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河博客 黄河社区
账号 密码
主站|长治新闻|时政新闻|综合资讯|长治警方|文物旅游|长治统战|医疗健康|女性资讯
评论|县区新闻|视频新闻|国内国际|上党文化|质监食药|长治金融|长治税务|长治正能量
头条|奇闻怪事|娱乐新闻|图说长治|长治拍客|潞安集团|长治便民|体育新闻|新闻哥逛长治
《学习》 城区郊区潞城长治襄垣屯留平顺黎城壶关长子武乡沁县沁源 《长治老促园地》
    您所在的位置:黄河新闻网长治频道  > 上党文化
上党神话是中国远古神话的渊薮
编辑:邢璐霞      责任编辑:肖贵海     2016-08-20 16:30:31       来源:戴玉刚博客

原标题:天脊上的神话王国

从洪荒远古处/你牵着历史走来/一半被压了纸型/叠藏在文典史籍里/一半被口口相传/凝聚在民族的魂魄中……

你能想象到吗?这里竟然是神话的王国!在这个王国里,神姿起舞,仙影飘逸。人们耳熟能详的“女娲补天”、“神农尝草”、“精卫填海”、“羿射九日”、“大禹治水”等经典中国神话就在这片土地上诞生!

这个神话王国就坐落在被苏东坡誉为“天下脊”的山西省东南地区的长治市。翻阅浩瀚的典籍,探幽广袤的山川,我们注意到在中华史前神话传说中,还没有一个地方像长治这样蕴藏丰富,惹人注目:从鸿蒙原始到天地形成,从人文初祖到开荒创世,从擎天巨人到不屈精灵,从怪力乱神到灵异魅影……这里的神话传说林林总总,五光十色,以其源流之原始、密度之集中、内容之详备,让人惊叹,令人仰视。即使权威如中央电视台,也不得不惊羡于长治这样“一座小城竟然奢侈地拥有那么多中国史前的神话传说版权!”

长治古称上党,我们姑且就把滥觞于此的神话冠之以“上党神话”。

应该说,上党神话在中华史前神话传说中,占据着举足轻重的地位,是中国远古神话的渊薮。上党神话涵盖了中华文明久远而又博大的内涵,折射出中华民族自强不息的精神意志。一篇篇奠定中华文明基础的神话传说,带着诞生它们的一座座大山,高高矗立于中华民族的心灵深处,印证着长治古代文明的源远流长。

中国史前神话的精髓汇聚于此,让长治这个“神话王国”从鸿蒙原始走向了历史的前台,这片充满神奇和玄秘的土地,也使人们充满了好奇与向往。

下面,我们就穿越时光的隧道,走进这个天脊上的神话王国,在洪荒远古的历史深处,去窥探先民穿越混沌、艰难创世的漫长历程,聆听他们粗壮的呼吸和强劲的脉跳!

神话:古老民族的原始梦想

远古时代,在漫长的原始社会时期,我们的先祖们从零开始,不断开辟物质财富与精神财富的新领域,为伟大而光辉灿烂的人类文明大厦破土奠基。神话,就是原始先民在这一过程中为我们留下的一大宗绚丽多彩的精神财富。

神话是远古人民表现对自然及文化现象的理解和想象的故事,是人类最远古的文化遗产,是世界文学的最初源头,对民族精神的形成与发展有极为深远的影响。也可以说,神话是古老民族的原始梦想,是民族历史发展的幻影。

中国神话虽丰富,然而古代却没有“神话”这个词。“神话”的用语,是随着世界神话学的介绍而引进的。“神话”一词原是来自古希腊语mythos,意思是“传说”或“故事”。公元前六至五世纪,它已变为有特定意义的单词,即“对于具有神性的存在的某种传说。”这个词意,已接近现代人对神话的观念。从十九世纪开始,在世界上,神话学已成为一门成绩显著、影响深远的独立学科,“神话”一词也随之成为世界性的科学专用术语。1

关于神话定义的问题,由于神话内容的广泛,名家众说纷纭,有人甚至认为,世界上有多少神话学家就有多少种定义。中外神话学家对“神话”一词的解释虽不尽一致,但其基本内容大体还是相同的。综合各家的意见,可以这样概括:神话主要是在原始社会中,人类用幻想的形式并按照自己的心理与愿望,对自然和社会潜在力量所进行的描摹、解释与传述的故事。简言之,神话就是关于神们超凡行为的故事。

