二团从西面没攻上去,二十团和士敏团从东面也没攻上去,还有太行部队第十四团归我们指挥从正面攻击,也没攻上去。各团都有伤亡,七七二团伤亡较大,该团一营只剩下几十人了。双方胶着于老爷山的山梁上。

二十团急中生智,于10月4日夜间,主动的从东侧迂回过去,以突然的行动占领了两个小山梁,切断敌七十四师于其北面主力的联系,并占领山北水源。敌人孤立,饮食断绝,乃向我军疯狂反扑。

打了两天,很疲劳。10月6日早晨,陈赓司令员从余吾镇打来电话,命我无论如何要迅速攻下老爷山。

正在这时,山上的敌人怕被歼灭,放弃有利阵地向北逃跑了。各团急速迎歼敌人,但由于思想麻痹,未及全歼,只吃掉一半。老爷山被我完全占领。

我旅指挥所就设到老爷山上。远闻东面磨盘脑的炮声隆隆。机枪手榴弹就像热锅炒黄豆,“咔吧咔吧”响个不休。磨盘脑一带被弥天的硝烟遮住,太行的部队正与敌人酣战。敌人大队沿着公路向南运动,突然间,东北方向一个亮晶晶的东西,刺着我的眼睛,用望远镜一看,一小队敌人由东向北运动,太阳照射在敌人身背的洋油桶上,发出闪光。

“奇怪!大队向南,为什么小队反向北?敌人耍什么花招?”一系列疑问使我紧张起来。

我一方面排侦察部队北下探明情况,一方面反复地想着。

是的!敌人要逃跑,佯南而实北。三天以来敌人很挨了几拳头,彭毓斌不会甘心跟着史泽波送命于上党,要充分估计到彭、史的矛盾。事不宜迟,应当机立断。

我急忙给陈、谢首长打电话:

“报告首长:敌人企图逃跑!”

“什么?逃跑!有根据吗?”

“我看到的,请首长来山上看看。”

“好!马上去!”

陈、谢首长和到职不久的王近山副司令员都来到了老爷山。

二十团楚大明团长将敌人动向——指给陈司令员。侦察分队回来报告说北面发现部分敌人北移。许久,陈司令员一言不发。在紧急关头,他的沉着、果断是令人钦佩的。

“好!刘忠!根据情况判断,敌人确实开始退却了。你马上带二十团沿公路左侧北进,插入敌后,追上敌人!”陈司令员急速又严厉地下达命令说:“赶到敌人前头,迫使敌人停滞于虒亭以南地区,以便围歼!”

我率二十团立即出发了,后面的部队即由张祖谅同志指挥。

黄昏,人不歇脚,马不停蹄,在白晋公路西面,沿着姬家沟、河口、白家山向北急进。黑夜,战士一路队形前进。敌人走公路,我们爬山路,要赶上敌人,还要超过敌人。追!追!追上就是胜利。战士们都懂得这个真理。虽然连续打了半个月的仗,但战士情绪很旺盛,我们的战士越打大仗越高兴。前面一道河,水流很急,两岸是陡崖,部队停下来。楚大明团长身先战士涉水过去,大队也就都跟过去了。

我们走了四十多里路。到达漳河西岸的土落村,已是夜十点钟了。这一带是太岳老根据地,赶紧找老乡问情况。老乡说刚才有一百多骑马的向北去,已过漳河了。听到这话我心里很着急,是敌人指挥部溜掉了。赶快布置部队进入阵地,控制河口,截断公路。

这时哨兵捉到一个敌逃兵,从逃兵口中得知敌大队人马正由南开来,企图北撤回沁县。幸好,逃走的不多。楚大明同志急派一营过河北去把住口岸。二、三营连夜依山修整旧有的工事。

10月7日,天刚明,只见大批敌人集结于小山前公路两侧洼地上,在这碗口大的一块地方聚拢了两、三万敌人,这是阎匪二十三军与八十三军。他们好像大雨前的蚂蚁,一群群在道路上搬运食物,挤挤攘攘,不顾首尾,东跑西窜,其密集的程度和混乱的情况比蚂蚁还厉害。

