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河博客 黄河社区
账号 密码
主站|今日长治|时政新闻|热点资讯|长治便民|长治警方|视频新闻||部门动态
观点|聚焦三农|长治车市|图说魅力|旅游资讯|长治文苑|长治品牌|资讯娱乐|企业风采
《学习》 城区郊区潞城长治襄垣屯留平顺黎城壶关长子武乡沁县沁源 《长治老促园地》
    您所在的位置:黄河新闻网长治频道  > 长治文苑
太行浩气传千古
编辑:张瑜      责任编辑:肖贵海     2015-04-17 18:01:19       来源:上党晚报

原标题:太行浩气传千古

抗日战争时期,朱德、彭德怀、刘伯承、邓小平等领导八路军和太行军民同敌人进行了艰苦卓绝的斗争

挥师抗日转战太行

巍巍太行山,以它东北至西南的纵势走向,如同一条正欲腾飞的巨龙,横亘在晋冀豫的广大原野上,高耸云天,气象森然。它的龙脊,那最高、最挺拔、最有力量的部分,就在山西省的晋东南地区。长治古城就端坐于龙脊之巅,顾盼着风驰云动的上党大地。

特殊的地理环境,赋予长治在中国革命战争中的特殊地位和特殊使命。

1937年9月,在中华民族生死存亡的紧要关头,八路军129师在朱德、彭德怀、刘伯承、邓小平诸首长的率领下,与八路军总部、中共中央北方局机关一起东渡黄河,挺进上党,开辟了太行、太岳革命根据地。老一辈革命家在这里运筹帷幄,带领军民同仇敌忾,浴血奋战。由此,巍巍太行,挺起了中华民族不屈的脊梁;由此,巍巍太行,孕育了彪炳千秋的太行精神。

今天,在纪念抗日战争胜利暨长治解放七十周年前夕,我们又一次深情地走近太行山,回望太行山,看到那“千山万壑”的自然风光,看到那“铁壁铜墙”的壮美景象,耳边仿佛响起抗日战争那隆隆的炮声,眼前跃动着八路军将士英勇杀敌的身影,心中涌起一串串永不褪色的红色记忆——

1937年7月7日,震惊中外的“芦沟桥事变”爆发。中华民族到了最危险的时候!

“平津危急!华北危急!中华民族危急!”

当此民族危难之际,中共中央于8月22日至25日,在陕北洛川举行扩大会议,通过了《抗日救国十大纲领》等重要决定,宣布红军接受国民政府的改编,更名为“国民革命第八路军”。

八路军接受改编后不久,朱德率八路军总部机关东渡黄河,经侯马、临汾、太原、忻县、定襄、五台,在和顺县石拐村召开军事会议,完成了“120师以管涔山为依托开创晋西北根据地;115师以晋江东北为基地,主力转战吕梁山,开辟晋西南根据地;129师以太行山为中心,以晋东南为基地,开创晋冀豫根据地”的战略部署。至此,八路军总部和各师部队全部奉命挥师东进,杀向晋东北、晋西北和以长治为中心的晋东南地区等抗日最前线,展开了对日宼的全面作战。

9月16日,以朱德为总指挥、彭德怀为副总指挥的八路军总部,率129师各部东渡黄河,挥师东进,转战太行:首驻小东岭,转战寨上村,移师南底水,进驻故县镇,在以长治为中心的晋东南抗日前线,在太行山留下了一串串红色的足迹。

上党春来早,太行战旗红。1938年12月21日,八路军总部来到了潞城县的北村,在一座古色的四合院内,度过了256个日日夜夜。在这里,朱德写下了《八路军抗战两周年的经验教训》,做出了《整军计划》和《关于目前形势与华北党的任务的决定》,并写下了那篇让太行山铭记的光辉诗篇《太行春感》:“遥望春光镇月阴,太行高耸气森森。忠肝不洒中原泪,壮志坚持北伐心。百战新师惊贼胆,三年苦半献吾身。从未燕赵多豪杰,驱逐倭儿共一樽。”左权总参谋长与刘芝兰在太行山上的北村结为革命伉俪,并为他们的女儿起名“左太北”。一个名字,演绎出中国革命史上一段经久不衰的爱情佳话。