恩格斯说:“在原始人看来,自然力是某种异己的、神秘的、超越一切的东西……他们用人格化的方法来同化自然力。正是这种人格化的欲望,到处创造了许多神。”(《反杜林论》)神产生了,也就随之产生了神话。神话是人类童年时代的作品,它反映了人类童年时代天真进取的生活与执着的追求,也表现了人类这一时期的稚气与局限。

神话是原始社会的特有产物。马克思说:“古代各族是在幻想、神话中经历了自己的史前时期……任何神话都是用想象和借助想象以征服自然力、支配自然力,把自然力加以形象化。”(《〈政治经济学批判〉导言》)这是对神话本质最深刻的揭示。也正因为如此,人们亦把史前时期的原始社会称为“神话时代”。神话产生于原始社会,但并非整个原始社会都是神话的产生期。原始社会是一个漫长的历史进程,考古学证明,人类已有三百万年的历史,而有文字记载的历史才不过五六千年。这就是说,人类社会绝大部分时间是在原始社会中度过的。考古学与民族学还证明,神话只产生于原始社会最后的几万年中,大约萌发于母系氏族社会初期,发展、繁荣于母系氏族社会中、后期,经历父系氏族社会时期,直到奴隶社会初期。

关于神话的分类,神话学家根据自己研究的需要,往往从不同角度来进行。从国别的角度来分,可分为希腊神话、罗马神话、印度神话、中国神话、日本神话等;从民族来分,在我国有汉族神话、满族神话、蒙族神话、苗族神话、白族神话等;从地域来分,有昆仑神话、蓬莱神话、中原神话等;从内容来分,又可简要地分为自然神话和社会神话两大类。再稍细一点,还可以分为天地开辟神话、人类起源神话、日月神话、英雄神话、冥界神话、洪水神话、人祖神话等。由于研究角度的不同,不可能有固定不变的分类模式。本书从内容的角度出发,只研究和介绍有关地域特征的神话,即上党神话。它的内容主要包括天地开辟、人类起源、文化发端以及宇宙万物肇始的神话。

对于神话的学术价值,中外学者们早已有极高的评价。弗洛伊德说:“神话是民族的梦。”谢林说:“神话乃是任何艺术的必要条件和原初质料。”拉法格说:“神话是保存关于过去的回忆的宝库,若非如此,这种回忆便会永远付之遗忘。”尼采说:“谁也别想摧毁我们对正在来临的希腊精神复活的信念,因为凭借这信念,我们才有希望用音乐的圣火更新和净化德国精神。”

2

鲁迅说:“神话不特为宗教之萌芽,美术所由起。且实为文章之渊源。”茅盾在其《神话研究》一书中曾指出“历史学家可以从神话里找出历史来,信徒们找出宗教来,哲学家就找出哲理来。”冯天瑜在其《上古神话纵横谈》一书中谈得更加具体,他说:“当人们追踪自然科学史、史学史、文学史、艺术史、宗教史、哲学史的源头时,无一例外地要上溯到神话这块‘圣地’。”

中国神话产生在原始社会母权制时代,离文字产生十分遥远,无法系统加工、保存,再加上儒家对神话采取排斥态度,致使上古神话在文献古籍中载录甚少,资料零散不全,不像古希腊神话那样被完整而系统地保留下来。中国古代文献中,除了《庄子》、《列子》、《淮南子》、《楚辞》、《山海经》、《穆天子传》、《十洲记》、《神异经》乃至《越绝书》、《吴越春秋》、《述异记》、《风俗通义》等书中记载神话比较集中之外,其余则散见于经、史、子、集等各类书中,魏晋南北朝的笔记小说中也保存了一些神话故事。这些材料往往只是片段,有完整故事情节的不多。由于以孔子为代表的儒家文化是中国文化的主流,孔子注重实际,“不语怪力乱神”。鲁迅说;“孔子出,以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等实用为教,不欲言鬼神,太古荒唐之说,俱为儒者所不道,故其后不特无所广大,而又有散亡。”这就造成了中国古代神话的散乱,少于系统的整理,没有一部完整的中国神话故事集。直至上世纪50年代才有一本袁珂的《中国古代神话》问世,但仍不够详尽。这是中国神话的一大欠缺。

