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河博客 黄河社区
账号 密码
主站|长治新闻|时政新闻|综合资讯|长治警方|文物旅游|长治统战|医疗健康|女性资讯
评论|县区新闻|视频新闻|国内国际|上党文化|质监食药|长治金融|长治税务|长治正能量
头条|奇闻怪事|娱乐新闻|图说长治|长治拍客|潞安集团|长治便民|体育新闻|新闻哥逛长治
《学习》 城区郊区潞城长治襄垣屯留平顺黎城壶关长子武乡沁县沁源 《长治老促园地》
    您所在的位置:黄河新闻网长治频道  > 上党文化
长治往事:上党大移民
编辑:邢璐霞      责任编辑:肖贵海     2016-07-19 15:36:57       来源:黄河新闻网长治频道

上党的历史,最使人自豪令人激动的恐怕就是炎帝了。那是一个最古老的传说,这个传说折射出的光环使上党跻身于中华民族的发祥地。其实,炎帝并不是上党人,他是从遥远的姜水流域一路颠沛而迁徙到上党这块小盆地来的。炎帝在这块荒蛮而又肥腴的土地上洒下了第一颗农业的种子后,又将粘着上党泥土的种子辗转而带到了南方。于是,中华民族实现了由渔猎到农耕的重大转折。

人类的历史,大体上就是一部人口的流动史。文明的种子就是在人口的流动中而播进了浩旷的沃土,民族的智慧也是在人口的流动中而得以勃发和升华。

然而,人类的流动常常又是异常艰辛和痛苦的。亚当和夏娃在伊甸园创造了诺亚,而他面对滔滔大水不得不自制方舟而逃向爱琴海岸。女娲和伏羲同为人类始祖,而他的传人们却是在黄河流域的颠沛流离中才得以繁衍和壮大……

历史的黄卷倒翻六七百年,一棵大槐树牵着无数炎黄子孙的神经,成为一个民族永久的记忆。

公元十三世纪,北方蒙古大草原上一位酋长的儿子,指挥着一支具有强健体魄和战斗精神的铁骑部队,向西攻入印度,占领俄罗斯全境,向南攻占匈牙利、奥地利、意大利,陷波兰,侵入德意志,击败西里西亚侯联军,而使欧州大震;在东方,灭大里,征吐蕃(西藏),进侵高丽(朝鲜)、日本,征服缅甸、越南,入爪哇,降服整个南洋;在西南,灭报达,侵伊拉克、叙利亚及埃及全境。公元1276年陷临安(杭州),三年后灭南宋,建国号为元。

但是,只识弯弓射大雕的威猛却是疯狂多于理性,他们所到之处,都实行杀光、抢光,投降的城市也要屠洗。在攻灭南宋的过程中,由于汉族人民的反抗,因此对汉族的屠杀更为残酷,“尤以华中和中原情况最惨,到处肆行杀戮殆尽,满目尽见骸骨遍野,”(《元史》),就连效忠元廷的陆处机也说“十年兵火万民愁,千万中无一二留,无限苍生临白刃,几多华屋变青灰。”

这是中华民族历史上的一次劫难,人口被铁骑驱赶着走向死亡。而蒙古贵族王朝就是将自己的政治机器架在这样一个充满危机和仇恨的废墟之上,逼人的杀气掩盖不了骄横之外的腐朽与无能,因此,从它诞生的那一天起,就开始了为自己刻写墓牌的过程。

元朝末年,灾荒与战乱并起,各路造反大军直指元廷,元政府调集精锐部队在中原大地与各路义军展开殊死相搏,元军凶狠暴虐,杀人如麻,对农民军所据之地,常是拔其地,屠其城……

连年的战争带来连年的水荒,虫荒和粮荒,农民的生命草芥不如,倏忽之间即成虚无,整个中原大地“春燕归来无栖处,赤地千里无人烟”……⿱

朱元璋是这次战争的最大受益者。他周旋于各路义军之中,积蓄力量,等待机会,公元1367年,朱元璋出兵江淮,进取山东,收复河南,北定幽燕,终于平息了内乱,成为又一个封建王朝的开国皇帝。

然而,当他坐上龙椅,看到的却是一个破碎的山河,在他的皇土上,千里榛莽皆废墟,万户萧瑟鬼唱歌……

这是对朱明王朝的极大讽刺,朱元璋傻眼了。这位曾做过托钵和尚的皇帝哀叹道:丧乱之后,中原草莽,人民稀少,所谓田野辟,户口增,此正中原之急务也!