砖壁村,是八路军征战史上,一段难以忘却的记忆:1939年7月7日,在日军大举进攻晋东南抗日根据地的轰轰炮声中,八路军总部转战数日,于7月15日第一次进驻砖壁。4个月后,因砖壁缺水,难以维系部队的正常生活需求,于当年11月11日,西迁至王家峪驻防。1940年6月5日,八路军总部第二次由王家峪转移回砖壁村。同年8月,“百团大战”在此打响。为安全起见,八路军于11月5日由砖壁紧急转移至辽县的麻田和武军寺一带。1942年5月,日军对晋东南抗日根据地实行铁壁合围政策,左权将军以身殉国,血洒十字岭,八路军总部此时由麻田第三次进驻砖壁村。在太行山上留下了八路军总部“三进三出”砖壁村的美谈,也留下了八路军许多爱民亲民的佳话。砖壁地处黄土高岗之上,由于严重缺水,八路军总部一面号召干部战士节约用水;一面亲自深入到群众中,问计于民,寻找水源。在朱总司令的带领和组织下,经过近半个月的努力,终于在砖壁村打出了一口13丈深的活水井。砖壁村为了使子孙后代永远不忘八路军的恩情,给这口井取了个名字,叫“抗日井”。随后,军民团结奋战,又在村里挖了两眼水井,7眼旱井,建起了“八路池”、“军民坝”。从此,“干砖壁”一举告别了缺水的历史。

1939年11月11日,八路军总部移驻武乡县王家峪村。值此“抗战紧急,内战又起,国人皆忧“的危急关头,王家峪成了全国抗战的指挥中心。朱总司令、彭德怀副司令在此指挥大小战斗135次,并为发展国际统一战线,争取国际友人对我抗日战争的支持和援助,做了大量的实际工作。战斗之余,总部机关和129师部队还开荒种地,开展生产自救和植树造林运动。仅在蟠龙和王家峪一带,就植树两万余株。朱总司令还亲自在王家峪的寨湾亲手栽下一棵白杨树。因其枝蕊呈赭色“五星”状,形似闪闪的“红星”,人们亲切地称之为“红星杨”。

1940年5月下旬,朱德离开王家峪八路军总部回到延安,协助毛泽东指挥全国抗战。临行前,朱总司令眼望群峰壁立、千峰竞秀的太行山,回首三年来与太行军民共同度过的峥嵘岁月,依依惜别,挥笔写下了那篇脍炙人口的感怀之作《出太行》:

群峰壁立太行头,天险黄河一望收。

两岸烽火红似火,此行当可慰同仇。

殊死搏斗血染太行

太行山是英雄的山,红色的山。

在那抗日烽火燃遍太行山的岁月里,长治既是全国抗战的指挥中心,也是全国抗战的主要战场。史料可鉴,八年抗战,八路军在华北战场同日寇展开了大小战斗10万余次,牺牲官兵14万余,伤残20余万,累计死伤34万余人。无疑,在这场惨绝人寰的战争中,长治人民是首当其冲的,付出了难以估量的代价。

八年抗战,抗战八年。英雄的八路军以太行山为依托,凭借独特的自然天险,巧妙地运用战略战术,在太行山的高山谷地与日本侵略者展开周旋:伏击战、游击战、袭击战、保卫战……纵横驰骋,殊死搏斗,痛歼顽敌,以生命和热血为代价,捍卫着民族的尊严,守卫着自己的家园……

抗战八年,八年抗战。英勇的八路军以129师为先锋,高擎抗日救国的大旗,聚集中华民族的精英,在太行山的广袤山野,与日本侵略者展开血战:神头岭、响堂铺、长乐滩、黄崖洞……赴汤蹈火,浴血奋战,克敌制胜,用理想和信念的旗帜,舞动着战争的风云,书写着抗战的新篇……