众所周知,产生神话的时代距离今天实在太遥远了,更没有留下直接的文字资料,今人所能听到的,只有一些真假杂糅的甚至带有迷信色彩的传说,所能看到的,也是后人根据传说整理记录的文字。这些文字无疑经过了后人的加工和演绎,当然有很多主观色彩。所以说,如何对待和利用这些传说资料,的确是一大难题。一度时期,有些人一谈到古史传说,总是疑为后世杜撰,一笔抹杀。这是历史虚无主义的态度。

那么,究竟应该怎样正确估价和科学运用古史传说资料?当代著名史学家林剑鸣先生讲过一段话,十分精辟,对我们很有启发。他说:“中国神话作为古史传说几乎是家喻户晓的。但是,正如赫胥黎所说的‘古代的传说如用现代严密的科学方法去检验,大都像梦一样消逝了,但奇怪的是,这种像梦一样的传说往往是一个半醒半睡的梦,预示着真实’。所以,在久远、古老的神话传说背后,一定隐藏着、孕育着远古时代大量、真实的历史。”的确,对于我们今天的人来说,神话是“一个半醒半睡的梦”,但梦里确实有历史的影子,只不过没有引起人们的足够重视罢了。

中国的神话传说浩如烟海,是中华民族的根,是中华民族最丰富、最鲜活的文化形态,同时也是远古文明的活化石。

3

古老的上党为什么会产生如此众多的神话传说呢?

这要从地理环境和文化渊源说起。

地理环境也叫地理形势或地理背景,包括自然的、人文的各方面因素,它们共同构成人类生活的客观基础,是人类创造历史文化的外部条件。因此,一般来说,一定的地理环境乃是一定的民族和地域文化形成某种类型或个性的前提因素。如果把各个民族和文化比喻为一幕幕悲喜剧,那么,这些民族和地域所处的地理环境便是这一幕幕悲喜剧得以演出的舞台和场景。同样,作为中华地域文化有机构成体的上党文化,它的波澜壮阔、掷地有声发展和演变,也深深受到古上党地理环境的影响和制约。

古代上党地理环境的特点,主要可以通过它所具有的地理方位、优越的自然条件和重要的战略位置等三个方面予以说明。

展开色彩绚丽的中国版图,绵延数千里的太行山脉犹如一条巨龙,纵卧在万里疆域的华夏大地上,构成了祖国母亲的脊梁。这条巨龙以其雄健壮伟的体态,西阻黄土高原滚滚东进的流金走沙,尾扫漠北塞外阵阵刮起的荒凉孤烟,口衔黄河天险,汲世界屋脊万世不竭的圣水,一泻千里,滔滔不绝地灌溉出广袤无垠富庶天下的华夏大地,并顽强执著地培育了辉煌灿烂的华夏文明和顶天立地的民族精神。

天地运行,地火升腾。

大自然千万年的造山运动铸就了绮丽雄浑的太行山,也造就了她怀抱里的上党盆地。

上党是长治的古称,《释名》中解释:党,所也。在于山上,其所最高,故曰上党;方志中说“居太行之巅,地形最高,与天为党也”。也就是说,上党是指与天靠得最近的处所,亦谓最高的地方。战国思想家荀子称其为“上地”,宋代大文豪苏轼誉之为“天下脊”,宋代理学家朱熹这样形容道:“太行山,河北诸州皆旋其趾,潞州上党在天脊最高处,过河便见太行在半天,如黑云然”,方志说:“潞地居天下之脊,山以太行为宗,群山皆分脉络,川以漳水为大,诸水为之汇归。洵乎钟灵毓秀,为宇内大现也。”

我们通常所说的古上党区域大体上位于山西省东南部,黄土高原东南角的边缘,东与冀、豫为邻,南与豫相连,西与晋之临汾、运城相依,北与晋中腹地接壤。东枕太行,南临中原,西望黄河,北通幽燕。辖内,太行山、太岳山和中条山环列,形成一个聚宝盆,一代伟人毛泽东曾诙谐地将其比作一个“脚盆”,说那里“有鱼有肉”。

自然条件是地理环境的自然因素,也叫自然地理环境,主要是指地质、水文、气象与物产等各种条件。古上党地区的自然条件相当优越,从地质方面讲,属于黄土高原腹地,土壤疏松肥沃;从气象物产方面讲,气候温暖湿润,物产蕃茂丰盛。这三个方面的有机结合,构成了发展农业,铸造农耕文化的优越的“天时”和“地利”条件。