在浓密炮火陪伴下,敌人发起冲锋,炮弹似雨点般落到我们阵地上。但二十团的英雄们真是个个赛武松,一次又一次抵住敌人,组织一个连,一个连的反冲击、白刃搏斗。敌人吓破了胆。但敌人的集团冲锋一次接着一次,都进到距我阵地三、四十米就扑在地上,不敢前进;有的被我们战士的手榴弹给“欢送”走了,走不掉的就血肉横飞,归西天了。由早晨到中午,由中午到下午,一次、两次......第八次,敌人内部混乱了,只见其炮手不顾军官的威逼和吼叫,把大炮推到河里去。士兵再也不向前冲了。二十团固守住阵地,赢得了时间。傍晚,冀南、太行和我太岳各路大军分别从左右及后方围拢上来,将敌人紧装进口袋里。与此同时,河东一营部队和头戴钢盔,手端刺刀,急急来援的阎匪省防军,进行了十分激烈的肉搏战斗,迫使敌人不得前进一步。就这样,两万多敌人,除匪首彭毓斌和少数随员侥幸漏网外,其余全部被我军歼灭,二十团圆满完成了截击任务。

(1985年刘忠中将重返上党战役老爷山阵地)

追歼逃敌

土落战斗刚结束,部队就打扫战场,将上万俘虏叫民兵押解下,从河里拖出敌人丢弃的山炮,归拢武器弹药,收埋敌尸......炊事员在做饭。连日来,紧张的战火吸引着我们,忘记了饥饿,如今枪声一停,肚子里就拼命的叫,也真该饱餐一顿了。我和张祖谅同志在旅指挥所和各团长研究怎样分配缴获的武器弹药。正在这时,谢富治副司令员来了,一见面,他非常高兴地紧握着我的手说:

“刘忠啊!打的好!打的好!刘师长、邓政委要我代向你们致敬!”停一停,他用目光搜索这每个人的脸,又说:“军区首长决定士敏独立团升级为三八六旅的第二十一团。”首长的夸奖使我们高兴,站在我旁边的蒲大义团长、梁天喜政委精神焕发,目光炯炯。他们应该高兴,士敏团在这次大战中,的确锻炼出来了。作为该团的团长、政委,在首长这样的嘉许和正式命名升级的时刻,怎能不高兴呢!

谢副司令员坐下来,我们也相继坐下来。他收敛了满脸的笑容,一面打量我们,一面说:

“长治守敌史泽波,已经弃城向西逃跑了,刘、邓首长命令太岳部队立即追击该敌,纵队令你旅和三十八团立即行动,必须半途把敌人吃掉!”首长很坚决的命令我们:“立即出发,用最快速度,沿吾元、张店一线向西挺进到马壁镇,在东西峪一带截住与消灭敌人。”

从土落村到东西峪,从地图上看并不远,二百余里,但这一带全是大小山峰,半天爬不出一个山岭,而上级要求我们三天内必须赶上并歼灭逃敌。这对久战刚停的我们不能说没有困难。但要求全歼敌人的强烈愿望鼓励着我们前进。

谢副司令员、张祖谅同志和我分头到二十团、七七二团和二十一团去作动员。决一旅的三十八团归我们指挥,纵队王近山副司令员亲自到该团去传达了任务。我们的战士真使人感动,他们听说要追歼十九军,一个个精神抖擞。和这样的勇士在一起,我信心百倍,任何敌人都不在话下。动员过后,部队立即出发。趁着朦胧的月色向西南挺进。一座山、一道岭,爬着,爬着,优势沿着弯曲的山背走上去,队伍前头向南,后头却又向北,绕来绕去。8日早晨到达一个陡立的山谷,谷中有一道急湍的小河,深秋的严霜落在河两岸的枯草上,和晨光相映,亮晶晶的耀眼夺目。天气很冷,战士又没吃饭,身穿着单衣,趟过河后,不少人腿脚冻裂,走着,有鲜红的血流出来,湿成一片。旅和团的政治干部,分别到各连排和战士一起行军。一面走路一面做政治工作;老红军干部就讲长征故事给大家听。

走了两天两夜,实在太累太饿了。前面就要到东西峪,敌人已走过,部队停下来,也来不及做饭,决定一个班一个班地分配到老乡家弄点现成饭吃,以便快些赶路。这时,人走不动,马也饿的走不动了。好在这一带是老根据地,老乡们听说我们追歼阎匪十九军,都很高兴,吃饭、喂马的事都由他们争着办,可是时间不能多停,要赶快赶上敌人。

我和张祖谅同志刚要吃东西,谢副司令员赶到了。

“怎么,停下来啦!”

“副司令员,战士们实在饿的不行。”

“可是你要知道,敌人是喜欢你这样做的!”