神头岭伏击战,是八路军挺进山西抗日前线后一次较大规模的战斗,歼敌1500余人,缴获长短枪550枝,击毙骡马600匹,而我军伤亡仅240人,是八路军“吸打敌援”的最好战例之一。

响堂铺镇位于河北省涉县与山西黎城的交界处,是日军由邯郸进入山西的咽喉要地。1938年3月30日,在徐向前副师长的指挥下,129师巧设埋伏圈,速战速决,歼灭400余人,击(烧)毁敌汽车181辆,缴获各种枪支130支,迫击炮4门。

1938年4月初,在响堂铺伏击战中惨败的日本侵略者,因为恼羞成怒而更加穷凶极恶,便以其10个联队约3万余人,分九路向晋东南抗日根据地实施战略围攻。在刘伯承、邓小平的指挥下,我军在武乡长乐滩一带,歼敌2200多人,给敌人九路围攻主力108师以毁灭性打击。同时,我军一举收复了18座县城,将日军赶出了晋东南,取得了反“九路围攻”的伟大胜利。

1940年年初,朱德、聂荣臻、刘伯承、邓小平等在129师驻地。(资料图)

之后,我八路军将士又成功地进行了关家垴歼灭战,彻底粉碎了敌军7000多人对太岳区的扫荡;打响了黄崖洞保卫战,以敌我伤亡6∶1的辉煌战绩,“开创了中日战争史上敌我伤亡对比空前未有之纪录”;历时两年半的沁源围困战,与日军进行大小战斗2700余次,击毙日军3078人,俘获日特汉奸245人。1944年1月17日,延安《解放日报》发表社论《向沁源军民致敬》,高度赞誉沁源军民在抗日战争中的非凡表现,称:“模范的沁源,坚强不屈的沁源,是太岳抗日民主根据地的一面旗帜,是敌后抗战中的模范典型之一。”

一寸山河一寸血。作为全国抗战的指挥部,太行山的每一寸山河都燃烧着上党人民抗日的战火,太行山的每一寸土地都凝聚着太行军民的热血。

一座山峰一座碑。作为抗日战争的主战场,太行山的每一座山峰都是一尊抗日将士的丰碑,太行山的每一座山峦都埋藏着为国殉难将士的忠骨。

40年后,徐向前元帅忆及响堂铺战斗时,依然激动不已,满怀豪情地挥笔写下《响堂铺之战兼贺抗战胜利40周年》:

巍巍太行起狼烟,黎涉路隘隐弓弦。

龙腾虎跃杀声震,狼奔豕突敌胆寒。

扑灭火龙吞残虏,动地军歌唱凯旋。

弹指一挥四十载,喜看春意在人间。

兵民携手建设太行

兵民乃胜利之本。

抗日战争时期,长治人民在太行山与八路军一起,为民族的自由和解放,携手并肩,浴血奋战,为夺取抗日战争的全面胜利,为加强晋东南抗日根据地建设,上演了一场场惊天地泣鬼神的人间活剧。

1942年,抗战进入战略相持阶段,太行山区遭受了历史罕见的灾荒,日寇也对我抗日根据地实行严密的经济封锁,晋东南抗日根据地也陷入了生死存亡的紧要关头。面对如此严重的天灾敌祸,八路军总部和129师、边区政府,号召边区军民加强对敌斗争,深入减租减息,携手并肩,开展群众性的救灾度荒运动。

1943年7月,时任129师政委的邓小平发表了《太行区的经济建设》一文,提出了他的特区经济构想:在太行山上创办“冀南银行”,发行边区粮票和冀南币;在边区政府所在的黎城县开办“经济示范区”,采取“以工代赈”的办法,组织农民开荒和兴修水利,奋战一冬一春,修成小漳南和小漳北两条水渠,成为太行山有史以来少有的大型水利设施建设。当地群众为感谢党和边区政府,纪念129师在抗战中的卓越战功,把两条水渠上的三座渡槽,分别命名为“伯承桥”、“小平桥”、“秀峰桥”。