4

的确,上党物华天宝,得尽了天地恩赐。

首先,上党盆地是由太行山、太岳山和中条山三山围堵而成的相对封闭区域,海拔高度大都在800~1500米左右,地形东北倚枕太行山系,西南倚靠太岳山系,由于盆地四周群峰壁立,三关四隘,叠嶂重重,有效地阻挡和调节了四面八方的寒风苦雨,使其风调雨顺,四季分明,形成一个寒暑适宜小气候。虽然,旧石器时代几度经历过冰期、间冰期的变化,这里的气候也曾多次出现湿热与干冷的交替,并逐渐趋于干冷,但总的气候条件比今天优越。

其二,上党腹地为一系列串珠状盆地贯通,略呈西高南低的阶梯状排列。盆地周围环绕着起伏不等的黄土丘陵,盆地和丘陵带黄土堆积深厚,除一部分石质山地黄土覆盖较薄外,丘陵、沟壑、河谷平原地带大多沉积着数十米以上的黄土层,广袤深厚,土壤结构均匀,矿物成分丰富,不易风化,并且有良好的保水、供水性能,不但容易耕垦,而且非常肥沃,有利于作物栽培。正如英国近代生物化学家和科学技术史专家李约瑟所说:“黄土是非常肥沃的未经淋滤的土壤,栽培作物可以多年不施肥。它的保墒能力使它在雨水很少的条件下获得丰收。因此,可以想见,为什么黄土区是中国古代农业最古老的中心区。”

其三,远古时代的上党,河流纵横,湖泊遍地。人们熟知的浊漳河、沁河就在这里发源。其中,浊漳河纵流其间,汩汩不息的源头加之血管一样的支流,滋润着这方土地,孕育和养育了这方土地上的生灵。上党除高峻山岭外,大部分地区继承了上新世的古地理格局,为湖水占据。古湖退水后,便形成自北向南的一系列串珠状盆地。在原始社会早期阶段,人类过着采集、狩猎的生活,河流湖泊是用以维持生命的饮水之源,当原始农业日益成为主要的谋生手段时,河湖之水则是用作浇灌土地、提高收成的基本条件。所以,原始人类始终遵循着“择水而居”这样一条生活原则,上党原始农业生产就是在河湖的庇护下形成并发展起来的。

其四,远古时代的上党,曾是林草茂密、动物繁盛之地。虽然,旧石器时代几度经历过冰期、间冰期的变化,这里的气候也曾多次出现湿热与干冷的交替,并逐渐趋于干冷,但总的气候条件比今天优越。由于受到漳河、沁河大小支流和古湖水的浸润,加之纬度、地势较低,气温相对较高,适宜于动植物成长发育和古人类繁衍生息。这里出土的旧石器时代早期动物化石,既有哺乳类动物大象、犀牛、三趾马、剑齿象以及多种水生类动物等,甚至还有属于亚热带型的动物。如此众多的大型动物和大片原始森林的存在,是上党气候温暖湿润的有力见证。新石器时期进入了后冰期,气温再度回升,据学者们研究,从新石器时代中后期到夏商周时代,这里大部分年平均气温高出现在2摄氏度左右,冬季气温高3摄氏度至5摄氏度。因而雨量充沛,温度适宜,林草遍地,成为中华先民史前繁衍生息的伊甸园。

5

人类诞生之后,这个叫上党的地方便也开始出现古人类活动的身影。

在旷古而久远的旧石器时代,上党地区曾是中国原始人类繁衍生息的集中地带,是我们民族的先民们最早开发的地区之一,由此沉淀了极为丰富而深厚的原始文化层。其数量之多,文化内涵之丰富,在国内外尚属罕见,而且文化年代衔接,历史脉络清晰,形成了绵延不绝的旧石器文化发展序列。

分享到:
  相关链接
上党神话古今吟 ( 2015-08-15 )
典籍中的上党神话 ( 2015-08-11 )
典籍中的上党神话 ( 2015-07-29 )
地名里的上党神话(一):拓荒创世彰伟业 ( 2015-07-29 )
上党神话故事《神农炎帝》演绎华夏远古文明 ( 2014-09-13 )
关于我们      广告服务      电话:0355-2113499     传真:0355-2113499      监督电话:15803513556      投稿邮箱: [email protected]       人员查询
本网站由黄河新闻网版权所有 晋ICP备06001850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晋B2-20060016
广告经营许可注册:14010013043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