于是大臣们纷纷上疏,显示各自的治国才能。最先提出从山西移民的是户部侍郎刘九皋,他向皇帝献策说:古者狭乡之民,迁于宽乡,盖欲地不失利,民有业……,山西之民,自入国朝,生齿日繁,宜令分丁徙居宽闲之地,开种田亩……

在冷兵器发达的年代,地理形势往往能成为战争的天然屏障。山西正是得益于其独特的东有太行,西有吕梁,界于黄河中游的狭谷之间,襟山带河,关隘棋布,岭渡星罗的地理环境而免受兵火之灾。据明洪武十四年(1381)统计,当时河南人口189.3万,河北人口189.3万。而山西却高达403.4万人,比冀豫两省人口的总和还多25万。

于是,中华民族历史上一次空前的移民大行动开始了。

历史别无选择地选择了山西,上党也毫无疑问地走进了明初大移民的行列。

据《明实录》记载,明洪武六年到三十五年间,从山西迁民共有10次。迁民主要来自辽州、沁州、泽州、潞州、汾州府和平阳府。这些地区当时人口稠密,耕地却相对不足。当时的上党,以潞州为中心,南带泽州,北连沁州,共三州十二县,泽州人口50万,潞州110万,沁州13万,泽潞两州人均耕地6-7亩,沁州只有3亩多一点。这就成为移民的先决条件。所以,明洪武年间的10次移民,几乎每次都有泽、潞、沁三州。洪武二十一年(1388)八月,朝廷又单独徙泽、潞二州民之无田者,往彰德(河南安阳市)、真定(河北邢台地区)、临清(山东临清市)、归德(河南商丘地区)、太康(河南太康县)等闲旷之地,令其耕种,并免其徭役三年,发给钞锭,以备农具。二十二年九月,沁州民张从整等116户自愿外迁屯留,朝廷仍赏钞锭,以示鼓励。二十五年八月,又选沁、汾、辽、太原等地民丁七卫,每卫5600人往大同等地屯田……

明初的大移民无疑是治理战乱创伤的一剂良药,使萧条清冷的中原大地产生了生机和活力,但是正当人们刚刚喘息甫定,又一次社会大劫难不可避免地降临了。

这次劫难的起因是朱元璋死了。人总是要死的,当然皇帝也不例外。但朱元璋不该把皇位传给他的长孙而视其他二十多位儿子于不见,封建王朝的宗法制度有时就是这么顽劣甚至是这么可笑,他的长孙朱允文(建文帝)生性软弱,一不留神一个削藩之策激怒了其叔父朱棣,这位虎踞燕京的燕王从北平起兵在中原大地与其侄儿展开了长达四年的争夺皇位拉锯战。尽管历史学家认为朱棣后来是位有为之君,但为了争夺九王之尊却极尽凶残,视人民生命于儿戏,动辄斩首数万溺死十余万人,在冀豫交界处,因遭到地方武装的反抗,竟派兵将这一带百姓杀得仅存两户……

我们很难评判这场战争的正义与否,但战争将中原人民再一次抛向了灾难的谷底,中原大地再次出现了白骨露于野,千里无鸡鸣的悲惨景向。

朱棣即位后,将首都从南京迁往北平(京),出于统治的需要,再次大规模的从山西迁民。从永乐元年(1403)至永乐五年,每年都从山西的太原、平阳、泽、潞、辽、汾、沁等府州迁民万户以实北平,永乐十二年(1414)到永乐十五年,又有三次从山西迁民发往中原及长江以南地区。

当时朝廷所采取的移民是有计划的,带有很大的强制性,所有移民全部集中在山西洪洞县广济寺的一棵千年古槐之下,然后登计造册,发放川资,编队而行,从那个时候起,一首哙炙人口的歌谣便传遍神州大地:问我家乡在何处,山西洪洞大槐树。祖先故居叫什么?大槐树下老鹳窝。

1991年4月1日,洪洞县举行首届寻根祭祖节,就在头天傍晚,当地早已罕见的鹳鸟从天而降,黑压压云集在古大槐树的所在地,它们时起时落,飞来荡去,交颈依偎,每天傍晚飞来,次日凌晨飞去,一直到过了清明节后才全部消失(《洪洞大槐树移民》)。

这一奇观令所有回到大槐树下寻根问祖的人们感叹不已。怀恋是人类通有的情愫,莫非这些鸟类也有了人类的灵性?