与此同时,以互助组为形式的生产自救活动也在太行山根据地的广大农村开展起来。1943年2月6日,平顺县西沟村的李顺达响应党中央“组织起来,生产自救”的号召,组织本村的6户农民成立了晋冀鲁豫边区的第一个互助组。在他的带领下,互助组由6户发展到16户,被誉为“边区农民的方向”。

1944年,太行区召开第一届太行群英会,一等劳动英雄们得到了朱总司令赠予的奖旗。

军民团结如一人,试看天下谁能敌?在紧张艰苦的对敌斗争中,太行军民不仅创造了伏击战、地雷战、窑洞战、麻雀战、地道战等各种游击战术,取得了对敌斗争的伟大胜利,而且孕育了勇敢顽强、不畏艰难、百折不挠、艰苦奋斗、勇于牺牲、乐于奉献的太行精神。

太行山的每一座山峰都是一座丰碑;每一座丰碑,都有一个感人至深的故事。1944年和1946年,太行区曾召开太行群英会。邓小平主持了第一届太行群英会,大会选出了杀敌英雄31名、劳动英雄39名,李顺达、郭玉恩、武侯梨的名字就出现在名单里。这次大会对推动根据地各项工作发挥了重要作用,为太行军民取得对敌斗争的最后胜利奠定了坚实的基础;而第二届群英会则在浴火重生后的长治城召开,共选出边区英雄模范110名,长治市及周围各县有25人获“英雄”、“能手”称号,从此,长治有了“英雄台”、“英雄街”和“英雄门”。这两次空前的盛会,堪称造就革命英雄主义精神的摇篮。

图为:彭德怀副总司令指挥百团大战

1945年8月日本宣布投降后,以蒋介石为首的国民党政府,一面邀请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主席毛泽东赴重庆进行和平谈判,一面调集大批军队向解放区发动进攻。1945年9至10月,刘伯承、邓小平率晋冀鲁豫军区部队,对进占山西省上党地区的国民党第二战区司令长官阎锡山所部给予了狠狠打击,歼敌3.5万余人。上党战役是解放区军民在抗战胜利后,为保卫胜利果实进行的第一次大规模的自卫反击战。它的胜利,不仅给予进犯太行区的阎锡山军以迎头痛击,保卫了上党地区,而且有力地配合中国共产党同国民党的和平谈判,促进了“双十协定”的签订。毛泽东在《关于重庆谈判》一文中,对上党战役的胜利给予了充分和高度赞扬。

上党战役胜利之后,刘邓指挥胜利之师千军万马下太行、战平汉、战邯郸,挺进大别山,拉开了解放战争的序幕。

上党战役使古城长治回到了人民手中,成为共和国最早解放的城市。从此,上党大地天翻地覆、换了人间。

 

分享到:
  相关链接
太行深处 缅怀岳飞 ( 2015-04-08 )
缅怀革命英烈 见证铮铮誓言
——郊区分局赴太行烈士陵园举行入党入警宣誓仪式
( 2015-04-02 )
黎城县太行红山景区年内建成开放 ( 2015-03-25 )
长治市太行公园健身器材成摆设 ( 2015-03-25 )
太行公园设“好人榜”引领文明新风尚 ( 2015-03-24 )
央视电影《甲骨文密码》在太行山大峡谷取景拍摄 ( 2015-03-23 )
王五全:农民专家播绿太行山 ( 2015-03-20 )
关于我们      广告服务      电话:0355-2113499     传真:0355-2113499      监督电话:15803513556      投稿邮箱: JZ9909@163.com       人员查询
本网站由黄河新闻网版权所有 晋ICP备06001850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晋B2-20060016
广告经营许可注册:1401001304387