我听了很不好意思,饭也不吃了,立即出发。

二十一团走山梁,二十团和三十八团走山谷,急速前进。七七二团,从土落一出发就单独沿张店、将军岭、马壁一线绕大弯子先插过去,以防敌人万一漏网。

离开东西峪,急速向桃川前进。前面侦察部队报告说:佛庙岭、将军岭一带发现敌人的队伍。

好了,我心里放下一块石头。

我自言自语说:“史泽波呀史泽波,可把你抓到手了。”祖谅同志听到后,笑了一笑。

敌人走了四天,才从长治走过横水、东西峪,可以说是乌龟爬沙。不是他们不想快走,而是一路上我民兵游击队到处袭击他们,这些丧魂失胆的敌人,一闻枪声便把队伍停下,侦察清楚才敢前进。后面还有太行部队的一个团,一路尾击着。

战士听说前面就是敌人,劲头就上来了,不吃饭,走的反而更快了。

当晚,给三个团分配了任务:必须明天(11日)拂晓在桃川一带有利地形上,彻底消灭敌人。

实在饿的不行,正要吃老乡给我们做的豆子饭,谢副司令员又到了。

“呀!刘忠!吃饭啦?有把握吗?”

“有把握,副司令员!布置好了。队伍将在桃川一带,堵住和歼灭敌人。”

停了一停,副司令员气色缓和了。

“好吧!一定不能让敌人溜掉啊。刘忠同志,否则历史将不会饶恕我们的!”

首长的语气沉重,恳切。显然,首长同意我们吃饭了。长期的战斗生活中,陈、谢首长一直是信任我们的,当我们注意拿定,表示有把握时,首长总是放心的。

吃了点东西后,我和祖谅同志约好,睡两个钟头再走。

不多不少,整两个钟头,我叫起祖谅同志,他惺忪着眼说:“司令员,你可苦了我了,不多不少,整两个钟点。我呀!心里有事怎么也睡不着,而你却睡得很甜,等我刚刚入睡,你又把握叫醒。”

我听了这话,也凑趣地说:“哼!当个指挥员,要善于打仗,也要善于睡觉,睡神要听指挥,叫睡就睡,叫醒便醒才行。”

东方天亮,我们站在桃川山头上。

七七二团早就在夜里和敌人打响在将军岭,因他们早到,二十团、二十一团、三十八团也从佛庙岭方向加入战斗,后面有太行部队一路尾追敌人,包围圈越缩越小。10月11日下午三时,敌人被压缩到桃川村,我们发起总攻,山炮、迫击炮的炮弹,在敌人小圈子里开花;手榴弹,打的敌人乱哭乱叫。六时,战斗结束,史泽波的一万人马,除了少数先头溜掉外,全被歼灭。史泽波本人被我旅活捉,并俘敌官兵五千余人。七七二团还追到马壁村西边,将逃敌先头一个团吃掉大半。追歼史泽波的任务顺利完成了。

上党的整个战役中,共歼灭敌十九军、二十三军、八十三军等十二个师,三万八千余人,俘敌总指挥胡三余以下将官二十七人,占当时阎锡山总兵力三分之一。敌酋彭毓斌逃回沁县后也畏罪自杀了。此次战役,我刘、邓大军参战主力三万余人,民兵五万余人。上党战役是一次干净、彻底、战果辉煌的歼灭战。

这一战役,打乱了国民党的内战日程,也打破了蒋介石、阎锡山迅速占领全华北的野心,使我华北解放区赢得了时间,能够充分发动群众,进行土地改革,组织部队,在自卫战争中彻底消灭国民党反动派。

上党战役的胜利,是毛主席军事思想的胜利,是运动战术的胜利,是刘、邓首长英明果断机智指挥的胜利,也是广大官兵勇敢善战、不怕吃苦、不怕劳累的胜利。这伟大的胜利是在全区人民的全力支援下取得的。

在这次战役中,三八六旅发扬了它艰苦奋斗、英勇无敌的红军老传统,得到了更大的锻炼,它成为一支坚强的人民军队。(来源:戴玉刚微博 作者:刘忠中将)

分享到:
  相关链接
上党战役指挥部曾驻屯留崔蒙村 ( 2017-03-15 )
上党战役:始于黎城 终于黎城 ( 2017-03-10 )
长治在全市脱贫攻坚战场上掀起新“上党战役” ( 2016-10-24 )
上党战役群众支前故事传佳话 ( 2016-08-22 )
关于我们      广告服务      电话:0355-2113499     传真:0355-2113499      监督电话:13467018999      投稿邮箱: [email protected]       人员查询
本网站由黄河新闻网版权所有 晋ICP备06001850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晋B2-20060016
广告经营许可注册:14010013043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