应该说,它们是六百多年前那些安土重迁先祖们的不灭的魂灵,是那次大移民留给后人的历史见证。

明洪武初,朝廷既定了移民之策后,便在山西洪洞广济寺的汉代古槐下设立了专管移民的专门机构, 但是如何能将分布于山西二府五州的大批移民准时全部集中在洪洞大槐树下,正史中却无任何记载。然而,民间的传说却众口一词,那是明朝当局在移民之初设下了一个骗局,他们在三晋大地广为告示说,凡不愿迁乡者三日内到洪洞大槐树下集合。此令一出,三日之内,人们拖家携口从四面八方赶来,大槐树下一时人满为患,竟达十万之众,突然,大队官兵蜂拥而至,将人群团团包围,当奔波跋涉以为庆幸的人们明白上当时,却已经晚了,他们以一家一户强行登记,然后反绑双手,在官兵的棒喝下,踏上了一条未知而又漫长的路途……

据说,现今人们将上厕所称为解手便是那次大迁徙的特殊用语。迁徙途中,移民双手被绑,凡大小便,均要向解差报告:老爷,请解开手,我要小便。次数多了,这种请示就简称为老爷,解手,于是,解手一词,相沿至今,人人都能理解其代指的含义。

传说常常有一定的史实依据,同时也是特定历史条件下人们的心理折光。我们完全能够理解当初先民们那种依恋故园的情绪,完全能够理解他们告别亲人与家乡的那种刻骨铭心的哀楚。当他们被强权胁迫而离开祖祖辈辈生长繁衍的这片热土时,那种撕心裂肺的痛苦是难以用语言形容的。大道黄土,尘埃弥漫,泪眼朦胧中,故乡越来越远,留在脑海中最顽强的记忆便是那棵饱经沧桑的老槐树以及老槐枝桠之间的那一簇一簇的鹳雀窝……

为了安抚这一大批在迁徙中抛园别乡移民受伤的心灵,出身贫寒的朱元璋制定了一系列行之有效的政策。譬如对移民无偿提供耕畜、种子、钱财等物质资助,大幅度减免移民的赋税,合理化分官民收入的此例,严惩在移民垦荒中循私枉法的官吏等等。作为一代帝王,这无疑是朱元璋的一幅痛苦而又明智,悲状而又伟大的传世之作,大迁徙的成功使明朝社会迅速摆脱了战争创伤,并带来了长达数百年的经济繁荣……

有人对明初从山西的18次移民做过测算,认为明初前后50年间从山西移民的人口总数当在100万左右。由于年代久远,资料匮乏,我们已无法分清这百万移民中有多少是上党人,他们迁出所分布的又都有哪些地区。1982年,洪洞县志办在《参考消息》上刊登启事,征集有关洪洞迁民的资料,到1986年底共收到来自全国21个省400多个县古槐后裔寄来的大量谱牒和碑文,虽然这些资料大部分都将洪洞大槐树作为当初诀别故土的最后标记而传给子孙后代,但我们仍能从中筛簸出一些有关上党移民的真实。

河南偃师县韩寨《大明处士张公大老之墓碑》载:大老系张氏始祖也,原籍山西长子县南和村人,因国祸世乱,随母到偃师县治……

安阳鹿山村嘉靖三十八年《明故始祖牛大林之墓志》载:始祖牛氏讳大林,自上党迁而卜居于此……

东明县(河南)卢寨的《卢氏谱序》载:明永乐二年诏各省蕃庶以实两河之地,我祖讳士元者自山西潞安府潞城县徙居于东明县东明集东二里许卢家寨……

地处冀豫鲁三省交界处原属明直隶大名府,据《大名府志.田赋志》载:国家洪武初,承金、元之后,户口损耗,闾里数空,诸州县屡迁山西泽、潞民填实之,及浚、滑、内黄、东明之间,隶长田者十三,可概见矣。这里所说的浚县、滑县、内黄及东明县一带的隶屯田者,多系山西泽、潞两州迁民,这些迁民的数量要占当地人口的十分之三。

明永乐年间,朱棣徙山西之民近五万户以实北平,现北京大兴县尚有许多以上党县名命名的村庄,如长子营、屯留营、潞城营等……

明初的大移民,从人口学的角度来看,它合理地分布了人口生存的空间,优化了人口结构,移民与当地土著经过长期的相互掺和、渗透,形成了新的地域文明。

最能说明问题的是方言。一种方言的形成,需要经过长期的渗透与磨合。据语言学家裟泽仁先生研究,在河南省豫北的修武、彰德等地以及豫西一带,曾经是泽潞方言的一统天下,虽然时至今日已隔数百年之久,豫北、豫西两地方言与泽潞方言已有了很大差异,但由于其渊源较深,至今仍有踪迹可寻……

其它在文化、心理、习俗上的交流与承接,仍有许多地方与上党有共同和相似之处。如评剧,就是由上党落子和东北一种蹦蹦歌舞结合而形成的。流行在山东聊城、荷泽、定陶一带的山东梆子,也叫泽州调,又叫本地 ,而 字是由山西人三字组成,充分说明这个戏种也是由山西晋城传播过去的。

尤其可贵的是精神上的凝聚与融合,那棵饱经沧桑的大槐树,已经成为连接北方、中原、和江南以及港、澳、台以至欧美侨胞的精神纽带,多少移民后裔,对古槐有着传奇般的向往,而且离故土愈远情丝愈长,祭祖节上,很多白发盈颠的海外游子,携子揽孙,长跪在古槐树下,老泪纵横,涕泗滂沱……

如果说在明初的大移民中山西乃至上党人民为中华民族的振兴做出了卓越而又无私的奉献,那么,上党也在以后的人口流动中交流了新鲜的血液,汲取了文明的营养。

1937年,芦沟桥的枪炮声,把中国带进了现代史上长达8年灾难岁月。由于蒋介石的不抵抗政策而使日寇长驱直入。1937年11月8日,太原失守,第二天,毛泽东签署命令,八路军挺进太行,上党成为举世闻名的抗日根据地。

八路军给上党这块古老的土地带来了无限的生机,朱德、彭德怀、左权、刘伯承、邓小平、杨尚昆等领袖级的人物云集上党,一大批民族精英、数万名热血健儿以及大量的国际友人纷纷来到上党抗日根据地,随之学校、医院、文化团体也纷纷进驻上党,仿佛是一阵春风,吹来了鲜活的气息,仿佛是一声炸雷,赶走了沉寂的阴霾……

那是一个风雨激荡的年代,那是一场正义与邪恶较量的战争,上党作为这场战争的一个重要舞台,敞开了她那博大的胸怀,纳四方豪杰,迎八面雄风,迎来和营造了一个前所未有的崭新的社会氛围。

确切地说,这不是人口迁徙的内容,但却属于人口流动的范围。八路军的到来,使上党地区的人口结构、社会结构发生了深刻的变革。这个共产党领导的代表先进文化的集团,把自己本身所蕴含着的智慧和卓越植于上党这块土地,使希望在泥淖中萌芽,文明在痛苦中降生。减租减息,土地改革,参军支前,拥政爱民,破除封建迷信,建立民主政权,新文化运动,大生产运动……,军事工业在上党兴起,邓小平的经济思想在上党发韧,这一切无疑是对上党这块古老土地上的旧传统、旧观念的无情挑战,其结果必然是大大推进了上党地区的社会进程。

经过先进文化熏陶和战火锤炼洗礼的上党人民,又用无限的忠诚和勇敢回报祖国,在战争年代,有9万多上党儿女加入人民的部队,义无反顾地告别家乡,踏上了南征北战的伟大征程,2.5万名优秀干部,来不及揣一把故乡的热土,却带着上党老区勤劳与坚韧的精神,南下北上,奔赴新区开辟工作。倘若说明初的大移民,上党的先民们是在强权的胁迫下,不得已才迁徙到他乡异地,在陌生的土地上以勤劳与强韧,拓展出了中国古代农业文明的勃勃生机,那么,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数万上党的优秀儿女,再次走出大山,走向全国,则是升华了的古代文明与现代文明的一种高尚的交流与融合。

建国后,随着工业经济的发展,一大批工厂内迁上党,工厂迁移,带来了人口的迁徙,技术人才、管理人才的流入,改变了上党的人口结构,促进了上党的经济繁荣和社会发展。

但是,建国后长期实行的城乡分割的户口制度和单一的公有制单位统包统配的就业制度,在很大程度上限制了人口流动的质量和数量。改革开放实质上是生产力的大解放,农民从土地的束缚下解放出来,城市打破铁饭碗,中国出现了历史上最大的人口流动潮,它较之明朝的大移民规模更大,而且是一种自由的、健康的、由市场引导的、非常积极的趋势,这是中国现代经济史上的一个重大变迁,是社会进步和文明的标志。

1 979年,改革开放的设计师邓小平在中国的南海边划了几个圈,便有四面八方的人流潮水般地向那里涌去,一夜之间,神话般地崛起座座城,奇迹般地聚起座座金山,深圳,这个在改革开放前仅有几万人的小镇,转眼之间,一座现代化的大都市拔地而起,数百万新迁来的人口创造了深圳高速度的发展与繁荣。

上党,当然也在改革开放中加快了人口流动的速度和频率,然而,当初战略要地的地理优势而今却转变为发展经济的劣势,基础设施的相对薄弱,思想观念的相对落后,投资环境的相对窄紧,成了制约人口流动的重要因素。

如今,上党这个地理概念已被拥有13个县区310万人口的长治市所代替。明洪武十四年(1381)潞州、沁州也就是今天长治市的区域范围内,人口只有123万,这在当时是人口密度最大、最稠密的地区,移民缓解了上党人口生存空间紧张的矛盾。而今,长治市人口310万,比洪武十四年增长了2倍多一点,这虽然大大低于全国增长20倍的水平,但人口结构、人口素质等方面的诸多问题,已经成为长治市发展经济所面临着的严峻挑战。

现在,长治市所面对的一方面是人口骤增所带来的沉重压力,一方面又是城镇人口的偏低和不成规模。城市化的缓进是制约人口发展的重要因素,缺乏幅射力和吸引力的城市必将缓慢而滞动着工农业的发展水平。西方发达国家城镇人口占总人口的比重在80%左右,发展中国家只有30%,而长治市的人口城镇化仅有22%。

但是人口城镇化又是一个复杂的社会进程,它不仅受人口数量的影响,而且还受城乡生产力发展水平、社会经济结构、人们的思想观念等多种因素的制约,决不是将农村人口迁入城市的简单转移。

由于长期在土地上的捆绑,使人的行为变得单一而又麻木,宁死不挪窝,饿死不讨吃不知在什么时候悄悄地潜入人们的心理,成为一种沉重的文化积淀。

曾经听过这样一个故事,上党某山区为了脱贫致富,将一个自然环境恶劣几乎没有生存条件的小山村实行整体迁移,但使人万万没有想到的是,数月后,又有一部份村民搬回到原来的住所,蜷促在烟黑的岩洞里,蹲着身,袖着手,神情沮丧而又呆滞……

这实在是一种可怕的现象,可悲的心理。如果我们不能改变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生活方式,不能冲出传统农业的束缚,不能打破老婆孩子热炕头的格局,那就如一潭沤麻的死水,发展的理想在观念的长索上遇到了一个难以解开的死结。

市场经济的双刃剑就高高地悬在我们的头顶,落后是一种恐惧,而恐惧实实在在是一种痛苦的精神折磨。对付恐惧唯一的法宝,那就是勇敢。

人是最活跃的动物,就在于他的流动性最大,流动实质上是生命的延续。走出去,把我们的劳务输出去,去打工,去经商,却挣钱,外面的世界很精彩,民工将不再是短期的盲流,而是市场对他们的选择。请进来,把外面的人才请进来,来投资,来办厂,来挣钱,外面的人越来越多,这不是也不会形成我们的负担,他们的到来意味着长治市的繁荣与发展。

这就是人口的交流,在交流中平等地体现了均衡与自由,这是社会进程发展的必然趋势。(郭存廷)

 

分享到:
  相关链接
上党文化大讲堂第41场开讲 ( 2016-07-17 )
上党牡丹已经成精 ( 2016-07-11 )
潞城:力争将上党落子更好地呈现给首都观众 ( 2016-07-06 )
上党地名的文化魅力 ( 2016-07-05 )
“周末大剧场”今晚唱上党梆子《梁红玉》 ( 2016-06-24 )
关于我们      广告服务      电话:0355-2113499     传真:0355-2113499      监督电话:15803513556      投稿邮箱: [email protected]       人员查询
本网站由黄河新闻网版权所有 晋ICP备06001850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晋B2-20060016
广告经营许可注册:14010013043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